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另类小说

【家庭主妇的秘密日记】(09-10)【作者:足下君

2017-04-25人气:

 字数:60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九、
 
  「老婆,我回来啦!」老公接完孩子放学,一进门就对着屋里大声叫喝。 
  突然,他感觉到这屋里有些不对劲,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客厅的茶几后趴跪 着一个人,一个男人。那男人听到他声音便把头抬起,从茶几后探了出来看着他。 
  「你是什么人?」老公吓了一跳,不禁后退了两步。
 
  「哟!你回来啦?」蓉蓉听到声音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他是……」老公指着那个男人声音变得有些颤抖。
 
  「他是王野,小王啊!就住在咱们隔壁,你不记得啦!」蓉蓉笑嘻嘻地回答。 
  「小王?」老公细看下认出了他来,「他……怎么会在……」
 
  「是这样的……」蓉蓉边弹着围裙上的水渍边说,「刚才在电梯里遇到他就 聊了几句。前几天我搬东西在小区门口撒了满地,是小王帮我收拾好搬进来的, 当时还害得他上班迟到了,本来就想着要怎么感谢他一下,这不正好他还没吃饭, 就请他到咱们家吃顿便饭了」
 
  「哦,是这样啊!」老公绷着的脸总算放了下来,「谢谢你啊小王,你刚才 这是……」
 
  「刚才茶几上的水倒在地上了,我这不忙着做饭嘛,就麻烦小王帮忙擦一下 了。」蓉蓉忙解释道。
 
  「这怎么好意思啊!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做这种事呢?」老公忙就跑了过 去想把王野扶起来,却遭到了王野的婉拒:「没事没事,一点小事情不碍事的, 过来麻烦你们本来就已经不好意思了……」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都是邻居,平时都没怎么串门这已经是我们的不对了。 
  以后要多走动,多走动啊。「老公说着坚持把王野从地上扶了起来,王野只 得一脸尴尬地遂了他的意。
 
  「那行,你们先聊着,我做饭了啊!」蓉蓉笑了笑,闪身进了厨房。
 
  过了几分钟,厨房内传出了蓉蓉的大声叫喊声:「小王,能进来帮个忙吗, 我这里有点腾不开手。」
 
  「可以!」王野应了一声,起身就要进厨房,却被老公拦下了。「怎么能让 客人帮忙呢,你坐你坐,我去就行。」说完也想往厨房走,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蓉 蓉已经站在了厨房门口:「你凑什么热闹,笨手笨脚的,到时候越帮越忙。让小 王来就行了,你赔孩子去做作业吧!」
 
  「没事的,我去帮忙就行,我在家里也经常自己做饭。」
 
  「你看看人家。」蓉蓉不满地扫了老公一眼,「平时让你做个饭就想要了你 的命似的。」
 
  「那……行吧,小王,麻烦你了啊!」老公不好意思地对王野笑了笑,转身 回房间去了。
 
  进了厨房,王野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双膝拖地爬到了蓉蓉脚下一把抱住了 她的小腿。「对不起主人,刚才我的态度……」
 
  蓉蓉没有说话,专注着锅里的菜。「紧张不?」过了一会儿蓉蓉才开口问道。 
  「嗯!」王野点了点头。
 
  「第一次来主子的寝宫,是不是很兴奋啊?」
 
  「兴奋,谢谢主人的恩赐,让奴才到您的寝宫感受圣恩。」
 
  「那就做点什么,让我也兴奋一下吧!」蓉蓉臀部一撅,屁股一翘,两片柔 软滚圆的屁股蛋子弹在了王野的脸上,透过那层薄薄的裙子传递过来了一丝温温 凉凉的体温,瞬间就让王野进入了高潮。只见蓉蓉轻轻挪开步子,撅着屁股岔开 了两条腿。王野只得她的意思,连忙一个翻身仰着躺在地上,挪动身子移到了蓉 蓉的胯下,把头探进了她的裙子里。
 
  裙子深处,一条粉色的内裤把她的裆部包的鼓鼓囊囊,裤裆底部,依稀还可 以看到因两片阴唇相夹而微微陷进去的一条沟缝。王野挺起上身把头探了上去, 鼻子刚一靠近就闻到一股熟悉而浓重的腥骚味。那里除了有来自蓉蓉下体的味道, 隐约还夹杂着男人精液的气味。
 
  王野早已顾不上这些,张开双唇伸出舌头就朝着那条沟缝包了上去。「啊… 
  …「蓉蓉发出了娇羞的呻吟,正在翻炒着锅里的勺子」当啷「一声掉落在了 厨台上。
 
  王野把她的裆部紧紧包裹在了自己的双唇中间,舌头像一条小蛇一样在内裤 上来回探动,蓉蓉的身体变得僵直,呻吟声变得激烈,好在锅里热油煎煮食物发 出的「滋滋」声掩盖住了她的声音,但这种特殊的环境和氛围却让王野瞬间进入 了高潮。
 
  于是他连忙用舌头顶开了蓉蓉的内裤,让自己可以直接触碰到她那两片阴唇 和阴蒂。舌头钻进阴道的那一刻王野清晰地听到蓉蓉发出了一丝尖叫,他知道自 己已经触碰到了她的高潮点,于是便打算乘胜追击、更进一步。
 
  如此舔舐了足有五六分钟,王野突然感觉口鼻一热,一股热流狂涌向了自己 鼻孔和嘴里,沿着他的面部,下巴,脖子,一直向着胸口流淌。他知道这是蓉蓉 出水了。果然,当他吞咽玩了流到嘴里的淫液之后,舌头再次探触到内裤的时候, 那里已经变得好像刚从水里捞出一般湿漉不堪了。于是王野嘟起了嘴,用牙齿轻 轻咬住贴在阴部上的那一小片湿内裤用力吮吸了起来,尽可能地把渗透到布料纤 维中间的那些淫液都吸进自己的嘴里。
 
  蓉蓉用脚顶了顶王野的后背,王野忙从她的裙子里爬了出来,一个翻身对着 蓉蓉跪在了地上。这时候蓉蓉已经炒好了一道菜,正在拿着锅装盘。
 
  「味道好吗?」
 
  「好,好,主人的味道是全世界最好的味道。」
 
  「吃完了,那就回去吧!」蓉蓉端着盘子转身过来,冷冷地看着王野。 
  「主人,您不是说……」
 
  「哟哟哦,你还真想留下来吃饭,美得你了。」蓉蓉往地板上吐了一口唾沫, 王野忙附身下去舔了个干净。「我煮的菜是给人吃的,不是给狗吃的。还不快滚!」
 
  王野只得依依不舍地给蓉蓉磕了头,起身走出厨房。
 
  「张大哥,我得先走了,公司有事临时叫我过去。」王野朝着房间大喊着朝 着门口走去。「这就走了啊,先吃完饭啊!」「不了不了,下次吧!真的有事!」 
  「那行吧,下次可以定得留下来啊!」房间里传出老公的声音,蓉蓉端着盘 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着王野那张慌张尴尬的脸,嘟起了嘴给他送去了一个飞 吻。
 
  一个小时以后,蓉蓉提着垃圾袋敲响了王野的家门。
 
  「主人,您怎么来了!」关上门,王野兴奋地跪在了地上。
 
  「吃过饭了没?」
 
  「还没有呢!」
 
  「就知道你还没吃饭,你看主人多疼你,给你带吃的来了。」说着蓉蓉蹲在 地上解开了垃圾袋,从里边取出了一个小一点的扎着的塑料袋子。蓉蓉解开袋子 放在地上,里边装的是满满一袋的残羹冷炙烂鱼刺碎骨头还有掺杂在里边的剩饭。 
  「吃吧!」
 
  见王野盯着这袋垃圾有些犹豫,蓉蓉笑着说:「你放心吧,这些可都是我吃 剩下的,做主人的怎么会让自己的贱奴才为难呢!」
 
  王野欢快地叫了一声,附身就要去吃这些东西,却被蓉蓉拦住了。「等一下, 主人怕你噎着,我得给你弄点汤喝。」说完就掀起了自己的裙子,拨开内裤边缝, 露出了两片墨黑的肥阴唇和夹在中间透着一丝微微粉色的嫩肉。只听见「嘶嘶嘶」 
  的流水声起,一股黄色的尿液从尿道口喷了出来,径直往地面喷涌而去。 
  「别忘了把垃圾扔一下,可千万别乱翻哦!」听着身后王野「刷啦刷啦」的 舔食声,蓉蓉笑着打开了门,扬长而去。
 
  「偷吃的感觉真好,如果能够当着老公的面……我在想什么呢,我怎么能是 这种人呢?嘿嘿!」蓉蓉「噗嗤」笑出了声,轻轻地合上了日记本。
 
                十、
 
  「最近我感觉虐待他的情绪不怎么高了。」雅泉说。
 
  「对啊,总是这么玩,感觉有点烦了。」幸娟也表示了同感。
 
  「而且我发现最近虐他的时候,那家伙也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蓉蓉说。 
  「我也觉得,上次让他舔我,居然把我阴毛都咬下来了。」黛云愤愤地附和 道。
 
  「你说,他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幸娟歪着头问,所有人都笑了。
 
  「你想多了吧,他下面被我们锁地那么紧,还敢出去招野女人。再说了,那 个贞操带花了我们两千多块钱,晾她也没那个本事弄下来。」
 
  「对对!」幸娟砸吧着嘴应和。
 
  「要不……咱们换点花样吧?咱们下周把调教地点换一下……」
 
  「换一下?去哪啊?」
 
  「我倒是知道一个好地方!」蓉蓉眨着眼睛,一脸神秘地说。
 
  一个星期之后,他们所住的小区对面一个在建小区一栋还没完成外墙装修的 住宅楼下,四个女人牵着王野看着阴森森的大楼和黑洞洞的楼道都显得有些胆颤。 
  「真的不要紧吗?在这里虐待他,有点害怕!」一阵冷风吹来,胆子最小的 幸娟不禁打了一个冷战,于是左看右看后裹紧了衣服颤颤地说。「万一被人给发 现了……」
 
  「没事,不用担心的。」高大体胖的黛云全无惧意,反倒显得十分兴奋。 
  「对啊,我观察很久了。」蓉蓉也给幸娟打气,「这里还没建往,没人住, 晚上也不会有人来的。就算是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到的。」雅泉也在幸娟肩膀上 轻轻拍了两下,她这才把心安下了许多。
 
  楼层并不高,虽然没有电梯,但她们很快也就爬到了楼顶。站在楼顶,正前 方就是她们所住的那个小区,蓉蓉还可以清楚地找到自己家的窗户,那浅浅的一 点灯光是老公为她回家而流的。
 
  「把衣服脱了!」蓉蓉下了命令。
 
  「可是……可是这里太冷了。」深冬的寒风格外凛冽,特别是这没有遮挡的 屋顶,烈风呼啸着像一把把刀子划过人的皮肤,留下了一道道刺骨的生疼。穿着 单薄衣服的王野本就冷得直打哆嗦,听到她们命令自己脱光衣服更是吓得不轻。 
  「冷……」雅泉冷笑了一声,「因为只有这样才好玩啊!」说完给黛云使了 个眼色。黛云抬起一脚把王野踹翻在了地上,然后几个女人围了上去,三下两下 就把王野剥了个精光。可怜的王野赤裸着身子缩在寒风中猎猎颤抖,可怜至极。 
  几个女人看到王野这幅可怜磨样更兴奋了。「哈哈哈,我最喜欢你这种浑身 发抖的样子了!」蓉蓉放声大笑,解开了大衣扣子,十分飒爽地把大衣往后一甩。 
  在她那厚厚的风衣遮掩下是一套黑色的紧身皮质女王服。低垂的抹胸,包臀 的迷你裙把她原本曼妙的身材衬托地更加完美,衣服上连着的金属物件和小链条 在分钟发出的「叮叮当当」声则更突显了她的冷峻和狠辣。
 
  蓉蓉掏出一团内裤硬塞在了王野嘴里,拉起了连在他脖子上的锁链。「看你 这么冷,就先让你做做热身运动吧!绕着这楼顶爬二十圈。」蓉蓉话音甘罗,只 听「啪」地一声尖厉响声,伴随着王野的一声惨叫,身后雅泉已经一鞭子狠狠抽 打在了王野的背上。
 
  于是乎,王野只得在蓉蓉的牵引下绕着房顶爬行。他们出来的时候没有带护 膝,爬了几步,膝盖便被粗粝的地面摸得皮开肉绽,每爬一步,地上就留下一块 浅浅的血痕。这钻心的疼痛令王野越爬越慢,越爬越艰难。雅泉见状朝着他的后 背又是狠狠一鞭:「狗东西,爬的这么慢,你是想让我在你背上浇水吗?」说完 倒拿散鞭往下一捅,把鞭子把狠狠地捅进了王野的屁眼里。散鞭尾四散着悬在王 野的屁股后,像极了一条毛发炸开的狗尾巴,四个女人「哈哈」大笑,并纷纷掏 出了手机拍照摄影,要把这激动人心的一刻永远地记录下来。
 
  艰难地爬了十多圈,见王野确实是再也爬不动了,女人们的兴致也消散地差 不多,于是便让王野起来,站到墙角去。
 
  「接下来该做什么呢?」幸娟装作了一副天真无知的样子,笑呵呵地问道。 
  「你们学校广播体操,热身完该做什么啊?」蓉蓉问雅泉。
 
  「伸展运动!」雅泉笑着回答。
 
  「那就给你做个伸展运动吧!」几个女人不由分说拥了上去,还有由黛云控 制王野,她的力气最大,横着手臂往前一推硬生生地杠在王野的脖子上,盯着他 的喉结令他一时间差点窒息过去。其他三个女认连忙从带来的行李包里掏出了一 大捆绳子,三下两下就把王野全身上下困得扎扎实实,并固定在了墙角的支架上。 
  为了训练捆绑技术她们专门花钱买了教材和视频,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技术 早已如火纯青。只见王野单脚支地,一条腿被高高抬起、捆绑悬吊着,而他那高 耸的鸡巴则从阴囊根部直到阴茎表面被绳子一圈又一圈捆绑着,绳子最后在龟头 倒沟处打了一个结,并被延伸出去的长长一条绕过支架吊了起来。
 
  「伸展运动,就是要给你蜷缩着的地方做最大的延长!」黛云用力一扯绳子, 鸡巴被硬拉着往上提起。这种被硬生生吊起和粗绳子摩擦阴茎的疼痛着实刻骨钻 心,王野忍不住发出了尖厉的惨叫。
 
  「叫什么叫?叫的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哎呀,你瞧这小鸡鸡,又粗 又长的,男人就该是这个样子,你得感谢我们啊!」雅泉一把抓住了王野的阴囊 用力揉捏了起来,这种叠加的疼痛令王野全身上下汗如雨注,瑟瑟发抖。 
  「姐妹们,该到今天的重头戏了,『玉碎处刑』!」蓉蓉嘿嘿一笑,几个女 人就都跑回行李包那边一番掏弄,回来的时候每个人手上都捏着几根缝衣针。 
  「所谓的『玉碎处刑』就是……」幸娟捏着一根细针在王野面前晃了晃, 「龟头针刺处刑!」说罢嫩手一沉,针尖硬生生地插入了王野的龟头,插进了足 有三分之一的长度。
 
  「啊……啊……」王野尖叫着,全身忍不住晃动挣扎了起来,黛云朝着王野 头顶就是重重一拳,然后用手制住了他的身体。针一根一根地扎在了王野的龟头 上,他的阴茎一滴滴往下渗血,可是她们丝毫没有想要停手的意思,直到那圆圆 的龟头被扎上了满满一圈,像是一个缩小的狼牙棒。伤口在寒风的冷冻下变得麻 木,王野也已经失去了叫喊的力气,他像一具尸体一般垂吊在架子上,「呼呼」 
  喘着粗气。
 
  「听说你在老家有一个相亲对象是吧?」蓉蓉笑着问道。
 
  「没……没有,真的没有……」王野变得激动了起来,眼神中是隐藏不住的 惊恐。
 
  「叫什么名字?」蓉蓉拿出的王野的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真的没有,求你,求求你,不要啊!」
 
  「叫什么名字?」蓉蓉恶狠狠地追问道。「你要是不肯说的话,那我就要把 这个插进你的马眼咯。」她说着,拿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找出的毛衣针在王野面 前晃动着,然后用尖尖的针头在王野的龟头上来回磨蹭打转。
 
  针头的寒光令王野胆颤,他只得选择了屈服。「叫静宜。」王野用极小的声 音回答,可是蓉蓉却已经听得十分清晰。「静宜,静宜。」她翻找着手机通讯录, 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名字。她想也没想,直接拨通了那个电话。「嘟嘟」几声长音, 电话那边拨通了。
 
  「呀,联系上啦!」蓉蓉轻呼了一声,选择了扬声器模式并把手机移到了王 野耳边。「跟你未来的媳妇说说话吧!」
 
  「喂……静宜,是我,王野……马上把电话挂掉……」没等那边说话,王野 已经迫不及待地下了命令。
 
  「怎么了,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还没说话就让我把电话挂断啊?」那边是 一个十分年轻的女人的声音。
 
  「没法跟你解释,我这边很复杂。不要问了,马上把电话挂了……」王野用 近乎尖叫的声音撕扯着说。「啊!」没等他说完,一股灼热的液体冲着王野的面 部就喷了过来,原来身轻的幸娟竟爬到了架子上蹲着,冲着王野撒起了尿来。 
  「我怎么听到下雨的声音了,你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那边的声音也开 始紧张了起来。
 
  「我现在……」王野狠狠咳了几下,「我这会儿在忙,手上抓了东西没法挂 电话,刚下了一场大雨,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你先把电话挂了好么,晚点我 再跟你说。」
 
  「哦,好吧!奇奇怪怪的,那我等你电话!」那边挂断了电话,王野如释重 负地长呼了一口气。「但愿……但愿没被她知道……」王野哆嗦着自言自语。 
  「哈哈哈哈……」女人们发出了爆笑,「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惊慌。是我们 加深了你们小两口的感情,你可得感谢我们哦!」
 
  「一定要记住今晚的经历啊!」女人们解开了王野身上的身子,任由他裸着 身子瘫倒在了寒风中抽搐发抖,欢笑着头也不回地下楼离去了。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野外调解,我们非常满意,但这只是一道开胃小菜。 下周就是圣诞节了,我们要给他备上一道圣诞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