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另类小说

国企Yin乱系列-第1部分

2017-10-30人气:

 
这是一个国有的石油化工企业,在中国的石化行业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它的版图里,除了必要的生产设施以外,所有社会上有的服务行业这里都有,
小学,中学,幼儿园,医院等等一应俱全。
因为这个公司,国家成立了专门的政府机构,其行政区划就是整个企业,甚
至还有专门的法院、警察局、检察院,唯一没有的设施只有两个——监狱、火葬
厂。
为了行文方便,暂且就叫A公司,这是由於计划经济的时候造成的后果,在
这里,没有必要评价这样设置企业的好坏。
至於,为何要如此费事的花费笔墨写这些,是让大家瞭解这种企业办社会,
社会就是企业中的种种弊端,以及本文里的主人公在这种环境里的无奈的生活方
式,由此发生了很多好看的故事。

第一章  屈辱的办公室秘书
阿晴是个35岁的少妇了,对於她来说,老天很是偏爱,岁月的痕迹没有在
她的脸上留下什么苍老的痕迹,相反的,由於年龄的原因,她更具有了成熟女人
的丰韵和性感。
一张娃娃样的小脸,总是带着甜甜的笑,眼睛很漂亮,俏俏的向上挑着,弯
弯的眉毛象细细的下弦月,尽管生过了孩子,但是细细的腰身还是很苗条,挺挺
的屁股,从后面看过去总让人产生干一下的感觉。
丰满的丨乳丨房遮掩在薄薄的衬衣里,好像不甘寂寞的要跳出来,让人看了总想
撕下衬衣,能好好的爽一下,才是真正的快乐。
表面上阿晴是个规规矩矩的白领女士,但是实际上,她是厂长的私人禁锢,
真正的全方位的为董事长服务的一个骚货。
突然,阿晴的西门子手机响起了悦耳的音乐,是很独特的歌曲,阿晴笑了,
她知道这个电话一定是公司董事长张丰的,只有他的手机打来才有这样的声音,
好久不见张丰了,他去北京公干好几天了。
想着想着,阿晴的下身竟然汩汩的流出了Yin水,耳朵根腾的红了,要是能撕
下她的裙子,会发现她的连裤袜已经湿的很厉害了。
“喂?我回来了。”电话里传出了一个男声,“想我么?小骚货,下面湿透
了吧?”
“嗯~~有人在旁边,轻一些。”这是温柔的女性的声音,像是在催眠着什
么,要是能天天听着这样的话,真是幸福的向日葵。
“那你过来吧。”
“好,我就来。”
阿晴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迈着小步赶快离开了办公室。
大家都心知肚明,也都见怪不怪了,何况她是和谁,大家也没必要找不自在
了。
作为一个管理20000多人的大公司的领导,张丰心里的压力和负担也很
大,当初,能够坐上这个位置,张丰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像的努力和奋斗,完全
把张丰的上台归结於拍马屁和行贿是不正确的,也是不公平的。
确切的说,张丰的上台也是自身努力的结果,为了这一天,张丰从原来的一
个小小的大学毕业生,现场的操作工,一步一步成为班长,工段长,调度主任,
总经理助理,直到这一步,很多人都认为不到40岁的张丰是通过行贿和买官走
到这一步的,但是只有张丰自己和他的知交好友才知道,张丰为了这一天付出了
多少。
自从22岁分配到公司工作,很多同时分来的大学生都留在了机关,只有他
当时主动要求到才成立的新系统当一名普通的操作工,十几年来,加班,工作,
学习是他在公司的全部内容。
在这期间,原来学工科的他自学通过了法律系本科,并通过了真正的MBA
课程,在很多人头疼的英语方面,张丰可以很流利的和老外交谈,其卓越的谈吐
和不凡的见识让很多来公司的外国人也赞叹不一。

门轻轻一推就开了,这是一个标准的董事长办公室,宽大的空间,黑色的花
岗岩地面,很少有人用这种颜色的花岗岩做地面的,这是张丰的意思,他觉得黑
色就意味着庄重和严肃,这样,那些老资格的人进入了这个房间,自然会感到压
抑和不自在,这也是给很多不服气他的人的一个下马威。
自从坐上了这个位置,张丰每天真可以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八个字形
容自己的心情,可是也只有这样,从小就不愿意服输的张丰才觉得生命的真正价
值所在。
除了这样的地面,整个房间显得整齐乾净,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一排书柜
靠墙立着,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尤其显眼的是很多军事书籍,很多战史书籍
和战略书籍摆满了满满的一层,显示着这位领导人是一位军事爱好者或者说是一
位准军事专家。
书柜还有一个独特的地方是有一些医书放在书柜里,知道的人明白张丰出身
医生世家,父亲和外公是很有名的中医,其他就是司空见惯的管理书籍,法规大
全,和人际关系书籍。这一切都说明着这个领导人与众不同的一面。
书柜前是一张标准的老板办公桌,深褐色的桌面体现着庄重和威严,桌子上
摆放着一台DELL电脑,宽大的液晶显示器会让很多爱好电脑的垂涎不已,电
脑边是一面国旗,还有一些文具整齐的摆放着,除了这些,桌子上就什么也没有
了,很多领导人桌子上堆的很高的文件这里却一张也没有,显得整个桌子乾乾净
净的。
正对着书柜的是一排沙发,很普通的木质沙发,也许说是椅子更为贴切了,
这是来人谈话的时候坐的。椅子的前面是一个小茶几,和椅子是一套的,除了这
些,整个办公室显得空旷,简洁。
书柜的旁边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门,这个门里的故事发生的将是大家最感兴
趣的了,我们的张丰董事长就是在这里征服了一个又一个年轻的女性,特别是我
们美丽的办公室秘书:阿晴。
我们的男主人公张丰有着一张标准的国字脸,宽宽的额头,头发向后面梳理
的很整齐,挺直的鼻樑,唯一的缺陷是两条眉毛太短,像2条黑黑的虫子爬在眼
睛上。
阿晴曾经开玩笑的说:“这种眉毛象鬍子一样要修修才好看。”
而张丰却说:“这样的眉毛代表着很多的运气,是不可多得的好眉毛,不能
动的。”
薄薄的嘴唇,显得张丰很刻薄的样子,实际上,在很多方面,张丰确实是一
个锱铢必较的人,很多得罪他的人最后都是没有什么很好的下场;而同时,张丰
也是一个重情谊的人,他的朋友以及情人,包括下面的职工和干部很多人都是感
激他的,在他们的心目里,张丰是一个好领导,不管他的个人行为如何,在对待
职工和工作上,认真负责,温暖有加,是最好的解释。
现在我们的主人公躺在办公桌后面的躺椅上,皱着眉,好像很发愁的样子,
看到阿晴进来,眼睛一亮,笑了。
「怎么了,张丰?」阿晴轻轻的问,没有人的时候,都是这样称呼的,「北
京之行不顺利?」
「是,这次股票上市的事情,又无功而返了,北京的这些老爷们,简直是他
妈的畜生,钱花到了,还不行。」想到了北京之行,张丰的眉头一跳,好像有什
么事一样的。
「没事啊,张丰,只要功夫深,铁棍磨成针。」阿晴还是轻声的说着,走到
了张丰的跟前,搂住了张丰的肩膀。
「铁棍?呵呵………想我的铁棍了吧?」张丰坏坏的笑了起来,「来,帮帮
我。」
「哼,你这个坏蛋,到北京又不知道和谁混了,还要我来帮你。」阿晴说着
话,但是跪了下来,把头低下来,吻到了张丰的裤裆里,纤纤的小手解开了张丰
的拉链,呵呵,内裤已经涨的高高的了。
「来吧,宝贝!」张丰喃喃的说着,手伸向了阿晴的后背,解开了胸围的钮
扣。
「不要在这里,好吗?」阿晴温柔的说着:「到里面去。」
「好!」张丰站起来,一把把娇小的阿晴抱了起来,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
「你知道我想你想的好厉害么,小骚货。」
阿晴已经开始娇喘连连,媚眼如丝,柔情万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张丰
抱着阿晴,来到了,书柜边的小门,一下把门推开,这是一个不小的房间,同样
很整洁,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个不小的卫生间。
张丰和阿晴搂抱着摔向床,两个人的喘息声,充斥着房间,是整个屋子里散
发出Yin迷的味道。
「来,含着它,含着你的铁棒。」张丰喘着粗气说。
「嗯,啊,不要……」阿晴发出一声惊呼。
只听此拉一声,整个的衬衫被撕了下来,阿晴整个胸部暴露在空气之中,丰
满的丨乳丨房由於刚才张丰已经揭开了钮扣,全部的露了出来,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刺
激,两个嫣红的丨乳丨头猛地挺立了起来,像是红红的樱桃盛开在洁白的荷花上。
张丰挺起身,被这耀眼的美色吸引的无法自制,扑了上去,吻到了阿晴的丨乳丨
房,尽管已经和阿晴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可是每次看到这些,张丰还是不由自
主的坚硬着,想马上插入阿晴湿湿的嫩逼里,张丰贪婪的吮吸着阿晴的丨乳丨房。
阿晴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啊………啊……你坏死了……不要咬了啊……
我受不了了……」
张丰没有理会,继续在阿晴白嫩的丨乳丨房上亲吻着,同时把手伸向了阿晴窄窄
的ol裙,摸到了阿晴修长的大腿,把裙子掀了起来,抚摩着肉色的连裤袜,感
觉滑滑的,柔顺极了。
张丰的手还在肆孽的活动着,感觉很湿了,「怎么敏感啊,我的小宝贝?」
突然,阿晴又一声惊呼,「不要不要进去。」
原来阿晴没有穿内裤,而且连裤袜的前面还是开了一个口的,张丰的手指伸
进了阿晴的潮湿的秘洞里,摸到小小的豆豆,张丰开始揉捏着这个小小的肉芽。
阿晴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呻吟,「天啊……好痒……饶了我吧……张丰……快
给我……我是你的啊、啊……」
「不要那么大力,我受不了了……」
「小骚货,这些天有没有想我手Yin,嗯?!」
张丰嘴里说着粗鲁的语言,和平时的温文尔雅大相迳庭,只有这样张丰才觉
得刺激觉得更加的坚硬。
「想了………我天天晚上想你……都要摸自己的Sao逼……只有你才能给我高
潮……啊……啊……,我来了……啊………」
阿晴发出长长的叹息声,一股股Yin水猛的冲向张丰肆孽的手指,美丽的女秘
书第一次高潮了。
「真没有想到,阿晴怎么敏感,怎么的不堪一击。」张丰心理充满了征服的
得意。
「你坏死了,在北京和谁学的怎么厉害?」阿晴娇喘着问。
「没有啊,哪有时间啊!」张丰得意的回答:「你怎么不穿内裤,而且连裤
袜剪开一个口子干什么?」
「坏蛋,还不是为了你方便啊!」阿晴嗲嗲的腻道。
这句话在瞬间又掀起了一层巨浪,张丰猛的一个翻身,把阿晴紧紧的压在身
下,开始吻着阿晴的嘴唇,舌头纠缠着,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口水,张丰七手八脚
的把身上的衣物撕下来,紧紧的贴在阿晴的身体上,没有任何阻碍的,粗大的阳
具进入了阿晴隐秘的私丨处。
「嗯……慢一点,痛!」阿晴娇叫着,「知道。」张丰感觉着自己的Rou棒好
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包围住,湿润的感觉就像泡在牛奶浴里,肉壁之间相互摩擦
着。
阿晴虽然生过了孩子,但小Bi还是很紧,Rou棒插在里面很舒服,「可以动了
么?」张丰温柔的问道,「嗯,好多了。」「那我开始了啊!」话没说完,张丰
开始猛烈的抽送着,每一次都深深的插到里面,阿晴发出夹杂着痛苦和快乐的呻
吟。
「好……舒服啊……」张丰嘶哑着叫道,每一次的抽送,阿晴的骚水都被带
了出来,房间里更是弥漫了Yin荡的气息。
「慢一些,好吗,我想好好感受你,好长时间没有了,真是很想你。」阿晴
温柔的说。
听着胯下美人的倾诉,张丰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节奏,开始慢慢的进入,Rou棒
在Yin水的滋润下,变得更加粗大,Gui头红通通的,像巨大的蛇头张牙舞爪,张丰
将阿晴的双腿分开举起来,把阿晴的小Bi全部暴露出来,多么美的景像。小小的
洞口残留着点点的Yin水,由於充血的原因,肉芽显得鲜红可爱,本来修剪得整整
齐齐的荫毛,被蹂躏得一塌糊涂。
由於双腿分开的很大,洞口被分开了,张丰站在床边,扶住阿晴的双腿,撕
扯下阿晴还挂在双腿间的连裤袜,将棒棒紧紧的抵住秘密的洞口,没有时间的等
待,棒棒又一次闯入美丽的BiBi。
这一次的动作轻柔而体贴,Rou棒紧紧的贴着肉洞的下方插了进去,由於Yin水
的滋润,秘洞显得潮湿温暖,棒棒像探险的一页小舟,慢慢游弋在佈满石钟丨乳丨的
石洞里,唯一不同的是这艘小舟粗大坚硬,把石壁上的石钟丨乳丨一个一个顶开,直
捣石洞的深处,阿晴发出满意的叹息声。
张丰开始慢慢的进入,又慢慢的抽出来,双手把阿晴的腿分开很大,每一次
进入都充实的进入BiBi的深处,感觉着秘洞的紧缩和刺激,每一次的插入都使阿
晴发出欲仙欲死的呻吟声。Rou棒变得更加坚挺和粗大,张丰觉得有点激动了,遂
放慢节奏,开始玩弄九浅一深的把戏,把棒棒抽到洞口,再轻轻的插进去一点,
让棒棒磨蹭着阿晴柔嫩的阴Di,激发阿晴内心Yin荡的欲望,不久再深深的插入,
使肉与肉之间的密切接触更加彻底。
随着动作的不断加快,阿晴的呻吟也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可遏止:「哦……
啊……舒服极了,张丰我……爱死你了……你干得我要死了……」同样张丰的身
体也渐渐进入了高潮的状态,张丰猛烈的撞击着阿晴的嫩丨穴,棒棒每一次都带出
来很多的Yin水,床单都湿了一片。
阿晴在快乐的过程中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张丰放下阿晴的双腿,一下趴在
阿晴的身上,叫道:「阿晴,抱住我,快!」阿晴双手环抱着张丰的腰部,努力
的把臀部向上抬着,配合着张丰的撞击,终於两个人同时发出快乐的呻吟。
阿晴修长的双腿猛的一伸,整个身体向后一仰,美丽的双丨乳丨战抖着,乌黑的
秀发像瀑布一样披散了下去,张丰也疲惫的趴在阿晴的身上,懒懒的不愿动弹。
过了一会,才从阿晴的身上离开,躺在一边,同时抚摩着美丽少妇的丰满丨乳丨房。
浊白的Jing液从阿晴鲜红的嫩比里流了出来,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静静的躺
着,享受这疯狂后的宁静,两个人都知道,片刻之后就要分手了,虽然都舍不得
对方,但也是没有什么办法。
门轻轻的开了,阿晴像小猫一样从门里面钻出来,如果真是猫的话,也是一
只发过春的雌猫,走廊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阿晴整了整衣服,向外面走去。
当阿晴走过以后,旁边的门也轻轻的打开,一双恶毒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阿
晴的背影,一个半老的秃头咽了一下口水,缩了回去。

本文由1769资源站(69xxz.com )独家呈现,恒峰娱乐(www.g22889.com)最佳的亚洲游戏平台赞助发布. 第二篇 阿晴和张丰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
很匆忙的把第二部写了出来,真没有想到这么多的大大支持我的作品,看到
大家的回覆,我真是五体投地的感激,第二部里面情Se的内容少了一些,主要是
介绍一下人物关系,另外第三部将移师北京重点介绍证券委和财政部的情况,希
望大家喜欢。
另外各位原创作者最好多给一些意见,我在下面的文章里改正。这次,有大
大说我心理描写太少,主要是我初次写,没有经验,没有时间了,下次再改正。
麻烦大大给我改成繁体。
**********************************************************************
下午,例行的总经理办公会议,与会的是公司的主要领导,副总经理李钟,
公司副书记孔项云,董事会秘书陈正,还有另外两个副总经理和总会计师。
在会上,张丰通报了北京之行的情况以及证券委的会议纪要,「这次北京之
行,总体上说是不成功的。」张丰说道,「为什么这样说?现在证券委的人和以
前不一样了,以前只要钱,要股权,要房子,要车子,现在这种方式虽然表面上
禁止了,但是实际上,是变本加厉。」张丰加重了语气。
「要的方式更加荫蔽,各位,我们是国有企业,还好有个监管,我花每一分
钱都是有帐可查,要是股票上市了,还好说,要是股票无法上市,钱花了出去,
打了水漂的话,我会死无葬身之地。我在这里给各位打个招呼,为了股票上市,
我是义无返顾的了,这么大的企业,这么多的人,都要吃饭,没有发展,没有新
的利润增长点,只有死路一条,我是豁出去了,但如果有人为了一己的私利,置
全公司二千多职工的生死存亡不顾的,到别的地方举报我,或者什么的,到时候
别怪我翻脸无情。」
张丰停顿了一下,换了个语气:「实际上,要是股票能顺利上市,在座的各
位都将拥有很多的原始股了,对大家都是好事,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
「现在,就目前的情况说明一下,」张丰顿了一顿:「小陈和我一起去的,
你说说吧!」董事会秘书陈正是一个28岁左右的小伙子,高高的个子,黑黑的
头发,看起来很漂亮的男士,写的一笔好文章,是南开大学中文系的才子,也是
张丰的心腹之一,同时还是阿晴妹妹的男朋友。
「现在问题就出在证券委负责我公司资格审查的环节,总在关联交易问题上
对我公司提供的报表和文件上指指点点,现在所有的国企上市都有关联交易的问
题,关键是证券委负责我地区部门的支持和我们地方政府的帮助。」
「这里我插一句,」张丰打断了说话:「地方政府的事情,是需要市领导的
直接支持,我一会去市政府找一下负责工业的刘市长,让他陪我一起去省里,找
省领导出面和我一起去北京。我不在的时候,市里相关单位的情况就由孔书记负
责跑一下。」
「关於报表的问题,还是财务部门要抓紧一下,和发行商海通证券的好好想
想如何解决关联交易的问题,这个事,王总你主抓一下,有些地方能改的就改,
不要拘泥於细节末梢。小陈你接着说。」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公司在北京缺少必要的办公人员,需要一些人专
门跑各部委,原来北京办事处的房子太小也没有车,需要大家考虑如何解决。」
「这件事,张总和我谈过了。」孔书记接着说,这是一位50开外的老人,
精瘦精瘦的,但是很有精神的样子,看起来也很正直:「公司准备在北京重新买
一间房子,价格200多万,地点离证券委不远,另外准备再买两部车,一部是
奔驰,一部林肯,也要200万左右,一部车给去北京公干的同志,另一部是给
证券委的,以后要是上市了,就留在北京,借给他们用了。」
「另外,我考虑成立一个上市委员会,由市里刘市长牵头,我是副手,小陈
跟着我,另外从相关地方调些人,全部负责上市工作,人选由孔书记和李总定一
下,人不要多,要会外语,会电脑,会交际,会喝酒。」
说到这里,大家都笑出了声。会议室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大家都
说了部下谁能喝,谁谁不行。
「我提议让秘书处的谢小晴去。」说话的是副总经理李钟,大家一下子都不
说话了,气氛变得很尴尬,为了缓解大家的压力。李钟故作神秘的说:「你们知
不知道,谢小姐酒精免疫,对不对?小陈。」
陈正显然没有想到这样的问题会问到自己的身上,刚想说什么,就被李总打
断了:「不要打掩护了,她不就是你未来的大姨子么,为企业考虑。」一顶大帽
子戴在头上,小陈脸红了喃喃的说:「不是这样的。」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也知道小谢能喝,就这样决定吧!」孔书记开
口了:「另外,有个女同志也好一些,很多场合,别人都带着女同事,没有一个
女的相陪,也不是办法。」
张丰眉头皱了一下,今天为什么老李会提出这样的建议?是拍马屁还是有什
么其他的目的,这个老李一直是和我作对的,为什么故意讲这些?沉思了一会,
什么话也没有说。
会议开了很久,讨论了上市办的人员组成和机构的设置,还有北京购房购车

的手续和方式。


本文由1769资源站(69xxz.com )独家呈现,恒峰娱乐(www.g22889.com)最佳的亚洲游戏平台赞助发布.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