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校园春色

【少年的欲望】(25)【作者:lvmvlv】

2017-04-25人气:

 字数:81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5)厕所
 
  早上我依旧按时起床,在家里晃了一圈,一切正常,我赶紧吃完早饭去了学 校,到了学校,张昌居然没来,我心想应该没什么变故吧,不然张昌应该会给我 打电话,龚纯最近真的是乐不思蜀了啊,两个舅妈加一个楚莲,玩的不知道有多 爽,一个比一个温顺听话,不像我,天天忙的要死,还要提心吊胆。直到快上课 张昌才出现,他给了我个放心的眼色。
 
  下课,张昌把我拉到角落,「我妈果然上钩了,平时她都是一大早起床上班 去了,今天居然直到我起床她还没起床,我敲她门进去,发现她正靠在床上发呆, 杯子裹得严严实实的,不过外衣裤子倒是被她自己脱下来了,我猜她当时就发现 了什么。嘿嘿,她跟我说今天不舒服,请假不去上班了,我很关心的问她哪里不 舒服,她支支吾吾的说可能是受凉感冒了,我拿药她又说不需要,休息休息就好, 看她那副慌张窘迫样,肯定是猜到自己昨晚被人干了。」
 
  「还说了些什么?」
 
  「然后她就问我昨晚她怎么回来的,我就实话实说了,八点出头,两位阿姨 把她送回来的,然后我和家教把她扶进房,她果然关注到了这里。」张昌低声笑 道。接下来,夏阿姨一点点的入彀了。
 
  「嗯?你和那位李同学一起把我扶进房的?」夏阿姨脸色微变。
 
  「是啊,我一个人扶不动,妈,你当时整个人都喝得不省人事了,我一个人 扶不动,扶进来替你盖了毯子我们就把门关上出去了。」张昌一脸老实样,门肯 定没反锁,早上张昌敲了门就进来,夏阿姨一看就知道了。
 
  「那你之后有继续认真学习吗?」夏阿姨看似平淡的问道,眼神却很紧张。 
  「有啊,说来也巧,我昨晚送你回房后出来肚子就疼,可能晚上吃坏了,结 果等我出来,那位李老师居然也肚子疼,现在这食品啊,真不安全。」张昌装作 什么也不知道的感叹道。
 
  夏阿姨眼神瞬间收缩,「你们两个都拉肚子了啊?上了几次厕所?多长时间? 严不严重啊?」声音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了。
 
  张昌继续卖弄演技,「嗯,还好吧,我就拉了一次,十几分钟吧,我出来后 李老师脸色难看的在客厅憋得团团转,李老师真是负责啊,他要我把刚才写一半 的那套卷子写完,他上完厕所来检查,我就回房关门写试卷去了。」张昌撇撇嘴, 「一个家教,搞得比正式的老师还负责。」
 
  平日里听到这种话,肯定要教育张昌几句的夏阿姨却恍若未觉,继续听张昌 说下去,「不过这位李老师的情况比我严重,过了快半个小时才出来,对,我后 面半张试卷正好写了半个小时,他在我写到最后一题才回来,脸色苍白,脚步有 点虚浮,估计症状不清。因为今天耽搁了一阵,时间不早了,李老师又不舒服, 他就急匆匆的把我的试卷带走,说回去批改,下次带给我。我还特意问他需不需 要拉肚子药,看他那么严重,结果他说不需要,然后就走了。」
 
  夏阿姨面色惨白,异常难看,整个人委顿在床上,张昌关心的问道,「妈妈, 你看起来很难受啊?要不要去医院?」
 
  夏阿姨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没事,需要在休息一会,你先出去吧,一会 自己去学校,别迟到。」
 
  「哦,妈妈,有事给我打电话啊,别硬撑着。」张昌转身关门离去。
 
  「我猜我妈今早肯定会在家仔细检查,她就会发现内裤、丝袜、床单上的痕 迹,再仔细检查就会发现衣柜里丢失的内衣,她会惊慌失措一段时间,然后开始 想办法,那么我们需要提前了,中午我就去堵那小子,人手我都已经提前安排好 了,上午就会盯死他。中午你先通过短信、电话试探刺激一下,不要让她有机会 冷静下来思考。」
 
  我点头表示明白,夏阿姨没遇到过这种事,她的生活一直顺风顺水,骤然遇 到,难免失措,可只要给她一定时间缓过神来,她就一定会采取措施,那么我们 并不严密的计划就可能会被识破,所以一定要快速行动了。
 
  中午,张昌打了个电话给夏阿姨,询问夏阿姨是否好转了,确认夏阿姨一个 人在家,「应该是确定了自己被家教偷奸了,声音听起来低沉沙哑,不知道的还 以为病情多重呢。」说完就走了。
 
  我直奔回家,拿出那个小号手机,编辑了一条彩信发过去,配了一张照片, 却是夏阿姨穿着整齐躺在床上睡觉的照片,附带文字,「太太,你真美啊,我实 在是太喜欢你了。」
 
  此时异常敏感,已如惊弓之鸟的夏阿姨很快就回了短信,「你是谁?怎么有 这张照片的?你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非常仰慕太太你罢了,你的美丽需要一层一层拨开去发现的,」随 发的这张照片里夏阿姨上半身衬衣的纽扣被解开,露出被胸罩包裹一半的高耸乳 房,这些照片可都是昨天拍的一大堆里挑选出来的。
 
  「你个流氓,你跑不掉的,现在把照片都给我,我还能放你一马,不然你死 定了。」夏阿姨语带威胁。
 
  「呵呵,我知道你是公安局长的太太,来抓我的都是你老公的部下,怎么样? 有兴趣让你老公连同他的部下一起欣赏你的美妙胴体吗?」又是一条彩信,照片 里的夏阿姨上半身赤裸着,胸罩不翼而飞,下半身裙子被掀起,内裤被褪到了腿 弯处。
 
  「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把照片和你全家的个人信息传到了某个服务器里,只 要我不定时上去关闭,时间一到,邮件就会自动发送到全国各个黄色网站和新闻 媒体,包括你、你老公的单位和你儿子的学校,到时候任你再厉害,你能把全国 人的眼睛都蒙上吗?」连续两条彩信,这是第二条,照片里看不见男人的身形, 只能看见夏阿姨的小穴已经被一条肉棒塞得严严实实的。
 
  夏阿姨半天没反应,似乎被吓到了,半天才发来一条短信,语气软弱下来, 「你究竟想要什么?钱?我给你?只要你把照片还给我,我保证不报警。」 
  「嘿嘿嘿嘿,我只是喜欢太太你啊,今天只是提醒你,不要一时糊涂做了傻 事,想想你儿子,如果照片传开他会怎么样?乖乖的听话,什么事都不会有。我 很快会再来联系你的。」最后一张照片里夏阿姨上半身穿的整整齐齐,下半身却 是一丝不挂,只剩一双黑丝。
 
  「你只要把照片还我,什么要求都可以的。」夏阿姨又发了条短信试图交换 回照片,我却不再理会,我要等张昌的消息了,至于夏阿姨,中午这么一刺激她, 这么多见不得人的照片,嘿嘿,先让她下午焦急恐慌一段时间,并且这样一来她 暂时肯定不敢和其他人提及此事了,我晚上再继续。
 
  这么折腾了一番,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我急忙起身去学校,张昌依旧是快上 课才气喘吁吁的跑来,龚纯知道我们在折腾某件事情,我们需要什么他就提供什 么,可我们不说他就不问,老神在在,满心思都在温柔乡里了,今晚又是他双飞 舅妈的日子,卧槽,真羡慕。
 
  一下课,张昌就把我拖到一边,「中午怎么样?」
 
  「你妈暂时不会有什么大动作,我晚上继续,你呢?」
 
  「嘿,中午真有意思啊,我发了条短信,约他出来,附上了一张他偷拿我妈 内衣的照片,威胁要把这小子送进监狱,这小子吓坏了,乖乖的就被我带到了准 备好的一处出租屋里,我带了4 个人,没让他们知道实情,就说要教训这小子, 这小子见这架势当场就怂了,跪下来求饶。」张昌不屑的冷笑。
 
  「那小子知不知道自己被设计了?」
 
  「可能有点怀疑,但他自已也知道他能有什么值得别人动心的?哎,别说, 这小子长得人模狗样,他那女朋友谈不上多漂亮,也挺清秀的,今天正好看见照 片了,回头可以弄来玩玩。」张昌淫笑起来。
 
  「说正经的,别打岔。」
 
  「好好好,这小子真可怜,照片都没拍到,就那几张我妈衣服都没脱的,我 对着他手机拍下来后就删了,最后我逼着他写了份认罪书,我让他脱光了衣服写 的,写一句念一句,我都拍下来了。还没想好干啥用,回头再看看,这也是我去 了他住的地方后才想起来的,到了那我才知道这小子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我有点惊讶,「这他都做了?」
 
  「所以我说他怂,不经吓,他干这事证据确凿,但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威 胁把他抓起来,让他身败名裂,再弄进监狱搞个暴毙,他就什么都顾不上了,我 说什么是什么。我看出来了,这人心里只有自己,对他要小心,这人简直无耻到 没下线啊,你知道他怎么说吗?说是作为补偿,可以让我去玩他妈,卧槽,我第 一次见到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我怎么可能对一个老娘们感兴趣,他为了证明自己 的话,居然给我看他妈的照片,告诉我他妈生他早,今年才40,保养得很好,风 韵犹存,就是市第二医院的医生,可以骗过来随我玩。我当时都气笑了,这特么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告诉他我对老娘们没兴趣,结果他又把他女朋友卖了, 说这个离得近又年轻,虽然不是处女,一样可以爽爽。」张昌话语中满满的都是 鄙视和惊叹,「我暂时哪有空管他那个女朋友,我又和他一起去他住的地方,把 我妈的内衣拿回来了。尼玛,这小子昨晚把我妈的内裤、胸罩和丝袜都射的全是 精液,他可是有女朋友的啊。」
 
  我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张昌看起来颇为激动,继续说,「衣服我拿回来了,可以作为证据的。这小 子整就一变态,外表上人模狗样的,在学校人缘还好,一路都有人打招呼,据说 还是个干部,能看出来很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他没住宿舍,在外面租了一间房 子,卧槽,他大概没想到自己会被人压着去,翻了个底朝天,在他一个藏起来的 锁着的柜子里发现了一堆女人的内衣物,全尼玛偷得,这小子居然是个恋物癖。 不用讲,全给他拍了,记录得清清楚楚,这小子休想翻身,就是在这我才想起来 逼着这小子写了份认罪书,只关于恋物癖这一部分,其他的不大适合嘛。我已经 让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盯死这小子了,他敢有一点异动,看我怎么收拾他。最后我 还溜回家一趟,我妈强装镇定,说是身体不舒服一直窝在房间,我借口关心进去 了一趟,装的倒挺像的,不知道的真以为生病了。我早上把录音笔打开藏在了沙 发下,发现我妈已经开始调查那个男生了,用的理由是想了解这个家教究竟是个 什么样的人,不能带坏我,嘿嘿,她果然不敢讲实话,可惜,没我们快。」 
  「哎,你妈的内衣呢?」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在我书包里,」见我投来惊异的眼神,张昌赶忙到,「密封袋封着呢,味 道出不来,你要干嘛?」
 
  「山人自有妙计,」我嘿嘿一笑。
 
  下午放学,张昌先是悄悄的把东西给我,留下来值日。我先走了,回到家, 给夏阿姨发了一条短信,「太太,怎么样?下午过得愉快吗?」又附上了一张夏 阿姨衣着整齐,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拍的照片。
 
  短信很快回来,「说出你的要求吧?不要绕弯子了。」看来似乎逐渐平静下 来了啊。
 
  「好说,太太美妙的身体令我难以忘怀,不知今晚可否出来一见?」这次附 上了十几秒的视频,视频里夏阿姨上半身衣服被解开,胸罩被推到上面,整个人 有节奏的一起一伏,明显是正被人操干。
 
  「不可能,除非你把所有照片视频都给我。」
 
  「嘿嘿,晚上七点,我会在你们小区外的那个公园等你的,那里晚上锻炼的 人很多的,你不来,那我就在公园留下你的胸罩和裸照,啧啧,不知道哪个有缘 人会捡到呢?太太你那个性感风骚的蕾丝胸罩真不错啊,我昨晚回去又射了一大 堆哦。」附上了那张沾满精液的胸罩照片和一张裸照。
 
  「好,我答应你,」隔了半天,夏阿姨才回复过来。
 
  我知道夏阿姨肯定有什么盘算,可惜我怎么可能让她成功呢。我找了点吃的 充饥,然后开始等待着,六点半我带着东西出门,公园里人来人往,我预想的地 点也有人,但我并不着急,还早呢。就在上次我干姨妈的附近,我找了个长椅坐 下,这里晚上七点后人就少了,主要是这一块路灯少,还坏了几个,天一黑自然 大家都不愿意来了。这年头大家来去匆匆,各人自扫门前雪,没人会对别人的事 情感兴趣。七点一过,这里就见不到人了,我发了一条短信,「来公园后面左边 的林间小路。」然后溜到预设地点布置起来,迅速布置完离开,就躲在旁边监视 此地,避免有人进入。
 
  七点十分,张昌发来一条短信,「我妈十分钟前走了,说是见个朋友,我躲 在卫生间给你发的,我要去应付姜玲玲了。」十分钟,夏阿姨应该到了,我望着 远处来来往往的行人,昏暗的灯光下很难分辨出谁是夏阿姨,她应该是悄悄的混 在人群里观察着这里,到了七点二十五,我站在小路里的厕所旁,发了又一条短 信,「太太,我知道你来了,我把你的胸罩和裸照放在这条小路上女厕所的第二 个隔间里,看看是你的速度快,还是某个人的运气好吧。」这条路晚上都没人, 更何况这个厕所,真要有不开眼的女人进来,算她倒霉。
 
  大约一分钟后,一道人影迅速的靠近,夏阿姨穿了一件长袖运动T 恤、长裤 和运动鞋,手上挎了一个小包。这是方便跑路吗?我藏在一棵树后,紧随着夏阿 姨进入女厕,夏阿姨进入厕所后先看了一下几个隔间都没人,又往门口张望了一 眼,才进入二号隔间,我躲在门外等了一下悄悄进入,果然,夏阿姨正背朝着我, 蹲在地上呢,我把裸照和胸罩装在透明厚密封袋里,用胶带封住,又把密封袋粘 在地上,夏阿姨不得不慢慢撕开胶带,忽然夏阿姨似是想起了什么,低头伸手要 从包里拿什么。我一个箭步冲上去,刚才准备好的沾着乙醚的手帕一下子堵住夏 阿姨的口鼻,整个身子压在夏阿姨,夏阿姨被压的一动也动不了,双手窝在怀里, 被我另一只手按住,我就说过,对付夏阿姨这种娇小玲珑的,我一下就搞定,但 很快我就吓出了一身冷汗,特么的差点阴沟里翻船啊。
 
  短短二十来秒,夏阿姨就垂下头去,整个人身子也软了下来,我不放心,迅 速收回手帕,把夏阿姨双手反剪,一下拷了起来,夏阿姨毫无反应,一个东西从 夏阿姨手中滑落,我定睛一瞧,居然是一瓶辣椒水,我张大了嘴,要不是夏阿姨 正好蹲在这,又正好双手在胸前的包里找东西,被我压得结结实实的动不了,只 要我挨上这么一下,今天就完了。我捡起辣椒水,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把辣椒 水塞进我的包里,又拍拍夏阿姨的脸颊,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得手了。我把不省 人事的夏阿姨靠在隔板上,捡起她的包翻了一下,卧槽,这是来干特工的吧。我 先从包里拿出了一把小匕首,夏阿姨找的应该就是这个,想划开胶带,接着又找 出了一个电击器,最后在包的夹层里找到了一个打开的录音笔,我一股脑全塞进 我的包里,「张昌这小子也不提前通报一声,要不是我灵机一动,今天就栽在这 里了。」我也知道这怪不得张昌,有姜玲玲在,他能通风报信就不错了,哪知道 夏阿姨带了什么,估计他也没想到她妈会带这些吧。我连续几个深呼吸,勉强让 自己平静下来,提醒自己最近顺风顺水惯了,有点太大意了,看起来柔柔弱弱、 娇小玲珑的夏阿姨都这样了,以后更要小心了。
 
  收拾完,我看向垂着头靠在隔板上的夏阿姨,「嘿嘿,夏阿姨,我又可以品 尝你的滋味了,还没尝试过在厕所被人干的滋味吧?」我俯下身解开夏阿姨的长 裤,连同里面的内裤一起向下拉到脚踝处,脱掉一只运动鞋,把裤子扒下来,全 部挂在了另一只脚上,接着分开夏阿姨的双腿,拿出一只药膏,挤出一点涂抹在 夏阿姨的私处,这种催情药膏是从龚纯那弄来的新玩意,没什么神奇作用,说是 女人涂了就发春,只是让女人的下身更敏感一点,兴奋的更快一点,据说是拿来 辅助治疗性冷淡的,谁知道真假,不过用在这倒是适合,这里毕竟是公共场所, 尽快让夏阿姨的阴道足够湿润,我才好早点上手啊。我涂抹着药膏,顺便揉捏抚 摸,还真有效,比平时要快了不少,伸出手指向里捅了捅,感觉足够湿润了,我 脱下裤子,和夏阿姨成相对而坐的姿势,双手托着夏阿姨的屁股,慢慢插入进去, 唔,这种场合真刺激,即使知道来人的可能性不大,仍然提心吊胆,随时怕有人 来,我一只手托着夏阿姨的屁股,另一只手扶着夏阿姨的头,把嘴唇凑上去亲吻 起来,下身快速的耸动着,「夏阿姨,你放心吧,很快你就会成为一只听话的母 狗了,张昌不会放过你,我更不会放过你这种极品的。」伸手将夏阿姨的T 恤一 直卷到胸口上方,解开胸罩,露出雪白浑圆的双乳,我张口吮吸起来,虽然品尝 过好几次了,可是总是尝不够啊。
 
  我不断喘息着,感受着下身不断积聚的快感,这种环境让我异常的敏感,夏 阿姨那不断收缩的小穴紧紧裹着我的肉棒,似乎因为药物的作用,比平时更加细 腻紧致,结果这种给女人用的药并没有让昏睡中的夏阿姨高潮,反而让我先一步 射精了,我也不压抑自己,痛痛快快的射了个爽快,接着拔出肉棒,看着夏阿姨 下体流出的白色精液,满意的笑了,今晚主要就不是来操女人的,而是来进一步 削弱夏阿姨心防的,我提起裤子,把地上的胶带全部撕掉,袋子打开,把胸罩拿 出来,上面的精液已经干涸,一股浓浓的腥臭味,我淫笑着塞进了夏阿姨赤裸的 双乳之间,拍照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这种情形怎么能不拍照留念。清除完我的一 切痕迹,我看着裸露着身体靠在隔板上的夏阿姨,冷笑着退出了厕所,我就躲在 厕所旁的树后,一是防止有人进入,二是看看夏阿姨什么时候回去,需要掌握她 的行踪。根据我的经验,夏阿姨昏迷大概在半个小时左右,要不了几分钟就会醒 来了。
 
  大概四五分钟后,厕所里隐隐传来动静,夏阿姨应该是醒了,很快传来窸窸 窣窣的穿衣声,几分钟后,穿好衣服的夏阿姨走了出来,我躲在黑暗中窥视着昏 暗灯光下的夏阿姨,不是很清楚,但失魂落魄的身影让我心中志得意满,咱们继 续,我可还没玩够啊,不过转念想到张昌,这小子现在心心念念希望尽快把他妈 变成听话的母狗,不会再干涉他的行动自由,前些日子可是快把他逼疯了,我这 种外围慢热型可做不到,就如我之前对他所说,他亲自下手,被儿子奸淫玩弄的 夏阿姨必然崩溃,再加上对儿子的极度溺爱,她听话的可能性不要太大,看来游 戏不能长久了,不过也不一定,今晚夏阿姨不就给了我一个意外么,或许还是缓 缓会比较好一点。
 
  此时八点多一点,因为姜玲玲是女生,所以她每次都是八点就结束家教离去, 这时候张昌就是一个人在家了,我悄悄地从公园出来,路上就发消息通知张昌, 「你妈已经回去了,注意观察,卧槽,我差点翻船了。等我回家再通知你,你那 边弄好了就联系我。」
 
  张昌立即回复,「哇,快点,我要忍不住了。」
 
  回到家,我立即通知张昌,暂时没回音,可能夏阿姨也回去了。大概一个小 时后,张昌打来电话,声音异常兴奋,「卧槽,你小子行啊,我之前问你细节, 你不肯说,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把你妈引到公园的厕所,迷昏之后灌了她一肚子精液,卧槽,你妈居然 手上拿着辣椒水,包里还有匕首、电击器,我特么差点就挂了,」我把当时的情 景极力渲染,张昌听得是惊讶不已。
 
  「我还是小瞧我妈了啊,下次我注意了,一定把她的一举一动搞清楚,你知 道吗,我妈回来的时候虽然看起来很镇定,可脸色很难看,身上衣服还有点脏, 我故意问她是怎么了,她说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就急急忙忙的跑进 了房间,还锁了门。她再这么搞几次,我要是还不起疑反而就有问题了。」张昌 继续说道,「她在里面折腾了一会子,然后出来就去洗澡了,冲了挺久的,估计 是想把你的精液冲干净吧,哈哈哈,冲完澡整个人无精打采的,而且我发现她居 然把今天穿的内衣和外衣一起扔洗衣机了,以往都是分开洗的啊。」张昌有点惊 讶,我静静地听着,这也许是因为夏阿姨认为自己脏了吧,在厕所受辱,打击真 的是很大的。
 
  「她扔洗衣机都没管了,现在还在洗衣机里,我看了下,倒是一点痕迹没有 了,哦,对了,你把胸罩给我妈了吧,我趁她洗澡偷偷潜进去看了,她用袋子封 死藏在了柜子的最深处,可哪能瞒得过我,她这是想留着做证据吗?痴心妄想罢 了。」我点点头,夏阿姨突然同意出来,看来是为了拿到粘有精液的胸罩作为证 据,只是如果她知道自己会被免费再奉送一子宫的精液,还会来吗?刚刚觉得被 玷污的夏阿姨肯定会把自己身上和衣服上的脏东西洗掉,而那件已经隔了一天的 胸罩夏阿姨肯定不会要了,正好拿来作证据,只是如果她知道这上面的精液和今 天注入她身体的精液不是同一个人,她又会怎么想呢?
 
  「行,明天上午我把你妈约出去,地方找好没?」我想起了张昌之前交代给 我的事情。
 
  「找好了,地址是XXXX,那是个小旅馆,就是那种老板可以给你代刷身份证 的那种,我妈事后想查也什么都查不到,当然了,很快她就再也没机会去查了。」 
  「好,明早我等你的电话。」
 
  妈妈依旧回来很迟,不过比昨天早,十一点左右,惯例妈妈喝完水,等我的 按摩服务,妈妈今天注意了,脱下的外套两只手交替着按在身前,不让它滑落, 但能看得出来这个姿势让妈妈不是很舒服,始终有一边肩膀僵硬着,我忍不住发 笑,「妈,你这是什么姿势?你看这肩膀别扭的。」说着我按了几下,妈妈忍不 住轻轻哼了几声,「哎呀,赶紧按,别废话,」妈妈有点羞恼,我不再吭声。等 到结束后,我在妈妈进入卫生间前说道,「妈,以后我把客厅空调打开,你洗完 澡再帮你按摩吧,省的我每次都是满身大汗,还得再洗一次澡。」妈妈闻言回头 看着我,歪着脑袋,说不出的俏皮可爱,眨眨眼,「是哦,我们俩傻乎乎的,有 空调都不知道开,行,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说完进去洗澡了。等妈妈进了房, 我收拾好,最后冲个凉,心里还在仔细盘算着明天的计划。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