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另类小说

小鸟(ACOME肉文全集)-第2部分

2017-10-30人气:

  柔美的妻子一丝不挂的迎接着他,秀美的脸儿是异样的绯红,“邪,你回来了。”温顺的语调带颤。
 
他随意看了她一眼,雪白的躯体红晕满布,合拢的玉腿中隐约可以看到粗大的黑色物体在颤动,“自己先玩过了?”借着光线,可以看到她大腿上缓慢下流的液体。

她乖顺的点头,“是的。”脸已经红得不得了了。

“那就继续玩下去,他们也该来了。”他坐入沙发淡淡命令着,“玩给我看。”

她舔了舔发干的下唇,不敢违抗的坐上他对面的茶几,双腿大张,一手抚摸向那充血的红核,一手握住外露的黑色柱体摇动。

他懒洋洋的垂眼观看,直到大门被打开。

“咦,嫂子已经这么兴奋啦?”为首的男子笑着进屋就开始解领带,“对不起,公司的事太多,忙到深夜,让嫂子等,真该死呀。”

“大哥也不帮帮嫂子,撑着多难受呀。”第二个男子丢开西服,直接蹲在她身边,仔细的凑上前,看着她嫣红美丽的下阴。

第三个男人则冷道:“我先去洗澡。”直接离开。

她的动作在三个男人进来后一直不停,不敢停,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停下,一会儿会被这四个男人弄到什么下场,所以就算无比羞耻,她也不敢遮掩自己婚前绝对没让任何男人见过的娇躯,而是敞开得更下流,还得按照吩咐玩弄自己。

他有些意兴阑珊,看了三个弟弟一眼,直起身,“今天你们自己玩吧,我去休息了。”明日才是他的目标,一想起那个小小的人儿,他甚至对自己的妻子提不起任何兴趣了。

女人被玩弄的呻吟浪叫哀求很快的响起,他却已舒适的陷入大床中沉睡。
 

忙碌了一天,接下来的游戏是最好的慰藉。

邪含着冷魅的笑容,眯眼看着脸儿绯红的小人儿怯懦的慢慢走进办公室朱漆大门。

“姐、姐夫。”鸟羞红着脸,小声的站在门后叫道,当门合上的时候,一股绝望和兴奋的矛盾交错感觉涌上,她知道自己不该来,可那绝美的滋味一旦品尝过了,就再也无法自拔,就像毒品上瘾一般,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他舒服的坐在宽大的旋转沙发椅中,一手撑着下颌,“过来。”等待了一天,他很期盼能尽兴的蹂躏她,利用她来满足自己所有的欲望。

低沉性感的声音让她浑身颤抖,她哆嗦着细腿,克制着双腿间异样的感觉,走到他身边。

“坐上去。”他指了指巨大的办公桌。

她咬着嫣红的下唇,转身先吃力的将桌子上的文件和文具什么的摆到一边,再小心的跳起,坐上桌面,当小臀儿与桌面撞上的瞬间,她下身里的硬物被那么一压,沉重的顶入,叫她哎呀的叫起来,小手捏成了拳头,浑身都颤动了。

他噙着笑,仔细看着她逐渐汗湿的小脸,“舒服么?”

她待那股快慰减轻了,才张得开口,“恩……”不敢看像他邪魅俊美的脸,她坐在他面前,大眼儿低垂。

“裙子掀起来,腿儿打开。”他好整以暇的下着命令。

她细颤的手将短裙掀高,分开雪白的双腿。

白色的内裤已经湿得一塌糊涂,隐约可见两个粗大硬物的凸起,分别从阴|丨穴和后菊中挺出来,撑着薄薄的布料,透过湿意,可以看得出黑的颜色。

“选的是最大号的?”他低声询问,坐得靠近了些,没有碰她,可眼神却专注而灼热。

她为他放肆的目光和自己羞耻的敞开而感觉耻辱又刺激,尽管还没被触摸,可他的视线已经叫她敏感的身躯火热起来,身体里的硬硕仿佛变成了他,那么的滚烫有力……“前面的是,后面的是小号,啊……”好硬啊……

 
他抬眼看她,似笑非笑,“我还没碰你,就呻吟,你还真Yin荡啊,鸟儿。”笑着瞅她不自觉挪动的娇臀,“很兴奋,是不是?”

“是……姐夫……”她呜咽着,燥红了脸,可体内却接二连三的涌出无法压抑的快意,由他引发的快意。

他扬起了剑眉,低笑了,忽然发问:“昨天晚上自己玩了自己么?”

她通红着脸,“恩……”

他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我有叫你自己玩?”在得到她惊吓的抬头对视,他冷冷道:“你这个Yin荡的骚货,胆敢自己玩?”

“姐夫……对不起……”她害怕极了他的转变,“我好难受……所以才……”

他冷哼,“兴致都败了。”剑眉冷冷垂下,按了桌下的一个按纽,办公室一角的暗门悄然而开,“自己骑上去,动作诱惑点儿,否则我会让你走不出这办公室。”

她为他的冷言冷语感到害怕,又有股难以克制的期待,偏过小脑袋看过去,正见到那门内有一匹人高的摇晃木马,与小孩子骑着玩的款式相同,可那马鞍上,却赫然竖立着一根巨大黝黑的男人荫茎模型。

光是看着,她就吓坏了,“姐夫……”她从来没有想象过被这样惩罚啊!

他不悦的扬眉,“恩?”

她畏惧于他森冷的脸色,只能小心的下了地,走过去,站在那木马之前了,才近距离的看清楚那塑胶的男人棒棒,“好粗大……”她会被戳坏的。

“把裙子和内裤都脱了,里边的两根东西都取掉,骑上去。”他坐在那一头,冷酷的下达着命令,双眸紧紧盯着她的举动。

她又羞又怕,慢慢脱掉下半身的衣服,全身只有上半身的校服还好好的,可腰以下,除了鞋袜,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的直接裸露出雪白的长腿和浑圆的臀部,少了内裤的兜着,她菊门里的按摩棒首先滑掉在地毯上。

“呀……”她胡乱抓住木马脑袋两边的木棒,翘起屁股连连颤抖,为着那按摩棒滑出的快慰而呻吟了好一会儿,才红着脸,垂手探到张开的两腿间,勾出另一根巨大的按摩棒。硬实的物体缓慢的被扯出,摩擦着她嫩|丨穴里的敏感处,让她快慰极了的哆嗦着双膝,直到长棍全部被取出,她才发出满足的轻叹,眯上双眼。

回味了那美妙的滋味好一会儿,她才睁开眼,突然意识到刚才自己的表情和举动全部都被他收纳入眼,顿时慌乱又羞愤的抬眼看他。

 
他似笑非笑的神情表明了他看得有多清楚。

被观看的兴奋涌出,她全身都火热了,放下湿润的棒子,她一脚踩上马腹的横杆,抬起大腿跨过去,那跟竖立的巨棍昂然紧顶住她收缩湿润的|丨穴嘴。

“坐下去。”他显然瞧得正有趣。

她为难的低头看看那根长得过分也粗得不象话的黑棍,虽然很刺激,但她很怕会痛啊。缓慢的往下坐,冷冷的充实感填塞入她火烫紧密的|丨穴内时,冰与热的反差让她低低呜咽起来,有点难受,但又很舒服。

慢慢的,紧合的甬道被撑开填满,当她完全的坐下去时,那冰凉的棒头正抵着她最深处,让她折腾了一天的欲望,终于有了些满足,“呀……”禁不住腿儿一松,可她没料到,全身的重量一放下,那木马竟然摇晃了起来,连带着她体内的棍子也旋转着,格外的刺激。

出乎意料的快慰席卷,她忍不住加快摇动身体,好更能用那冷棒儿摩擦着花|丨穴内的每一处,当初步的渴望被满足,她不禁踩住横杆上下骑动了。

“喜欢么?”他的声音远远的飘来。

她眯着眼哼哼,几乎没听见他说了什么。

突然的,那根深埋的棍子由冰冷转为灼热,由静止转为震动,在她惊吓的大睁双眼时,竟然快速的上下抽动起来,就仿佛是她坐在一个男人的性器上一般。

她害怕的叫声立即转为快乐的吟哦,“呀……好棒……”那热棒愈捣愈快,她全身都被顶得一上一下的抛弄着,很快的,她就达到了高潮,叫了起来,“呀呀呀……”绝美的滋味在那棒子丝毫不见停歇的戳刺中反复迭起,让她在抛击中快乐得都流出了眼泪。

“慢、慢一点……”她受不了了,无力的身躯在木马上Yin荡的上下抛坠,她弓着腰,就快在崩溃的激流中窒息,而就在她甩头哭喊她的兴奋时,一股可怕的压力顶住她缩得紧紧的小巧肛门,还持续往里施压。

她无法抵抗,只能在快感中挣扎着求救,“那是什么……姐夫……呀!”粗大的蛇体戳进了她的肛门!强悍的硬挤过那紧合的菊花圈儿,深深的捣弄进她的肠道中,开始配合着她阴花里的巨棒抽送而蠕动旋转,再一起冲刺。

她被强迫撑开的快感而征服,身子上下甩得要疯掉,嗓子也喊哑了,唾液自口角流下,和泪水混杂着流淌了两个洁白甩动的Ru房,而下身早就湿透了,丰沛的汁液滴滴嗒嗒的落下地毯,Yin荡不堪。

“姐夫……姐夫……”当木马完全不知疲倦的胡乱捣弄着她两张小|丨穴时,她过于接受刺激的身子以无法在承受更多,快慰依旧冲刷着带来痉挛的快感,她整个人却瘫软在了木马上。

不知何时,他站在她身前,托起她的小下巴,冷酷道:“以后你还敢在没有我的命令下玩自己么?”
 
她哭泣着虚弱摇头,“不敢了,姐夫……求你……”下身火辣辣的,快乐的尽头是痛苦,她好难过。

他冷哼了一声,让木马停下,冷眼瞧着她整个儿坐在两根巨棍上无力的样子,“你回去吧,明天再过来。”说着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批阅他的公事去了。

留下她体内插着两根巨棒的好久以后,才吃力的提身拔起,整理自己,及虚软的离去。



小鸟3


她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姐姐的婚礼上,而她对他一见钟情。

婚礼之夜,她为自己第一次的陷入爱恋,和第一次失恋心痛得无法自己,可她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那一个晚上,本该和新娘子共度新婚之夜的新郎,却跑到了她的床上,蛮横的占有了她,也逼得她许下了誓言,此生对他服从到底。

漆黑的室内,她默默哭泣着缩在床上,为着隔壁房里的那对新人而妒忌不已。

因为双方家族的阔气,除了新婚夫妻,各家的年轻辈分皆为了狂欢而在新郎家族拥有的饭店里订有各自的房间。

此刻的她,反而希望自己可以回家,躲到自己的房间里去舔伤口。

她爱她的姐姐,可她无法忍受与他有肌肤之亲,甚至结婚的人是姐姐!噢,她好心疼,好难过,当想到他们在床上厮磨缠绵,她全身都嫉妒得颤抖。

眼泪不停的流,直到宽大屋内的灯火突然通明,她才惊讶无比的掀开泪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低沉浑厚的嗓音性感得叫所有女人都会尖叫,“好可怜哪,哭得眼儿都红了。”高大健美的身躯立在大床旁边,低头俯视着龟缩在床上娇小的人儿。

她惊讶得忘了哭泣,“……姐夫?”那张邪魅俊美得过分的面容,是她一见钟情的男人,可他不是应该在新房里陪着姐姐么?

“就连哭着都这么可爱。”他探出大掌,抚摩她的小脸,“不开心我在这里?”
 

他的掌心温暖无比,舒适又有股微微的刺激,让她舒服的忍不住靠近,对于他的问题,她更是下意识的连连摇头,“不是,可……”

“开心就好。”他邪气的双眼闪过满意,压低了高健的身,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吻住了她。

她倒抽一口气,为那狂野的吻而昏迷了神智,不知道他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吻她,只知道他的吻让她全身都烧起来了。他吻得小心却缠绵,像是担心弄疼她,抑或是吓坏她,但吻得不够细腻火热,又忧心她会从他怀里挣脱而去。

“不,你是我姐夫,我们不能这样。”她被他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她的身体因原始肉欲的自然反应渐渐的瘫软下来。

她感觉体内涌出一股热液,那是从自己的下体流淌出来的,Yin水如流水般流泻而出,她不懂……一个吻而已,怎会让她产生如此亢奋的感觉呢?她无法自控,因为他吻得火热,好象不吻酥她的骨头不甘心、不罢休似的。

命运弄人,她不禁泪眼婆娑了,因她再也否认不了自己对他是有爱的感觉,而这个吻便足以帮她厘清自己的感情世界。

她发觉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但他却是她的姐夫,怎能叫她不感到痛心欲死而抗拒到底呢?

“不喜欢?”他望进她充满迷醉的眼眸里,语气轻挑的道。

“不要,你是姐夫……”她乏力的持续抗拒着,但不断的呻吟模样却透露出,她体内的顽强抗拒已明显的产生了软化。

虽然他强迫她直视他的双眸,她却一直闭避着,不愿沉溺于这男人的臂弯之中,她不愿为他而感情失控,即使她内心十分渴望得到他的恣怜,她也必须理智的停止自己这种愚昧的念头。

“姐夫又如何?”贪婪的小舌滑过她的粉腮,他用唇摩掌她玉贝般的耳垂,小舌时而深入去舔划耳壳。他从第一眼见到她,便深深地被她独特的气质所吸引,他想要她,无论她的身份是什么,他都会得到她的。

“讨厌——啊!嗯……不要……”

她在他的碰触下,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感到羞愧欲死,小脸徒劳无功的左右摇摆着,宁死不屈的拳打脚踢,死命抗拒他唇舌的攻击。她欲挣脱出这男人的箝制,除非他爱她,同她一样的爱着他。可是他不是,他是她的姐夫啊。

“不要吗?小骗子,扭得这么厉害,还敢嘴硬的喊不要?”他表情邪魅的看着她与意志搏斗的表情。挪动唇舌,他沿着她的肩胛骨一路狂吻至她饱满而挺立的酥胸,嘴儿一张,狂佞的一口含住她那娇弱而挺立的|丨乳丨尖,蔷薇色的蓓雷瞬间遭唇舌含吮。

他时而用唇吸吮,时而用舌轻搔,甚至用牙齿加以刺激,掠夺的过程中没有半丝的怜香惜玉,有的只是急欲宣泄的激|情。
 
本文由1769资源站(69xxz.com )独家呈现,恒峰娱乐(www.g22889.com)最佳的亚洲游戏平台赞助发布.
“啊!嗯……姐夫……不要……住手……啊——啊——嗯哼……”她无力的抗衡着他邪恶又热情的侵袭,痛苦的扭曲着小脸,发出一连串听似求饶实则亢奋的悲鸣。

“叫得好动听,再大声点儿。”他继续用语言轻薄的调侃着她,“我瞧瞧你那儿湿了没有。”

“不——”她羞愧的挪动玉指掩住她湿润的核心。

但他速度更快的粗暴的扳开她的两腿,魔掌直接向女性的神秘地带。“小骗子。”一接触她湿润的小浪|丨穴,他喉间粗嘎的发出一声轻笑。

“唔……”意识到他指头在她湿润处的活动,她连忙伸手欲拨开那入侵的指头。

“不要紧张。”他抓起她的手,按向她的椒|丨乳丨,顺势揉搓着她的玉|丨乳丨。

她的下体不停的收缩着,神智变得恍惚起来,听的不是很明白,”哼啊!呜——不要啦……嗯啊——姐夫不要……呜……啊——啊……”

亢奋感迅猛而且狂野的流窜过她的四肢百骸,她意志崩溃的啜泣起来。因为无论她如何拼命的抵抗,他还是不停Yin声浪语的挑逗着她。而她,她真是好讨厌那种彷若会夺去她心魂的感觉

尤其当他用修长的指尖触及她敏感的小|丨穴,那酥酥麻麻的触感,令人感觉三魄七魂好像在顷刻间出了窍般,整个人飘盈起来。

“这不是湿了吗?乖女孩,哭什么呢,好湿啊你……”他凝视着她脸上的表情,灵活的手指玩弄起她敏感的小核,那Yin荡的爱液弄湿了他的指头。

“嗯——住手……啊,姐夫——讨厌啦!嗯……”对于这种异样的感觉,她真是又爱又恨。她力持自制,不想理会当他用邪魅的指头碰触自己那儿所产生的感受,可是他不停的在她那儿邪肆的搔弄,让她忽略不了它的存在。

“你的浪|丨穴真是湿的不像话,真该好好惩罚一下。”他暗哑着嗓子得意道。捻起小核,拨开私唇,中指猛然刺入她的小|丨穴之中。

“啊——不……嗯——”她感觉到自己紧窒的甬道被一根粗长的东西穿刺而入,那感觉陌生又刺激,可扩开下体花瓣的细微疼痛让她忍不住的呻吟出声。

“是不是又疼又痒又舒服呢?”他的指头抵着那湿滑的小|丨穴,虽放肆却也温柔的一抽一送起来。

“呜……”她被他的言行一挑逗,意志立即变得迷乱起来,欲念莫名的高涨起来。她闭上眼睛,不由自主地将小脸往上仰,忍不住吟哦出声。温暖的爱液不知羞耻的大量流淌出来,她感觉自己兴奋的简直快虚脱了——啊,真是好羞、好羞啊!她觉得自己好Yin荡,她不想如此,真的不想。 

“再把腿张开一点。”他命令道,邪恶的手指在她湿润的体内不停的抽送。

“天哪——啊……嗯——姐夫,求你饶了我吧……”她吐出了屈服的字眼来,她阻止不了他野兽般的威逼行为,他的抽送带给她一种无比舒畅的亢备感。

“乖,听话,让我看看你的小浪|丨穴。”他见她的表情既是心醉神怡又有点可怜兮兮的,心中不禁怜爱起来。

“啊——不……姐夫……”她的声首因太过兴奋而发抖,“啊——好Yin……嗯……啊——啊!”

“口上喊着我姐夫,底下却湿得不像话,你这Yin荡的小东西。”他扬起弧度优美的唇角,以揶揄的口吻道,然后他突地撤离手指,一把掀起她的身子,让她跪俯在他裤档前。

“姐夫……你要做什么?”她畏惧的看着他裤子前巨大的拢起。

“我要把你调教成我的Xing奴隶。”他大方的脱下裤子,将硕大得完全超出常人尺寸的硬挺呈现在她面前。

她羞害的避开视线,“我不当你的Xing奴隶。”

“那可容不得你呢!”他强迫她直视自己勃起的硬挺,并且压下她的小脑袋,“用你的舌头侍侯它。”

“我才不——”小嘴一触及他硕大的男茎顶端,她白哲的小脸立刻泛起一阵绯红。

“不听话,”他皱起了眉头,“要我惩罚你么?”他伸手挤压、揉搓着她颇富弹性的Ru房。也不让她有半丝的犹豫,硬是扳开她的小嘴,强迫她含住他的硬梃。

“唔——”他太大了,她几乎含不住,嘴巴撑得好痛。

“快舔。”他眯起利眼。

“嗯……”她闭声摇头。

剑眉扬起,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然后撑开她的大腿,再将她的膝盖曲成弓形,紧接着重新挪动指头强硬的撑开她又湿又热的小|丨穴,透明的爱液不断地从她湿淋淋的小|丨穴中流泄出来……
 

他哼了一声,将头埋入她的下体,让灵活的小舌机灵的爬上湿漉漉的小|丨穴。

“哼嗯——嗯……好痒啊……啊——”她心神已经完全迷乱了,像小猫般吐露出性感的气息。

他细细的舔弄、吸吮着她的小核,小舌灵活的拍卷着,Yin荡的爱液流入他的口中,他将舌头深探进去,卷圈的舌头深入浅出的抽送起来,彻底的占有她完美无瑕的身子。

“你的舌头……嗯……我……啊——好舒服啊……啊……”她整个人忽地像发了狂似的,愉快的呻吟,享受着。再也不在乎他对她的任何举动,她已完全被征服且还顺从的、愉悦的全抛开所有的羞耻心。

她可以感受到他舌头的功夫已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她几乎已可以完完全全的接受他的对待与侵袭……

他运用熟练的技巧,唇舌并用继续深入的对待她的身子,她因亢奋而浑身颤栗不止……

“嗯……你……嗯……啊——”意识渐渐模糊的她,被突然狂升而起的强烈欲念搞得无意识的开始自言自语。在几近疯狂的亢奋之中,强烈的刺激感让她因承受不住而产生了痉挛。

他忽地一个动作,掀起她的身子,重新让她半跪在他面前,将她的脑袋住自己的腹下一压。

“唔……”她再次被迫的含住他的硬挺。

“舔我!”他的中指邪恶的深入她紧窒的小|丨穴之中,狂野的抽送起来。

“嗯……啊——”她依照他的指示,尝试性的伸出小舌试着舔弄。

他的硬挺硬梆梆的,而且热烘烘的,在她嘴里好象烫手山芋,她虽想移开却怎么也移不开。那滚烫的男性象征经她小舌一舔吮,不知何故的在她嘴里似有生命般的跳动了几下,变得更硬了。

“对,好极了,就是这样,小妖精,吸我。”当她用嘴套含住他的硬梃,逮到机会后,粗硕的Rou棍子立刻在她嘴里狂野的顶送起来。

Rou棒一起一落,毫不留情的侵入她的嘴里,那股劲道令她觉得有点难受,却也只能任由摆布,小嘴上上下下的吞吐,并且开始慢慢的吸吮,蠕动起来。

“这么Yin荡,你会是最棒的Xing奴隶。”他勾起满意的微笑。



她的小|丨穴经过爱液的润滑之后,他再将食指挤入,并拢食指及中指狂狷的在她体内抽送。

她一边发出既痛苦又亢奋的呻吟声,一边又不断的吸吮着Rou棒。霍地,Rou棒抽离她的嘴——反身将她压制在他的身下,以强硬的态势撑开她两条玉腿。

“宝贝,我要骑你了。”


本文由1769资源站(69xxz.com )独家呈现,恒峰娱乐(www.g22889.com)最佳的亚洲游戏平台赞助发布.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