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校园春色

【为了爱】(45)【作者:abcabc0520】

2017-04-25人气:

 字数:1779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5。
 
  不知道是不是客运有在我睡着时遇到塞车,所以才让这趟旅程比起原本预估 的5个半小时还要久上不少。等车子终於抵达屏东的客运站的时候,我抬头望向 挂在车子最前面的电子钟,才发现此时已经快要七点了。
 
  「到了噢?」刚被我摇醒的庭苇睡眼惺忪地问。原本在叫她起床前,我还有 点怕许庭苇会不会有起床气什么的。没想到,许庭苇尽管睡得很熟,却在我的手 一碰到她的肩时就醒了过来,而且也没有多说什么抱怨的话。
 
  「嗯,等会就要下车了喔。」我这样说,并转头望向早就回到位子上的佳芊。 佳芊则点了点头、告诉我她已经做好准备了。
 
  在司机把车子停妥并打开车门后,我们三人便背着书包下了车、踏上这片位 处热带的南国土地。尽管已经十二月底了,但当我一抬头望向那万里无云的浅蓝 天空,并发现迎面吹来的风竟然不带一丝寒意时,我甚至有种夏天又回来了的错 觉。在看了看周遭那些不超过三层楼的房子、耸立在二线道旁的椰子树后,我默 默的觉得要不是现在的我有要务在身,我的心情一定会因为这片难以想像是在火 车站旁边的光景而兴奋起来。
 
  「哇,真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便利商店耶!」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许庭苇兴 致盎然的说出其实还蛮没礼貌的话。
 
  「你之前是都没来过屏东喔?」佳芊问。
 
  「就只有在毕业旅行的时候去过垦丁而已——欸,你觉得这附近会不会有卖 衣服的地方啊?我实在好想换掉身上的制服喔??」
 
  「一定有啦。只不过现在还那么早,它们应该都还没开吧。」
 
  「说的也是??那我们还是先去吃东西吧!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吗?」
 
  「这个嘛,让我来查——」
 
  「等?等一下!」我硬是打断越聊越开心的她们。「现在应该已经有车可以 去万金了吧?我们快点过去好不好?」由於从来都不认为许庭苇是个好相处的人, 所以在把话说出口前,我其实挣扎了很久。除了觉得自己的意见很可能会被无视 外,甚至还有点怕会惹她生气。只不过,该讲的话还是得讲,所以我就做了可能 得在这里跟她们分道扬镳的心理准备而把话说了出来。
 
  没想到,听我这么一讲,许庭苇却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而说: 「对喔,我差点就忘记你是要来找你姊姊的!」
 
  「??啊?」我不太相信我耳朵所听到的东西。
 
  「所以我们就快点搭车过去吧!」
 
  「诶!?」
 
  「你是在惊讶什么啦??」
 
  「就??」
 
  「好啦好啦,我们就随便买个东西然后带上车去吃吧!」佳芊连忙来打圆场。 
  就这样,我们便在客运站旁的小店买了些蛋饼和奶茶什么的来当作早餐,然 后就准备要去改搭市区公车。只不过,在研究了一下墙上的时刻表后,我却发现 了件有点不妙的事,那就是从这到万金竟然要快一个半小时。
 
  「公车超慢的耶,要不要改坐计程车啊?」我身旁的许庭苇问。
 
  虽然许庭苇的提议可以说是最佳的方案了,但我还是说:「搭计程车太贵了 啦,我跟哲伟身上都没有带那么多钱的说。」
 
  「钱我出就好了啊!」许庭苇又补充说:「反正如果是我自己来的话,我一 定会搭计程车的。」
 
  「那?那怎么好意思呢??」
 
  「就说你们两个只是搭我的便车而已,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啦??怎样?你也 没意见吧?」许庭苇转头去问佳芊。
 
  「大小姐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小的哪敢有意见呢?」佳芊的毕恭毕敬到不行, 只差没有鞠躬去对许庭苇行礼了。
 
  「你真浮夸??」许庭苇嘴巴上虽然这么讲,但倒没有什么不满的神情在, 也许她们平常就是这样一搭一唱的吧。
 
  於是,我们就又拎着我们的早餐,走回到火车站前。此时虽然还早,但也已 经有数台计程车在载客区等候了。也许是看我们一脸就是观光客的模样,马上就 有几位计程车司机走过来招呼我们。只不过,由於比较相信自己的眼光,我们就 都对他们礼貌性地笑了笑,并自己去挑了台比较新、司机看起来也比较斯文的车。 
  在跟司机谈好价钱后(主要是佳芊谈,但许庭苇在一旁不时做出『太贵了』、 『我上次来明明就没花那么多钱』的鬼扯似乎也起了不小的作用),我们便上了 车,开始了我们前往万金的旅程。顺带一提,在座位的安排上,则是由佳芊去坐 副驾驶座,我跟许庭苇坐在后座——当然,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要让佳芊和许庭 苇这对情侣坐在一块,但由於跟司机聊天这种工作怎么想都是现在外表是男生的 佳芊来做会比较适合,所以才做了如此决定。
 
  车子开动后,我先是看了看窗外的街景,才发现刚刚对於屏东火车站附近好 像不太热闹的第一印象其实只是错觉而已。放眼望去,街道两旁的房子虽然也都 没有很高,但倒是开了不少店面,就算因为现在还早而都还没营业,也不会给人 冷清的感觉。
 
  「小凌你看!这里连FIFTYPERCENT都有耶!」许庭苇兴奋地指 着车外的一家服饰店。
 
  「哇,真的耶!」我试着装出讶异的神情,以免扫了许庭苇的兴。
 
  「但它们家的衣服我觉得质感其实也还好,所以说不上很爱的说。」
 
  那你兴奋个屁啊——我努力地压抑自己的吐槽冲动。
 
  许庭苇继续兴高采烈地说:「只不过屏东远比我想像的还要热闹呢!如果是 一大早出发,大概中午左右就可以到了吧?接着先在火车站这边吃个饭,吃饱了 再过去万金,晃一晃后晚上就可以看到教堂的灯光秀——这计画感觉就超完美的 耶!」
 
  「嗯,对啊??」我有点不知所措。毕竟虽然许庭苇本来就是说她是对万金 很感兴趣才说要来陪我们过来的,但她这不是就已经跟她的男朋友佳芊一起来了 吗?她是之后还打算再跟佳芊来一次吗?
 
  在我陷入困惑的同时,计程车司机则用台语跟佳芊聊了起来。由於不怎么擅 长台语,所以司机和佳芊他们两人的对话我可以说是有听没有懂,只模模糊糊地 感觉他们应该是在讨论屏东这里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地方。虽然也不是完全不对他 们对话的内容感到好奇,但一想到自己更该把心力放在思考如何找到淑子姐一事 上,我就没有试着去从少数我听得懂的几个字彙中去推敲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当然也不会再多花心思去解读许庭苇刚刚说的话。
 
  在那之后,我便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计画着待会要怎么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 地方找到淑子姐。为此,我就试着用去手机搜集有关万金的情报——除了一定得 了解的当地住宿资讯外,我还顺便看了一下万金圣母殿的介绍,才知道这座台湾 现存最古老的教堂是在清朝时由一位西班牙籍的神父所建,并因为在1984年 时被教宗列为宗教圣殿,所以才会被称为圣母殿。另外,在屏东县政府为了观光 而从2011年起开始举办万金圣诞季之前,其实这里本来在12月上旬就有名 为「圣母游行」的活动。从文字的介绍来看,它似乎就如同3月左右在中部举行 的妈祖遶境一般,是由教友们抬着放置圣母像的圣轿,并於信徒的簇拥下在当地 绕行。
 
  看着看着,我便越来越觉得万金圣母殿除了有着新颖的光雕表演外,更是因 为承载着许多的历史和文化而会是个很有意思的旅游景点。只不过,由於有着容 易晕车的体质,我很快地就因为头有点晕而不得不稍作休息。为了减缓晕眩的感 觉,我又向车窗外看去,然后就发现道路两旁的房子变得矮了些,铁皮屋也多了 不少,在屋子与屋子之间,更是不时有着放任野草随意生长的荒地,或者是一整 片的槟榔树。
 
  我们是已经离开市区了吗?所以很快就会到万金了?看着这样的光景,我不 禁这样想着。只不过,在我试着要继续思考找到淑子姐的方法时,我却不知道是 不是因为刚吃饱饭而有些犯睏,抑或是真的晕车了,渐渐的没办法有条理的整理 思绪,而只能任由一个又一个彼此间没有什么逻辑可言的想法及念头不断的在我 心中冒出。
 
  我先是想着最近一次跟学姊在校舍顶楼吃午餐时,我准备了什么样的菜色, 然后又突然回忆起了之前和学姊一起去看的电影的剧情。但在我寻思着电影里有 哪几幕特别感人的场景时,我的思绪又跳跃到了别的地方。一下想着学姊最近系 着的围巾有着什么样的花色,一下又算起了学姊最近跟我吻别时,到底是亲在我 的脸颊上,还是额头上的次数比较多,最后甚至还想起了我与学姊在国中时相处 的过往。
 
  「你在想什么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身子靠过来的许庭苇问。
 
  「呃,没有啦??」
 
  「在想你姊姊?」
 
  「对?对啦??」由於许庭苇应该是已经把我和学姊的关系给忘了,我又不 知道该怎么解释,便只好撒谎。
 
  「那你跟你姐的感情真的很好呢,你刚刚根本就一脸在想喜欢的人的样子啊。」 
  「??」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非常的想要知道自己的脸部肌肉到 底是怎么运作才能够透露出这样的讯息。
 
  「欸,你不要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我只是随便说说的。」许庭苇似乎是误会 了我的沈默,但下一秒,她又咕哝似的说:「可是你刚刚那若有所思的表情怎么 看都是张在想爱人的脸嘛!」
 
  「哈——哈——」我乾笑了几声。「你?你想太多了啦??」
 
  「是喔??」顿了顿后,许庭苇又问:「欸,那你姊姊怎么会突然跑去万金 啊?」
 
  「呃??」在犹豫了一秒后,由於不觉得淑子姐的名誉是什么很值得保护的 东西,我决定实话实说:「老实说我是不太清楚啦,毕竟她是什么都没讲就突然 就失踪了,我也只是刚好在电视上看到好像是她的人而已。只不过啊,我觉得她 应该是因为男人才去的??」
 
  「喔?」许庭苇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男人?男朋友吗?」
 
  「如果是男朋友就好了??」顿了顿后,我说:「我姐她啊,是一个无可救 药的大叔控。只要对方是大叔,随随便便就能让她晕船晕得乱七八糟。说不定他 们根本就没很熟,我姐只不过是因为太过迷恋对方就轻易地就被拐走了。」 
  「这样啊??」许庭苇嘴角抽动了几下,脸上有些不可置信的神情在,似乎 是开始觉得像是淑子姐这种笨蛋,还是乾脆放着不管算了。
 
  为了怕许庭苇真的开始觉得把淑姐放生好像也没什么关系,我连忙说:「其 实我姐也不是那么糟啦,她还是有些优点的??」
 
  「像是?」
 
  「就??」我皱起了眉头,认真的回想着这些日子里与淑子姐相处的点点滴 滴。但不想还好,一想就发现脑海中的浮现的淑子姐都是一副又懒又坏又没用的 模样,根本找不出任何一丁点值得夸奖的地方。最后,我只好向佳芊寻求协助。 「哲伟!我姐她应该是有什么优点的对吧?」
 
  「这个嘛??」佳芊也是一脸为难的模样,看来也是不管怎么绞尽脑汁都说 不出个所以然。
 
  但不知道可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许庭苇却对别的事情起了兴趣,她好奇地 问:「喔?谢哲伟你跟小凌她姐也很熟喔?」
 
  「就说我们是青梅竹马嘛!所以小凌的家人我也都认识啊。」佳芊不慌不忙 的说着不知道能不能算是谎言的话。
 
  「所以小凌你跟哲伟的家人也都很熟啰?」许庭苇换把矛头对准我。
 
  「是还蛮熟的啦??」我也毫不犹豫地回答,毕竟他们实际上根本是我的爸 妈。
 
  「难怪你们家出事后你会跑去谢哲伟家住。」许庭苇恍然大悟似的说,然后 又问:「那你们是从多小就认识了啊?」
 
  「就??」我和佳芊对望了一眼,在想了一下子后,佳芊说:「应该是从小 学开始吧。虽然我们是到三、四年级才同班,但因为家住得近,所以一年级的时 候就因为上、下学走一样的路而混熟了。」
 
  「哇!你们真的是从小就在·一·起的青梅竹马呢!」不知为何,许庭苇在 一些微妙的地方加强了语气。接着,她把头转向我这边问说:「欸,小凌,那谢 哲伟从以前就像是现在这样吗?」
 
  「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我可不清楚许庭苇到底是怎么看待佳 芊的,自然对於她口中的「现在这样」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也许是发现了我的困惑,许庭苇又补充说:「就虽然很爱耍些小聪明,又爱 虚张声势,但也很温柔,很体贴呢。」
 
  「她的确从以前成绩就都很好啦,而且也蛮会照顾人的说??」我偷偷望向 佳芊,才发现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羞而一脸窘迫的样子。
 
  「啊对,而且他还很有男子气概呢!」
 
  「佳??」我差点就脱口而出说佳芊她从小就被人当作男人婆的事,但一意 识到这不是该跟许庭苇说的东西(而且一讲铁定会惹佳芊生气),我便只有含蓄 地附和:「嗯,对呀??」
 
  「唔??」许庭苇眯起了眼睛,似乎是我的回答让她想到了些什么。但在我 因为受不了那随之而来的沈默而想说些什么时,车子却开始缓缓地减速,并在不 久后就停了下来。我望向窗外,才发现那栋白底的双塔式教堂已经在仅凭步行就 可以抵达的距离。
 
  「到位了喔。」司机用带点台语腔的国语这样说,宣告着我们的旅程已经进 入了下一个阶段。
 
  万金圣母殿所位於的万金村是万峦乡中一个人口只有两千多人的小村落,除 了在教堂周遭的聚落外,大部分都是农田或林地。只不过,虽然土地利用是以农 业用为主,但也许是近年来着重发展观光产业的缘故,放眼望去,有不少房子的 一楼都是充作店面之用,路旁更是有许多盖着防水布的摊位,看来晚点这边应该 就会有许多卖吃的小贩,而会让这里变得像夜市一样而热闹到不行。
 
  「那我们要怎么开始找起呢?」佳芊问。
 
  「这个嘛??」顿了顿后,我说:「首先,我想我们还是得先确认淑子姐是 不是真的有来到这边。毕竟虽然能穿成那副德性的人在台湾应该不会有别人了, 但也不是不可能是我看错了。」
 
  「有道理。」佳芊点了点头。
 
  「所以我想先在这附近走走晃晃,遇到人就问一下有没有看过一个穿着奇装 异服的疯女人来到这边。」
 
  「那在确定她真的有来过后,接着我们就是要去附近住宿的地点看看淑姐还 在不在对不对?那我来找找这里有哪些旅——」
 
  「能住的地方有三个。」因为已经搜寻过相关的资料,我就直接打断佳芊。 「第一个就是万金圣母殿,它里面的教友中心有提供床位来让人留宿——只不过, 我怎样都不觉得淑子姐会去那边住就是了,毕竟那里唯一的优点应该就是比较便 宜吧。」
 
  「如果其他地方都客满了也不是不可能啦??」
 
  「说的也是??啊,然后另外两个地方就都是民宿,离这边大概是走路十分 钟和半小时的距离。」
 
  「那我们就先在商店街这边打听一下你姐的行踪吧。」佳芊先是这样讲,然 后又转头对许庭苇说:「至於你嘛??就自己去逛逛吧?」
 
  「??啊?」我一脸不安的看着她们两人,除了无法理解佳芊怎么会对身为 恋人的许庭苇说出这样的话外,更是在担心她这样冷落许庭苇的行为是不是就会 招来一场腥风血雨。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许庭苇竟是一脸不在乎的说:「随便啊,只不过这边的 店好像都还没开的说,我看我还是先去教堂里面看看好了。你们要走了再打电话 给我吧。」
 
  「好喔,掰啦~」佳芊一脸愉快地挥手跟许庭苇道别。
 
  在看着许庭苇走远后,我忍不住问说:「这样子没关系吗?」
 
  「啊?」佳芊先是愣了一下,但马上就会意过来说:「啊,你是在说我叫许 庭苇自己去闲晃的事喔?」
 
  「嗯??」
 
  「不会有问题的啦,毕竟她本来就是要来观光的啊??等等,难?难道说你 是想要她一起来帮忙?」
 
  「我怎么敢啊!」
 
  「我想也是??」顿了顿后,佳芊又说:「而且啊,其实她只是嘴巴坏了点, 老实说人还不差的说,就算看起来生气了其实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啦。」
 
  「是喔??」我狐疑的看着佳芊,想说这傢伙是不是被爱情沖昏头了,才会 把明明是公主病末期的许庭苇讲的好像很善解人意一样——只不过一回想起这天 下来跟她相处的种种,我又觉得佳芊说的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就是了。
 
  「由於时间紧迫,我看我们还是分头来找好了!」佳芊用手比了比眼前的路 说:「就你往那边找、我沿着这条路问怎么样?」
 
  「嗯,就这样吧。」我点了点头,同意了佳芊的提议。
 
  在和佳芊分别后,尽管知道自己应该把握每一分每一秒,但我还是一个人站 在路口好一阵子,久久都没有踏出脚步。我眯起了眼睛,试着想瞧见道路的尽头, 然后就发现它虽然会一路蜿蜒到视线所不可及之处,但后半部分感觉都是些树林、 农田什么的,看来能让我打探消息的地方应该就只有眼前这不知道有没有十家的 商店和路上的行人而已。
 
  「唔,所以我应该从这边卖仙草冻的摊子开始问吗??等等,它根本就还没 开始卖啊!这里的小贩怎么想都是晚上才会出来摆摊的啊,现在最好是找得到人 啦!」我自言自语着。「啊,那边有一家洗衣店耶,它总不可能还没开吧??不 对啊!淑子姐怎样都不太可能会在这边拿衣服去送洗的说,就算去问应该也没什 么用吧!」
 
  我继续碎碎念着着:「但就算找到了能问的店家,我要怎么开口比较好啊? 就问他们说昨天晚上有没有在这边看到一个穿和服的女人吗?可是就算他们说有, 我能够就百分之百地确定那个人就是淑子姐吗?会不会还有其他的疯子穿成那样 啊?我是不是该想想淑子姐还有什么其他的特徵啊?可是那傢伙除了比别人懒、 心地比谁都坏之外还有什么能够拿来说的东西啊??」
 
  「小妹妹,毋需要帮忙某?」一个国台语交杂的声音自我身后传来。
 
  「噫!」我吓了一跳,一转头才发现说话的是个在花衬衫下有着黝黑肤色、 头发灰白,看起来就是在地人的欧吉桑。
 
  「你是找不到路噢?」
 
  「不,我??」
 
  「还是跟朋友走散了?」
 
  「没有啦,就?就??」在结巴了好一阵子后,我才说:「我在找人??」 
  「找人?」
 
  「我?我在找我的姊姊。」虽然原本没有打算要跟陌生人说那么多,可是由 於觉得自己不从头开始讲就没办法把事情讲清楚,我就还是说:「事情是这样的, 我的姊姊她失踪了,然后我很突然地得知她昨天可能有来过这边,所以才过来想 问看看说有没有人看过她??」
 
  「安馁喔??」顿了顿后,欧吉桑说:「只不过这里到了晚上系揪热闹ㄟ喔! 要在那么多的观光客中对一个人有印象应该无简单吧。」
 
  「说的也是??」
 
  「但你还是可以说说看你阿姐长什么样子,说不定我ㄟ毋印象。」
 
  「好?好的!」吸了一口气后,我开始说起淑子姐的长相:「就我姐其实长 得还蛮漂亮的!」
 
  「啊??」欧吉桑脸色一沉。「系怎么样个漂亮法啊?」
 
  「就应该算是那种古典美人的样子??啊对,虽然是姐妹,但我姐跟我其实 长得一点也不像!她比我高一个头左右吧,然后也快要三十岁了??只不过我姐 其实保养得还蛮好的,说是刚出社会的OL应该也不会有人怀疑吧!」
 
  「喔??」欧吉桑抓了抓头,似乎还是没办法从我的描述中联想到相关的人。 
  「呜??」眼看自己说了这么多却都没有用,我便急得快要哭了出来。「对 了对了!我姐她因为都赖在家里不出门,所以皮肤超白的!」
 
  「呃??」
 
  「还有我姐她没有染发,是都把乌黑的长发盘在头上!」
 
  「喔??」
 
  「然后我姐她因为懒,所以也都没有擦指甲油什么的!」
 
  「嗯??」
 
  「啊对!我姐其实身材超好的说,只不过因为都穿着和服所以看不太出来!」 
  「和服?」
 
  「而且我姐她脸上还有一颗超妖艳的美人痣??诶?等等,难道你有看到穿 着和服的人?」我话说一半才发现欧吉桑似乎因为我提到的关键字而眼睛一亮— —该死!我怎么完全忘了从淑子姐那最惹人注意的穿着开始讲啊!
 
  「毋啊。」欧吉桑说:「昨天这有来一个穿和服ㄟ查某喔!」
 
  「真的假的!」尽管心情雀跃到不行,但为求谨慎,我还是继续问:「那你 有跟她说过话吗?我姐虽然是外国人,但她中文其实讲得还蛮不错的!」
 
  「有喔!」欧吉桑点了点头。「只不过她虽然没什么口音,但讲话却有点怪, 在说到自己时,都用?呃,妾虾米ㄟ??」
 
  「对对对!我姐她当初一定是用到了奇怪的教材在学中文,所以都用妾身称 呼自己!你说的那个人一定是我姐没错!真的很谢谢你!」在得到了淑子姐确实 有来过这边的情报后,我便在道过谢后准备要去联络佳芊。
 
  「欸,稍等!」欧吉桑叫住了转身就要走的我。「你这是欲去哪位啊?」 
  「就?就我是跟我朋友一起来找我姐的,我要去跟她会合??」我有点不安, 原本我还怕自己是不是有因为不够礼貌什么的而惹欧吉桑生气了,但他看起来似 乎只是在困惑我这么急着走是要去哪里而已。
 
  「那然后呢?」
 
  「我?我有查过这边的旅馆在哪了,我接着就要一间一间去找看看我姐有没 有在里面??」
 
  「但就算你阿姐有来过,也不代表她会在这里过夜啊!」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可是我也没别的线索了??」
 
  「你卖烦恼啦!」欧吉桑说:「其实你阿姐真的毋住在这啦!」
 
  「诶?」
 
  「我遇到她的时候就已经晚到没公车可以坐了,而且还很刚好的有听到他们 说要住在??唔,我想看看喔,他们到底是说要住哪呢??」
 
  「没关系没关系!您慢慢想没关系!要想多久我都可以等!」我因为这趟寻 人旅程的进度突然有了大跃进而开心到不行。
 
  。
 
  「师父她果然有来过这边啊??」在向一个卖麵的大婶打探完吉川淑子的消 息后,李佳芊这样自言自语着。也许是穿着实在太惹人注目的缘故,在李佳芊刚 刚访谈居民、小贩的过程中,几乎每个人都表示自己有在昨晚看到一个穿着和服 的女人。随着听到的传闻越来越多,吉川淑子曾在这条街上走来走去的形象也渐 渐的鲜明、具体了起来。
 
  对啦,没骗你啦,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穿那种东西所以记得很清楚。 就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姐对不对?她就是在昨天来我们店里的啦——卖饮料的阿伯 这样说。
 
  那个穿日本衣服的细妹按靓啊——坐在家门口的老奶奶这么说。虽然对客家 话不太了解,但李佳芊模模糊糊地觉得这应该是在夸奖吉川淑子长的很漂亮的意 思。
 
  穿和服的人?有啊,她是跟一个外国人在一起的呢!什么?你问那个外国人 的年纪?大概是4、50岁吧——正准备要骑上机车的在地青年这样说。
 
  喔喔喔!我知道我知道,那个日本人中文讲得很好呢,只不过她虽然好像怕 同行的阿豆仔不懂中文,而拿着在我们这里买的地图试着要解释给他听,但她根 本就把地图拿反了呢——便利商店的店员则这样讲。
 
  「穿着和服、跟一个大叔走在一起、又冒冒失失的,能把这些特徵集合於一 身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很难再找到第二个了吧??」一边喃喃自语,李佳芊一 边拿出手机,准备要去联络小凌。但在这么做之前,她的手机却先响了起来—— 是许庭苇打来的。
 
  「喂?」李佳芊接起了电话。
 
  「你现在有跟小凌在一起吗?」电话另一头的许庭苇则这样问。
 
  「没有喔,我们正分头打听他姊姊的消息。」
 
  「有结果了吗?」
 
  「几乎已经肯定他姐有来过了。」
 
  「那你现在在哪?」
 
  「呃??」李佳芊环顾了一下周遭。「我现在在一家卖杏仁茶的小店前面。」 
  「你这样讲我最好会知道在哪啦!」
 
  「??」不管我怎么说,人生地不熟的你都没办法知道我现在在哪吧——李 佳芊在心中默默的吐槽。
 
  「算了,那你来找我好了,我就在圣母殿的门口。」
 
  「呃??」
 
  「叫你过来就过来啦,快点!」
 
  「是是是!」尽管本来打算要去跟小凌会合了,但也许是平常已经养成对许 庭苇的命令无条件遵从的习惯,所以李佳芊还是答应了。
 
  当李佳芊走过由两根白色石柱组成的大门、穿过挂着灯饰的两排大树后,她 就来到了融合了东、西建筑风格的圣母圣殿的门口,并与在那等着的许庭苇会合。 一路上,李佳芊见到了不少为了圣诞节而做的装饰。那大大的圣诞树、拖着雪橇 的驯鹿雕塑、以及随处可见的圣诞红,都让这里充满了欢乐的佳节气氛。
 
  「还蛮厉害的呢,这间教堂。」看着这有着白色外墙的双塔式教堂、墙上大 大的金字、高高耸立着的十字架,李佳芊感到了一股神圣感,并开始想像当它打 上灯光时会有多么的漂亮。
 
  「是不错啦,我会认真考虑要找林明峰过来的。」许庭苇话锋一转,接着就 说:「只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先来聊聊别的事情吧!」
 
  「聊什么?」
 
  「像是你最爱的小凌啊!」
 
  「呃??」李佳芊有点窘迫。
 
  「怎么办?我觉得她好像对你没什么意思耶??」
 
  虽然对这件事早有着认知,但一被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来,李佳芊还是有些 没办法接受,所以就问:「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我可是观察了很多的地方喔!」许庭苇说:「在刚见面的时候,本来看她 这么在意我,我还想说你应该是蛮有机会的。可是慢慢地我就发现,与其说她傻 住是因为觉得自己的青梅竹马被抢走了,不如说是因为没想到你可以交到像我这 么正的女朋友吧。」
 
  「这样夸自己你是都不会害羞喔??」
 
  「没办法,事实就是事实嘛。」
 
  「??」李佳芊无言地瞪了许庭苇后一会儿后才又问:「而且为什么小凌会 觉得你是我女朋友?我可没这样说吧?」
 
  「我也没说啊!但倒是有故意让她往这个方向去联想就是了。」许庭苇淘气 地笑了笑。「在一起去买宵夜的时候,我有讲了些会让她误会的话。从她之后的 反应来看,她似乎是还真的相信了。」
 
  「这??」李佳芊回想了一下,才发现小凌刚刚的态度确实有些微妙。「你 没事搞这些干嘛啦?小凌她光是要想她姊姊的事就已经很头大了,别再增加她的 烦恼了啦!」
 
  「喂喂,我是好心要帮你耶!」许庭苇有点生气的说。「而且这样可以让她 转移注意力、放松一下心情,应该也是蛮不错吧?」
 
  「最好是啦??」
 
  「要不然你待会就去跟小凌说你和我只是普通朋友而已,然后顺便告白怎么 样?」
 
  「就说现在不该拿这种事去烦小凌啦??」
 
  「难道你不觉得就因为小凌现在又沮丧又脆弱,十分的需要别人照顾,所以 你才更该成为支持她的力量吗?」
 
  尽管许庭苇的话乍听之下很有道理的,但瞧她一副就是为了看好戏的样子, 李佳芊就怎样都没有办法苟同她的提议。她说:「唉,与其搞这些,还是不如赶 快帮他找到他姊姊吧??」
 
  「随你便,你高兴就好。」许庭苇耸耸肩。「那你现在要做什么?」
 
  「就我已经有问到一些他姐的消息了,所以等会就是先去跟小凌会合,然后 再一起去附近的旅馆看看吧。」
 
  「是喔??啊,小凌不是有说圣母殿这边也有得住,还是我们就直接去问问 看?」
 
  「好啊——」李佳芊话说到一半,就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起来。「噢, 应该是小凌打电话过来了??」
 
  「那就赶快接起来啊。」许庭苇催促似的说。
 
  「是是是??」李佳芊拿出手机。
 
  。
 
  不久之前,在思考了一阵子后,好心的欧吉桑要我说一下这附近有哪几家旅 馆,好看看能不能因此唤醒他的记忆。但在我要拿出手机看刚刚查到的资料时, 他说这样站着讲也不方便,不如找个地方坐下来。
 
  於是,我就被带到了附近的一家卖甜汤的小店,欧吉桑还请我吃一碗热呼呼 的红豆汤。原本我还有点担心自己在这里这样吃吃喝喝会不会对不起在外奔波的 佳芊,但还好没过多久欧吉桑就真的有想起淑子姐他们要住的旅店是哪一家。 
  一得到如此有价值的情报,我连忙打电话给佳芊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并走到 店外要等着跟她会合(好心的欧吉桑在吃完他的份后就先离开了)。我看了看时 间,才发现现在也才八点多而已。一想到通常旅店都是十点、十一点在办退房, 而且淑子姐也完全不像是会早起去赶行程的人,我就觉得我们待会能够堵到她的 机会应该是大到不行。
 
  「很好很好,只要能够找到淑子姐,那一切就都结束了!」我对自己这样说: 「虽然总是欺负我、奴役我,但淑子姐这种时候应该不可能不帮我出头吧?只要 跟她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形,她一定会立刻跟我回台北??呃,好啦,如果她还是 舍不得要跟那个把她拐来屏东的大叔分开,那么等她一下也是可以啦??」 
  「在淑子姐把魔法解开后,应该大家就都会想起我了吧?我就可以回家、回 到学校,回到之前跟承翰、宜真、班上的大家??还有学姊一起渡过的愉快时光 了吧?」一想到学姊,我就觉得心整个揪了起来。我一下想起了过去的点点滴滴, 一下想起了被她忘记的辛酸痛苦、一下又期待起之后她会如何在她打工的咖啡厅 帮我过生日——当这些带着不同情绪的画面一个一个在我脑中闪过的同时,我就 又想哭又想笑,完全不知道脸上该有怎样的表情才好。
 
  「只不过真的还好佳芊没有把我给忘记。要是少了她,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 够撑到现在??」在想着我那可靠的青梅竹马的时后,很巧的我也看见她和许庭 苇正在往我这边走来??呃,等等,她为什么会跟许庭苇走在一起啊?而且她们 怎么是从圣母殿那边走过来啊?许庭苇的确是说她要去圣母殿观光没错啦!但佳 芊不是在帮我打听淑子姐的消息吗?
 
  虽然知道自己应该是没什么立场责怪佳芊(毕竟她已经为我做的够多了), 但在招手让她们知道我在这里时,我想我脸上的笑容想必是因为心中满满的疑惑 而僵硬的很不自然。在深呼吸数次、试着让情绪平复后,我对走过来的她说: 「嘿,哲?哲伟,我们这就去我姊姊她待的那家旅馆吧!」
 
  「走吧!」佳芊问:「那他们是住在哪一间啊?」
 
  「就?就一家叫?呃,就达?什么之家的,离这边大概要走快四十分钟吧。」 
  「这么远啊??只不过这里要叫计程车也是蛮麻烦的,公车什么的应该也不 会有吧。」佳芊先这样喃喃自语,然后又问:「那你知道怎么走了吗?」
 
  「刚刚那个好心的欧吉桑有大概跟我讲了一下,然后我也有用手机确认过了。」 我说:「就我们先走一小段路到万和路上,走到底后左转,再走过一个军营后右 转,然后再直走一下子就到了。」
 
  「好!那就走吧!」佳芊开心的宣佈,然后又转头问身旁的许庭苇说:「那 你要留在这边吗?还是跟我们一起过去?」
 
  「一起过去吧。」许庭苇说:「反正该看的也看得差不多了。」
 
  上路后,原本我还怕说许庭苇会不会因为要走快一个小时而不开心,但在偷 偷观察了一下她的反应后,我却发现她脸上倒没有什么不悦,而只是若有所思着 而已。她先是盯着佳芊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似乎就要转头望向我这边,我 便连忙望向前方,以免让她发现我正在偷看她。
 
  许庭苇这是在干嘛啦?她果然是在介意佳芊好像对我太好了吗?该不会刚刚 她就是跑去找佳芊兴师问罪吧?呜呜呜,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总不能让佳芊的恋情因为我而泡汤了吧?
 
  啊对!我是不是应该要多主动去跟许庭苇聊天,好让她也把我当成朋友?然 后我再慢慢的让她知道我对佳芊是一点意思也没有,而且还超级无敌支持她们的 恋情,这样她应该就不会再把我当作眼中钉了吧?
 
  那我要跟她谈些什么才好呢?先问她刚刚在圣母殿那里有没有看到什么有趣 的东西吗?要不要跟她说刚刚欧吉桑请我吃的红豆汤圆超好吃的,建议她待会也 可以跟佳芊一起去吃吗?又或者我可以跟她聊她们乐团的事情??在我拿不定主 意的同时,我又偷偷望向了许庭苇那边,才发现她一下远眺着前方的山脉,一下 又认真的盯着被矮墙围起的花园看,甚至不时还会拿出了手机拍起了照——一副 就是正认真观光、不容任何人打扰的模样。
 
  算了,反正时间还多,我就之后再来找机会看该怎么跟许庭苇拉近距离吧?? 我默默的这样想,然后就专心的走起了路。
 
  走着走着,小路两旁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只剩下甘蔗园或槟榔树林,房子什么 的已经变成久久才会看到个一两栋。尽管如此,道路的尽头仍然远到无法瞧见, 这不禁让人怀疑我们究竟会走到一个多荒郊野外的地方去。
 
  我拿出手机、叫出了地图。除了确认我们走的方向没错之外,也发现目前我 们连一半的路程都还没有走到。我抬头看了看挂在天边一隅的太阳,才意识到它 散发出的光芒已经悄悄地增强到会使人冒汗的地步——看来地理课本果然没有骗 我,在跨过北回归线后,冬天就真的跟夏天没什么两样了。
 
  「要不要一起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拿出了折叠伞的许庭苇对着我问。 
  「不?不用了,谢谢??」虽然刚刚一直在想要跟许庭苇打好关系,但当机 会突然来临时,我还是因为受到惊吓而没有把握住。
 
  「是喔??」许庭苇又转头问佳芊:「那你呢?」
 
  「好啊好啊!」不知道是不是忘了掩饰自己的少女心,其实很怕晒黑的佳芊 立刻开心地跳到了许庭苇的身边。
 
  「齁,你已经够黑了,再撑伞也没有用了啦!」许庭苇嘴巴虽然这么说,但 却还是把伞交到了佳芊的手里,然后两个人就在小小的伞下聊起天来了。我竖起 耳朵偷听了一下,才发现她们竟然是在谈严肃小说这类超文青的东西。我原本还 感到奇怪,想说她们聊天的内容怎么会完全不像是她们任何一个人会感兴趣的东 西,但后来一想到她们的关系,就觉得这也是蛮理所当然的。毕竟对情侣来说, 聊什么本来就不重要,重点是能这样持续不断的对话,享受对方把时间、把注意 力全都放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说着说着,许庭苇突然转头过来问我说:「那在找到你姊姊后,小凌你有想 要做什么吗?」
 
  「呃??」我愣了一下,然后才说:「应该就赶快回台北吧??」
 
  「啊,你们是还要回去找房东处理房子的事对不对?」
 
  「对?对啦??」
 
  「真可惜。」许庭苇说:「我还想说既然都跑到屏东了,要不要再多玩一下 的说。看顺便去个垦丁之类的??啊!还是我们就这样一路沿着台南、嘉义玩回 去?」
 
  「你?啊,不,我们明天都还要上课吧??」
 
  「请假就好了嘛!对吧?哲伟。」许庭苇转头问佳芊。
 
  佳芊则摇了摇头说:「我也是觉得该回去了啦,毕竟钱包也快空了。」
 
  「是喔??」许庭苇虽然好像被说服了,但却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看来 她果然不希望这次跟佳芊的出游会就此结束吧?
 
  只不过,虽然理智上知道自己该在找到淑子姐后赶快回台北,但一听许庭苇 这么讲,我还是不禁妄想起了我们三个人在海边嬉闹的画面。尽管不知道现在可 不可以下水了,但如果能看看那一望无际的湛蓝大海,在沙滩上悠闲地晒着太阳 怎么想应该都会是件蛮开心的事??啊,还是乾脆在学姊恢复记忆后,找佳芊她 们一起再来一趟?这样的双人约会一定会很棒的!
 
  在经过一个由铁皮搭建的工寮后,我们终於走到了万和路的尽头。之后只要 左转并再走过一个军营,说不定就能够看到淑子姐他们住的民宿了。
 
  「这里面是什么地方啊?」看着路旁那上面架着蛇龙网的灰色石墙,许庭苇 这样问。
 
  「应该就是万金营区吧。」我说:「万金营区现在是由陆军机械化步兵第三 三三旅驻紮??只不过不要听到机械化步兵就想到钢弹什么的,它其实只是指搭 乘战车和运兵车的士兵而已。另外好像因为位置偏僻、训练又很操的缘故,就有 流传着『天山鸟飞绝,万金人踪灭』、『大金小金勿入万金』这样的话。」 
  「呃??」许庭苇傻眼地看着我。「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军 武宅是你?」
 
  「就?就刚刚查资料看到的啦??」我的脸有一点红。
 
  许庭苇转头问佳芊说:「欸欸,那哲伟你以后要不要来这边当兵啊?」
 
  「不要。」佳芊立刻拒绝。
 
  「因为怕被操?」
 
  「废话,最好是有人会想要特地来被虐待啦!」
 
  「可是当兵本来就都会被操啊!不如就被操个彻底一点嘛!」
 
  「才不要,而且就算要当,怎么想都是去当替代役比较好啊!」
 
  「厚呦,不可以去当替代役啦!没当过兵算什么男人?」
 
  「这么爱当你去当啊!」
 
  「人家女生耶!」
 
  「说好的男女平等呢?」
 
  「哎呦,只要你愿意来这边当兵,要我勉为其难地在恳亲日的时候来看你也 不是不行喔!」
 
  「我要你来干嘛??」
 
  「喂喂喂,你可不要不知好歹耶!我来绝对会让你超有面子的好吗?你的同 梯什么的之后一定都会对你另眼相待的!」
 
  「额??」
 
  「怎样?心动了吗?要不要现在就休学然后入伍啊?」
 
  「才不要咧!」
 
  「??」看着拌嘴着的她们,我默默地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没有插话的余地。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佳芊在跟许庭苇聊天的时候,她那股自 在的态度、放松的神情都是我从来没有看过的,似乎比起我,她好像还跟许庭苇 更熟就是了。
 
  唔,现在回想起来,我之前怎么会敢去教佳芊该如何跟男生相处啊?她的男 子力根本就破表了嘛!所以才有办法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把难搞到翻掉的许庭苇 弄得服服贴贴??等等,还是就因为其实是女生,所以佳芊才能用男生想也想不 到的方法攻略了许庭苇?天啊!佳芊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啊?
 
  就这样,当我再看向仍是在和许庭苇闲聊着的佳芊时,我的眼里多了不少敬 意与佩服。同时,我心中有颗一直悬着的大石头也可以说是终於放下了。在这之 前,我多多少少都会因为佳芊得浪费时间和心力来扮成我而感到愧疚。但看来她 其实也蛮乐在其中的不是吗?除了当男生当得很有心得外,甚至连真爱都被她给 找到了,也许我根本就是替她开了生命中的一道门嘛!
 
  走着走着,我们终於走过了军营。在照着立在路口的告示牌向右转后,我们 又沿着小径走了十分钟左右,才远远的看到一栋黄色的建筑物立在田野里头。尽 管它那蓝底红字的招牌实在无法让人看清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但由於外观、位 置都和大叔跟我描述的没什么不同,我们便还是大胆的假设它应该就是目的地了。 
  只不过,尽管民宿已经在视线可及之处,但我们却迟迟都没有找到能走过去 的联外道路,而只能隔着一大片不知种着什么的田野与它遥遥相望。
 
  「我们是不是太早转弯了啊?」许庭苇对着我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她就没有再继续跟佳芊打屁聊天。尽管不曾喊过一声累,但她的脸色倒也说不上 有多好看就是了。
 
  「应该不会吧?刚刚指标说的就是这条路没错啊!」佳芊替我回答。「只不 过小凌你要不要再确认一下?」
 
  「好喔!」我赶紧拿手机出来查看地图。「唔,我们应该是没走错啦,我想 只要再往前走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就可以看到可以去到民宿那边的路了!」 
  「你可最好不要搞错噢??」许庭苇的眼里有点杀气,似乎在述说着她的耐 性已没剩多少了。
 
  「应该?该不会有错啦??」
 
  「应该?所以真的是有错的可能性?」
 
  「当?当然没有!我?我只是讲?讲话保守了点,其实我很确定我们现在走 的路绝对是没有错的啦!」
 
  「那就好??」许庭苇眯起了眼睛。
 
  我不安地望向佳芊,佳芊则给我了一个无奈的微笑,似乎要我不要把许庭苇 的恐吓放在心上。ˋ尽管如此,我的心情还是因此而忐忑到不行就是了。
 
  还好,走没多久后,我们就真的遇到了条岔路。除了路口处又有立了一个告 示牌外,一往那条小到会让人怀疑车子能否走过的小径望去,就会发现他的尽头 应该就是民宿没错。
 
  眼看目的地就在眼前,我们三个虽然都因为走了好长一段路而十分疲惫,但 脚步还是不自觉地轻快了起来。走在最前面的我,快步的带领着佳芊和许庭苇地 穿过了田野。我一边走一边微微举起手,轻轻抚过路旁长着的花花草草,细细感 受着拂向脸庞的微风,觉得世间的一切都显得如此的美好、温柔。
 
  随着那黄色的建筑物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不禁开始想像着自己待会遇到淑子 姐的画面。依过往的经验来看,此时的她就算不是还在睡梦中,应该也是刚起床 没多久。再加上虽然在家邋遢的要死,但只要一有要出门,淑子姐通常都会好好 打扮的,更何况她现在是跟心仪的大叔一起出来玩,所以此时此刻,呵欠连连的 她正在浴室打理自己的可能性应该高达八成!
 
  那我遇到淑子姐时应该要先说什么呢?就直接跟她哭诉我被别的魔法师欺负 了会不会太突兀了点?可是我也不该先怪她怎么可以什么都不说就一个人离家出 走了吧?毕竟她一定不会想让大叔留下坏印象的,我怎样也还是得帮她留点面子 的说。那我到底该怎么开口呢??
 
  尽管从来都不喜欢动脑去想问题,但这一路上,虽然我的小脑袋瓜处於不断 运转着状态,脸上却一直都挂着微笑。就连穿过民宿的庭院、推开他们的大门后, 我都还沈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所以当站在柜台后、应该是老闆娘的人起身要来 招呼我们时,我还愣在那里而说不出话来。
 
  「不好意思,我们不是要来投宿,是要来找人的。」佳芊替支支吾吾的我把 话说出来。
 
  「找人?」也许是第一次遇到有这样子需求的人,老闆娘看起来很困惑。 
  「就我朋友她姊姊听说昨天有来你们这边住,我们想要见她,不知道她现在 还在吗?」
 
  「这个嘛??」老闆娘犹豫了一下子,不知道是不是在考虑顾客隐私的问题。 在打量了我们三个好一阵子后,她才又说:「昨天来这边住的客人是都还没离开 啦,要去找他们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太好了!真的很谢谢你!」
 
  「那可以跟我说一下你们要找的人是谁吗?」
 
  「她是个日本人,叫吉川淑子,然后跟他同行的也是一个外国人??」佳芊 话越说越小声,因为就连我也有注意到,老闆娘似乎因为她的话而面有难色。 「呃??请问是没有这样的人来过吗?」
 
  「不不不,昨天真的有这样一对男女来过,只不过??」
 
  「只不过?」我和佳芊一口同声地问。
 
  「他们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空房间了,所以最后他们就没有住在这边。」 
  「什么?」我大受打击,双腿甚至有些发软。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我们都那么努力走过来了耶! 结果淑子姐却不在这?那现在该怎么办?是又要重新找起了吗?
 
  老闆娘又说:「但我是有帮他们找到还有空房的旅店就是了,有需要我帮你 们问问看他们还有没有在那边吗?」
 
  佳芊看了我一眼,但在发现我可能因为还没从晴天霹雳中回复过来,就替我 回答说:「好的,麻烦你了。」
 
  之后,老闆娘就拿起话筒,拨电话要来帮我们询问。我不安地看了看她,然 后又转头望向佳芊,只不过她因为也专注的看着老闆娘而没注意到我的视线。但 在我不安的低下头时,许庭苇悄悄地牵起了我的手,似乎要给我一点关怀。我感 激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就闭起眼睛,专注地向着所有我叫得出名字的神明乞求着, 希望祂们能够赐予我好运,让我这次真的能找到淑子姐。
 
  这两天下来,其实我都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毕竟淑子姐会被记者採访到,我 又很刚好的有看到这则新闻实在是巧到不行。而且在真的跑来屏东后,除了能够 顺利得到她的消息外,甚至连她住的地方都能够被我问到,这真的只能说是运气 好到不行了。但在离找到她只剩下一步之遥的时候,难道我就这样的被神明给舍 弃了?这未免也太残忍了吧?而且一旦之前的幸运全都没有派上用场,这不就根 本是让希望直接转化成绝望了吗?那强烈落差感实在是让人怎样都无法接受。 
  不要啊,这次一定要让淑子姐乖乖的待在旅店里好不好,拜託了??我一遍 又一遍地祈祷着。
 
  「不好意思。」但很不幸的,最后老闆娘这么说:「虽然他们真的有去那边 住,可是却刚好在不久前离开了,所以也来不及留个话什么的。」
 
  「呜??」我觉得我好像快要失去好好站着的力气了。
 
  之后,民宿的老闆娘替我们叫了计程车,让彻底失去线索的我们能回到了屏 东火车站。由於这趟旅程最后是以无功而返收场,我们的心情自然都是沈重到不 行。没有什么心情及力气在观光的我们,便随便买了个便当,到候车室去坐在硬 梆梆的椅子上等车(许庭苇则说要去挑伴手礼而约好待会再跟我们碰头)。 
  「别担心啦,之后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师父的。」佳芊一边吃着饭一边这样对 着我说。
 
  「嗯。」我点了点头。「反正这次也是莫名其妙的在电视上看到她的,天知 道那个笨蛋会不会马上又被记者採访了。」
 
  听到我这么讲,佳芊立刻神采奕奕地说:「对啊对啊,你看这次只要师父有 去过的地方,大家不是都对她超有印象的吗?所以要在得到她的消息应该不是件 很难的事情吧?」
 
  「所以说下次一定可以就可以找到淑子姐的,一定。」我挤出了一个笑容, 试着用最有力气的声音把话说出来。但这话到底是在对佳芊说,还是在对我自己 讲,其实我也不知道就是了。
 
  。
 
  同一时刻,一列刚从枋寮车站驶离的莒光号正在缓缓地加速,要载着上面的 乘客沿着南回铁路,从台湾的西岸移动到东岸。而在中间车厢的中间位置上,有 一对可轻易的从打扮及长相看出是外国人的乘客正并肩坐着。
 
  「亲?亲爱的??」光是把这几个字说出口,就让吉川淑子的双颊红得发烫, 整个人恨不得跳到应该就在不远处的大海里。
 
  「怎么了啊?」外国大叔笑笑的问,用成熟稳重的态度包容着吉川淑子的失 态。他微瞇的双眼让他眼角的鱼尾纹更加明显,但那岁月的痕迹更是让吉川淑子 情绪激动到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就?就?就??」为了让两人间的对话能够好好地进行下去,吉川淑子拼 了命的深呼吸着,好让自己的情绪能够平静下来。「你在?在早?早上、妾?妾 身还在赖?赖床时,不是说?说?说要在一?一个人去万?万金的街头上走走吗? 有看?看?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吗?吗?吗?」
 
  「有啊。」外国大叔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在下遇到了一只迷路的可爱小猫 喔。」
 
  「可爱?」完全抓错重点的吉川淑子误以为出现了情敌而震惊地抖了一下。 
  大叔笑了一下,然后这样说:「是很可爱没错啦,但不管再怎么可爱都比不 上淑子你啊~」
 
  听到大叔这样讲,吉川淑子先是一手朝自己红透了的脸上煽风,另一只手更 是不计形象的快速拉着和服的领口,似乎不赶紧透透气,她整个人就要烧起来了 一样。但在这样努力了一阵子后,她发现自己全身仍然热的像是发烧了一般,便 只好站起身子说:「不?不行了!妾身的肚?肚子突然好不舒服!真的不去厕所 不行了!」
 
  「是喔?」大叔仍然灿烂的笑着。「那你赶快去吧,在下会顾好的行李的。」 
  「谢?谢谢!」话一说完,吉川淑子就用最快的速度冲出车厢。
 
  在看着吉川淑子的身影随着车厢门的关闭而消失后,外国大叔收起了笑容, 并像是要把肺里的空气全部吐出似的呼气着。在换完气后,刚刚位置上的外国大 叔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个黑发黑眼、看不出国籍、难以从外表判断年纪 的男子。
 
  「唉,真希望那只小猫咪最后可以得到幸福的结局啊??」黑发男子、一切 的元凶艾菈·梅斯梅尔的仆从——雷蒙·克拉克霍克先是这样自言自语着,然后 就闭上眼睛,似乎是要趁吉川淑子不在的这段时间内好好休息一下——由於对方 大概是为了冷静下来而真的跳到台湾海峡里了,所以这段无所事事、能让人彻底 放松的悠闲时光应该是可以持续上好一段时间才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7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