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校园春色

【浮世绘】(02)【作者:纳兰公瑾】

2017-04-25人气:

 字数:775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祝诸君圣诞节快乐!
 
  这章名《梦遗,荡妇》,希望大家喜欢。
 
  ********************************* 
                第二章
 
  翌日清晨。习惯了早起的萧可欣缓缓地睁开眼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儿子近 在咫尺的棱角分明的脸庞。他的呼吸均匀而平稳,黑色的睫毛一颤一颤,偶尔还 砸吧几下嘴巴。
 
  想着让儿子多睡一会的萧可欣打算悄悄下床煮早餐去,可胸前传来的异样感 觉却让她不敢动弹。低头一看,她立马就羞红了脸,原来自己的吊带睡衣的肩带 不知怎么就已经滑落了,儿子的手伸入到其中去,温暖的手掌把握着自己胸前的 一团软肉,修长的手指正夹着乳峰顶端的一粒粉嫩嫩的小樱桃,这……真真是羞 死人啦!看到儿子没有醒来的意思,萧可欣就要伸手去拨开胸前的那只禄山之爪, 可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则更是让她羞得无地自容!被窝之下,她的手触摸到了一根 坚硬粗硕的火热柱状物体,身为人母的她自然知道自己摸到了什么,羞得那一张 美艳娇颜红润得快要滴出血来。手上除了能感觉到来自它的威猛和烫热,还有一 点湿润滑腻的液体依附在掌心。
 
  「啊~这孩子……我……这……」
 
  满脸通红的萧可欣心乱如麻,根本就不敢乱动,生怕惊醒了儿子而造成尴尬。 
  压在胸前的那只手突然动了,只是轻轻的一握一抓,萧可欣就差点叫出声来 了,如同电流般的触感从乳尖传遍了全身,那一阵一阵的酥麻,让她突生尿意。 
  「喔!我的天啊!这孩子怎么这么好色!居然……怎么可以……」
 
  萧可欣轻咬着红唇,压抑着下体的那股冲动,还放在儿子睡裤里头的小手感 觉到那根火热之物在强有力地的跳动着,这种特别的异样感觉真是要了人命了… …
 
  我被浴室里传出来的水声吵醒,揉着眼睛从被窝里坐了起来,透窗而入的阳 光洒落了一地。
 
  「妈妈?」
 
  我朝卫生间里大喊了一声,挨不住困意又躺了下去,身子感到有些乏力,裆 部湿漉漉而粘稠的感觉似曾相识,哦,原来是梦遗了。
 
  「啊!」
 
  浴室里传来了妈妈的尖叫声,吓得我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鞋子都顾不上穿 就跑了过去,冰凉的地板刺激着大脑,整个人都清醒了。
 
  「怎么了?妈妈你没事吧?」
 
  我用力拍打着浴室的门,大声地询问里面的情况。
 
  「没……妈妈没事!别……别担心!」
 
  大概过了几十秒,妈妈的声音才响起,不过听起来有点颤抖,气息也有些急 促。
 
  我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心中的担忧丝毫不减,「你先开门!让我看看怎么了 !」
 
  「啊~不要!」妈妈直接拒绝了我的要求,「妈妈……我在洗澡!」
 
  「啊?」我愕然一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你为什么……」
 
  「只是蓬头掉了啦!别担心哦!」妈妈安慰道,听得出来她的情绪已经平复 下来了,「妈妈房里的那个坏了,所以才过来这边啦!」
 
  「真的吗?」我依旧放心不下,继续追问着。
 
  「真的啦!怎么?不相信妈妈的话啊?」
 
  隔着纱窗,我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应该是妈妈走过来了。
 
  「小君,妈妈饿了~想喝儿子亲手熬的粥~」
 
  「可是……」我有些为难。
 
  「那妈妈要出来了哦!我可是没穿衣服呐~要不要看?」
 
  闻言,我撒腿就跑。
 
  「呼~」听见门外的动静,萧可欣才松了口气,光洁的墙壁上挂着的蓬头正 滴着水,蒙着一层水雾的镜子渐渐清晰,倒映着她那张红通通的美艳脸庞,一双 美眸烟波萦绕,媚意万千。她仍穿着那件肉色真丝吊带睡裙,显然刚才是对儿子 说了谎,只是那睡裙早已被热水浸透,湿漉漉地紧贴着她的身躯,完美的身材因 此而呈现在镜子里。坚挺的胸脯凸起嫣红娇嫩的两点,隔着睡裙都能看得一清二 楚,纤细腰肢和平坦的小腹不知让多少同龄人羡慕,那修长双腿间的神秘地带不 见一丝异色,大概是紧夹着美腿的缘故,隐隐约约,魅惑万千。
 
  萧可欣伸手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又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鼻尖嗅到了手 掌残留的那一丝丝异味,一时之间竟不知所措了。回想起十多分钟前的那个荒唐 的动作,她感到有些脚软,双腿不由得夹的更紧了。她有些痴迷地看着自己的手 掌,手腕翻覆间,纤细修长的手指泛着水光,晶莹剔透,而在几分钟前这手掌上 沾满了某人的热乎乎的体液,散发出来的浓烈气息让她感到眩目。
 
  「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这么……」萧可欣手指微微一收,在空气中做了个紧握 的手势,眼里的水雾又浓了几分。
 
  一想到自己曾经握住的那个火热物体就在这光滑手掌里变化着尺寸,然后在 她规律的撸动中将那滚烫喷薄而出,萧可欣忍不住叫唤了一声。随着这一声呻吟, 她紧夹着的双腿彻底失去了力气,整个人贴着墙壁滑落在地上,她清晰地感觉到 两腿间那汹涌而出的液体正顺着肌肤一点一点地流过股间,就连那小小菊褶处都 有了湿意。
 
  「哦~」
 
  萧可欣紧闭着双眼,脑海里自动浮现出昨晚看到那本小说里的荒谬字句,它 们就像被赋予了灵力般慢慢汇聚成像,最后在脑海里变成了两个赤裸裸的互相求 欢的小人儿,这一切都刺激着她的感官,不由得高高的昂起了头颅,手掌无意识 地覆在两腿间,中指指尖轻轻地按在敏感的一点上,随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如泣如诉,尾音婉转,几可绕梁。在最后一波浪潮涌出体外后,她直接就陷入了 昏厥……
 
  “滴答!”冷水滴落在寂静的浴室地板上,声音清脆……
 
  良久,萧可欣才慢悠悠地醒来,手掌撑着光滑的墙壁勉强地站稳了脚。销魂 蚀骨的高潮余韵侵袭着这具久旷多年的赤裸且性感曼妙的肉体,鹅蛋脸庞两颊绯 红,起伏不定的胸脯坚挺高耸,颤巍巍的双腿白嫩修长,湿漉漉的睡衣正往下滴 着水。
 
  萧可欣看着镜子里妖冶妩媚的自己,情不自禁地用手指轻抚着那一抹红唇, 悄然吐露着舌尖轻轻舔舐,最后慢慢地吮吸着,吮吸着……
 
  等我好不容易把粥熬好,妈妈终于从楼上下来了,看得出来她的精神很不错, 只是与我对视时眼神有点闪烁,或者可以说是躲闪?
 
  忍着下身黏稠的不适感,我趁着开餐前的几分钟溜回了房间匆匆洗漱一番, 换上干爽舒服的衣服后才下楼与妈妈一同吃早餐。依照惯例,早餐之后我俩会结 伴出门,逛街,看些刚上映的电影之类,然后在傍晚时分我就会离开这里,赶回 另外一个家。可妈妈今天却出奇地没有要求出门游玩,而是借口说要处理一些紧 急文件而把自己关进了房间。我闲的无聊,自然就只好趴在床上玩手机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已经是夕阳西下。我将房间打扰一番后,随意地背起 书包就走了出去,该去跟妈妈辞行了。
 
  我蹑手蹑脚地打开她的房门,女性闺房的专属香气扑鼻而来,只见妈妈熟睡 在那张席梦思上,丝毫没有察觉房间的异样。我悄悄走到床边,把空调的温度稍 微调高了一点,替她掖了掖被子。
 
  「妈,我走了啊!」
 
  我压低嗓音说了一句,然后低下头去蜻蜓点水般在她唇上一吻。以往我每次 离开这里,妈妈总会向我索吻,刚开始只是吻额头,后来不知怎的就吻唇上了, 我从一开始的不适应渐渐地做到了泰然处之,甚至乐意效劳,因为妈妈的红唇实 在是太柔软了。
 
  转身离去的时候,我眼角余光扫见床边书桌有本似曾相识的书籍,于是就拿 了过来。一看,我的天啊!居然是我从孙老头那里买来的小黄片!直到这一刻, 我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妈妈今儿看我的眼神会那么的闪烁,她发现了自己的儿子 在看黄书啊!
 
  我转头看着熟睡的妈妈,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然后果断迅速地将那本小黄书 揣进衣服里,然后做贼心虚般逃出了妈妈的卧室……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从妈妈住所里出来的我看似顺利地回到了城 西,结果在改坐出租车的时候却碰上了堵车高峰期,一度塞在了半路上,这可郁 闷死我了。无奈之下,我掏出手机来打算玩玩游戏打发时间,在启动手机后看到 了来自不同联系人的十七八条的短信,删去其中的垃圾推介信息,剩下的就是死 胖子在凌晨时分发过来的『作业已搞定,求老大打赏!』和刘薇发过来的日常问 话了。
 
  「技术活!该赏!」
 
  我回了一条给胖子,隔着屏幕都能猜到他看见短信时的那副疯狂嘴角,肯定 笑得贼淫荡!
 
  面对着刘薇的短信,我将回复的内容写了又删,最后只回了「在路上」三个 字就扭头望着窗外的车龙发呆,没了玩游戏的念头,愈加的无聊郁闷。
 
  好不容易回到了别墅区,我打开大门,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进去。这个时候, 老爹应该已经在他的公司忙活着了,又或者是在哪家酒店的饭桌上搂着一两个陪 酒女跟人拼杀得脸红脖子粗,然后醉成一摊烂泥。我倒不怕他哪天会因此一醉不 醒,像他这种喜新厌旧、抛弃糟糠之妻的恶人大概会活的很好吧。我只是担心日 后会有个不认识的女人挺着个大肚子跑来敲门,说什么肚子里的是我弟弟,那就 很尴尬了。至于刘薇,依我对她的了解,要么是已经回校准备教学工作了,要么 就是叫上三五闺蜜拿着老爹给的卡穿梭在各大专柜买着各种各样的昂贵化妆品和 漂亮衣服,所以这个时候家里除了我就再没人了。
 
  我走进卧室便倒头大睡,醒来时已是夜幕低垂。摸着咕咕叫的肚子,我爬了 起来打算随便找点吃的治一治这腹中馋虫。刚走下楼来,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 酒气,循着气味找了过去,终于在那张沙发后找到了源头。喝得烂醉的刘薇正仰 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大大小小的购物袋散落一旁,她的脚上仅仅穿着一只防水 台高跟鞋,至于另外一只,我在大门鞋柜前发现了它的踪迹。这女人,真是够了 啊!不就是出去逛了个街嘛,至于喝成这样吗?也不知道醉成这样的她是怎么回 来的,也不怕在路上遇见居心不良的人对她做些毛手毛脚的事情。
 
  心结不解,我也就不愿与她有太多的接触,所以只是帮她找了个舒服点的位 置就转身要离去。可当我看到她在熟睡中如同受了伤的小猫咪般慢慢地蜷缩起身 子迷糊地说着醉话,便动了恻隐之心,弯下腰去一把将他抱起,醉猫如她沉重得 很,以至于我把她抱到卧室时都觉有些乏力。褪去她的鞋子,往她身上盖了一张 薄被后,我关门离去。
 
  胡乱吃了晚饭,我想起了那些散落在客厅沙发旁的购物袋,便要去收拾收拾。 当我拿起其中一个袋子,有些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正好砸中我的脚,低头细心 一看,鼻子竟有些发痒。
 
  胸罩!颜色鲜艳的蕾丝胸罩!还有那近乎透明的情趣内裤,就这么砸在了我 的脚上!
 
  看着这些设计精妙,诱惑性感的女性内衣,作为处男的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啊,平日里穿着保守的刘薇居然会在里面穿着这样的内衣, 单是最上面那条绳子般的内裤可就足够的诱惑了,更别说下面还有些小小一片薄 布的胸罩了。
 
  我强忍着鼻腔里头的不适,闭上眼睛把这些布料胡乱塞进袋子里,然后深呼 吸了一口气,大步流星地提着袋子就往刘薇的卧室走去……
 
  半夜被尿意憋醒的我去了一趟卫生间,顿时觉得轻松多了,穿着大裤衩就溜 达下楼倒了杯水,咕噜咕噜喝完后就跑上楼去。打着哈欠,我就要开门进入卧室, 却听到走廊尽头隐约传来了一些声音,侧耳倾听,像是女人的呻吟声。想到那是 老爹和刘薇的房间,我的睡意便淡了几分。按理说,老爹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的,他忙着工作的时候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说是周日的晚上出现在家里了。 
  带着好奇心,我蹑手蹑脚地贴着墙根走了过去。虽说我对于老爹的一些行为 心存芥蒂,但他始终是我亲生父亲,倘若是刘薇趁着他不在的时候给他戴了绿帽 子,那我肯定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主卧的房门虚掩着,大概是刘薇酒醒后出来忘了关上,灯光从门缝里头泄了 出来。我屏息而行,背部紧贴着墙壁,生怕闹出动静惊了里面的奸夫淫妇。走得 越近,女人的呻吟娇喘就能听得更清楚了,我虽说没有真枪实弹地干过一场,但 也算不上是新手啊菜鸟什么的,毕竟在那段荒诞日子里我可是看过不知多少的爱 情动作片了。话虽如此,我还是受到了影响,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平日里在课堂上 对我大声呵斥的刘薇居然会发出如此娇媚婉转的呻吟娇喘,听的我都有些燥热了。 
  趴着墙壁偷听了约莫三分钟,刘薇的叫床声都快让我陷了进去,我还没听到 一句陌生男人的声音。莫非,他是个哑巴?刘薇的口味居然这么重?哇哦~ 
  「啊~」
 
  卧室里传来了一声满足的长长的呻吟,看来刘薇是已经高潮了。
 
  我悄然探出头来,从门缝里观察着情况,最后轻轻地把门推开了,偷溜了进 去。
 
  房门与床榻之间还有些距离,整个房间都铺上了柔软的浅灰色羊毛地毯,我 踩在上面根本就不用担心会发出声响。就在我进来的那一会儿功夫,刘薇又开始 了娇喘。所以越是往前走,那种妩媚的呻吟声就越是清楚,我甚至能够听见她压 抑在喉咙深处的那丝哭腔,以至于身体都有些反应了。就这几步的距离,我仿佛 走了好久,浑身的力气都用上了一般,走到最后喉咙都开始干了。终于还是走到 了尽头,顿觉眼前豁然开朗,我躲在过道里偷偷打量着这大红色为主的主卧,映 入眼帘地是那张垂着红色帷幕的大床,那淫靡之音便是在那帷幕之中传出来的。 为了更清楚地捕抓到刘薇的偷人行为,我向前探出了身体,看到的却是…… 
  一次的性高潮似乎并不能满足刘薇,因为她已经好久没有过性生活了,这说 起来还得怪丈夫温振南。这些年他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可这也意味着他要把更 多的心思放在生意上,这自然也就少不了要出入各大娱乐场所,陪那些个生意上 的猪朋狗友喝个够。酒色掏空了他的身体,想当初每次跟他做爱都能享受几次的 跌宕起伏的性爱高潮,如今却只是插入三五分钟就射出一滩精水就草草了事,有 时候干脆就说太累了转身就睡去,将穿着诱惑睡衣的她生生晾在一旁。她想想都 觉得可惜了他胯下的那根家伙,完全就中看不中用啊。在丈夫喝的水里加了料的 事儿,刘薇也曾试过,虽说能让自己在那半个小时里得到连续的高潮,但次数多 了,他也开始排斥这种行为了,认为她是在嘲笑他的能力,最后便没了兴致。 
  闺蜜圈里有个同样是做了别人小三的,生性风骚的她跟了个四五十岁的有钱 老头儿。平日闲聚里,她们几个少不了会说到各自的男人,每每这个时候,那个 闺蜜就眉飞色舞地说自己拿着那老头的钱养了多少个小白脸,每次跟那些年轻人 做爱都爽得不要不要的,有一次甚至还趁着老头子不在的时候在那幢别墅里玩两 龙一凤,两天一夜下来她的腿都快站不直了。内容的真假暂且不论,但还是为她 赚来了其他闺蜜的羡慕眼光。对此,刘薇不是没有心动过,可温振南跟她说了只 要不背着他做那红杏出墙之事,要多少钱都可以打到卡里。她想了想,还是决定 把那个念头从脑海里抹了去了。原以为就该这样下去了,可今儿一聚那婆娘不知 咋的又扯到了这个话题,这次就更离谱了,说什么在老头子的酒里下了安眠药, 然后跟小白脸儿当着他的面做了足足一个小时,把那地毯和桌子都弄湿了一大片, 最后俩人合伙把老头子衣服脱了,假装是他干的好事儿,迷糊中醒来的老头子居 然还信了她的话,给她买了一大堆金银首饰,可亮瞎了眼了。刘薇不知不觉就喝 到了烂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摇了摇头也没有多想就去洗了个澡, 最后耐不住口渴就下楼喝了水,回来后就躺在床上发呆,不知怎的白天里闺蜜说 的那番话就冒了出来,慢慢的她就感觉到了性奋…………
 
  床头柜的最下面一层藏着的那样东西陪她度过了不少的寂寞夜晚,这是丈夫 都不曾知道的,今儿恐怕又得靠它了……
 
  刘薇将那冷冰冰的假阳具握在了手里,撸了几下,张嘴就含住了半个龟头, 她要用口腔让它热起来,这样才能插入下面的那张小嘴儿……
 
  阳具深入了她的喉咙,唾液润滑着它的全部,让她有了呕吐的感觉,却又感 到莫名的性奋。将它吐了出来,红粉小舌缠绕着上面的凸起,最后含住半个龟头 轻轻一啜,发出“啵”的一声响……
 
  两腿间已经有了湿意,刘薇自知已经是时候了,便张开了双腿,先是握着那 根沾满了唾液的足够润滑的粗硕假阳具在丰满的胸前画着圈儿,时而压着那颗粉 嫩嫩的乳头,时而在两座肉峰之间刮划着,这样一来整个胸脯就沾满了闪亮亮的 唾液,她不得不又把假阳具舔了一遍……
 
  她终于把假阳具对准了那个流水潺潺的小洞儿了,大龟头就这样抵在了穴口, 随着她手指的灵活变化摩擦着两片阴唇。刚跟丈夫认识的时候,他总会说她下面 的小嘴儿长得就像个蝴蝶一般,又粉又嫩的,水多又耐操,然后就把她按在床上 搞的死去活来的。不过现在这蝴蝶穴可就要便宜这假阳具了……
 
  刘薇把腿张得更开了,手指按着道具店的尾端轻轻一推,那大龟头就“哧溜” 一下钻了进去,把里面塞的满满的。下体被异物填满,她忍不住“啊”的一声叫 了出来!真大啊~
 
  她一手推着道具,好让夹在里面的龟头触碰到最尽头的嫩肉,一手握着胸前 的巨乳用力地搓揉着,银牙咬着下唇,呼吸比之平时不知急促了多少……
 
  大概是觉得不过瘾,她换了个姿势,右侧着身子,踮着脚尖儿,看着假阳具 一次又一次的插入自己的小穴儿里,然后又带出一汩汩淫液。这个样子,真是太 淫荡了……
 
  两只玉手轮流伺候着那根假阳具,她不再压抑着自己的感受叫了起来。卧室 有着相当好的隔音效果,所以她不担心会泄露出头。她发疯一般摇着头,乌黑黑 的齐耳短发甩出了一串串的汗珠子儿……
 
  一会儿,刘薇就觉得手酸了,可小穴里的骚痒实在难耐,于是她打开了假阳 具的开关,电流声响起,那根东西就开始在湿漉漉的小穴里扭动起来,带来了极 大的满足感。她稍微抬起了头,伸手用力掰开了阴唇,任由阳具在小穴里钻啊扭 啊,看着淫液从被剃光了阴毛的小穴里涌了出来,顺着白嫩的美臀流下湿了床单, 便咬着红唇哼哈乱叫……
 
  高潮如期而至,她仰头大声叫了出来,淫液疯狂地自那小穴里涌出来,肉峰 之巅的粉嫩乳头像两个小烟囱般耸立着,雪白的乳肉衬托着乳晕,多么美啊! 
  本想着用那假阳具再来一次,可能是因为上次用完就忘了充电,它只动了几 下就恢复了平静。没了动力的假阳具也就没了意义,而且高潮后的刘薇是连抬起 手来的力气都没了,也就懒得去拨弄那道具,只好喘着气张开双腿,暂且让它继 续呆在里面,控制着嫩滑的穴肉夹着它蠕动,这便算是中场休息了。
 
  可异物填满小穴的感觉引来了更大的空虚,如同蚁咬般的骚痒随之而来,她 是受不了了,索性挣扎着起了身来,跪趴在床上,玉手从分开的两腿间伸了出去 握住那道具的一端,轻轻地往里送了送,那销魂蚀骨的充实感就回来了…… 
  我躲在过道里,看到这一幕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刘薇所做的一切,我都尽收 眼底,为她在床上的放荡行为感到诧异之余,又惊叹她是多么会伪装自己,这跟 白日里的数学老师刘薇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啊!你看看,现在的她脸上正露出的那 种淫乱表情,还有那变化多端的性爱姿势,若非我是亲眼所见,实在是不敢相信 啊!
 
  话虽如此,我还是不厚道地有了生理反应。你可别说什么她是我的妈妈,我 这样做有违伦理。可拉倒吧,我可没有这般淫荡的妈妈!何况我从一开始就没承 认过她的身份,只不过是她自作主张地要代入这个身份罢了。
 
  当我看到刘薇把那根假阳具从湿淋淋的小穴里抽出来,然后含着半个龟头惬 意地舔着时,下身再也忍不住了,快速地撸了几下肉棒,黏稠的白色精液便激射 而出……
 
  刘薇早早便醒来了,吊带睡衣随意地挂在身上,两颗乳头还坚挺地耸立着, 就别说那依旧还插着一根阳具的小穴了,昨夜她独自疯狂了一个多小时,经历了 六七次的高潮,她自觉浑身都酥软无力,是万分的满足。
 
  稍作一番收拾后,她又穿上那套古板的职工制服,戴上了那幅黑框眼镜后的 她看起来要比这制服还要古板。
 
  驱车回到学校,刘薇看了看课程表,距离自己的课还有两个小时,她还要把 待会儿上课的内容都整理一下,这是她每天早上必做的工序。
 
  一会儿,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刘薇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 号码发过来的信息。
 
  『夫人,那情趣内衣可是好看?您今儿想必穿的就是丁字裤吧?小穴是不是 湿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