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校园春色

【国中女教师的公然露出】(07)【作者:應相和

2017-04-25人气:

 字数:60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七)既然浪潮无法抵挡
 
  「第五到十题,分别是A、D、D、C、B……」韡君一袭浅灰色套装、神 色淡然地站在讲台上,手上粉笔迅速俐落地写下各题答案与详解。
 
  底下学生们也低头苦抄,一面暗自计算着得分能否及格。大宝也在那群学生 之间,咬着铅笔末端的橡皮、满面愁苦。
 
  偶有一两位的专注力耗尽,开始神游物外,年轻的视线悄悄落在教室前方那 女老师的背影上。
 
  然而西装外套与及膝短裙,宛若严密的窗纱,遮住成熟躯体应有的春光,使 得课堂与那套装的色调一样枯燥。
 
  「……这题有陷阱,要转两个弯来解。再来是第二十五到三十题的答……」 
  蓦地有道强风自窗外闯入,扫过课桌上的书本、翻出「霹雳啪啦」的声响打 断她。
 
  「啊!」
 
  韡君连忙按住手上的教科书,却忽觉这阵风凉的非比寻常。
 
  低头一瞧,蓦然惊见自己的衣着在狂风下宛若纸屑,轻而易举地被撕裂扯起。 
  片片布料随气流舞动盘昇.
 
  「等、等等!」
 
  韡君甩开书本,奋力跳跃着、想抓住展翅飞翔的灰蝴蝶。
 
  「啊、嘿、呀!」
 
  好不容易捉住几片,这才想起自己正在上课,转头一瞧,正好对上36双惊 讶的眼眸—准确来说,是72只乌溜溜的眼睛,正死死盯着自己赤条条的身躯。 
  「不、不要!别看!」韡君想遮掩,但两手不知何时无法动弹。
 
  「我就说嘛!你们看徐老师有多骚?穿个一吹就散的衣服来上课,肯定是想 被扒光对吧?」
 
  大宝不知何时到了自己身后,邪笑着制住赤裸的韡君,肿胀的龟头顶在无毛 的私处磨蹭着。
 
  「大家上吧,不要客气!」
 
  接到指令,其余学生纷纷起身,露出长短粗细有别、但均已上膛完毕的肉铳, 步步逼近女老师………
 
  「不……别、别过来……」
 
  「不要!」
 
  韡君大叫一声、从床上弹起,左手臂撞倒床头的台灯、隐隐生疼。
 
  「………………原、原来是梦……」
 
  最近这种梦境欲发频繁,原因当然与那天的「意外」有关。
 
  寒假期间,自己几乎每天都被三个「主人」牵着到处走——下河捉鱼、上山 捉虫、在家「温习功课」……乍听是正常的活动,可捉鱼不用双手用奶罩;上山 时只有一条短丝巾遮不住丑;在家时就更不用说……
 
  当然也曾想过直接报警,可手指总是停在拨号键上落不下去,彷彿有着无形 的枷锁,梏着自己、阻断自由。
 
  以这种偏乡,来处理的案件的,肯定是方圆数公里内那唯一的警局。
 
  听说那儿的人泰半是村里出身,事情必会传遍邻里。
 
  就算自己是受害者,但只要一想到左邻右舍的闲言闲语,胃酸就涌上她纤细 的喉头。
 
  何况那个「沈莹雯事件」殷鑑不远,要是街坊也认为她同被「恶种」缠上… 
  …再者,尽管从祖父那辈开始,徐家就与那所国中关系密切。面对「一个老 师被学生强奸」这等丑闻,就算关系再好,学校大概也难包庇她,等着的八成是 无法选择的选择题:(A)停职(B)调职(C)直接免职。
 
  『从祖父开始累积至今的成就,怎能毁在我手里……』摊在沙发旁,呆呆望 着橱柜中陈列的大小奖牌、金盃、感谢状,韡君深深认为这已不是一人之事,而 是整个家族的兴亡。
 
  『为了这些,还是忍下来……吧?』
 
  小鬼们可不管她那大人的烦恼,照样以下半身的欲望差遣着她。
 
  就在数日苦恼、摆荡其间,他们手上握有的「照片」、「影片」数量不断增 加,愈发难以脱离他们的魔爪,彷彿无止境的地狱回圈。
 
  还是韡君向三宝低声下气恳求数十次,他们才肯避开人群,否则次次衣不蔽 体的淫贱模样,只要让村里任一人看见,就真的不用烦恼了,乖乖写好遗嘱、等 着被社会毁灭。
 
  「唉……」
 
  随着开学日逼近,恶梦的内容欲发夸张。
 
  「……」
 
  新学期首日,徐韡君紧抿双唇、低头徐行。黑发垂散、却掩不住抑郁的神情。 
  该来的终是躲不掉。
 
  本来稍微有点希望开学后,大宝能稍稍体谅自己、降低「命令」的难度,但 终是奢求。
 
  此时的韡君仅身着一件少年指定、「去年里长送给每户的运动风衣」。 
  白色尼龙质,透气的特性也意味着薄透。怪的是,身前拉炼最高只到「乳下 肚脐上」这种尴尬的位置。
 
  大宝的命令当然是让她「只穿这件风衣」,韡君脖子以降一大片雪白肌肤、 包括1/3的乳肉只能裸露在外。若非韡君的乳晕不大,肯定早就走光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风衣长度能遮掩臀部。
 
  但衣料轻薄,连走路扬起的微风都能把下摆吹起,逼的她维持压住下摆的姿 势走路,怎么看怎么彆扭。
 
  我们这位徐老师,以身为老师绝不该有的穿着走在校园内,脑中一片空白, 连去思考被看见时该如何是好的余力都没了。
 
  幸运的是,此时各班都在上课,抵达校长室的途中没遇到任何人。
 
  韡君抬起颤抖的右手敲门,不明白为何郭校长在开学日就要她到校时直接来 找他。
 
  『……难道还是被发现了?』想想也对,前些日子每天都衣衫不整地到处跑。 
  自己没看见其他人,不代表其他人没看见她。
 
  心中只有悲伤与难过,深深体认『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意涵。
 
  韡君听见房内「请进。」的允许,带着与教师生涯、家族荣光告别的觉悟, 踏入门内。
 
  「…………」
 
  从打开门的那刻起,韡君就盯着地板、不敢抬头。
 
  但不低头还好,一往下望却见风衣拉炼不知何时打开了,自己早已是三点全 露!匆忙拉起拉炼,却听清脆地「铮」一声,金属拉炼头因用力过猛、被扯了下 来。
 
  韡君望着再也阖不上的衣服,以及不合时宜地翘起的乳头,眼中泛泪。 
  「……徐老师,请抬起头。」彷彿过了一个世纪久,耳边终於传来郭校长沉 稳的嗓音。
 
  战战兢兢地抬头、好似能听见自己颈骨沈重地摩擦声。
 
  眼前的男人一如既往地西装笔挺,锐利的眼神直直望进自己湿润的双眼,没 在雪白的胴体上停留。
 
  「在第一时间找徐老师来,不为别的……请问您对这个有没有印象?」 
  韡君见郭校长从抽屉拿出的「那东西」,不禁瞪大双眼。
 
  怎么可能忘记!恶梦的源头、将自己困地狱难以脱身的枷锁——大宝的智慧 型手机!
 
  「怎、怎……」
 
  女老师一时讷讷地说不出话。
 
  与韡君的慌乱相反,郭校长冷静地接连拿出数张照片以及光盘。
 
  仅是粗略一瞥照片上的人体形象,韡君的脸就更红了。
 
  「事情是这样的。开学的第一时间我就接获通知,三年级的王姓同学违反校 规,於校内使用智慧型手机,其中储存的内容更是涉及淫秽。因此我请训导主任 立即查扣,并另外搜出这些合成照片与影片。」要不是郭校长还在说话,韡君肯 定立刻把眼前的这些把柄烧成灰烬。
 
  『……嗯?』刚才他的话,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男人接下来的语句,更加深她的疑惑:「徐老师的正直、高尚是有目共睹的; 徐家可说是师表楷模。您想必是不可能拍摄这些照片的,那么结论就只有一个: 这些是王姓同学基於对徐老师您扭曲的欲望,所制作的合成影像。」
 
  其实韡君的裸体就在眼前、只要随便拾起一张照片来比对,就知道那些照片 都是百分之百的真实。
 
  然而,郭校长却不断强调「合成」……
 
  再笨的人都知道他为何这么说,何况韡君不笨。
 
  「手机中的相关影像照片已经永久删除,手机本身暂时由学校保管、等王姓 同学的家长亲自来领回。而这些实体的照片、光碟,理论上也要销毁,但经考虑 后,或许还是交由徐老师您来处理……此外,王姓同学此时正在训导处接受惩罚, 若您需要,我可以让他来向您道歉……」
 
  这次韡君急忙打断他:「不、不用了。我不想再看见他!」
 
  一边说着,还一边拾起那些裸照、拚命往风衣口袋塞。
 
  对於韡君突然的打断,郭校长也没生气—不如说他自始至终,都带着难以揣 测的表情,依旧冷静地开口。
 
  「本人以校誉及个人名誉担保,这些不利本校师长的相关事物,不会再次出 现。」
 
  正气凛然。
 
  曾失足跌落地狱,转眼却又回到人间。
 
  韡君终於承受不住,双膝一软、跪坐在地。
 
  彷彿要将这几周的不满、绝望,以及曾经对学校不信任而生的愧疚,尽数宣 泄出来一般,嚎啕大哭。
 
  男人不发一语,静静地等到韡君哭声渐缓,再度开口:「除了这件事,还有 另外一件事,需要徐老师您鼎力相助。」
 
  宛如从地狱重生,韡君对眼前再造恩人感激涕零:「只要有任何能帮上忙的, 我徐韡君绝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话刚出口,韡君就想到他还没说要帮忙的是何事,心头又一慌:『如果、如 果万一他要……』
 
  「…………」
 
  郭校长仍旧一言不发,却倏地粗暴撕开她的风衣,裸照散落一地。
 
  而裸照中的女主角躺倒在自己的「作品」上,一丝不挂。
 
  「呜嗯!」
 
  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粗大的肉枪就刺入体内!
 
  「啊啊啊~!」
 
  毫无前戏与暖身,从一开始就以最猛烈的攻势进击。
 
  要不是韡君这些日子都被两个小孩的阳具蹂躏,恐怕会直接晕厥。
 
  「哈啊、哈啊!」
 
  由不同的男人造成的相似的刺激感,让韡君紧闭双眼,享受着一波波不间断 的冲击。
 
  「呼嗯~……呀!?」
 
  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睛,自己竟被抱至司令台前,底下站着全校师生,上百对 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的每吋肌肤,在场所有男性都裸着下体,阳具昂起、蓄势待发。 
  「不、不要!别看!」
 
  身后郭校长的攻势却更加猛烈,平时被西装遮盖的壮硕肌肉频频发力,顶的 她汁水四溅、失声浪叫。
 
  这时突然有支冰凉的麦克风抵住自己淌着唾涎的嘴边。
 
  「徐老师您好,我是校内刊物的编辑,想为徐老师您制作专栏。想请问徐老 师现在的心情是?」「哈、哈啊、好……好爽!对、深、深一点哈啊~」 
  几声「喀嚓」声响起,看来下期杂志的封面就是女教师性爱照了。
 
  「好的,想必此时的徐老师已爽到浑然忘我、语无伦次了!各位听听这里的 声音就知道!」
 
  说着麦克风凑到两人交合的下半身,顿时「咕啾、咕啾」的水声与「啪哒」、 「啪啪」的撞击声被扩音到整个校园的每个角落。
 
  「呀啊啊啊~不、不要,好、好丢脸~要、要丢了~啊!!」
 
  一股热精喷进韡君体内。
 
  瘫软在地的同时,全校男性彷彿听到信号、慢慢朝她靠拢……
 
  失去意识前,韡君最后看见的是无数滴满前列腺液的肉棒…………
 
  「…不、不要……太多了……」
 
  「……徐老师、徐老师?您还好吗?」
 
  「哈啊!」
 
  韡君突然回神,自己瘫坐在校长室的地板上。
 
  郭校长衣着整齐,脸上略带担忧地望着她。
 
  『原来是幻想……』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如此淫秽的想像,还差点当着 校长的面高潮,韡君默默在心中打了自己数个耳光。
 
  『不检点、不知羞耻!』
 
  「徐老师您还好吗?要不今天就请假休养,事情我们择日再谈……?」 
  「啊、不要紧的。校长您请说。」
 
  「……我明白了。事情是这样的……」
 
  韡君听着听着,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由於国家财政以及少子化趋势,上层打算推动各校整并删减计画,无论公立 私立学校都不例外。
 
  以近几年校级评鑑与入学人数趋势为标准,确切施行方式有所差异。
 
  听到这里,韡君深觉不妙:「那我们学校岂不是……」
 
  郭校长微微点头:「虽然校级评鑑还在合格范围,但是因为本校主校学生都 是周边村里的孩子。虽然乡村还没有明显的少子化问题,但是近几年新生人数依 旧略微下降。」「但是无须担心,」
 
  不待韡君开口,郭校长就继续说了下去:「除了那个『一般标准』,还有另 一个办法,就是—『特色学校计画』。」
 
  ……?
 
  「特色学校」看名称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但韡君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顾名思义,假设学校有其独特之处,就能在『一般标准』之上额外增加分 数。尽管本校棒球校队成绩优秀,但还不够。因此需要发展额外的特色… 
  「……因此,想拜託徐老师参与戏剧的演出。」
 
  「……啊?」
 
  话题突然地跳跃,韡君一愣。
 
 ※※※※※※※※※※※※※※※※※※※※※※※※※※※※※※※※※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谈话。
 
  关於这个提案,莹雯在开学前半个月已经听郭校长说过了。
 
  「简而言之,就是要把这个地区的历史、传说等等编成舞台剧,到各学校演 出?」
 
  莹雯双手环胸、左手指尖轻轻敲着手臂,脑中总结着校长刚才的话。
 
  此时的她身穿冬季长大衣,里面当然是什么都没穿,若是把前襟掀开,就成 了典型的暴露狂。
 
           但莹雯丝毫没这么做的打算—
 
  一来是「观众」太少,而且这位「观众」十分不给面子。
 
  以往无论莹雯穿的多暴露,郭校长都无动於衷。莹雯还曾经怀疑他是同性恋。 
  但经过此次深入谈话,莹雯猜想,或许他仅只是目光比常人远了些。
 
  『感觉这种傢伙会单身一辈子呢……』校长没发现她脑中略微失礼的想法, 回应着:「是的。本人与董事会、学务、教务、财政等组长,会合几名专家讨论 后,认为此地地方信仰浓厚,值得探究。」
 
  「……当然,随着科技化,现代也充斥着『破除迷信』的声浪,一些现代的 电子产品也慢慢地进入偏乡……」
 
  听到这,莹雯就来气:寒假的头一周是不及格学生的辅导课程。
 
  正当她如往常般穿着暴露,想给这些倒楣鬼「福利」时,却在教室门口听见 里头学生在聊天。
 
  聊天不打紧,这些小鬼聊的却是想偷偷用手机拍下她的照片、传到网路上! 
  虽然事后想想,其实只要拜託她大学死党「乳牛」,那些照片绝对不到一天 就能在网上绝迹。
 
  若没这等本事,她们怎么敢在万头攒动的年末闹区玩「游戏」呢?
 
  但当下的莹雯可是吓出一身冷汗,赶忙冲回职员室披上外套。
 
  她当然不知道,那位死对头徐老师此时早已成为现代科技的受害者。
 
  听见校长提到电子产品,只点头如捣蒜。
 
  「虽然地方信仰容易被归入『迷信』一类。但经过我们的讨论,可以用『文 化底韵』加以包装…况且以本人粗浅的耳闻,当地许多神怪故事最后都是人类战 胜妖魔、正向收尾,只要紧抓这点、拿捏得当,或许能异军突起……」
 
  「……而从脚本撰写、到戏剧的准备、呈现,就是要拜託诸位老师的部分。」 
  坦白来讲,莹雯没有把握。
 
  她自己虽然曾经因为宗教迷信因祸得福,但对其瞭解也只是「一群色鬼藉此 看她身体」、「神棍张爷的棒棒」这种程度。
 
  至於在「迷信」与「文化」之间的分寸掌握,就更不用提了。
 
  郭校长似乎看透她的为难,说道:「其实脚本部分,我们已经与语文专业的 程老师谈过,她已有初步构想。想拜託沈老师您的是另外的『拿捏』。」 
  「另外的『拿捏』???」莹雯满头问号。
 
  「诚如本人方才所言,舞台剧届时会在附近各『国中小学校园』巡回演出, 面向的当然是『学生们』。
 
  若是剧情、人物、甚至演出者有任何能吸引他们的『特色』,将会直接影响 日后就读本校的意愿……当然,我说的特色包括任何方面……「
 
  说着说着,郭校长的视线第一次移到韡君的脖子以下。
 
  莹雯也是聪明人,若郭校长真是那种意思,那么这种「拿捏」可是没有人比 她更擅长了。
 
  毕竟每天都会面对一帮青春期的学生嘛。
 
  莹雯挺了挺丰满的胸脯、自信的说:「这点没问题,尽管交给我!」
 
  郭校长露出罕见的微笑,视线却没在她的身上多做停留:「听您这么说我就 放心了。顺道一提,戏剧有两齣,内容不同。学生与老师将会拆成两半,分头进 行。沈老师您这组师长数量不多,因此我们商请友校、请来三位协助者。整个计 画将从下星期开始。」
 
  「好的~」
 
  其实郭校长后半段的话,莹雯没怎么听,思绪已经飘到如何让其他学校的学 生也体会这所学校的「美好」……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