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人妻女友

【借种】(上部)(05)【作者:半盏清酒】

2017-04-25人气:

 字数:55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创业
 
  醒来想找梓楷聊聊天,没想到他已经回厂里去了,还说第二天会带他到厂里 去参观。第二天两兄弟坐车来到了厂里,同样是那个讨厌的奎哥开车,气得梓俊 一路上铁青着脸不说话。
 
  厂房设在郊区,是一幛四层楼高的建筑,外表比较简陋,周围好大一圈围栏。 门口养了两条大狼狗,见到小车驶过来,老远就汪汪的叫个不停,被梓楷伸手抚 摸几下头部,立马就变得俯首贴耳了。
 
  里边的设备还是蛮多的,而且不少还是进口牌子,什么海德堡六色胶印机、 05机、烫金机、模切机,还有很多梓俊叫不出名字的,足足有好几排甚为壮观。 后边的仓库也堆满了各种品牌、一叠叠的烟标,最外边摆放着的是红色的「七匹 狼」。
 
  三楼是质检中心还有版房,中间摆满了桌子,足足有五六十位女工在这里工 作。按梓楷的说法,她们叫「捡标员」,负责挑选出印刷上有瑕疵的烟标。因为 烟厂的审核是很严格的,不合格的产品会立即报废处理,不会给你任何讨价还价 的余地。
 
  随便参观了一下四楼的食堂还有多功能厅,梓楷带着弟弟来到了二楼的办公 区域。总经理办会室摆满了各种奖状、证书什么的。
 
  「哥,你这里搞得还真是像模像样嘛,上面居然还能唱卡拉OK?这也太奢 侈了点吧?你对员工可真好。」梓俊把头靠在舒服的真皮沙发上面。
 
  「以前穷那是没有办法,现在赚了点钱,当然不能亏待那帮亲朋好友啦,难 得大家能够聚在一起开心的工作,这都是缘分啊。」
 
  「哥,我看奎哥这家伙毛毛躁躁的,你为什么还留他在身边?」梓俊想要挑 拨离间。
 
  「这小子确实没有什么特长,但是我俩自小就在一起玩耍,总得提携他一下 吧?而且他还有一个特长,酒量特别大,千杯不醉,你不知道,有些生意还非得 在酒桌上面才能够谈成。所以,我跟他也是秤不离砣啊。」
 
  「光会喝酒算什么本事?哥你对他也太宽容,这家伙……」
 
  「小子,我不喜欢你说我朋友的坏话,我知道他身上有一堆的坏毛病,有时 候还会耍点小聪明,但只要他不犯大错,我就会一直留他在身边。好啦,想不想 听听我的创业史啊?」梓楷适时的转移了话题。
 
  既然大哥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梓俊也不好再反驳什么,心想以后找着机会 再来个落井下石,我就不信整不死你永奎!居然敢非礼我嫂子,真是活腻歪了。 
  「哥,我觉得你还真是白手起家的典范,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里之前明明 就是一家濒临倒闭的小型印刷厂而已啊。」
 
  「嘿,这就是你哥的本事了。你们当年一直说我总跟些狐朋狗友混一块,不 是打牌就是喝酒,其实我那是在刺探各种情报啊,江湖上鱼龙混杂,或许一条微 不足道的消息,对我而言却是一个巨大的的机遇,我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飞黄腾 达!」
 
  「你就别吊我胃口了,快说说你发家致富的秘诀吧。」梓俊把双腿盘到沙发 上,准备认真听听大哥的创业史。
 
  「这完全就是机缘巧合。那天晚上我跟几个朋友在打牌,其中一个叫元子的, 这几年显然混得不错,他是开着小车过来的。他那天胡了两把之后居然掏出了一 包软中华!这玩意可是三四十块钱一包,都顶咱家一个礼拜的菜钱了,而且还要 有门路才可以买到。他给每人发了一根,搞得我都有点受宠若惊,猛得吸上两口, 还得将烟在肺里多停留一会,免得浪费了这种极品。」
 
  「软中真有那么好抽?」梓俊一脸的狐疑,他虽然不抽烟,但也听说过软中 的名头,在当时已经算是中国最好最贵的香烟了。当然,我们小苹同志的特供熊 猫烟除外。
 
  「那叫一个纯,吸进肺里一点也不呛,头两口绝对是天下无敌!我长这么大, 软中一共也就抽过三根,想想都有点心酸!我们接着又打了几圈,元子给我们每 人又发了一根,出手还真是有够豪爽。我当时就坐他身边,对他说这怎么好意思, 元子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说的这些跟你的创业史有什么关系?就因为一包软中华?」
 
  「你耐心听下去嘛,反正有时间就当给你讲故事咯。我对他说哥们,看来你 混得不错啊,又是小车又是软中,能不能给兄弟我指一条财路啊?元子这人倒是 实诚,对我说小车是公司的,他就一司机,还神秘的告诉我,这包软中是假的!」 
  「什么?假的?哥你也算是个老烟民了,居然没有发现?」梓俊大声问道。 
  「我当时打死也不相信,因为就在不久前我还抽过一根,是老板心情好赏的, 这味道明明就一模一样,而且这外包装也看不出任何的区别啊。元子笑着说现在 假烟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别说包装,就连烟草调味都几乎一样,如果不细 心比较根本不会有分别。他说这包假中华只要真货一半不到的价格,拿出来装逼 还真是不错。他还说市面上的假烟已经越来越多了,特别是那些名牌香烟,比如 红塔山、云烟什么的。我当时心中咯噔一声响,内心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 问他现在印制假烟的多不多,他说在大城市肯定是不敢搞的,因为这属于违法的 行为,不可能取得正式的牌照。但是因为利润很高,又有潜在的市场,还是有不 少印刷厂愿意铤而走险。」
 
  「我当时也没心情打牌了,等到结束的时候,我追上了他,问他肯不肯帮我 介绍一些生产假烟的老板,我一定不会亏待他。元子犹豫了一下,说我平时为人 挺仗义,愿意帮我这个忙。接下来他带我去见了几位老板,大家谈得还算顺利, 他们表示这会是个巨大的市场,只不过敢于接单的印刷厂还比较少,云霄这边也 只有一家,产量也不大,远远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说实话当时我都穷怕了,只 要有钱赚,别说是假烟,假枪假炮我也造了!我跟他们签订了一个初步协议,很 快就谈妥了价格。印刷厂倒是很好找,经过朋友牵线搭桥找到了一家想要把厂卖 掉的,哦,就是这里了。他们老板觉得印刷彩盒画册利润太低,还不如卖猪肉的 容易赚钱。」
 
  「哥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敢印假烟?这、这要是被发现搞不好要坐牢哦!」 梓俊内心燃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云霄这种小地方容易钻空子,监管没那么严格,各种违法乱纪的事情多了 去,什么赌档啊、发廊、按摩店啊,不也夜夜歌舞升平?那些执法人员都是睁只 眼闭只眼,只要时不时记得打点一下问题不大。我第一时间先是安抚住那十几名 老员工,他们才是印刷厂的支柱。我当时直言相告,问他们敢不敢印假烟?还向 他们许诺在现有基础上工资上涨20% ,年底还给他们发个大红包!他们一听就 乐了,表示只要能够准时发工资,他们人民币都敢印!我想人民币就算了,如果 出事那可是要枪毙的,我又不傻。」
 
  「所以你就利用印刷假烟标赚取了人生中第一桶金?」
 
  梓楷得意地点了点头,「这就叫艺高人胆大了,关键还是胆大,很多人碰上 这种机会肯定思前想后的,我却是毫不犹豫,因为咱家太需要钱了,我不可以让 弟弟未来的学费没有着落啊!我这个当大哥的必须干出一番事业,必须支撑起这 个家!」
 
  「哥……」梓俊望着大哥,双眼已经有些湿润了。
 
  「阿俊,大哥办这个厂可不是想要赚一波就走人,我是想要细水长流的,我 要让亲朋好友们也能过上好日子。我明白这样偷偷摸摸绝非长久之计,迟早是会 露馅的,必须取得正式的特种印刷牌照,那样才可以堂而皇之的打开大门赚钱! 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可能就是果断,做事绝不拖泥带水。当时印刷厂做了快一年, 我已经赚了四五十万,我用这笔钱买了辆德国原厂奥迪,直接开到了龙岩卷烟厂。」 
  通过事先铺好的关系,厂长好不容易才愿意和我们一起吃顿饭,哦,当时永 奎也过去了。厂长酒量惊人,传闻如果干不倒他就别想谈生意了,他认为能喝酒 的人才值得做朋友。因此我和永奎使出浑身解数,拼死和他对饮,实在熬不住就 跑进厕所吐完回来继续喝。第二天他要我过去单独面谈,他表示我是个爽快人, 值得交朋友,但是以我们厂目前的规模是不可能接到烟标订单的,让我先回去, 以后有机会再合作。我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我直接掏出车钥匙拍到茶几上, 「厂长,如果你觉得梓楷我人品还行,你就收下这辆奥迪,咱俩有机会合作最好, 如果没机会,就当是我交你这个朋友的见面礼!」我当时说得豪气干云,我确实 赌上了所有的身家,可心里边完全没底。
 
  「哇,哥你也真是够拼的……他如果收下车子又不给你订单你好像也没辙… …」梓俊张大了嘴半天没能合拢。
 
  「确实如此,烟厂向来牛逼烘烘,年年对国家纳税最多,地位无比尊崇,只 有人家上门求他,他们就像高高在上的皇帝,给不给你完全看心情。就连门口个 扫地的大婶,你跟她说话都要小心翼翼,搞不好她就是厂长的亲戚。」
 
  「那结果到底怎样?都快把我急死了!那可是辆四五十万的奥迪啊,广州大 马路上也没见几辆……」梓俊急于知道下文。在那个年代,一套房子只要几万块 钱,你就知道几十万是一个什么概念了。
 
  「厂长深深吸上一口烟,盯着我的眼睛注视了好一会,他忽然掐灭了烟头, 说是交了你这个朋友,还夸我有魄力!他让技术科的经理拿了几套七匹狼的烟标 菲林给我,让我带回去打个样,然后将样品带来让他们鉴定,如果符合标准就可 以开始小批量生产了。就这样,我跟龙岩烟厂拉开了合作的序幕。」
 
  「哇,难怪你接下来钱越赚越多,没几年就盖楼了,我们那些老邻居们一定 都看傻眼了。」梓俊也为哥哥感到自豪,他果然有胆有识,确实是做生意的料。 
  「阿俊那你可就猜错了,我赚钱靠的还是印假烟。厂长给我的只是七匹狼一 个低价品牌,利润非常薄,每年也只有几万大箱,老实说还不够我填牙缝的。但 是,原本我就不指望靠这个挣钱,我只需要跟烟厂保持长期合作关系,只需要让 人知道我有这样一个强硬的后台。不出我所料,有了龙岩烟厂这座大靠山,印刷 厂很快通过了审核,市里随即把各种证书发下来了,我们已经是一家有正规牌照 的印刷企业,而且成为了市里的纳税大户。就像你看到的,最外边那台机器负责 印刷正规烟标,门口堆放的那些准备出货的成品也是真的。但是后边还隐藏着一 个小车间,那里的印刷机才是真正能帮我赚钱的,白天晚上两班倒不间断的印刷, 每一张烟标都是钱啊!」
 
  「这张小小的烟标这么能挣钱啊?」
 
  「嘿嘿,一套包装的价格大概占了产品售价的10% ,也就是说,一条香烟 按百元算,包装就需要十块钱(一个条盒十个小盒)。除去纸张和印刷成本等等, 每套赚个几块钱还是有的。工艺越是复杂的烟包我们越喜欢,最好什么丝网啊、 凹凸烫金啊、防伪样样齐全,那么烟标的价格蹭蹭就上去了。而且这玩意最大的 好处是量大,每年我们能印个几十万大箱,你想想这是不是很牛逼啊?接下来我 还要做得更大,真烟假烟双管齐下,多拉拢几家烟厂,再把后面那块地买了,盖 上一幢大楼扩充规模!嘿嘿,到时候我就是云霄最大的企业家了,哈哈哈!」 
  看到梓楷略带狂妄的笑声还有目空一切的表情,梓俊忽然感到有点害怕,钱 来得太容易让梓楷有些盲目的自信了。「哥,印制假烟始终是违法乱纪的事情, 还是及早收手吧,反正你也挣不少了,知足常乐啊!」
 
  「知足常乐那是没本事人最喜欢的一句话,要想成功就必须贪婪才会有前进 的动力!你放心吧,咱们这种小地方最适合钻空子了,就算出事只要肯花钱就一 定能够搞定,中国最不缺的就是贪官污吏。」
 
  「哥,我始终还是有点担心,烟草一直是国家最重视的产业,假烟或多或少 肯定打击了真烟的销售啊,还会造成市场的混乱,迟早是会全面打击的,咱们还 是见好就收吧。做人总要留条后路啊对不对?」梓俊苦口婆心的说。
 
  「你小子怎么越来越婆妈了?比你嫂子还要烦人,她也总是这样劝我,难怪 你们成不了大事。好啦好啦,我再搞个几年,把钱赚得差不多了就收手,将假烟 的业务剥离出去,以后只印刷真烟行不行?」
 
  「不要存在侥幸心理,几年也太多了吧,不如……」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没时间跟你废话,整天庸人自扰有意思么? 思前想后注定成不了大事,知道什么叫富贵险中求么?好了,待会我还要开会, 你自己在厂里逛一圈就可以回去了。」梓楷不耐烦的说。
 
  梓俊忽然想起了什么,「哥,我听嫂子讲,你是不是有事需要我帮忙?」 
  梓楷愣了一下,脸忽然刷一下就红了,神情变得相当不自然,「哦,也、也 不是什么大事,晚上回家再说吧,我还要开会先走了,我让永奎开车送你回家。」 梓楷显然心烦意乱的。
 
  「我不要他送,我自己打车回去吧。哥那我先走了,晚上见。」梓俊转身离 开了办公室,身后仿佛传来梓楷一声轻轻的叹息。
 
  梓俊闲着无聊去见了几位老同事,有人提议趁这个机会搞个同学会,难得梓 俊回家一趟。大家很快联络了不少同学,晚上到酒楼搓了一顿,接着就去唱K, 闹了个昏天黑地,直到凌晨快一点钟梓俊才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睡到临近中午才醒来,发现梓楷已经去公司了。梓俊心中一直记挂着 那件事,不知道大哥的事情到底急不急。午餐过后他溜进厨房找秀妍打探消息, 没想到秀妍红着脸就是不肯说,搞得梓俊莫名其妙,心想有啥事能让你们这样神 神秘秘的?
 
  梓俊一直以来就想为哥哥做点事,不能每次都是梓楷帮助自己啊,我也要发 挥自己的作用,就算不能出钱我出力总行了吧。他正打算打车到印刷厂,忽然接 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来电,居然是高中的班主任打过来的!
 
  班主任从其它同学口中知道他回来,非让他到学校去一趟,为毕业班的同学 们传授高考的经验和心得,让他们知道只要肯努力,考进名校完全不是梦。 
  学校这几年只有梓俊一人考取了中大,正因为他家境贫寒,因此让这个事例 显得更加的励志,因此他还上了地方的报纸,这让校方非常的引以为傲,还经常 用他的事迹来鞭策其它同学。
 
  梓俊推辞不得,只好厚着脸皮过去了,他最不习惯在这种场合讲话,会让他 非常的拘谨。「演讲」完毕,老师又带他参观了学校新增加的各种设施,还补拍 了几张照片说是要挂在展厅里边,搞得梓俊哭笑不得,也说不清到底是光荣还是 尴尬。
 
  晚上居然有幸和校长共进了晚餐,搞得梓俊受宠若惊,整晚坐在餐桌前忸怩 不安,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回到家梓俊直接趴到床上就进入了梦乡。这种应酬对他而言真是份苦差事, 比高考还要更加的累人,他告诉自己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参加了,只此一次。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