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人妻女友

【妻子小茹在牙科诊所的遭遇】(01)作者: j

2017-04-04人气:

字数:4056


                (一)

  「老婆,一会儿你自己回家吧,我有些事要回趟公司」我向躺在牙科椅上的小茹晃了晃手机,说到。

  虽然我老婆今年已经26岁了,但是看起来却很幼齿,体型娇小再加上装扮上喜欢走可爱路线,说她是高中生也不会有人怀疑。

  今天本来是要陪老婆做完口腔保健然后看电影的,但是公司突然有急事必须要我回去。

  老婆很不开心的嘟着嘴:「真是的,整天就知道忙工作,连一天时间都不能给我吗?」

  「对不起啦,下次一定多补偿你一下,事情比较急,我先走啦!」

  我也很无奈,但是没办法呀,只能先在口头上安慰她一下了。

  「哎~ !」

  没等她说完,我手机又响了,我赶紧一遍接电话一遍向她比了个「爱你」的手势匆匆离开了。

  「真讨厌!」

  小茹气呼呼的把双臂交叉在胸前,把本来就不小的胸部托得更高了。

  小茹今天为了出来玩,特意打扮的很漂亮。她留着齐肩直发,略施淡妆。上衣是白色雪纺小衫,虽然算不上低胸,但是角度合适的时候也会微微露出一点乳沟。下半身是显得年轻活泼的蓝黑色百褶裙,腿上穿着一双黑色过膝袜。黑色的裙子和黑袜与暴露出来的那一截白嫩肉感的大腿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不禁对裙子裏面的画面更加向往。

  「来了来了,别着急啊,马上开始」

  这时医生推门进来,见我老婆脸色不好赶紧解释。这裏是一家只有一个医生的社区牙医诊所,医生姓张,平时也没什麽人,因此张医生对所有病人态度都很热情。

  「哦,张医生别误会,我是在生我老公的气。」

  小茹解释了一下,然后顺了顺裙子后面躺了下来。

  「怎麽啦?刚才还好好的。」

  张医生一边戴手套一遍问,他站在小茹头顶的位置,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乳沟的深处。张医生一遍準备工具,一遍不安分的瞟了几眼小茹微微起伏的胸脯,发现老婆并没有看他便更加肆无忌惮的盯住不放了。

  「我老公呀,工作比什麽都重要,刚刚接了电话又要回去了。」

  「男人嘛,重事业也是应该的,你也得理解。」

  张医生一边搭着话一边把牙科灯拉了下来,小茹感到一阵刺眼便把眼睛闭上了。

  这下张医生更加肆无忌惮了,他居然更直接的向我老婆衣领裏面望去了,从这裏刚刚能看到被白色胸罩包裹的半球,乳房上的肉被胸罩边缘勒出了肉痕。
  张医生因为刺激手有点发抖,不小心把桌上的东西碰到地上,赶紧去捡。
  小茹听到了声音是来自自己脚边,想到张医生可能会在捡东西的时候瞥到自己裙底,就夹紧了一下双腿。

  这个动作正好挡住了张医生窥探的视线。张医生正暗叹自己运气不好的时候却看到小茹原本夹紧的双腿稍微打开了一点,他赶紧贪婪得朝小茹的裙子下面望去。

  好像是白色的?没穿安全裤?该死的,再打开一点让我看清楚呀,张医生一点也不知足。

  这时小茹心裏却在打鼓,因为她正做了一次赌博。赌注就是自己的裙下风光。
  对,她是故意打开双腿的,因为就在刚才她夹紧双腿的一瞬间,她脑子裏突然窜出一个念头:「打开双腿,让他看!反正他不看你也不吃亏,就算他看了,那也是对老公的惩罚!谁叫他那麽把你一个人扔诊所裏的,活该老婆被别的男人看!」

  「而且……你也很享受不是吗?」

  「才没有呢,我才不喜欢给别的男人看自己的身体呢!」

  想到这裏,小茹赶紧在心中为自己辩解,把头脑中的小恶魔赶跑了。

  于是,她的双腿再一次夹紧了,张医生探着脖子还没看清究竟,却发现大门又关上了,竟不自觉发出一声叹气。

  「哎」

  「?……怎麽了?张医生,东西掉了吗?……」

  老婆感觉张医生捡东西的时间有点长,再加上听到轻微的叹息,好奇得想起身看看,却忘记了她的眼前还有个牙科灯。

  于是她的脑袋狠狠撞到了灯上。嘭!

  「哎!呦!」

  「我……我自己捡就好……怎麽样?碰疼了吗?」

  张医生刚想起身过来,却发现我老婆因为疼痛,双腿挣扎了一下,裙子被掀开一点,隐约露出了白色卡通内裤。

  张医生看着眼前的景象呆住了,已经结婚的少妇居然还穿这麽可爱的内裤,而且一点也没有违和感。想想自己家裏的黄脸婆,不由为自己的人生感到一丝悲哀。

  「如果我能占有她该多好啊。」

  张医生心裏想着,直到被掀起的裙子又落了回去,他才回过神来,赶紧来检查小茹碰到的地方。

  「哎呀,幸亏没碰破,吓我一跳,这要是碰破点皮,你老公还能饶了我?
  你是顾客,你就好好躺着,有什麽事我自己弄就好啦!「

  「啊,对不起!」

  小茹忍着痛,居然还对不起。疼出的泪水在眼裏打着转。

  「哎,别说对比起,是我服务不到位你才碰到的。现在不疼了吧?」

  「嗯」

  小茹想起刚才张医生在自己脚边呆了那麽长时间,又想起刚才内心裏小恶魔的话,不由有点脸红。

  他刚才该不会偷看了我的裙底了吧?怎麽办?我脸好烫。我假装看额头的伤,照镜子看看吧。

  「张医生,可不可以帮我拿个镜子,我看一下。」

  张医生赶忙找出一个镜子递给老婆,小茹接镜子的时候的瞬间,衣服下面露出了自己雪白的小腹和性感的肚脐。接过镜子以后,因为刚才的动作,从宽松的上衣领口露出了胸罩透明晶亮的肩带。她却浑然不知。

  小茹照着镜子装作看额头有没有碰伤,却在检查自己的脸红了没。

  她没有注意到,张医生的眼睛已经在冒火了。

  张医生目露兇光,缓缓转过身,转身的时候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手裏拿着一杯水,面对我的老婆——小茹。

  「来,喝杯水,我们开始吧!」

  小茹哪裏知道水已经做过手脚,心裏还在顾虑着自己的脸是否发红,自己会不会露出糗态。

  (我的傻宝贝呀,一会儿你要比现在糗多啦!)

  她起身放下镜子接过水杯喝了几口。然后轻轻拍了拍自己发烫的小脸,说:「好,我们开始吧。」

  「再喝点,把它喝完……」

  「不要了,喝不下了」

  「你要配合医生哦!」

  「那好吧……」

  喝完之后,小茹感到自己脸还是发烫。

  「感觉怎麽样?」

  「还好,不疼了,就是有些热,空调再打开一点吧,我感觉有些喘不上气。」说着小茹用手在脸前扇着风。

  而张医生则一脸陶醉的凑到我老婆脸前,嗅着她扇得风裏的香气。

  小茹的思维不能集中了,但她还是觉得张医生的行为有些奇怪。

  「张医生,你在干什麽?」

  「我在闻你的体香呀。」

  「为…为什麽要闻人家体香,好奇怪啊…我怎麽没有力气了……」

  看起来张医生给她下的药可以让人保持醒着的同时降低思维能力。

  「因为,我要吃了你呀!」

  说着,张医生按了下诊所卷帘门的开关,门外的阳光开始逐渐退下。室内亮起昏暗的灯光。

  「张医生真会开玩笑,人是不能吃的。

  为什麽天黑了呢?我还得回家给老公做饭……老公来接我出去玩……我不该露裙底给张医生看的,呜呜呜……「

  小茹开始胡言乱语了,听到最后一句,张医生鸡巴立马挺了起来。

  「你说什麽?你居然故意给张医生看裙底?」

  张医生赶紧顺着老婆的话追问。

  「都怪你不关心我,我要你陪我!」

  显然小茹已经不能连贯的思考了,只是不断的讲出自己的思维碎片。

  「好啦好啦,我陪你好吗?」

  「嗯……」

  小茹现在跟喝醉了一般。

  张医生匆匆把腰带解开,一只手掀开小茹的裙子,仔细观察着老婆的下体。
  「嗯~ 讨厌,别盯着看……」

  小茹半梦半醒之间无力的反抗了一下。

  「乖,张看让老公看看!」

  张医生不等我老婆回答就再次打开她的双腿,掀开裙子仔细的研究着我老婆下体的肉缝在内裤上勒出的凹痕。

  「呃~ 嗯~ ……」

  听着小茹的呻吟,张医生颤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摩挲着老婆肥厚的下体。

  「啊~ 嗯~ 好痒……咯咯……」老婆被他摸得笑出声来。

  「不许笑!我摸你的时候你只能发出舒服的呻吟,要不然我会生气的!」张医生命令道。

  「嗯~ 哈~ 」

  老婆下面湿得很快,只摸了几下,白色棉质内裤底下就已经显出了湿湿的痕迹。

  「啊,张医生~ 」张医生被吓了一跳,跌坐在地上。

  「快点弄我」

  我老婆居然开始发骚了,你内心深处居然会想让张医生弄你,你这个骚货!
  张医生观察了一下小茹的表情,原来不是药效消退了。便更加大胆起来,双手肆意的抚摸我老婆的下体,手脚并用,舔着我老婆的大腿和内裤上的湿痕。
  小茹更是放开了浪叫「啊……快弄我……」

  张医生见她叫得太大声了,赶紧脱下裤子,一根黝黑的肉棒跳了出来,龟头因为膨胀变得鋥亮。

  一把抓住我老婆的头发,将她的头向他的鸡巴上逼过去。

  小茹很自觉的张开小嘴,将整根鸡巴吞下,原本大声的浪叫瞬间变成「呜~嗯~ 」的吞咽声。

  张医生一点不像我那样怜香惜玉。

  他双手抓着我老婆的头发拼命的抽送,我老婆的整个口腔和喉咙都被他的鸡巴塞满了,连喘气的空间都没有。

  随着不断地抽送,他龟头分泌的前列腺液与我老婆的香津的混合液体被打成了泡沫,不断的从老婆的小嘴与张医生的肉棒之间的缝隙漏了出来。

  小茹因为窒息的痛苦双手挥舞着,双脚踢蹬着,眼睛已经开始反白了。但张医生一点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渐渐小茹的挣扎变得迟钝,这时张医生像是要到了,加快了速度疯狂的操弄我老婆的小嘴。

  小茹下肢的挣扎让整个裙子都翻了上去,整片肉感雪白的屁股都露了出来,臀微微翘着,腿上的过膝袜有一只已经被撸到了小腿肚上,大腿与暴露的臀肉连成一片,淩乱而又耀眼。

  这时我老婆的双手耷拉了下来,停止了一切活动。

  张医生也绷直了身体,死死按住我老婆的头,下体一挺一挺,将精液灌入我老婆的食道。

  抽出来的时候龟头还在止不住的喷射,精液喷洒在老婆的脸上和头发上。
  我老婆的下巴淌满了香津、精液的混合物,在昏暗灯光的映射下泛着晶亮反光,泪水把脸上的妆沖花了。我老婆趴在牙科椅上,整个人没有了生气,身体还保持着被奸淫时的姿势,微微翘着屁股,内裤湿成一片,上半身也没有了起伏。
  张医生吓坏了,赶紧把小茹翻过身来,拍打小茹的脸颊。

  「餵!!餵!!!你别装死啊!!」

  小茹还是没有反应,张医生显然更加慌张了。

  他又使劲的抽了小茹几个耳光……

  突然随着尖锐的吸气声,紧接着传来一阵咳嗽声,小茹了醒过来。

  (幸亏你醒过来了,要不然以后你会错过很多精彩的故事呢)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