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人妻女友

【欲望哈姆雷特】(02-03)【作者:欲望哈姆雷特

2017-04-25人气:

 字数:5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2教练与选手
 
  交往后,我才发现……似乎,怡盈总习惯在性爱中承受粗暴。
 
  这还不光是在生理上,更包括了心理上!
 
  几次做爱,几乎不需要什么我主动做什么前戏,只见她裸着身子,匍伏在床 单上,紧窄的腰肢,缓缓扭动,摆弄出只有运动员能做出的幅度。
 
  卧房昏暗的灯光下,小麦色的裸背,闪耀着光泽,结实的背肌,充盈着力量。 
  一头黑亮的秀发,随意地散在肩头。
 
  使她看起来,仿佛像只雌兽。
 
  「阿雷……来……唔……来肏我……」
 
  平日阳光健康的怡盈,此刻却媚眼如丝,不断从喉间发出含糊的呢喃。 
  便看那两瓣没有一丝赘肉,紧致浑圆的美臀,开始高高抬起,饥渴地摇着。 
  都听过一句形容词,叫「乳波臀浪」。
 
  但如今我才发现,一般女生那种松松垮垮,软肉晃荡的屁股,摇起来,相较 于怡盈她那紧实到仿佛要炸开般的野性翘臀,简直天差地远。
 
  她的表情,她的呻吟,她的姿势……
 
  往往会让我觉得,自己不是在做爱,而是在交配。
 
  因而当她翻过身,将一双笔直匀称的长腿,炫耀似地曲起、伸展、交叠、分 开……就像两条棕蜜色的巨蟒,缓缓向我的腰间缠来时。
 
  我总会忍不住热血上涌,揪起她的马尾,猛然往后一扯!
 
  「呜……」怡盈眉头紧皱,吃痛地仰起俏脸。
 
  「骚货!」我在她光洁的肩头上,用力咬了一口。
 
  「妳就这么想要?」突如其来的痛楚,令这具压在我身下的胴体,半真半假 地,剧烈挣扎了起来。
 
  「我肏死妳!」
 
  我双手握紧怡盈的脚踝,高高举起,手一分,将她双腿拉成大大的V字型。 
  然后,奋力一挺腰,胯下那根狰狞已久的怒龙,便丝毫不加润滑地,狠狠往 她那粉色的嫩屄顶了进去。
 
  这次,整根肉柱,直接贯穿到底!
 
  「呜!」
 
  剧烈的摩擦,剧烈的疼痛,剧烈的收缩,带来了剧烈的快感。
 
  腟道内,那一圈圈如橡皮筋般,层层叠叠的皱褶,在被龟头强行挤开后,又 迅速收紧,夹了回来。
 
  我咬着牙,一口气将肉棒整根拔出。
 
  再一口气插入!
 
  「啊啊啊啊啊……」怡盈发出凄婉的哀鸣,浑身痉挛,四肢颤抖,仿佛难以 承受身下的穿刺。
 
  但随着肆虐加剧,当求饶的娇啼声,逐渐变成淫浪缠绵的低语后……她便会 搂着我的脖子,断断续续地,在我耳边诉说。
 
  诉说她高中时,那段曾遭教练强暴的经历!
 
  高二那年,她以优异的成绩,一举刷新了全中运的三项纪录……赛后,便在 田径队成员们的簇拥下,一起到教练家里去庆功。
 
  兴奋的怡盈,经不住怂恿,喝了好几杯口味甜甜的调酒。
 
  最后,满脸红晕的她,瘫倒在沙发上。
 
  一时之间,只觉得意识渐渐朦胧,只觉得身旁同学们的哄笑喧闹,渐渐在屋 里扩散、回荡、散去……
 
  昏昏沉沉,不知躺了多久。
 
  直到,怡盈隐隐觉得,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磨蹭……
 
  勉强睁开眼,才惊觉平日和蔼可亲的教练,居然正红着眼,裸着下身,握着 肉棒,对着她的脸蛋在打手枪!
 
  噁心的龟头,抖动在眼前,粗硬的勃起,不断蹭着少女青春的俏脸。
 
  胸前微凉,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上衣早已被掀起,露出一片已然发育的 胸脯。
 
  「不!不要!」
 
  她吓得哭了出来,一边虚弱地想坐起身。那位已婚教练,却索性整个人扑上 去,一边捂住她的嘴,一边将她的腿掰开。
 
  轻薄的运动短裤,「嗤」的一声,被撕开一道裂缝,露出了洁白的小屁股。 
  股间,是处子柔软的私密处。
 
  于是,教练在掌心吐了点口水后,匆匆往肉棒上一抹……
 
  就这样丑陋且粗暴地,上了自己队里最漂亮的女同学!
 
  破体而入的那一刻,怡盈只觉得眼前一黑。
 
  所有属于少女的粉色幻想,所有关于纯洁的浪漫期待,所有存在于恋人间的 温柔约定……都在那一刻,被一个中年男人的兽性,给蹂躏成粉碎。
 
  满脸是泪的她,怎么都躲不开下半身撕裂般的刺痛。
 
  仿佛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在号啕,但发出来的,却只有暗哑的「呜呜」声。 
  那双原本强健有力的傲人美腿,在无意义的几次踢蹬后,渐渐地,就只能无 力地软垂在教练的肩膀上。
 
  就只能随着对方一次次的冲击,微微摇晃。
 
  她两眼紧闭,想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场噩梦。
 
  但耳边,却还能听见教练喷着满嘴酒气,在她无暇的脖颈上咂咂有声,又吸 又啃。
 
  男人肥厚的肚腩,压在她身上,感觉就像是一只发情的公猪,在对少女泄欲。 
  少女娇嫩的乳房,被公猪粗糙的蹄掌,践踏得青一块,紫一块。
 
  至于少女其他更娇嫩的部位……就更不用提了。
 
  那是个漫长而恐怖的一夜。
 
  直到再一次,意识恢复正常,怡盈发现自己浑身虚脱,醒在客厅的地毯上。 
  她的上衣被掀起,短裤被扯烂,身上满是吻痕、唾液、分泌与淤青。
 
  她从臀后,到背上,四处流淌着那头公猪的精液……尤其是在双腿间,那白 浊中,还带着一缕暗红的血丝。
 
  这是她的第一次 .
 
  于是,在怡盈获奖的当晚,教练在自己选手的身上,足足尽兴了三次,夺取 了一份他所专属的奖励。
 
  「小盈啊,妳好紧!」
 
  模糊中,这是当教练最后一次在她体内发泄完时,一边穿裤子,一边对她说 的话。
 
  说完,还伸出舌头,在怡盈的脸蛋上舔了几下……
 
  这整段告白,听得我是既心惊,又心疼。
 
  相识以来,许多令我猜想不透的行为,仿佛渐渐有了解答。
 
  但我也得承认,一边听着自己的女友,在耳边娇喘连连地描述细节,一边又 以同样的姿势,在她的体内不断抽动时……任何人都会在嫉妒与幻想的双重刺激 下,快速达到高潮。
 
  所以我霍地起身,将她拽到沙发旁,用当年那教练强奸她的体位,埋头「啪 啪啪」狠肏着……直到实在受不了,才拔出黏腻不堪的阴茎,将火热的精液,尽 情喷洒在怡盈曼妙的下半身。
 
  怡盈趴在沙发上,撅起屁股,嘻笑着,迎合著,承受着,任我放肆。
 
  直到她从臀后,到背上,四处流淌着男人的精液。
 
  只不过,这一次在双腿间,那白浊中,不再会有一缕暗红的血丝。
 
  她早已不是第一次。
 
  面对粗暴,如今的她,欢快而骄傲。
 
  临走前,我一边起身穿衣,一边意犹未竟,又来到怡盈身边。
 
  「小盈啊,我也觉得妳好紧!」
 
  我搂着她,刻意笑着模仿起中年大叔的嗓音。
 
  还伸出舌头,在怡盈的脸蛋上舔了几下。
 
  她点点头,抱着我。
 
  然后哭了。
 
              03伴娘与伴郎
 
  慢慢地,随着一次次性爱中的坦诚,我也一步步,走进怡盈那略带扭曲的内 心。
 
  我越来越能理解,初见怡盈时,她所点燃的那种主动与饥渴,以确定在一起 后,她那种既想在肉体上取悦我,又想借由吐露自己的不堪,好吓走我的不安全 感。
 
  像是有一回,怡盈在她校队学妹的婚礼上,担任伴娘。
 
  穿着露肩小礼服的她,喜孜孜地跟在新娘身旁,化起淡妆,盘起长发,呈现 出一副与平日大不相同的小女人模样。
 
  她说,她喜欢婚纱的那种白,喜欢那种无论有什么污点,都能被白色所掩盖 的感觉。
 
  新郎与新娘,打从学生时代就既是运动明星又是体坛佳偶,所以婚礼上,体 育圈的各路好友,都纷纷从各地飞来赴宴。
 
  像其中一位年轻帅气的伴郎,北京人,据说便是新郎在对岸打职篮时,结交 的死党。
 
  接着按照惯例,鲜花、掌声、祝福、笑语……
 
  每个婚礼,其实都一样。
 
  只不过,当身为伴娘的怡盈,如一朵鲜嫩的百合般,跟在新娘后面进场时, 我相信全场目光的焦点,绝对不在新娘身上。
 
  好不容易,等伴郎与伴娘,跟着新人退场后,晚宴正式开始。
 
  奇怪的是,怡盈却一直没回到桌上来。
 
  打了手机,静音。
 
  我只好孤身一人,勉力应付着满桌的应酬话。
 
  直到半个多小时过去,我忍不住担心,开始四处找人……才终于在新娘休息 室外的走廊上,发现怡盈正低着头,从里面走出来。
 
  脸色潮红,发型微乱。
 
  抬脸看到我,她吃了一惊,却没说话。
 
  我则笑着走上前,弯身,默默送上一个吻。
 
  「没事的,宝贝……」
 
  「妳不想说,我就不问。」
 
  两人对望半晌后,她眼眶一湿,扑了上来,一边将脸埋进我胸口,一边断断 续续地,低声倾诉着另一个故事。
 
  那是关于某年秋天,她去大连参加交流培训时,在会场上所遇到一位工读生。 
  当时,怡盈刚在教练的要求下,从原本的百米改练跨栏,新挑战带来新压力, 每天都绷得很紧。
 
  于是每次练习完,浑身大汗淋漓,而那个小工读生,便是送水的。
 
  因此一到场边,她总是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坦然从那小男生的手中接过水 瓶,仰起头,「哗啦啦」地从脸上浇下去。
 
  清凉的水珠,淋在她红通通的脸颊上,沿着脖颈,流到胸口,渗进乳沟…… 再沿着猛烈起伏的胸脯,滑入她赤裸的小腹。
 
  这种豪放行径,让那位年纪轻轻的工读生,看得是目不转睛。
 
  结果,三言两语,生性外向的怡盈,很快便跟对方混熟了。
 
  训练结束后,她更应这小男生之邀,去他老家玩几天。
 
  听到这,我苦笑一声。
 
  我当然知道,干柴烈火,那会是个怎么样的「玩」法。
 
  果不其然,当年这位好不容易遇上此一天赐良缘的纯情少男,绝不放过任何 机会。
 
  开始整整一周,就在对方父母的眼皮底下,他俩几乎没出过家门,从床上到 地上,从浴室到厨房……那小男生在各种场所,以各种姿势,尽情而彻底地,享 用着她这位「台湾姐姐」的身体。
 
  而年轻的欲望、粗鲁的动作、青涩的反应与陌生的环境,对集训过后,怡盈 那疲惫而紧绷的肉体来说,也算是一种治愈。
 
  但最关键的变化,却发生在对方老爸的床上。
 
  那天用完早餐,男生陪伯母上街买菜,怡盈则端着一杯咖啡,走进主卧,想 叫醒前一晚应酬过度,宿醉在床的伯父。
 
  不料当她走到伯父身边,轻轻推了几下后。
 
  对方居然便半梦半醒地,顺势一扯,将她拖进了被窝!
 
  「伯父,你醒醒!我是盈盈啊!」
 
  一边正忙着解释,另一边,伯父却早已趁机骑到了怡盈腿上。左手,制住女 孩的双腕,右手,扯开她的领口,然后头一低,就这样舔咬起那对挺立的美乳。 
  挣扎间,棉被掀开,翻出一件浅色的运动胸罩。
 
  怡盈这才注意到,伯父的下身,居然是赤裸的。
 
  「好噁心!不要!」他之前,正躲在被窝里,拿着自己的内衣在手淫! 
  原来伯父发现,这位刚跟儿子认识没几天的台湾女孩,看似清秀亮丽,健康 活泼……但带回家后,却从早到晚,几乎整天都在跟他儿子做爱!
 
  半夜回家时,隔着门,总能听到儿子房间里,隐约传出呻吟声。
 
  一大早醒来,经过浴室时,也常遇到女孩围着浴巾,红着脸,从儿子正在梳 洗的浴室里,匆匆溜出来的身影。
 
  好几次,忍不住偷偷翻检儿子房中的垃圾桶,只见一个个沾满分泌物的保险 套,与一团团用过的纸巾。
 
  人到中年,面对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青春少女,做父亲的,怎能不产生妄想? 
  他试过克制。
 
  也试过趁女孩在家晨练时,偷偷用手机,拍下她那笔直的腿,那结实的臀, 那平坦的小腹……然后躲进被窝里,一遍遍地欣赏,一遍遍地放纵自己的意淫。 
  如今,带着三分宿醉,自己的意淫与现实,在恍惚之间重叠了。
 
  而一是寄人篱下,二是怕把事情闹大,三是女子运动员的体力,毕竟还是比 不过长年干粗活的中年男性。
 
  所以此刻,面对伯父的举动,怡盈不敢也不知该如何抗拒。
 
  吓傻了的她,脑中一片空白,只能难堪且痛苦地掩着脸,任凭对方拉下内裤, 贪婪地品尝起儿子女伴的私处。
 
  「别怕别怕!一下就好!」
 
  「我只是也想试一下……」伯父一边幼稚的安慰,一边将怡盈翻过身。 
  趴在男友父亲的床上,身下,是对方不断探入搅拌,滑腻到令人作呕的舌头 触感。
 
  臀间,则是刺痛着娇嫩肌肤的粗硬胡渣。
 
  墙上挂的全家福相片里,是伯父搂着妻儿,满脸慈爱的好男人形象。
 
  鼻端,却是从被窝中传来,那股来自男人下体的腥臭味。
 
  这种种刺激,让怡盈忆起了过去的教练,不禁心头一颤,忘记了挣扎。 
  伯父的舌尖,感受到了怡盈身体的小小变化,他嘿嘿一笑,放开控制,握着 起那根黝黑粗短的肉棒……他打算把握时间,赶紧享用这个比自己年轻了廿多岁 的青春肉体。
 
  强行被突入的瞬间,一股灼热钻进小腹,不深,但撕裂感很强。
 
  而真正让怡盈痛苦的,却是更强烈的羞耻感。
 
  「脏……好脏……」
 
  她不是处女,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被玷污。
 
  但那个笑起来很可爱小男生呢?他能站在自己这边吗?他能理解在自己的 「女友」身上,发生了什么吗?她能告诉这个男孩,说他的父亲,正在如何侵犯 着自己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发生在自己,已经开始对这个男孩有好感的时候?
 
  算一算,上街买菜的两人,没多久就会回来。
 
  「求……求你……快一点……」
 
  原本就不知该如何抗拒的怡盈,开始不自觉地扭起臀部,暗暗迎合,希望能 让一切尽早结束。
 
  在心底深处,某些不堪的回忆里,她甚至知道怎样的扭动,能带给那种男人 什么样的满足。
 
  身后的喘息、低吼、撞击,许久才停。
 
  趴着的怡盈,则将痛苦的俏脸,深深埋进床上那个雪白的枕头里。
 
  她喜欢那种无论有什么污点,都能被白色所掩盖的感觉……
 
  完事后,怡盈什么都没说,默默穿好衣服,一拐一拐地走进浴室。
 
  男友父亲的精液,从大腿根部,缓缓流出。
 
  接下来的几天,每当她深夜跟小男生做完爱,独自去浴室冲洗时……伯父都 会笑咪咪地,在里头等她。
 
  床上,男友精疲力竭,呼呼大睡。
 
  莲蓬头下,父亲气喘吁吁,接力蹂躏起儿子刚刚才暖身完的诱人胴体。 
  父子轮流插入的屈辱,彻底摧毁了怡盈的精神状态。
 
  她放弃抗拒,眼神茫然,任由伯父抬起双腿,在她身上拚命耕耘……那根曾 经为伯母授精的阳具,如今抽动在自己体内,而曾经孕育出男友的精液,每一滴, 都深深灌进自己的子宫里。
 
  多次不戴套的内射,让她不得不瞒着男友,偷偷去买事后药。
 
  完全不愿出声的高潮,则令她咬到嘴唇淤青。
 
  搭机回台前,怡盈在机场的厕所里,乖乖撩起短裙,温驯地让那个毫不知情 的小男生,痛快地爽完了最后一次。
 
  男孩说他体大毕业后,会去打职篮,会拿千万年薪,会娶她。
 
  而回去后,她换了手机,换了电邮,换了脸书……
 
  两人之间的恋情,便这样不得不结束。
 
  「所以,今晚的伴郎,就是当年那个小男生?」听完,我搂着怡盈,揭开了 今晚的谜底。
 
  她点点头。
 
  「而刚才那半个多小时,妳就是跟他……独自待在新娘休息室里?」
 
  这句话,其实多余。
 
  我看得出,怡盈的礼服下摆,明显是被人掀起过而弄皱的。
 
  她咬着唇,痛苦地再点点头。
 
  「妳知道吗……」
 
  我假意板着脸,伸指点了点她那可爱的小鼻子。
 
  「女孩,你今晚麻烦大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