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校园春色

【少年的欲望】(03)【作者:lvmvlv】

2017-04-25人气:

 字数:614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暗夜下的办公室
 
    中午忙好了,看看时间还早,闲来无事的我优哉游哉的向学校走去,我们的 教室在六楼,算是顶楼,而且很小,只有两间教室加一间办公室。楼梯正上方还 有半层,隔了个阁楼出来堆放杂物,椅子、沙发、废弃的体育器材、乐器,乱七 八糟什么都有。学校前段时间把最前面的一栋老楼拆了盖新楼,短时间房子紧张, 这个本来空着的阁楼就被拿来做杂物间了,房间挺大的,大概有大半个教室,现 在被堆满了三分之二,以前我们经常在里面玩游戏,现在是没人去了,最近还被 锁上了。阁楼成了杂物间,最边上原来的杂物间就被清理出来变成了老师办公室, 给我们这个年级的四位英语老师使用,这对我倒是个福音,因为我是英语课代表, 以前上课前、下课后都要百米狂奔到学校最前面的办公楼去捧作业,提小黑板, 现在老师的办公室就在一层楼,准确的说就在我们隔壁,我可算轻松多了。进了 教室,教室里没几个人,我放下书包,晃到了走廊上,一抬眼,滕老师就站在走 廊的角落里,我们这层楼的一端墙体是呈「匚」型的,最边上的房间和一段走廊 被完全挡住,外面一点也看不到。我们前面一栋楼就是行政楼,校领导没事就喜 欢站在窗口向我们这张望,而我们就躲在拐角,在校领导眼皮子底下干坏事,当 然,现在没人敢在老师办公室门口撒野了。身为课代表的我看见老师,自然要上 前问好,再说我和滕老师也很熟了。
 
  「滕老师好,这么早就来了啊?」我是知道她要中午带女儿回家吃饭的。 
  「我中午没回去,这个星期要加班,雯雯她爸爸又出差了,所以把她爷爷奶 奶请来帮忙一周。」滕老师笑着说道,「你怎么也来的这么早?」
 
  「一个人在家无聊,就到学校来了。」
 
  「你妈妈中午不回来吗?」
 
  「她忙得很,中午从来不在家。」说到这,双方都陷入沉默。
 
  过了几秒,滕老师有点犹豫的问道,「你妈妈这几天晚上有空吗?」学校的 老师虽然都知道我的背景,但很少有人能见到我妈,家长会什么的我妈从来没空, 关于我的事情都是校长直接转达给我妈,校长是我妈好友。除此之外,倒是有人 想通过我去接近我妈,但面对我这个只会呵呵呵装傻的小屁孩,谁也没办法。 
  我略显诧异的看了滕老师一眼,「我妈出差去了,要下星期才回来。」滕老 师顿时满脸失望。
 
  「滕老师,你找我妈妈有什么事吗?」我决定先问问看,毕竟我也是英语课 代表嘛。
 
  滕老师吞吞吐吐,四处张望,我索性直接走进办公室,滕老师见状也跟了进 来,并随手关上门,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在。滕老师轻吸了口气,脸色微红,简单 的说了几句。原来滕老师在申报优秀教师,每个学校一个推荐名额,今年我们学 校就有另外一个老师和她竞争。我有些疑惑,滕老师给我的一贯印象都是不走后 门的啊。滕老师说出了那个女老师的名字,我恍然大悟。滕老师这时倒是不好意 思,低头不语了。我的消息即使放在老师里都是算灵通的,这位女老师能力不差, 风评不好,据说贴上了某位副校长,最近挺春风得意的,同为英语老师,滕老师 的能力虽还在她之上,但毫无关系后台,只好处处吃亏。据说本来应该属于滕老 师的英语教研组副组长,也要变成她的了。这次优秀教师评选,看来滕老师是实 在咽不下这口气了。我老妈在家打电话见人谈事从来不避我,我似乎在这方面也 有点天赋,所以许多事情还是知道的比较清楚。这位副校长的后台在教育局里, 就是这次和我妈竞争,眼下已经被踩下去的那位。我看着低头不语的滕老师成熟 娇艳的脸庞,内心有了波动,那女人不是好东西,可我也不是个好东西啊。我的 表情十分正经,「滕老师,我会和妈妈通电话说一声的,其他的我就无能为力了。」 
  滕老师惊喜的抬起头,「真的吗?谢谢你啊,王安。」
 
  「不客气,我先打个电话。」
 
  「好,那我先出去一下。」滕老师转身出去,并将门带上。
 
  我打通妈妈的电话,将事情说了一遍,妈妈笑眯眯的,「小安长大了,都会 托关系了。」
 
  「妈——」我拖长音调以示不满。
 
  「好啦,乖儿子,妈妈知道了。」
 
  挂断电话,我打开门,看着门外有点忐忑的滕老师,我说道,「我都说了, 我妈妈知道了,滕老师,我先回教室了。」
 
  「嗯,谢谢你了,王安。」滕老师满腹心事的回到座位上去了。
 
  「用你来感谢我最好了。」『隔壁小王』正式上线。
 
  下午放学后,我看见滕老师仍然在座位上忙碌着。我去姨妈家蹭了顿饭,姨 妈气色很好,容光焕发,只是走路的姿势微微有一点点别扭,当然不细看肯定看 不出来,我心知肚明是什么原因,但不知为何,姨妈对我仍然显得有点羞涩,刻 意与我保持距离。吃完饭,我趁无人在意,把存储卡还了回去,磨蹭一会就回家 养精蓄锐,顺便做准备工作去了。兵马未动,情报先行,我先得把情报工作做好。 
  第二天下午就是学校领导开会讨论申报优秀教师的事了,结果我已经提前知 道了,但我并没打算现在就告诉滕老师,我也有自己的算盘啊。中午告诉姨妈, 我晚上要去同学那,就不去她那里吃饭了,姨妈毫无怀疑,因为我经常这样。下 午最后一节课是滕老师的课,上课前,我来到滕老师办公室拿作业本,我扫了一 眼见并无他人,伸手关上门,滕老师正坐在椅子上发呆,我走到近前,喊了声, 「滕老师。」滕老师陡然一惊,想站却晃了一下没站起来。我看见老师满脸疲惫, 心知肯定是昨夜加班熬到了深夜,而且肯定没睡好。我告诉滕老师,「滕老师, 校领导待会就要开会了,你这个事没什么问题了」。滕老师顿时激动起来,「真 的吗?王安,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滕老师,你看起来很疲惫啊,去洗把脸清醒一下吧,校领导开完会要找你 谈话的。」
 
  「是吗?那我要准备一下,你帮我把教材和这叠材料送到教室去,走的时候 把门带上。」滕老师说完就匆匆出去了,洗手间在楼下,要爬好几层楼呢。我目 送老师离开,掏出了一个小纸包,把一小堆白色粉末倒入老师的茶水中,搅拌均 匀,「嘿嘿嘿嘿,用你自己来谢我吧。」
 
  上课后两三分钟,老师才姗姗来迟,不过看起来精神了许多,滕老师心不在 焉的上完这节课,刚下课,老师的电话就响了,「您好,啊,唐校长,我马上就 到。」滕老师匆匆抓起桌上的材料,跟我说了句,「王安,你帮我把教材送回办 公室。」「好的,老师。」
 
  今天轮到我值日,在干活方面,我一向都是非常勤快,乐于帮助别人分担工 作,所以同学和我的关系一直很好。我一边等着同学们离开,一边看向窗外。过 了一会,办公室的另一位上课的老师回来了,另外两位没课的老师已经提前走了。 
  我把教材放在滕老师的桌上,规规矩矩的向另一位老师问好,那位老师和我 打了个招呼,简单收拾一下,等我出来,她也锁门离开了。我回到教室开始干活, 忙的差不多已经五点一刻了,我就对其他几人道,「你们先走吧,我来结尾。」 以往也是如此,其他几人道个别就陆续离开了。我慢慢收拾着,估计着时间差不 多了,很快,传来有节奏的高跟鞋声,滕老师回来了,虽然满脸倦容,但能看出 来很是兴奋,老师强撑着和我打了个招呼,「王安,太谢谢你了,还没回去吗?」 
  「哦,今天我值日,马上就忙完可以走了。」一边说着,我很自然的陪老师 走到办公室门口,老师打开门,进入办公室,端起杯子一口气将茶水一饮而尽, 接着很是兴奋的对我说起自己拿到了名额以及校长对她的鼓励,我微笑着应和了 几句。滕老师这时也渐渐安静下来,她坐在椅子上,深深的打了个哈气,有点不 好意思的对我说,「昨晚没睡好,比较困了。」
 
  「滕老师,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的材料还缺一些需要补充,我先整理个大纲,明天开始抓紧时间补完, 下周一就要交了。」
 
  「滕老师,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老师再见。」
 
  「嗯,再见。」滕老师起身把我送到门口,关上了门,我看见老师的脚步都 在发飘了。
 
  我回到教室,把最后一点工作收拾完,此时教室已经没有人了,不是回家就 是去吃饭了,我没有离开,而是在门后的角落待了十几分钟,这时距老师喝下茶 水已经快要二十分钟了。晚自习六点半开始,住校生一般六点一刻之后才会来。 
  此时是五点五十分,对面的行政楼已经没有亮灯了,我猫着身子窜到老师办 公室门口,办公室所在的这一段墙体相较于教室要凹进去半米多,除非走近了看, 否则是看不见办公室门口的。我的心脏狂跳,虽然知道没人能看见我,但仍然浑 身微微颤抖。老师办公室的门锁着,我来到旁边的窗户处,里面厚实的窗帘完全 遮住了灯光,什么也看不见。我轻轻将窗户拉开,这扇窗户是新建的,原本的杂 物间只有最后面的墙体有一扇窗,变成办公室后,临时在门旁边的墙上开了个窗 户,但并没有来得及安装防盗窗,不过老师的办公室也不放什么贵重物品,所以 几位老师也没在意过。我上课前在办公室里将窗户的锁扣打开,把窗帘拉上,后 面回来的老师来去匆匆,没人在意窗户是否被锁上。我将窗帘拉开一条缝,滕老 师的位置在靠窗的第二排,只见老师趴着一动不动,头发披散在桌上。我拉开窗 帘,翻身进入房间,接着锁上窗户和门,拉紧窗帘,又去将后面的窗帘拉严实了, 并关掉了靠门的灯,这样外面是一点看不出里面有人了。略显昏暗的灯光下,我 走近了滕老师,拿起桌上老师的手机调成静音,轻声呼喊道,「滕老师,滕老师。」 
  老师毫无反应。我伸出手轻轻推推老师,又连连呼喊几声,老师发出微微的 哼声,仍趴在那儿不动。我知道药效发作了,从书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将老师的 杯子里外清洗干净,放到另一张桌子上去晾着,看着宛如待宰羔羊的熟女老师, 我知道收获的时刻到了。说实话,干这种事其实带上套会更好,但我实在不能接 受,大不了回头摊牌,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伸出手抚摸着老师丝滑的秀发,另一只手已经从侧面绕过去,一把握住滕老 师一只丰满的乳房,用力搓揉了几下,滕老师一声不吭,只听见微微的呼吸声。 
  这时外面传来了熟悉的说话声,班上住校的同学回来了。我顿时静立不动, 虽然明白没人知道隔壁有人,但我还是紧张不已,握着老师乳房的手不由自主的 颤抖着。没几分钟外面安静下去,开始晚自习了。我长舒一口气,一直按在老师 乳房上的手再度活动起来,肆意揉捏了一会。果然有了实践就是不一样了,我以 前的胆子虽然大,可也没这么大。现在虽然心脏狂跳,但手上可不含糊。当然, 也可以说精虫上脑,无所畏惧。
 
  我把老师桌上的东西收拾一下,全放到另一张桌上,接着把滕老师从后面架 起来,翻身仰面躺在办公桌上,两条被黑色丝袜包裹的大腿无力的垂下,头歪向 一侧,被黑发遮住,我伸手拂开头发,将老师的脸扶正,老师双眸紧闭,显得端 庄秀丽。
 
  看着老师一脸纯洁无知的模样,我伸手掏出自己的小弟弟,俯身吻上老师的 红唇,一双手把套裙撩到腰部,在腰臀处游走,小弟弟隔着丝质内裤紧贴着老师 的阴部缓缓摩擦,一阵阵温热的快感传来。分开老师的牙关,舌头伸入老师嘴中 肆意的扫荡,双手向下移到老师的黑丝上,细腻的手感实在令我着迷。玩弄了一 会,我起身抬起老师的双腿,脱掉老师的黑色高跟鞋,抱着老师的丝袜小脚揉捏 了一会,又用这双小脚夹住我的小弟弟活动了几下。我对黑丝美腿有兴趣,对足 交兴趣不大,尝了个鲜就放弃了。
 
  用力将滕老师的小内裤扒下,放到一边去了,待会还要穿上呢。回想起那天 老爸操干那个丝袜高跟鞋美女的情景,我又替滕老师将黑色的高跟鞋穿好,然后 将老师的双腿扛在肩上,身体前倾,解开老师的衬衣和胸罩,将胸罩推上去,双 手玩弄着熟女老师丰满的乳房,一根手指在乳头上轻轻搓揉着,小弟弟在老师小 穴的洞口来回摩擦着,很快老师就有了反应,下身逐渐湿润起来。我侧头轻轻蹭 着熟女老师的丝袜美腿,嗅着迷人的香气,情不自禁的沉醉下去。
 
  「叮叮叮……」,下课铃声传来,「卧槽,」我暗骂一声,差点没被吓软了, 怎么这么快就下课了。我一边磨蹭着老师的下体,一边伸出手捂住老师的嘴,赶 紧让自己恢复才是王道。还好,没人跑到办公室这边来。听着外面熟悉的说话声, 我暗自冷笑,「女生羡慕,男生意淫的熟女老师眼下正在我身下被我肆意玩弄, 就隔着一面墙,真特么刺激啊。」
 
  过了几分钟,时机成熟,我放下滕老师的双腿,用力向两边撑开,一只手继 续捂住老师的嘴,另一只手撑开老师的阴唇,再度坚挺起来的肉棒慢慢挺入进去, 想到刚刚还在课堂上高高在上的老师,现在却人事不省的被我抽插玩弄,顿时一 股异样的快感浮上心头,果然玩女人就是玩身份地位啊。抛开胡思乱想,深吸一 口气,老师的身体开始有规律的一起一伏,我掏出手机,视频照片都不可少。滕 老师的身体远没有姨妈的敏感,抽插了好一会,老师的小穴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 棒,层层叠叠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妙不可言。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我缓缓抽 动着,不敢用力。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我加快抽插速度,操干了一会,老师还没 有高潮的迹象,我却要先吃不住了,这种场合太刺激了,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在公 共场合玩。缓缓抽出肉棒,我要先缓一缓,小弟弟在女老师的美腿上隔着丝袜轻 轻磨蹭了几下。我从另一张椅子上拿来一个靠垫垫在椅子前的地上,接着把滕老 师拉起来,让她跪在靠垫上,上半身趴在椅子上,我则跪在老师的背后,再次慢 慢插入,滕老师柔软的大屁股紧紧的顶住我的小腹,真舒服啊。我一只手扶着老 师的腰,另一只手抚摸着老师的臀部,不时拍打两下,果然后入式才是我的最爱 啊。在我最爱的姿势下,肉棒似乎都坚挺了不少,坚持的时间还是挺久的啊,老 师此时的反应也比刚才大了许多,阵阵呻吟声如诉如泣。虽然隔壁听不见,但我 仍下意识的又捂住老师的嘴。好一会之后,在滕老师阵阵收缩的阴道挤压和汩汩 暖流冲击的双重作用下,我没半点反抗力的缴械了。
 
  拔出肉棒,将滕老师摆出种种淫荡的姿势,替我含肉棒,手指插入小穴自慰, 等等不一而足。我让女老师一只手托着腮部,头微微垂下,面前摆上一本教材, 上半身穿的整整齐齐,从前面看,老师似乎正在看书,但从侧面的角度拍去,裙 子被卷到腰间,内裤褪到膝盖处,露出赤裸的下身,分开的两条丝袜美腿之间是 迷人的阴部,而老师的一只手就插入其中,说不出的淫靡。我不亦乐乎的拍了一 阵,开始收拾残局。外间传来学生放学的声音,八点十分两节晚自习结束,高一 的就解放了。我掏出毛巾,用水打湿,先替老师把下身擦拭干净,衣服重新穿好, 接着把东西一样样放回原位。夏日的温度颇高,两人都是一身汗,精液、汗液和 香水味混杂的怪味让我一阵皱眉,原先清洗杯子的水渍早已干透。这个办公室原 先是杂物间,味道并不好闻,女老师们搬来之后每天开窗通风,喷空气清新剂, 现在基本没什么味道了,想到这我在收拾好一切撤退前,打开后窗通风,并喷了 一点空气清新剂,看了下时间,此时已八点四十,滕老师估计还要一个多小时才 会醒,那时应该没什么味道了。我侧耳听了下外面,静悄悄一点声音也没有,晚 自习下课,大家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又等了五分钟,我悄然开门,躲在拐角处向 外瞄了一眼,两个教室都是漆黑一片,没人了。我关门,下楼,高一这边已经漆 黑一片,高二高三那边还在苦逼的上晚自习。
 
  学校里昏黄的路灯透出一片亮光,我避开路灯的位置,悄悄的溜出学校,没 碰见熟人,不过碰见也没关系,我晚上经常出来溜达,有时也会碰见同学啥的, 谁知道我在干啥。直奔家中,吃饭洗衣服,收拾完闭,将视频照片传好,第三个 文件夹「滕芷清」建立完毕。全部弄完,我一看时间是九点四十,飞奔下楼来到 学校旁边一处漆黑的小巷子里,大概十点十分前后,滕老师疲惫的身影出现在我 的视线里,滕老师的家也在学校旁边,比我家还近点,只是不在一个方向。看着 滕老师渐渐消失的背影,老师似乎没发现什么异常,我也转身回家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