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校园春色

【处女魔障】(做爱无罪)作者:不详

2017-04-04人气:

               处女魔障


字数:16958字

                第一章

                (一)

  听说一个女人由女孩变成女人的时候都要经历一种尖尖的痒痒的巨大无比的刺痛,而且因为这种刺痛女人都要喊出声来和流下很多很多的血。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很恐怖的幻觉,叫我对此总是充满很神秘很神圣的想象。

  这种想象大部分都在清晨醒来或者中午睡醒午觉的时候,一旦脑海中充满了这种幻觉,我那下面的那玩意就会变的很硬,十分地硬,似乎非要拿一点柔软的潮湿的东西给使劲地挤压揉弄一下才会舒服。

  我不明白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物种,一旦想到去下意识地蹂躏践踏同类物种的身体尤其是让其流出很多血液的时候,就都象见着佛光似的特别兴奋和高兴,无论是践踏同性还是异性,无论是做爱还是杀戮,都会对这样的事情特别的敏感特别的感兴趣。

  到了我活到二十四岁的那个年头,已经上到大四了。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纯度为百分之百的处男,在大学里面说出去很是丢人。所以到现在自己十分地想去干一个女人,要干一个纯洁的处女,我想要看看她是怎样地去尖叫,怎样地去流血,要是流血到底能够留多少血。人吧,偶尔伟大,也会偶尔地下流。我是那样地认为。

  然而我并非没有女朋友。我和我的女朋友媚媚从大一下半学期就开始谈对象,一直谈到现在。你可能想着我一直罗里罗嗦地罗嗦到现在是在盘算着怎样去干我的女朋友,那么你错了。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你,我的女朋友死活都不让我碰她的下面,最多只是让我摸一下她的发育不全的乳房,摸那也是乘她不防备的时候。当我摸完她那手再往下面移动的时候,她就会给我生气,甚至翻脸。

  我从小就对女人的乳房充满了好奇心。我至今还记的母亲的乳房是什么样子。母亲的乳房要用我的小嘴先使劲地碰几下,然后再香甜地一裹就能裹出就能裹出香甜的乳汁来。就知道这样我就开始推测所有的女性只要是长了乳房的那乳房必定是使劲地碰几下就能裹出乳汁来的。

  我到上初中的时候,发现我班的女生只要是有乳房的就必然戴乳罩,而且戴的全是乳白色的乳罩,这就更加证明了我的推测。女人戴乳罩是为了防止乳房不小心被别的物体碰撞以后而流淌出来乳汁粘到衣服上,就想女性都喜欢穿红色的内裤一样,乳房和内裤都起到了过滤内分泌物的作用。

  可我还是不能彻底的确信我的推测,事实出于雄辩,所以我就想拿一个女人来做一下实验。可媚媚说什么都不让我拿她做实验来证明我的推测,这就让我很是生气。就是因为这我曾经一周都不去理媚媚,天天泡在网上查找资料,到聊天室里面去问别人,来确凿一下我的推测。

  然而,在百度无论怎么搜索,出来的竟是一堆女性怎样才能丰乳廓乳的广告公司。在百度不行,我就去雅虎去新浪,各大强有力的搜索网站我都搜索了遍,结果每每我打上「女人的乳房与乳汁」之后,都会蹦出一电脑的图象来,竟然没有一点我想要的真材实料。

  可是我看着电脑上下载的无论哪一个女人的乳房都比媚媚的大,我就开始怀疑媚媚是不是有点营养不良。所以每次我看完我的电脑上一些美女的乳房后再出去陪媚媚逛街的时候,我都会给媚媚买很多很多的零食,每次媚媚都感都莫名其妙。

  一搜索不出来,我就到聊天室去问网友,我做了一下平均率统计,每问十个人,都有五个人说我是流氓的,三个人让我抢一个女人的乳房过来无裹一下试试,剩下的两个都说自己的是男的,还未成年呢,都是十分地很想知道。

  网友一说,我边十分地想找一个女人去干。媚媚不行,媚媚到底还不是不处女我也不清楚,反正我知道媚媚早晚都会让我干,媚媚可能将来会成为我的妻子。也是因为这样,如果我不趁早去找几个女人干,做为一个男人就那么地平平淡淡地活一辈子也没什么意思,所谓风流趁少年,我这都快不是少年了,所以到时候想风流都风流不了了,不风流白不风流。

  风流是文雅一点的形容词,可能象我这样想法的人只能用配用「下流」「卑鄙无牙」之类的形容词来形容。管它,男人,怎么不都是一辈子。


                (二)

  在我真的想去干一个女人的时候,我便偷偷地开始了手淫的勾当,刚一开始,感觉手淫是一种很不干净、猥亵的行为,自己更是不屑一顾,甚至一谈起来就恶心想吐。但是我在十分地想去干一个处女的时候,我才开始的手淫。

  那是在洗刷间里面,我把门反锁上。那时候我刚刚和媚媚亲热完,媚媚只让我去吻她的脸,竟不让我碰她的下面,在我亲吻她的时候我那玩意一直都在坚挺着,痛痒难忍。我一边把水龙头开到最大,一边用手摆弄我的那玩意,生怕被别人听着,只想揉弄几下,没去想那么多。

  我知道我是在做手淫,可毕竟没做过,不知道怎么做。只是如同我在小时侯在家里摆弄一只可爱的小猫一样,可那猫是鲜活跳动的,那玩意却呆呆地象个老大似的硬肃在那里,好象谁也不怕似的。我使劲地去揉弄,越揉弄越使劲,越使劲便感觉越舒服,没想到那玩意竟越揉弄越大,我从来没有见过我那玩意竟是如此的大。

  我便开始想象我那玩意是插到了媚媚的身体里面去了,不断地在她身体里面摩擦挺进,使劲地大踏步向前冲。没想到那玩意竟是那么地不更事,感觉还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浑身打了一个激灵,随即就从那玩意里面射出了一种黏糊糊的乳白色的液体,如同小时侯母亲的乳汁一样的颜色。

  我又开始怀疑,是不是每一个男人在做爱的时候要射多少的精液与小时侯喝母亲的乳汁有关系。可那味不同,这喂如同小狗身上的味道,腥腥的有那么一点臊臭,有点刺鼻的恶心。而母亲乳汁的味却是于生具来来的浓浓的香,那香味是容不你亵渎的。

  接下来竟是一种无可名状的甜蜜,那是一种幸福的安静,如同一种信仰一样的高不可攀,而又信手可得。我听到外边有人的敲门声,我赶紧把那些精液仔细的用水冲刷掉,确认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以后,才装做若无其事的把那门打开。
  第一次手淫之后,大约隔了有一周的时间,我便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肾虚或者是阳痿。我不太清楚肾虚和阳痿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病,隐隐约约我只是听说那是一种专门给男人做爱时设计的病,男人一旦有了这么一种病,男人便不能正常地和女人做爱,男人也便成了一堆废物。

  我只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那么一种病,我只是猜疑得那么一种病的人可能是想我这样持续不长久,一想到这,我心头便腾起了一种莫大的恐怖感,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怖。假设我是真的得了那么一种病,我就没有能力也没有理由去干一个处女,也是就我的一切美丽而又丑陋的幻想将最终走想幻影,成为泡汤。
  接下来的事情,我跟媚媚结婚,接下来我们将不会有孩子,接下来媚媚就会背着我去找其他的男人去偷偷地在月光下面做爱,接下来我们或许继续我们痛苦的生活或许离婚,接下来……再接下来的日子我都不敢去想了。

  妈的,要等着我接了婚以后,谁要敢碰我的女人,给我戴绿帽子,老子即便是阳痿,也会理直气壮地把他那玩意用尖刀给割下来,然后再给他留个活口,叫他生不如死。要是,要是我的老婆有了别人的孩子,偶也会一狠心把她那小洞洞用东西给她锁上,去折磨她,不让那些偷情的不要脸的白白的死去。

  折磨他们够了,然后,我再用安眠药结束我的生命。我感觉用安眠药自杀是最好不过的方法,那样至少没有疼痛。当我吃完安眠药的时候,我肯定会想,我这一生也是活挺壮观伟大地。

  由于上叙的那些种种恐怖和推理,我便给自己找出了一百种理由,再来一次手淫,要认认真真地去干才对。为此,我特意问朋友借了一块能够记时的钟表,从我的手开始碰到我的那玩意开始记时。

  没想到竟然持续到十三分种四十秒又零二十五毫秒!妈的,原来我是一个健康的男人。什么肾虚什么阳痿,我在网上专门查的,男人的做爱时间只要能够持续到十分种以上,就是一个完全健康的男人,一个能够霸占处女的男人。


                (三)

  所以我完全可以大胆地体面地去找一个处女先练练,小试一下牛刀。我坚信,我一定能够超过十三分钟四十秒又零二十五毫秒的,尽管我以后的手淫时间都是在十三分钟四十秒又零二十五毫秒之下九分钟十四秒又零十二毫秒以上,因为毕竟这是在演戏,那是在实战。一旦真刀真枪地干起来,我相信我会拿出置身度外舍身取义的勇气去坚持到最后一秒种,来完成我那伟大的体面而有曲折的具有历史沧桑感的使命。

  至于怎样才能找着一个真正的处女,到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难题。听朋友说女人只要走路的时候撇腿就十有八九不是处女了。找处女也不能找我们大四的。对于我们学校里的处女来说就想用漏斗漏豌豆,大一的时候都在漏斗里面没有被漏下去,都是处女。

  到大二就漏下去一半,到了大三漏下去的速度就加快了,到了大四就所剩无几了。能够剩下来的,就是那些个头比较大的就象媚媚一样的女生,要不就是丑的叫人看了恶心的发了酶的豌豆,那样是真的没人要,要是想要的就是一些真正的象我这样的十分想去干一个处女的好男生。可还是不行,不去找大四的,因为媚媚的存在。

  至少我还不想为了自己去干一个处女而失去了一个和我恋爱了三年多的我深爱着的女人媚媚,媚媚现在好象已经变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的生命早已不能离开她,我要偷偷地很有隐秘性地小心翼翼地瞒着他去搞我的地下活动。我知道我这样做会很危险,可能一不小心就会遭来杀人之祸。但是对于男人来说,越是危险的事情,做起来越是刺激,危险的事有着无比神秘的吸引力。
  所以,我的涉猎范围定在了大一和校外。由于我在学校里学生会里担任一点小职务,在文艺部里做干事,另外,我在学校文学社里还做一个小编辑。所以或多或少的真的接触到不少大一的小妹妹。

  在我没有下定决心去干一个处女之前,对那些小妹妹我都是敬而远之,见而避之,这是媚媚给我下的命令,我不得不服从。其实,说一点悄悄话,本人挂女人,是天大地大我最大。在我刚刚上大一的时候,不都一年我就挂了四个女生,到最后,我才选定的媚媚。

  那时的我现在想想真的是太幼稚了。什么爱了情了的,什么只想好好地爱一个人了的,哎,结果还真的是好好地爱了,把媚媚使劲地爱了三年。结果,还是一个老处男。

  同我一个宿舍的哥们武大郎,刚刚上大一的时候,挂一个牺牲一次,挂一个牺牲一次。我真有点佩服人家的毅力和作战手法,别看我背地里说他是武大郎,人家武大郎是不气不馁勇往直前,每摔倒一次都会总结一次经验,所谓真正的男人从哪里摔倒就会从哪里站起来,人家武大郎认定自己是真正男人。

  就是因为这样,人家现在嘴皮练的比周星驰还要厉害,你猜猜人家武大现在干了几个处女了,说出来我都会摸一把的汗,妈的,足足十一个!走了*** 狗屎的桃花运了。现在无论多么刁蛮多么高贵多么漂亮的女生,只要一到了他的手底下,不出两周就能出去开房,我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每次和媚媚说完话,我心里都是直发颤。回头我都会背地里给媚媚做一下思想工作。心里想着,可不能叫让媚媚这样的一个纯情美少女叫这种歹毒的色狼给糟蹋了。


                (四)

  对于大一的小妹妹我思量前又思量后,最后我才决定拿火儿开刀。我先来说说火儿是一个怎么样的女生。先论姿色,我凭良心说绝对我次于媚媚,窈窕的个儿有一副憨态可掬的惹人怜的脸蛋儿。但是说到心计,就比不过媚媚的十分之一。媚媚是冰雪聪明地我都有点害怕,要不然我才不会拿她做我女朋友那么多年。
  就是因为火儿没有心计,而且呢她对我还十分地崇拜,有点崇拜的五体投地,我才会选定她来做我的牛。另外,我有看她是一个比较纯洁的小女生,我观察了很久,火儿走路是不撇岔的。而且,她也比较内向,不喜欢说话。越是内向的女生我个人以为在那一关上把的越是比较紧。

  再说说她是怎么才对我崇拜的五体投地的,在她刚刚上大一的时候,由于本人在校园网的BBS上混的很牛逼,喜欢在校园网上源源不断地发点文章,我写的一篇情书把她感动的都留了眼泪,从那以后便就对我是狂热地盲目地崇拜起来,现在想想我都不知道那情书到底有什么可以让她那么感动的地方,全是一堆垃圾。
  当时她在网上要求和我当面谈,我就偷偷地去了,当时我见了她,心里真的腾起了一股要调戏一下的念头,但是由于当时媚媚在一边盯的我比较紧,那念头便渐渐地变的天高云淡了。我只能偷偷地在网上说,我已经有了媚媚。但是我看的出火儿并没有对我死心,即便今日,我每在校园网发一篇文章她还是要给我一段很长的评论,惹的媚媚每次看了都要皱一下眉头。

  要想挂来一个女生必须要使用一定的手腕和技巧的,要是单凭一颗傻乎乎的真心是什么都挂不来的。我在想着干火儿的同时,我找来了一只替罪羊。他叫兔子,上大二。小伙子长的倒真的是眉清目秀的,是计算机系里的,那系里的女生特别希有。因此他上到大二还没有找到对象,也是搞文学的,在文学社里我的手下办事,对我的话是百依百顺。

  我也不是故意要找他来做替罪羊的,是处于迫不得已顺手牵羊的那种。有一次,我和他开玩笑,他说媚媚是长的多么可爱多么漂亮多么温柔,要我也要帮他物色一个和媚媚一样的小女生。

  当时我的歪点子才生出来,对他说:「你要找对象早对我说呀,不过现在还不算晚。我倒真有一个好妹妹,比媚媚长的还要漂亮,文学功底也很好。还没有被别人下口。我就帮你介绍介绍,介绍完以后就看你的了……呵。」我就这样顺手牵羊地把火儿介绍给你他。

  这样一来,由他做挡箭牌,我就可以与火儿光明正大地去接触,媚媚见了也不会太注意,都看着我是一个大好人。一给兔子提到火儿,听兔子的口音好象似乎早已注意她很久了。在我拥耸之下,我带着兔子以文学社征稿为由请了火儿吃了一顿饭。

  在饭桌上,我先把两人引见了一番。两人刚刚一开始,说的好象都很投机,但到后来都是我和火儿眉来眼去的。兔子毕竟是新手,看不出恋爱其中的门道来。我说的是我请客,吃完饭竟是兔子买的单,我心里狠是过意不去。

  从那以后,我便在QQ上对火儿在心理上进行了猛烈的狂轰滥炸。所谓恋爱之首章,意奸也。既先在意念上先把她强奸掉,先用眼光把她的眼睛吸引过来,再用一些奉承的甜言蜜语,甜言蜜语之后再是肉麻下流,然后再使劲地使坏,越坏越好,小女生就喜欢这。只要你用语把握的分寸恰当,一般都很容易把一个小女生在意志强奸掉的。

  接下来的活计就是动手动脚。要是意志强奸完了之后不对女生动手动脚,那只会前功尽弃,小女生以为你对她的身体不感兴趣,即她的身体性感到没有勾起你的邪念,便以为你不喜欢她,只是在逗她玩,说不准她可能再也不理你。
  我感觉意奸我的很完满地完成了任务,接下来要做我的下一步计划。要对火儿动手动脚可不容易。必须先找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地方,一定要防止媚媚的眼线。另一方面,还必须要堵住火儿的嘴,叫她不会说出去我对她的人身侵犯。

  我以教火儿写诗为由,把她领到了一个离学校有八站地远的一个公园里去玩耍。在那里我故意捡一些险路歪路来走,因为她会害怕,她一害怕我就牵她的手搂她的腰。我突然闻到了火儿身上有一种茉莉花的香味,叫我眩晕。

  我和她痛痛快快地玩了一个下午。然后,我借故让她作车先回去,之后我坐下一班车回学校。回到学校之后,在QQ上给火儿聊天,自然有温柔了许多。火儿对我没有和他一起回学校的做法很的谅解体贴,她说他知道我此刻的心情,很感谢我能陪她一起出去玩。要我不要说出去,以免媚媚听到会生我的气。

  我们还约好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在两周以后的一个离学校有十站地远的汗冰城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flemingxxx 金币 -1 请不要乱改原文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