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另类小说

【痴臭BITCH☆脱粪美少女】(09)作者:

2017-04-04人气:

字数:6799


                (9)

  好尴尬。

  好尴尬!

  超尴尬的啦……!

  为什么爸会躲在床下而且还念着人家名字自慰啦!

  难道是……变态?爸想要对我出手?

  不不不,这应该不太可能。他跟妈明明就很恩爱,不至於跑来找我才对。
  话是这么说,现况又不是那么一回事。爸他确实潜入我的房间,做了那样的事情。所以说……嗯……结论还是……变态?

  不管结论如何都还是一样尴尬啦!不如说更尴尬了……毕竟不是挖个苦就能带过的事情,我也没那个勇气出声制止爸,除非他敢再靠近……那我一定会拼命大叫。

  就算我做好准备了,爸却没有其它动作,也几乎没出声,床下传来的只有放得很轻的呼吸声和重新响起的滋滋水声。

  呜,一次不够,居然弄两次!

  老实说,光想像爸爸在自慰就好噁心。

  ……可是,昏暗的能见度加上那湿润的自慰声,听得我好痒。

  爸爸也好、臭男生也好、色叔叔也好……他们都是用手握住鸡鸡,然后上下套弄着自慰的。

  跟人家自慰时的动作、声音,一模一样。

  只要轻轻握着,鸡鸡就会有感应而抖动不已;温吞地套弄一番,鸡鸡就越来越热、越来越硬,龟头跟着吐出湿黏的分泌物,配合套弄就成了现在环绕於耳际的下流声音。

  滋滋、滋滋的水声,是爸爸兴奋的证明。

  让他兴奋的,是偷偷在我身边自慰。

  是因为我。

  虽然很噁心……却也感受到一股优越感。

  被人渴望的感觉……真棒。而且还是用那么露骨的方式……

  「呼……呼……!」

  爸爸的喘息声,还有鸡鸡磨擦的声音,人家这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呢……
  啾滋啾滋的声音听起来好舒服喔……动得那么快,换做人家早就泄了唷……
  啊──人家竟然也边听边摸那里,好噁心喔……嘻嘻。

  曾几何时混浊的空气中带有新鲜精液微腥的气味,一点也不意外地……这让我对现况的抗拒感大幅下降,鸡鸡翘得更起劲了。

  我想,只要爸没有真的碰到我,或许就算是如此噁心的事情,也不至於令我那么厌恶吧……?

  讨厌,想到自己正出现在别人的幻想里,竟然这么刺激呢!

  怎么可以跟着兴奋呢……遇上这种变态的事情还偷偷摸起鸡鸡,这样小薰不就变成跟爸爸一样的变态吗……

  变态。

  大变态。

  喜欢被人盯着上厕所的变态。

  被男生插屁眼插到大便都漏出来的变态。

  插女生的屁眼插到人家失禁的变态。

  而且还被爸爸看到人家兴奋的样子。

  还被爸爸收走人家失禁弄髒的被单与床单。

  爸爸昨天跑过来帮忙会不会其实另有所图?因为他跟小薰一样都是变态……
  色色的变态。

  糟、糟糕……不停重複着变态这两个字,鸡鸡就好像有反应般跟着抖动呢!
  不行,光是摸摸不够了……人家也要自慰啦!

  「呼……吁……吁……!」

  呀,爸爸的喘息变得好粗鲁、好有男人味喔……想到了叔叔,还有叔叔用那么肮髒的手段玩弄人家的情景了。虽然跟臭男生做爱的经验更舒服更爽,不晓得是不是对象的问题呢?想着那个男生没有特别兴奋,可是幻想叔叔或那个年龄的成熟男性,再配合爸爸的声音就……!

  爸爸……还是在床底下。很好。这样人家可以躺平……也可以……

  「嗯……!」

  讨厌,不小心出声了。管它的,小薰也要弄了……

  咕啾咕啾的水声……虽然很小声几乎听不见,确实有从人家热起来的右掌内侧发出,就在它一次次地握紧鸡鸡上下套弄的动作中。

  闻着从床下飘过来的精液气味、紧张兮兮地担心着东窗事发的刺激感……在在加深了自慰的舒爽度,让我体内的欲火迅速升进临界线。

  一滴热汗冒出,没多久全身上下都跟着生汗,弄得我浑身黏答答地肌肤变得好敏感。

  渐渐的,我感受不到拘束了。

  爸自慰的动作声、喘息声、射过一次的精液腥味,彷彿和我摆动着的右手合而为一,在快乐的自慰中带给我过盛的妄想。

  我一手套弄着鸡鸡,一手探进热呼呼的上衣内揉起乳房。

  我幻想着叔叔……一开始是这样……但是鼻子一直捕捉到越闻越令人陶醉的腥味,使我不禁模拟爸爸幻想中的我是多么淫荡……想着想着,不知怎地就把叔叔想成了爸爸,我和叔叔做过那些色色髒髒的事情,也都变成爸和我的乱伦。
  啊……想像着爸那应该很粗壮的鸡鸡,气味也会像叔叔那样浓郁吧……飘出精液味的鸡鸡,人家会情不自禁去嗅的,或许还会伸舌舔弄呢……然后呀……然后爸就会用他的大鸡鸡啪啪地甩人家脸,故意欺负人……

  「母狗……」

  对,人家是小母狗,蹲在臭臭的大鸡鸡前面,伸长舌头哈呼哈呼地等着主人摸摸头……嘻嘻……只要摸摸头就会很开心唷……

  「嘻嘻……」

  啊啊……被爸爸摸摸头的话,一定也会很开心、很开心……摸嘛……爸爸,你摸嘛……摸小薰狗狗的头……

  「你摸嘛……」

  呀嗯……鸡鸡快要不行了,越弄越快了……!哈……!哈啊……!爸爸这么用力,小薰的鸡鸡很快就会爽到射精的……!

  「爸爸……」

  不可以唷……!不可以只摸人家的龟头唷!小薰的头……还有奶头也要摸摸!要摸摸……!你摸嘛……用力摸……摸到小薰高潮!

  「要射了……」

  好棒……好棒喔!小薰全身都被爸爸摸了!啊哈哈……呐、要射了唷?小母狗的鸡鸡要射了唷?爸爸……爸爸!

  「呼欸……!呼欸……!」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呜……嘿欸欸!」

  射──出来了!

  哈……哈呜……人家竟然会想着爸爸自慰……超变态的啦!可是也很爽呢…
  …精液都咕噜咕噜地流出来了唷……小薰狗狗的精液……

  虽然视线很昏暗,那一定是又浓又白、能够和爸爸精液味完美融合在一块的腥味吧!

  怎么办呢,人家的手手沾到好多好多精液唷……拿近一闻,浓烈的腥味更是让疲软的鸡鸡又鼓动起来呢!

  可以舔吗?好想舔唷……因为人家是小狗狗嘛!所以……

  ……呀!好鹹!只舔一小口但是好鹹!而且舌头有股涩涩的味道呢,有点像喝完椰子汁的感觉……可以再舔一口吗?人家要舔啰?

  呼……嗯呼……好涩……鹹鹹滑滑的……呜嗯……嗯……?爸爸……怎么还盯着人家呢?明明才刚帮人家弄出来……嘻嘻……

  人家刚刚很舒服唷……被爸爸……嗯……嗯?咦?等等,刚刚是幻想呀,怎么现在还看得到?

  难道说……

  「爸……爸?」

  人家左手还贴在暖呼呼的右乳上、沾满精液的右手正逗留在嘴巴前,维持这姿势瞪大了眼看着床边……爸爸脸上是和我一样震惊不已的表情。

  我们之间的僵持并没有维持很久,爸爸率先起身,我仍僵在原地。

  「宜……宜薰啊,你听爸说……」

  爸爸的声音犹如低沉的兽息,他强壮勃起的股间形状也像是猛兽般粗暴……
  还带有侵略性的浓烈气味。

  我的注意力完全被那根粗犷挺立着的鸡鸡吸引过去。

  渴望我的就是这个东西。

  比臭男生的还大、比叔叔的还大,当然也比我的更大、更大……

  啊……

  好棒……

  被这么强壮浓臭的鸡鸡幻想着、渴望着……

  ……人家又勃起了。

  「是这样的啦……爸爸跟妈妈最近就很少那个,有点忍不住才做这种傻事……」

  如果对象不是爸该有多好。

  叔叔的鸡鸡也很下流,所以换成是臭男生有这种大鸡鸡的话……啊哈……光是想像那景象,屁眼就忍不住深深地收缩起来呢!

  每缩一次,鸡鸡就跟着抖动一下……收缩、抖动、收缩、抖动……呼呜……
  「所以……所以你别担心,爸爸不会对你……对你……这个……」

  看着那根大鸡鸡,身体就热得停不下来,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微微的痒感……
  人家想被摸,好想、好想喔!

  啊呜怎么办……脑袋竟然闪过邪恶的念头,觉得对象是爸爸也无所谓呢……
  这样不行、不行的唷──小薰很清楚这道底限!

  可是……身体就是情不自禁地扭了起来,嘴唇也忤逆着理智织出下流的呻吟。
  「一次的话,没关系唷……人家不会告诉妈妈的……嘻嘻。」

  啊哈……讨厌,人家在说什么呀……脑袋都被薰鼻的腥味和迷人的大鸡鸡填满满,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嘛……

  爸爸在犹豫耶……好噁心喔,哈哈……这个变态、大变态……

  这种随时会爆发的氛围,只要人家把上衣一掀、再吸吸沾了精液的手指──
  「陪人家玩一下嘛……一下下就好……」

  ──爸爸动摇了!

  他用右手握住那根活泼的大鸡鸡,看着人家慢慢摸了起来……

  啊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那个鸡鸡又涨得更大了呢!

  好棒喔!人家正在被别人幻想……被看着兴奋状态的身体做出下流的幻想…
  …!

  跟爸爸面对面自慰什么的,好噁心……又好刺激!

  「宜薰……呼……呼……」

  哈啊啊……!好低沉有力的嗓音喔!被那种粗鲁的声音窜进耳朵,害人家更兴奋了啦……!

  爸爸的大鸡鸡持续挤出咕滋咕滋的声响,人家的鸡鸡也不时传出滋滋水声,混在一块都不晓得是谁的声音了……

  好爽……明明只是自慰,为什么会这么爽呢……嗯呜!不行……就这样满足的话,感觉好可惜……

  人家想要做更多、更舒服的事情!

  「爸、爸爸……你上来。」

  「什么……?」

  「叫你上来嘛……」

  爸爸愣住了,才不管他呢。

  人家身体往右转过去面对墙壁,左脚向胸口抬起、重心一倾,屁股就顺势面朝爸爸的方向翘高,然后再亲自扳开渗汗的臀肉……把人家收缩着的肛门露给爸爸看。

  「宜薰,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都这么明显了耶……只有一次机会唷,嘻嘻。」

  不料爸爸听了人家的挑逗却快步离开房间……咦?为什么?人家搞错了吗?
  还是吓到爸爸了?

  ──疑惑才刚冒出,房外急凑的脚步声走远又走近,爸爸很快就回来了,他手里拿着的是厨房的沙拉油。

  「就、就一次!」

  「嗯……!」

  爸爸紧张兮兮地吐着热气、压低了声音向人家确认,得到撒娇味十足的许可后,马上就在他的大鸡鸡淋上好多油。

  人家迫不及待地呈趴姿翘高屁股,一手扳开屁股肉、一手摸着鸡鸡……很快地爸爸就从后方上了床,床垫随着重量产生变化,人家那热呼呼的期待也更加高昂了!

  啊,感觉到了……!爸爸正在调整姿势,滑滑的大鸡鸡不断碰到人家的大腿呢!呀……手被爸爸拉开了,一阵柔柔的凉意在屁股间化开……瓶盖扣地一声盖上时,爸爸粗糙的手指把沙拉油往肛门推去,紧接着很是顺畅地伸了进来……
  「呀……!」

  手指一陷入肛门内,忍不住缩得好紧好紧……!

  「现在想想,宜薰小的时候蛲虫检查就是爸爸帮你做的。你妈忙着跟三姑六婆抬槓,屁股也没洗乾净就把你丢给我……」

  「咦──!不要在这种时候说那么害羞的事情啦!」

  「哈哈,抱歉抱歉……好了,宜薰,爸爸要……」

  「……嗯!」

  啊呜,都怪爸爸说什么蛲虫检查,害人家忘了仔细感受被挖屁屁的快感……
  有点不甘心,不过想到大鸡鸡马上就要插进来,心脏就噗通噗通跳得好厉害!
  来了……暖暖滑滑的龟头,顶向人家的肛门了!

  爸爸的大鸡鸡开始施力,挤压在肛门处的压力越来越强,然后……

  「呜呜……!」

  小薰的屁眼被打开了……被打开了!

  好粗……呜!

  屁眼……屁眼撑得比第一次做爱时还大呢……缩紧……缩紧不了……

  好痠……超痠的!还有一股闷痛感正往内传进来,伴随着爸爸那持续深入的鸡鸡……

  「宜薰,一口气到底喔!」

  「耶……?呜……呜啊!好痛!」

  怎么回事……爸爸的鸡鸡明明比臭男生还粗,为什么它一推就开了呢?虽然进来得很顺可是依然好疼!而且还是括约肌……!

  「停……!」

  我总算体会到子英当时急着踩煞车的感觉了!因为真的是……痠热度瞬间冲上来,里面明明顺利撑开却好像随时会撑破一样……!

  不行……不行了,被塞满成这样好累、好痠又好烫,力气都集中在肛门却聚不起来,只能随着发痠的脱力感流失……我要喊卡了。

  「爸,停下来……拜託……」

  「呼嗯嗯──!」

  「噫噫……!」

  ……呜咕!

  脑袋……热热晕晕的,怎么回事……?

  压着人家……爸爸……啊……爸爸趴在人家背上……也就是说,鸡鸡全部塞进来了……

  呜呃……呃……

  「宜薰啊,你的小穴真是太棒了……!」

  「呃……呃嗯……」

  「光是插着就很爽啊!爸爸可以摸一下你别地方吗?」

  「呃呵……」

  「呼,你的胸部发育得很不错喔!那话儿顶着床铺很痒吧,屁股翘起来一点,爸爸帮你抓抓痒。」

  啊……哈哈……奇怪,屁股怎么自己挺起来了呢……明明都没力气了……
  这感觉是什么……呜……好爽?呜欸……!呜嘿……!嘿欸……欸……啊──讨厌,鸡鸡被爸爸弄一下就射了……

  小薰的精液牛奶都被爸爸搾出来了……呼嘻嘻……

  「舒服吗,宜薰?」

  爸爸将他沾满精液的大手掌扑到人家脸上,把新鲜的精液胡乱抹了上来,还特地涂在鼻孔前……人家陶醉地闻着精液、享受爸爸的爱抚,乱七八糟地应道:
  「爸爸你看……小薰射精了唷……嘻嘿嘿!」

  左乳前端传出刺痛感,爸爸扯住人家的乳头、继续抹着脸蛋低声说:

  「乖女儿,你好棒。爸爸现在要干你啰,你说好不好?」

  「爸爸……你会用大鸡鸡让小薰爽吗?」

  「当然会啊。你看,大鸡鸡在你屁眼里勃起呢,它好想好想让宜薰的小屁屁爽喔。」

  「噫嗯……!那……那人家要……要大鸡鸡……要爸爸!」

  爸爸彷彿早就在等这句话,人家话声刚落,他就两手掐紧双乳动了起来……!
  奇怪……好痛!超痛的……超痛的……啊啊……啊啊啊!

  人家的屁眼快撑裂了……!还、还有胸部……好痛、好痛喔!爸爸!不要了!人家不要干了……!

  「宜薰!你好棒……好棒啊!」

  咦……咦咦?小薰很棒吗……?爸爸……不行!还是好痛!太痛了啦!痛到人家眼泪都流出来了……不要了啦……

  「这个屁眼小穴吸得很紧呢!你这么喜欢爸爸的肉棒吗?宜薰?快说!」
  呜哇!好痛!别、别那么粗暴地扯小薰的奶头啦……!会受伤的……呜!
  我不要了……好难过……好不舒服……

  大鸡鸡什么的……

  什么的……

  欸……

  欸嘿……?

  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还是肠子……

  不知道了……

  痛……

  没那么……痛了?

  虽然还是很难过……好像渐渐可以忍耐了……?

  「喜……喜欢!」

  怎么……好不容易喊出声,却不是说「不要」而是「喜欢」呢……

  身体又烫起来了。

  视线也回来了。

  短暂失去的听觉重新捕捉到了爸爸插着人家屁眼的下流声响,恢复过来的嗅觉也……闻到了超级不妙的气味。

  「呼……!呼……!宜薰是不是快泄了?没关系你尽量泄出来,做完再来想办法喔!」

  「好、好哦……呜……!」

  呼呜……!大鸡鸡饱满的巨躯不断磨擦着从屁眼到直肠的肉壁,尽管整个感觉会被撑裂,实际上痛楚并没有继续往上攀升……反而逐渐让人家感到带有强烈兴奋的满足感。

  屁股……被鸡鸡猛干着,都干到水屁连连了还不打算停呢!嘿……嘿嗯……!不行,括约肌完全被撑开,怎么缩都缩不紧,根本就憋不了……!

  爸爸突然掐住腰、把人家整个抱起,然后像螃蟹那样横着下了床……腹部遭到挤压又摇摇晃晃,强烈的便意再也止不住,人家我就在爸爸的怀里──漏出大便了。

  地板传出啪答、啪答答的湿臭声,浓厚的便意没有倾泄而出,而是被大鸡鸡堵着只能从狭缝间一次一点地泄出来……人家口乾舌燥地吸着爸爸故意伸进来的手指,一边缓慢地脱粪、一边任由爸爸搓弄着鸡鸡……

  「你看看你,又把地板弄髒了,真是个坏孩子呢。」

  讨、讨厌,说人家坏孩子又把鸡鸡摸硬……啊啊……还是因为便臭的关系才又硬起来呢?

  不行……光是闻着人家的大便味、享受着舒服的套弄与吸吮,脑袋就空空如也了……

  「来,一次泄光再让爸爸处罚你!」

  「呜……呜欸欸!」

  啊哈哈……大鸡鸡噗地一声抽走,屁眼整个松弛下来了……便便也……全部从小薰的屁股嘴嘴吐出来了唷……

  噗哩噗哩地……咕噜咕噜地……沿着睾丸……滴下……然后被爸爸抓起来、抹在鸡鸡上……!

  「喔,勃起得这么厉害,这是大便喔?你这坏孩子喜欢大便啊?」

  「欸嗯……喜欢……喜欢唷……嘻嘻。」

  「爸爸竟然生了你这么一个变态女儿……来,嘴巴张开!」

  「好哦……啊──」

  早已放弃思考的脑袋根本没想过这么做会招来什么后果,於是当爸爸塞了条大便进来、紧压住嘴巴逼人家不许吐掉时……人家也只能含着苦苦臭臭的大便、接受处罚啰……嘻嘻!

  排完大便的屁眼重新被大鸡鸡塞满,爸爸一只手套弄着人家滑溜溜的臭鸡鸡,另一只手掌仍然压得好紧,口水都和便便混在一块吞进肚子里了……哈哈……
  哈欸……

  「爸爸要冲刺啰!呼喔……!」

  臭臭的屁眼被奸了……臭臭的嘴巴满满地都是大便……小薰……好变态……
  好……好爽……

  「要射了……爸爸要射了!宜薰……!」

  啊咧……是太享受了吗……怎么眼珠子都往上吊了呢……嗯咕!嗯呜……!
  咕呜……咕啊……啊……!

  「啊啊……!」

  ……啊嘿!

  事后听爸爸说,在他第一次内射时我就晕过去了,他仍继续自得其乐,又干了好久才把我背去浴室清乾净。在浴室我好像有半梦半醒,但是细节也记不太得了。

  隔天我的屁股整整痛了一整天,而且接连好几天都麻麻的……这段期间过去,则是恢复成原本的样子……只是比较松,也比较容易因为某些刺激而发痒。
  我依照约定没有告诉妈妈这件事,当然也没告诉其他人,尤其是每一阵子就会到家里玩的男朋友。同时我也破坏了仅止一次的约定,在那之后经常引诱有着大鸡鸡,做起来比男友更舒服、也更懂得满足人家的爸爸。

  没办法,谁叫小薰是坏孩子……是需要爸爸体罚的坏孩子呢!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