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校园春色

【赌注(铃雨的逻辑)】(完)【作者:正常向

2017-04-25人气:

 字数:11000
 

  「像你这种社会臭虫般的人物,还是建议你乖乖躲在阴暗面,安稳过渡到毕 业。」完全以一副唾弃的姿态,我居高临下地说教着这个比我矮上一截的家伙, 同时也是学院里闻名的恶心人物,木。
 
  事件的主角分别是这个名为木的家伙,以及我的学妹恭可。
 
  居然连将自己的那个摆在别人桌上的这种事都做得出来,简直是无可救药的 变态。
 
  最不能容忍的,就是眼看着纯洁的事物,为污秽所沾染——这股守护美好的 心愿一直是贯彻我身为学妹保护者的思念。
 
  明明已经反应了很多次,校方却总是以继续监视为由推脱处理,真是不明白, 莫非他在学校有着什么背景不成?
 
  作为受训斥的对方,却毫无改过的觉悟,用「你也想要一些吗?」这样令人 窒息的话语当做平常玩笑一般说了出来。
 
  蜷缩在身后的学妹那紧紧抓住我衣角的手掌明显地随着这句回覆加重了些力 道。
 
  恭可的眼神中映射着恐惧与托付。
 
  「恭可……」用坚定的眼神给予鼓励,然后……
 
  「真是无可救药的混蛋。」几步上前,我拽起臭虫的衣领,在几乎要将对方 身形提起的瞬间又使劲推了出去。
 
  对方理所当然的,那瘦弱的身躯如此不堪的跌倒了。
 
  「噗嗤!」校园内臭名昭著的人物出了个洋相,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嘲笑起了 他,而这也是我想要达到的效果。
 
  可是对于这种甚至以恶作剧为乐的心理变态,我想唯一的办法,就是完全地 将他孤立开来,任他自己发霉发臭,对,只要这种人不会再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再混帐的人,如果被孤立,结局将是相同的……
 
  「哦呵呵呵……」
 
  他……居然能若无其事地笑出声,仿佛完全忘记了刚才是我将他推倒的事实, 惬意地拍打掉衣服上沾染的灰尘,完全无法理解的笑声,他的心理究竟是什么样 的?
 
  明明我才是优势方,为什么还能……
 
  手脚不由自主地微微发颤,我害怕了。
 
  可是……
 
  恭可是我在初中部开始就认识的学妹,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扮演着学姐的角 色。
 
  「那么,学姐一定要好好保护我喔。」……
 
  虽然可能只是玩笑,但从那刻起,我想我有了必须去守护的对象。
 
  脑海中每每览过恭可的一蹙一笑,想要守护的信念也就越加坚定。
 
  再加上从手臂上传来的拉扯感——恭可紧紧抓住我的衣袖,瞬间便扑灭心中 原有的恐惧。
 
  已经身为他人完全依赖的对象了呢,这样想着,便有着无穷大的勇气注入内 心。如果不能在恭可面前挺身而出,那么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将不再高大——她 也将失去心中的托付。
 
  恭可面前的风雨,由我来阻挡!
 
  我的眼神不落下风地与之对视着,「刚才只是给你个小教训,若是继续做这 么下流的事,就不会是摔个跤那么简单了。」
 
  臭虫罕见地沉默了。
 
  还要强装镇定地低头思索吗?真是可笑。
 
  「真是有趣的家伙呢,只是你越加反抗,只会进一步激起我的玩心。」垂下 的邋遢刘海下不知掩藏着什么诡异的表情,但这并不是我关注的地方。
 
  「反抗?你似乎并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全校的人都巴不得你滚出这里。」 心中暗笑着臭虫幼稚的言语,从他刚才的话语来看,莫非就是个疯子?
 
  话说,而且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所学校的?完全没有印象。
 
  我依旧用着尖锐的眼神威慑着臭虫。
 
  「嗯……让我想想接下来几天该怎么玩好呢?」完全没有生我气的样子,臭 虫双手枕着头,自言自语着独自走开了。
 
  总算离开了……
 
  这个疯子,完全摸不透他的行径。
 
  「铃雨学姐,怎么办?他要是再来的话。」双手不住地摩擦着,恭可用不安 的眼神望着我。
 
  「你放心,我会让他不再出现在你面前的。」明明是无辜的学妹,为何就被 这只臭虫盯上了?
 
  接着安慰了几句,打量着上课时间要到了,我也马上往自己的班级教室走去。 
  思考着孤立臭虫的对策,行至楼梯口时,一股说不出异样感强烈地袭来。 
  从出教室的那刻起,便有这样的感觉了,只是不如现在明显。
 
  幻觉?是我太疲劳了吗?
 
  「嗯啊……」突兀地一阵快感让我不禁喊出了声,而原因则是胸部上突然传 来紧凑的触感,就像突然被一条绳子用力栓起来。
 
  回过神来,自己依旧独自一人站在楼道上。
 
  「怎么……?」
 
  从没体验过如此莫名又真实的幻觉,太羞耻了。
 
  「……」
 
  耳边紧接着传来了几声模糊的低语,接着下意识地敛了下眼皮。
 
  又是幻觉,怎么感觉有人在说话?
 
  只是等眼前重新回复一片光明时,我仿佛看到了梦中都不可能发生的事。 
  我的左手,正牵着某人的手臂。
 
  而这只手臂的主人是……
 
  就像是看到了世上最丑陋的事物一般,我急忙甩开了那只手臂。
 
  「不对……我怎么会,拉着你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努力地回想刚才 的一切,可脑海里分明演映着自己一个人走上楼梯口的过程。
 
  「果然这种旧把戏已经玩腻了呢。」哀声叹气地不知道抱怨着什么,臭虫将 一条类似测量用的带子随意地抛开,之后摆出一副低头沉思的样子。
 
  根本就不想让这张脸在我视线里多停驻一秒,我快步甩开了这个臭虫,那纯 粹为了恶作剧而显得低俗的演技真是够了。
 
  「哈哈,我想出了个新点子。」后方的声音蕴含着莫名的欣喜,但是,完全 不想去理他。
 
  「哒!」一阵特别的响指声贯入了脑海,等不及要离开的脚步骤然停下,我 突然觉得,很有必要去聆听一下臭虫的意志。
 
  「铃雨姐很爱自己的学妹呢。」对方那带有玩味的面庞似乎是因为早就知道 我不会离开而演绎出来的。
 
  「这是自然。」我想我的语气已经差的不能再差了。为什么要去听臭虫的话? 总感觉内心隐藏着种深深的矛盾感。
 
  「铃雨姐,你想要保护你的学妹么?」
 
  「你不在,这一切就都会好了。」双臂环抱,我冷笑地回答。
 
  「既然这么想要孤立我,我们的就玩个游戏好了,内容很简单,不要搭理我, 若是我赢了,我继续我行我素,当然你想阻止我也没问题。」
 
  「真是恶劣的提议呢,不过若是我赢了呢?」
 
  「我自动滚出学校,这样你的那位学妹就安全了,满意了吧?」宛如绅士般 摘下其实并不存在于头顶的帽子,我接到了对于这只臭虫虽说是演戏却可以算是 至今最具礼貌性的动作了。
 
  「以现在的时间为基准,期限是两天后的这个时候,在那之前若是作出搭理 我的动作超过两次,那么我赢,反则你赢。」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样做的呢,我同意了。」完全不假思索地答应——总感 觉过程有些不明不白,游戏内容也显得莫名,但内心就是坚信着接受这些提议是 对的。
 
  总之,能赶走臭虫就好了。
 
  只要这一切都是自己为了恭可学妹的所作所为,那么这么做的意义就足够了。 
  然后,一只不速之客迅速缠上了我的手。
 
  「等……臭虫你在干嘛!?」完全没有想到臭虫就这样直接地拉住我的手, 恼怒的我立刻就斥责了起来。
 
  「铃雨酱,这才开始你就搭理我了一次呢,我真担心两天后你到底能不能坚 持下来,只是这样该怎么保护你的学妹啊?」
 
  这……好吧,既然是为了保护学妹……反正也就两天时间,咬牙坚持下来也 好了,可是想想刚才的那下内心就有点不甘,「刚……刚才的那次不算,我只是 没想到你这只臭虫连这种事都做的出来,太下流了。」
 
  「我还真是令人讨厌呢……」臭虫轻笑了一声,不过居然妥协了,「那好吧, 这次不算,就当做一次预演来给你个心理准备,要知道在这场游戏里并没有限制 我不能够碰触你喔?」
 
  「什……什什么?这种游戏规则我怎么可能……」
 
  「铃雨酱,忘记了游戏的规则了吗?」臭虫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让我想认 真地倾听。
 
  嗯嗯是啊……如果学妹能够安全的话,我愿意付出一些代价,遵守游戏规则 不是什么难事。
 
  内心如此讲述着,我嘴上也同时回答道,「是呢,我会保护好学妹,遵守规 则……」
 
  作为游戏者最重要的就是遵守规则,这点是必须的呢。
 
  于是,牵着臭虫的手,回到了教室。
 
       ————————————————————
 
  这个家伙,都到了教室门口了,为什么还不放手,难道他已经明目张胆到这 种程度了么?
 
  「铃雨酱,怎么不走了呢?啊……对了,虽然你不能搭理我,但我还是可以 跟你说话的哦。」令人反感的言语再次说出,伴随着手心上被施予的力道再次加 重。
 
  哼,只是这招现在已经对我不管用了。
 
  视线所及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走来。
 
  辩清了对方的身份,我瞬间得意了起来。
 
  「啊啊,老师来了啊。」我故意提高了音量,就是为了把臭虫赶走。
 
  终于可以摆脱这只臭虫了。
 
  然后,却收到了这样不能理解的回覆:「铃雨同学,你怎么待在教室门口不 进去,快进去吧,走廊的风还是有些凉的呢。」看着老师那充满真诚的关心的视 线,我感觉这极为地不合常理。
 
  为什么旁人都对这只臭虫视而不见,走廊上的人也好,老师也好。
 
  「为……」
 
  刚要提出质疑,臭虫那乱人心神的话语再次闯入。
 
  「铃雨酱,为了绝对公平,我们之间的游戏是不容许呦第三方的插入喔,所 以他们也不会搭理我们之间的事的。」
 
  对啊,如果有第三方的插入不就显得不公平了吗?我怎么连这点都没意识到。 
  「嗯,谢谢老师……的关心。」怀着感激之情地回覆了。
 
  奇怪了,上一秒钟我正在想些什么呢,完全记不起来了。
 
  就这样牵着臭虫的手,回到了自己座位。
 
  「铃雨桑,又去充当正义使者保护你可爱的学妹们了啊。」搭讪的是我隔壁 桌的日空同学,平时算很好的玩伴。
 
  「还不是某只遭人嫌的臭虫。」带着怨气,我下意识地回覆了,更何况这只 臭虫此时此刻就在我身边。
 
  嗯?……
 
  只是与他人讨论到臭虫的程度的话,根本不算搭理臭虫吧,再加上本人就在 身边,这样的话,不就和当面指着臭虫骂无异了吗。
 
  「咳咳,过分了喔。」身边传来臭虫的抱怨声,我内心浮起了些许胜利感。 
  我决定继续下去。
 
  「我们不过是卑贱的小婊子,打扮自己从而让男人看上并艹着我们的骚穴, 长着对淫荡的大奶子来满足男人的欲火,美丽的身躯是为了让男人更好的享受快 感。」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句子,我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铃雨酱说得很对呢,那种男人不管是谁都会讨厌。」日空桑十分赞成我的 话。
 
  「铃雨酱好过分,居然这样的词都用了出来,我被打击到了。」
 
  果然,被打击到了呢。露出胜利的微笑的我转过头开始准备上课用材料。 
  不过我的笔呢?
 
  一只瘦弱不堪的手臂突然拦在了身前。
 
  当着我的面,对着书本涂鸦了起来。
 
  「不!等等!」我就要制止臭虫的行为。
 
  「铃雨酱,又搭理我了喔,若是输得话,希望你能遵守赌约喔。」
 
  恭可……脑中自然的飘过学妹洁净的笑容,一想到若是被臭虫骚扰…… 
  「一次了喔,你还有一次机会。」
 
  「好吧,知……知道了……」头脑瞬间被一片空白充斥,就这样懵懵地回答 了臭虫。
 
  真是个一点都不负责的学姐,怎么能因为自己的个人情绪轻易输掉这场赌约 呢?
 
  然后臭虫继续开始了他的涂鸦。
 
  因为书籍上诸如「我刚才量过铃雨酱的欧派了,是G罩杯喔」这样污秽的话 语,我难以将注意力放在课堂上。
 
  就这样约莫过去了几分钟。
 
  书本早已被涂鸦得不成书样,包括上面那些不能入眼的文字与谈不上艺术的 绘画。
 
  「呼,好无聊喔。」臭虫仿佛又想到了什么,毫不客气地坐在课桌上,挡住 了通往黑板的视线。
 
  学习什么的恶补下就好了,但是臭虫的话我是一眼都不愿意见到。
 
  一定要避开这个家伙!
 
  有了!
 
  「老师,我想去洗手间。」——以这样的说话为由,我以臭虫反应不过来的 速度快步离开了教室……
 
  这个地方,他肯定不会进来的。
 
  就算觉得为了保护学妹是理所当然的,但自己也不能坐以待毙,要尽力回避 臭虫。
 
  「铃雨酱居然逃跑了,还跑到这种地方来,真是卑鄙呢!」
 
  脑海中闪过奇怪的话语,仿佛就在耳边,我开始嘲笑起自己的幻觉,竟然变 得如此之可怕。
 
  直到我扬起头来,对上了那双眼睛。
 
  怎么会?!
 
  「不要用这么吃惊的眼神看着我嘛,你这方法对变态确实挺管用的,对我嘛 ……」
 
  他就这么惬意地走进了女厕?这里又不止我一个人。还有最重要的是,我的 门分明是锁……
 
  「你……」我欲言又止,毕竟规则放在那里。
 
  「铃雨酱,难道你还需要我提醒吗?差点就输了喔,这才第一天哪。」 
  真是的,差点就葬送掉胜利了。
 
  当我的眼神再度对上臭虫时,我立刻抛弃了所有的违和感,将重点放在了如 何不搭理臭虫上。
 
  「铃雨酱,我要开始摸你的欧派了哦。」一道突兀的轻音在我耳边绽开。 
  居然有如此肮脏的手段么?不过因为是为了学妹……
 
  直到一只手攀附上了我的胸部,我也选择性无视了这个举动。
 
  「好伤心啊,铃雨酱完全不理我了呢。」然后那只臭虫的色手就开始乱动了 起来。
 
  「嗯哼……」被臭虫摸居然也能产生快感,这真是一生中最耻辱的事情了 ……
 
  但是,千万不能认输,如果因为被摸胸部这点小事就输掉游戏的话…… 
  嗯嗯,毕竟为了更加的无视臭虫,这点锻炼是必须的。
 
  胸部被对方不讲理地揉捏着,阵阵电流般的快感如波纹扩散至全身。真是可 惜呢,明明……啊哈……如此努力地想要吸引我的注意……呼……力,却完全不 成功呢。
 
  「嗯啊啊啊!」那只不安分地手忽然用力捏住了那敏感的一点,剧烈的刺激 让我忍不住大叫出声。
 
  「真是淫荡的女孩子呢。」
 
  就这么毫不留面地定义我。
 
  因为激烈的快感而无法分神,我甚至无暇在内心反驳,唯一能做的,就是拼 命地压制呻吟的欲望。
 
  「铃雨酱,舒服吗?」
 
  切,真是副丑恶的嘴脸。
 
  「作为游戏者要坦率地说出内心的想法喔,表现出真实的自己。」
 
  啊啊,说的很对呢,我怎么能这么无耻地克制自我呢。
 
  「咿呀……唔……呼……」那么要诚实地诉说出自己的感受呢。
 
  再说了,呻吟并不代表我有搭理臭虫吧。
 
  所以说,虽然感到很羞耻,但臭虫确实技术很好……「嗯啊……」摸得我, 好舒服……
 
  「哈……哈……」
 
  全身香汗淋漓,气力的余裕全都耗在了喘息上,我尽情地释放着内心,全身 心地投入到享受快感这点上。
 
  完全……沉浸在了获取快感的运动中了。
 
  ……
 
  「玩了这么久也是厌倦了呢,话说肚子饿了呢。」
 
  来自精神与肉体的充实感瞬间流逝,整个人突然变得手足无措。
 
  「结束了么?」一个人毫无波动地说出了这番话,剩下的,只是劫后的失落, 甚至是……小小的抱怨?
 
  难道……
 
  我怎么会喜欢被臭虫摸?
 
  他可是伤害恭可的罪不可恕的家伙啊……
 
  所以说,这是不可能的……
 
  比预想得还要久许多地拖着脚步回到了自己班级所在的楼层,怀揣着莫名的 空虚,无力地坐回了座位上。
 
  「已经是下课时间了么?」不知不觉,已经在洗手间度过了将近一节课的时 间了啊。
 
  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境,无法度量时间的长短。
 
  唯一记着的,只有自己保护学妹的意志。
 
  只要我赢得了这对决,恭可便能不再受到骚扰……
 
       ————————————————————
 
  「那么,在这里道别咯。」日空桑挥着手,陪同着另一个同伴往相反方向离 去。
 
  微笑地打着招呼,正常地度过一个下午的我总算扫去了上午的阴霾。
 
  「咦,是铃雨学姐?」一段惊讶声传来。
 
  寻声望去,原来是恭可学妹。
 
  如此可爱的学妹,一定不能被那种家伙糟蹋。心里这样感叹着。
 
  「学妹也走这条路么?」我微笑道。
 
  「是呀,学姐也一样吗?」
 
  「那就一起走吧?」
 
  夕阳,落叶,秃枝,仿佛预兆着将完全逝去的事物。
 
  ……
 
  「学姐居然和那个家伙定下了赌约?」学妹吃惊地道。
 
  「呵呵,没事,你看今天不就安稳地渡过了吗?再过两天,我就完全可以胜 利了呢。」为了让学妹完全地安心,我只好这么编织语言,至于具体内容,并没 有告知。
 
  况且,你才是我坚持下去的支柱啊。
 
  乘车回到了家中,见到了父母,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我回来了。」日常般打着招呼,却也蕴含着从前未有的轻松。
 
  这里,不用见到那只臭虫了呢。
 
  先要回房间在熟悉的小床上滚上那么几圈。
 
  「嘎吱!」
 
  我的身躯僵硬在了原地。
 
  「嘿,你终于回来了啊,我等你很久了呢。」
 
  臭虫,竟坐在我的床上,微笑地和我打着招呼。
 
  随后,起身,朝我这边走来。
 
  那只瘦小到实在不能用纤细来赞美的手掌,就这样按在了我的胸口。
 
  「嗯啊……」那一瞬间地触感确实很舒服,况且,要坦率地表达出自己地想 法呢,毕竟现在还是在游戏时间。
 
  而且,有些想要……
 
  然而胸前的触感瞬间消失,自己的小小期望就此坍塌。
 
  「我就不打扰你了。」臭虫带着坏坏的语气,离开了。
 
  身后留下满面皆赤的我……
 
         ————————————————
 
  第二日。
 
  在上学途中不断脸红着的我。
 
  昨天居然不知羞耻地自慰了,这可是好几个月来的首次呢。
 
  而且,幻想的对象居然是……
 
  「铃雨桑,早啊!」
 
  「啊啊,日空桑,早啊!」赶紧从思绪中脱离,我匆忙地回答着。
 
  「咦,脸色不是太好呢?昨晚没睡好么?」
 
  「没,没事,日空桑不用担心的呢。」这样说着,已经走到了教室。
 
  那个身影,居然出现在了教室。
 
  「等你很久了呢,早喔,铃雨酱。」臭虫微笑着望着我,打着招呼。
 
  脸蓦然地一红,我走到了座位上,默默地放下书包。
 
  面对这么下流恶心的人,我为什么在内心不耻的同时还会脸红。
 
  这是怎么回事?
 
  「咦,怎么脸红了?哈哈,你昨天的浪叫声可真大,光听上去就想狠狠蹂躏 你呀。」臭虫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凑近我的耳旁低语道。
 
  这可是遵守游戏规则的表现,我想并自己没有什么需要示弱的地方。
 
  回过神来时,我突然感到一阵凉风吹过。
 
  身上校服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暴露出了里边的白衬衫。
 
  「这是在?」
 
  呆滞地凝望着自己的身体,眼看着衬衫的扣子被一个接一个的解开。
 
  就这样被粗暴地褪去衬衫,露出里头的胸罩。
 
  自己的水笔被用来在自己的白衬衫上写下「木君专属肉玩具」的字样。 
  「这都是为了让铃雨酱服输而辛苦想出的手段喔,是游戏中的正常过程,铃 雨酱可不能无耻地反对唷。」
 
  是吗……即便是脱衣服或是怎样,都是不得不经历的呢,属于正常过程呢, 况且,人家也是花费了功夫才想出来的呢。
 
  ……
 
  因为麻木而无感,甚至还有点兴奋。
 
  视线所及处,似乎是为了提醒我,这条白色的身影在我面前故意晃荡了几秒。 
  真是恶劣的家伙呢,虽然身体诚实地发热了起来……
 
  于是,时间来到中午。
 
  因为除了胸罩和胖次的衣物都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出于这也是游戏的正 常一环,我也不去找了。
 
  「那么铃雨桑中午想要吃些什么呢?」日空同学并未对我的穿着表露出什么 异样,只是如往常般询问了一下我。
 
  「就那间刚开西式快餐店吧,有一段时间没尝过汉堡的滋味了呢。」
 
  「正好我也想试试呢,走吧。」说罢,一起往食堂走去。
 
  话说臭虫自从上午第一节课过后就不见了呢,难道是知难而退了吗?
 
  「哼哼,休想碰我的恭可一步。」挺着只有胸罩遮掩的胸部,我得意地在内 心说到。
 
  「你好,我要……」……
 
  寻到了靠窗的一处好位置,我与日空桑一起坐了下来。
 
  「那么,开动了。」举起餐纸包裹着的汉堡,我就要一口咬下。
 
  「原来在这里呢铃雨酱,找你找了好久的喔。」臭虫一脸欣喜地走了过来, 顺带捎了张椅子与同样是那间西式快餐店点来的午餐。
 
  他又要干嘛?
 
  并未置予过多关注,反正就是被摸摸身体的事情,这是游戏的正常部分。 
  我又是要张口咬下块汉堡。
 
  「唔?啊啊啊啊啊!」一股可怕的冰流突然自胸前涌现,手中的汉堡滑落到 了餐盘上,刺痛与快感并存的触觉让我瞬间大叫起来。
 
  「怎么样?可乐的味道还不错吧?」笑嘻嘻地观察着我的反应,臭虫一脸奸 笑的模样。
 
  不过是这种程度而已……我不会屈服的!
 
  「话说铃雨酱的胸罩湿了呢,既然这么难受,不妨脱了吧。」
 
  是啊,确实很难受呢,再说了,在游戏里需要坦率点嘛……
 
  「呼,真是麻烦呢!」将收伸向身后,随着「啪」地一声轻松地解开了胸罩。 
  这样,就没有束缚了呢,奶子就这样赤裸裸地暴露在了外面。
 
  直到现在,冰冷的触感依旧滞留在皮肤上,隐隐刺激着我的身体。
 
  「呵呵,铃雨酱还真是淫荡呢,被冰可乐浇也能兴奋唷。」
 
  我脸红地低下头去。
 
  此外作为第三者一方的日空桑,一直都只是默默吃着自己的食物,没有插入 我们二者之间。
 
  「话说薯条还是要沾酱了才好吃呢。」臭虫伸手拿走了我餐盘上的番茄酱, 轻易地撕开后。
 
  「即便是餐纸也不干净呢,不如……」
 
  故意四周张望了下,最终将视线对准了我的胸部。
 
  「就这里了吧。」说着就将酱料挤在了我的胸部上。
 
  真是无礼的举动,不过这是在游戏范围内的正常过程。
 
  「嗯啊……」我不禁呻吟了一下,包装番茄酱的材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往那里挤压了一下,巨大的压力全被施加到了一点上,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将近花了五分钟,才将酱料完全地涂抹在我的胸部上,这效率也太差了呢。 
  「可以吃薯条了呢。」臭虫自言自语着,一根薯条就这样抵在了胸前,搅动 着四周,那样……更好的让薯条全身为番茄酱所包裹。
 
  只是,那若有若无的触感,令我浑身不住地为之欢鸣着。
 
  但是,这点程度并足以不能让我服输。
 
  「然后,薯条果然还是要搭配汉堡的嘛!」这样说着,臭虫将汉堡的面包层 抽出。
 
  接着上下两边夹住了我的胸部。
 
  「那么,开动了。」臭虫一口就这样咬下。
 
  「咿??呀呀呀……!」胸部就这样因为咬力而暂时变形,因为是牙齿的缘 故,与直接用手随意侵犯相比,有种不同的感觉呢。
 
  「嗯,铃雨酱怎么不吃呢,不要只看着我吃呀。」完全未理会我的反应,臭 虫假装关切地道。
 
  这怎么好好用餐嘛?我内心抱怨了一句。
 
  「为了好好的游戏,补充必要的能量是必须的哦,铃雨酱不要被拖跨了好。」 
  啊,他说的……很有道理。
 
  就这样,一边接受着刺激,一边享用着午餐。
 
  「唔呼呼呼~ 」真的是,很舒服啊,有些不愿停下这种状态,被别人当成道 具也好,只要快乐,这些都不重要了……
 
  视线不经历地绕过眼前的臭虫望向过道方向。
 
  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里走着。
 
  「恭可……学妹?」喊出这个名字时,我突然感到陌生,也感到恐惧。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淡忘了参加这场游戏的初衷了?甚至开始享受起游 戏的过程了?
 
  我正在失去自我?
 
  我立马起身,未曾注意到自己仅剩下胖次的身子,拖着迷茫的心神,想要逃 回教室。
 
  「砰!」用力地甩门,我抵靠在门上。
 
  「呜呜呜……」明明知道失去了很多的自己却又不知道具体失去了什么,这 是最残酷的。
 
  教室里仅剩的几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意思,该谈论的谈论,该埋头的埋头。 
  两行热泪潸然落下。
 
  「我到底……是怎么了?」
 
  只是依稀记得,我是为了守护恭可,才答应地臭虫。
 
  突兀地,一只手开始剧烈的揉搓我的胸部,阵阵软意蔓遍全身。
 
  「嗯啊啊啊……」这股熟悉地,令人向往的快感,就开始了呢。
 
  臭虫的双手不断变幻着花样,时而打转,时而揉捏,可以想象自己的身体究 竟被蹂躏成了什么样。
 
  「嗯啊啊……咿——!」嘴角早已流下不堪的唾液,眼神止不住地向上翻, 唯一的动作,大概只有颤抖的身躯了吧。
 
  确实舒服到不行,好想要不管不顾地尽情呻吟呢。
 
  「咕啊啊啊。」勉强维持着站姿,思考的速度也被不断地剥削着。
 
  「铃雨桑,没事吧?」耳边传来了模糊的声音。
 
  刚回来的日空桑的眼神充满着担忧,哈……不愧是好朋友呢。
 
  不过不能让第三方介入游戏,这可是游戏规则呢。
 
  「没事没事,我……」话还没说完,似乎是为了玩弄我,胸前的两点突然被 用力的抓取着。
 
  「你怎么了?」日空的担忧传达到了耳边。
 
  「没……呼……真的没事。」夹杂着喘气声,我拼命拉扯出了一个微笑。 
  「铃雨酱可要坚持住啊?」臭虫就这样挑衅地说到。
 
  我立马别过头去,处境再如何,自己还是下意识地要强了一下。
 
  「那么接下来……」
 
  他要干什么?
 
  「咦?呜哇哇哇!」自己就被这样抱了起来,横置在了课桌上。
 
  「铃雨酱的小穴已经这么湿了呢,看来都是为了迎接我的到来,好感动呢!」 
  这是不是已经有些过分了,我皱起了眉头。
 
  「游戏规则并没有限制我如何侵犯铃雨酱呢,所以,铃雨酱不要做出不必要 的举动喔。」
 
  确实,并没有说明臭虫不能做哪些事呢,那么他这样做,只是尽量地利用游 戏规则呢。
 
  虽然很卑鄙,但既然是在游戏规则内的话……
 
  先是用那肮脏的舌头在四周游走着,然后再用手指在那里到处轻按。
 
  「铃雨酱的阴蒂也很可爱喔。」说着,下一刻就在上面施加了压力。
 
  「呜吁……」由点扩散到了面,就像浓缩到一点的快感瞬间释放到了全身。 
  然后……
 
  一条棒状物突然涌入。
 
  阴部的褶皱不断地与棒棒摩擦以获取激烈的快感,再加上本身的热度。 
  真是,太舒服了。
 
  抑制不住的快感仿佛正催促着我尽快臣服于这只臭虫。
 
  「快给我,给我……」被逐步推上绝顶的我,已经顾不得去想什么麻烦的事 情了,眼前的目标,只是获取极致的快感而已。
 
  「啊啊,好舒服,再激烈点。」形象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要的,只有眼前 的极致……
 
  「到现在才被彻底玩坏,老实说我也很意外,很想知道,当初支撑你有对抗 我的勇气的,难道就是那个学妹吗?」
 
  恭可?我的思念又被牵了回来。
 
  美好的……事物。
 
  「恭可……恭可……」嘴中呢喃着这个名字,就像是紧紧握住不让自己永远 地陷入漩涡的一根救命绳。
 
  一旦臣服,将永无翻身的机会。
 
  「咂。还在坚持么?不过,扭曲人的意志真是件很有趣地事情喔。」臭虫玩 味地笑到。
 
  原来,确实是这样的吗?我的意志,已经不属于,我了?
 
  「那么,继续唷!」身下的棒状物突然猛地一推。
 
  「咿呀呀呀呀。」被粗暴地顶到花心了,猛烈的肉欲又把我推向悬崖边。 
  「嗞嗞……」臭虫又开始亲吻我的左胸,再加上一只手不断揉捏着右胸。 
  「放弃抵抗吧,完全成为我的东西。」爱抚的动作又加剧了些。
 
  真是……太舒服了啊啊啊。
 
  这样,被人疼爱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反正都快要坏掉了,不如彻底地沉沦,单纯地享乐。
 
  学妹什么的,不去想就好了。
 
  身体不知不觉地配合起了行动。
 
  「唔哇哇……嗯啊……好舒服,再来点。」越过了禁线,直接对着臭虫说话 了呢。
 
  「铃雨酱,是学妹重要还是我重要?」
 
  「是木君啊啊啊啊!」我不加思索地回应到,生怕回答慢了动作就会戛然而 止,失去这连绵不绝的快感。
 
  真是败得彻底啊,竟然还被对方炫耀了一下完胜的战绩。
 
  可是,这都无所谓了,只要能一直享受这样的快感……
 
  「那么从今以后,铃雨酱可一直要作为我的肉玩具呦。」隐含着无穷的魔力, 直落在我的脑海。
 
  「是!」
 
  也不知道是自己主动还是我又被主人强行改变了,所有念头都在渐渐消失, 转而充斥的,仅有着用自己淫荡的身体服侍主人,将肉体与灵魂全部交给主人的 想法了。
 
  现在。
 
  「主人!」表情瞬间变得无比愉悦,用着渴求进一步快感的眼神凝望着主人, 自己身为肉玩具受到主人的宠爱,真是无比幸福。
 
  不论是什么,都无所谓了。
 
         ————————————————
 
  翌日。
 
  当恭可一脸期待着等待铃音带来的捷报时,却想不到第一个踏入门内的,是 那个可怕的木君。
 
  不过紧随其后,铃音学姐也在那里。
 
  或许,服饰有些怪异?
 
  「这是?」她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名叫木的男人又放出了那日诡异的笑声。
 
  「哈哈,学妹,这就是要保护你的学姐与我对抗的下场。」说着,毫不客气 地捏了把身后铃音的臀部。
 
  「嗯啊……」用着极其淫荡的语调回覆着主人的动作,铃音学姐居然抱住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
 
  「铃音,跟她讲讲你是怎么成为肉玩具的。」
 
  被一边把玩着胸部的铃音努力维持着语调解释到,「其实任何抵抗在主人面 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主人他想改变什么就能改变什么。而且,这种服从的感觉 也不差呢。」
 
  恭可瞬间被绝望笼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皮皮夏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