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家庭乱伦

【为人母真不易】(娇母)(爱面子的妈妈)作

2017-04-25人气:

       为人母真不易(真实的乱伦)(爱面子的妈妈)
 

 字数:13861字
 
  好多年前的事了。
 
  我是家中的长子,有一个比我小三岁的弟弟。弟弟身体一向不好,又比我小, 爸妈对他的关爱自然也就多些。可我小时候总以为爸妈偏心,对我不如对弟弟好, 因而心怀怨愤。可能因为这样,自小我就很叛逆,孤僻不合群,脾气还很爆躁。 
  我难得有让爸妈满意的事,经常和他们作对,惹他们生气。对此爸妈也是无 可奈何。唯一能让他们感到安慰的是,我的学习成绩还算好。读书我是很用功的, 这是因为我要让爸妈知道我比弟弟强。
 
  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我对女人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慰从偶尔发展到 天天要。但是自慰并不能真正满足我,我渴望真正的性交。而在那时社会和学校 还很保守,象我那个年龄追女孩子可是件了不得的事,会惹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虚荣心很强的我当然不愿做那样的事。再说我的古怪性子也是不可能得到女 孩子欢心的。我只得苦苦熬着,希望能早日长大找老婆。
 
  不知何时起,妈妈渐渐把我吸引住,后来我竟把她作了性幻想对象。刚开始 我也会有罪恶感,每次完事后总会感到内疚。而差不多两年后罪恶感就逐渐消失 了,那时候我迷恋妈妈已到了狂热的地步。
 
  妈妈相貌端庄秀气,容颜清秀,气质典雅,穿起旗袍与高跟鞋时更是优雅动 人。妈妈脸上虽已有些许岁月留下的痕迹。可她白晰的肤色、凹凸有致的玲珑身 段,特别是那成熟女性的风韵已使那时的我为之倾倒。
 
  每当回想起那些日子我都会心跳不已,我是那么想和妈妈做爱,用想到发疯 来形容也毫不为过。这辈子曾使我真正神魂颠倒的女人就只有妈妈。
 
  想归想,可那时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一尝所愿。无奈之下我只好 拿妈妈的贴身衣物稍以慰解了。
 
  后来,我还想偷看妈妈的身体,可总没机会。当时我并不知道,因为太迷恋 妈妈了,所以有时候会在妈妈面前失态。尽管我从未对妈妈说过、做过什么,可 妈妈已对我有所警觉,总提防着我些,怕我做出什么丑事来。这也是我长大以后 回想起来才明白过来的,当时却真的懵然不知。
 
  一个星期天中午,机会好象来了。
 
  两点多大家还在睡午觉的时候,妈妈起床换衣服准备出去,可能她想到其他 人还在睡觉,她只是随便把房门掩上,也没插上门栓,结果门又自行打开了一条 小缝隙。我刚好起床经过她房间,就从门缝看到妈妈背对着门在换衣服。
 
  我不由一阵狂喜,片刻犹豫后就贪婪地注视着妈妈的身子。尽管只看到妈妈 裸露的上背,可已使我如痴如醉了。妈妈穿好衬衣,就在准备换裤子时,忽然间 意识到什么,猛地回过头来,我卑鄙的行为就被发现了。我忙逃回自己房间…… 
  妈妈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我不敢正视她,可也感觉到她的愠怒。我心乱如 麻,头脑一片空白。好不容易吃完晚饭,就匆匆出门回学校自修。
 
  在学校一整晚,我一点书也没看进去。直觉得这样的事太丢人了,感到没脸 见人。
 
  后来又想到妈妈如果告诉爸爸的话,爸爸可能会把我打死。而我更担心的是 爸妈会不会让亲戚朋友也知道这事(当时我真的很幼稚)。
 
  我不禁想到「如果这样的话,把我打死更好。」
 
  当晚回到家时,爸妈都还在客厅看电视。妈妈紧绷着脸,看也没看我,可从 爸爸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不快。我稍稍松了口气。接下来几天,什么事也没发生, 妈妈也没找过我训我,而且慢慢的又有和我说话了。我总算放下心来。
 
  这事过后,我迷恋妈妈依旧,而且胆量也大了些。中午当妈妈一个人睡的时 候,我会去偷看她的睡姿。刚开始只是站在房门看,后来就进房站在床边看。 
  那天中午,我又去偷看。看着熟睡的妈妈,我真想不顾一切地扑上去。不知 为什么,我忽然觉得解开妈妈睡衣看看乳房应该是可以的。于是,我轻手轻脚的 爬上床,去解妈妈睡衣的钮扣。我刚解下一颗,就在动手解第二颗的时候,妈妈 被我弄醒了,我没命地逃了出去。妈妈醒来时又惊又怒的神情我至今记得。 
  不过这次,我没上次那样害怕了。果然事后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妈妈对我冷 淡了些。由于妈妈的「纵容」,我的胆子更大了。我当时想就算我做出更出格的 事,妈妈也不会对我怎样,也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我甚至有了强奸妈妈的念头, 只是一直没想出什么好办法,也未能下定决心。毕竟我还有些害怕爸爸。
 
  这年放暑假没几天,爸爸(他是个老师)就带了学生去参加夏令营。我感到 有机会了,不由十分兴奋。可在爸爸走后好几天我还没想到该如何下手,眼看他 就要回来了,我不禁很生自己的气,暗骂自己没用。
 
  那天晚上,妈妈在厨房煮药――我至今不知道是什么药,可能妈妈那天中暑 了,又可能是调理身子的药。我忽然想到,或者我可以用安眠药把妈妈迷翻了, 而安眠药爷爷家就有。想到这我兴奋不已。
 
  当从妈妈那证实了药是她的后,我忙跑去爷爷家找安眠药。爷爷经常失眠, 家中备有安眠药。
 
  去到爷爷家时,爷爷出去和牌友打扑克了,而奶奶在家中正忙着弄那些饲养 的鸡。我跟奶奶撒了个谎,说到同学家玩顺道就进来坐坐。奶奶和我扯了几句家 常后,就继续忙她的了。
 
  我趁机溜进房间,找到那安眠药也没细看,匆匆倒了五粒就跑回家去。
 
  回到家时,妈妈那药还没煲好。我就盘算该下多少粒药才行。我知道多下可 能会致命,而下得少又没效。后来想到平时爷爷都是吃一粒的,那么我下三粒大 概就可以了。打定主意后,我就趁妈妈不在厨房时候偷偷下了三粒到正在煲的药 里。
 
  下药的时候我很激动,既兴奋又有些害怕,那一刻是令人难忘的。很快药就 煲好了。妈妈倒起一碗喝了。
 
  喝后没多久,妈妈就显出很困的样子,她象是感到很奇怪,可也没说什么就 回房睡下了。
 
  妈妈睡下后约半小时,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了下来,虽还有些紧张,可并不怎 么害怕。当看到弟弟仍在房间沉迷于武侠小说后,我就悄悄地闪进妈妈房间,轻 手轻脚的把门锁上。
 
  房里很黑,妈妈的鼻息依稀可闻,房中的香水味和妈妈的体香使我明白得到 妈妈不再是梦。我按捺着激动的心情打开了台灯,慢慢爬了上床。
 
  妈妈酣睡在床上,我用力拧了拧妈妈的脸颊,又拍了拍她的身子以确定妈妈 真的被药倒了。这个时候,我竟有些不知所措,就象小孩子突然得了一笔巨款一 般。我想我应该抱着妈妈吻她、脱她的衣服。可不怎的我忽然有些象是不好意思, 觉得有些别扭,而且还兴奋不起来。
 
  犹豫了一会儿,我脱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依在母亲身旁轻轻地抚摸她一 头秀发,望着她轻闭的双眼、小巧的双唇,我忍不住的将自己的嘴巴靠了过去… …(亲到了……我亲到了……)我心里不住的狂喊。
 
  母亲柔软的嘴唇给我前所未有的冲击……我像只贪婪的采蜜蜂不停地吸吮着 母亲的双唇……我边吸边嗅着从妈妈口中传来淡淡优酪乳的清香,舌头则不停的 想撬开妈妈紧闭的牙齿,这种即将可以为所欲为的从容,让我享受到了更大的快 感……
 
  母亲原本紧闭的牙齿,终于被我给顶开了,舌头穿越了那洁白的牙齿接触到 的是妈妈更柔软的舌头,我嘴巴贪婪的吸引着妈妈口中淡淡的香气,两只手则开 始不安份的在妈妈身上移动着……
 
  由于是夏天,妈妈穿了件银白色的缎面长裙,还颇有些透明,隐约可以看见 妈妈里面只穿了条内裤。妈妈的上衣是传统而不失花俏的蓝缎子对襟旗装,上面 是丝质盘结钮扣,这原本是中国女人极为传统的样式,但不知怎么,穿在心爱母 亲的身上却有着让我无法抗拒的性感吸引力……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情有独钟 吧。
 
  我小心地掀起妈妈的裙裾,妈妈雪白而丰腴的臀部尽现眼底。我伸手将妈妈 的白色内裤向下脱去,一直脱到脚踝,而长裙却依旧让她穿着,只是把那迷人的 地方露了出来。此时,我闭着眼睛忘情的不停吸吮着,舌头也不断的在妈妈的口 里翻动着。
 
  突然,妈妈呼出了重重的鼻息,吓得我连忙睁开眼睛……一看妈妈仍然安稳 地睡着,像个睡美人一样,心里放心了不少,同时也更加的冲动……
 
  看着熟睡中美丽的妈妈,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妈妈,我要彻底的征服 你!……)。
 
  我伸手一颗颗解开母亲上衣的钮扣和胸罩……看着那小巧的乳头仍然凹陷在 乳房里,就像此时熟睡妈妈一样的,我不禁地用手指拨弄着……然后看着它慢慢 地酥醒,直到完全的挺立在乳房上……
 
  我忍不住的低下头去开始认真地吸吮着,并不时用舌头来回拨弄着,双手不 断揉捏着妈妈的乳房感受着掌中的温度与弹性……同时也发觉手掌中传来妈妈逐 渐加快的心跳……我望着妈妈的乳房发楞着,几乎忘记了接下来要干什么…… 
  不是我胆怯,而是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了:淡红色乳晕长在浑圆结实乳房的 最尖端,我用舌头舔了一下,抬起头看了一下妈妈,发觉她仍旧熟睡着于是更加 壮了胆,将妈妈整个乳头含在嘴里吸吮……两只手也没闲着的用力搓揉着…… 
  渐渐地,妈妈的乳头苏醒了,直立立的站在乳晕上,吸吮着妈妈变硬了的乳 头,我变得更加的兴奋贪婪,左右两边不断的用我的舌尖来回舔着,另一方面则 享受着妈妈的乳房在双手揉捏中所传来的阵阵波动……
 
  我吻吻妈妈的手、手臂,后又吻妈妈的腿,并顺着一直吻下去,连她的双脚 也不放过。我曾发誓如有机会我一定要吻遍妈妈身上的每一个地方,现在我就要 实现它。吻着吻着我越来越兴奋了,心中的牵碍慢慢没了。我热烈地亲吻着妈妈 双唇,再脱去她的衣服,细细把玩着双乳。妈妈的乳房有些微微下垂,这种成熟 的肉感让我爱得发狂了。我用力地亲着、咬着,用劲地揉捏着,直想给吞进肚里 去。此时,我真的是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终于忍不住手也开始游移到了妈妈结实而又饱满的阴阜上……望着妈妈溪缝 顶端的阴蒂,小豆豆正害羞地半露出头来(哇……原来妈妈在昏睡中不是没有感 觉的……)
 
  我加紧的用舌头快速的来回拨弄着妈妈的阴蒂,并不时的用嘴唇含住上下拉 扯。渐渐地妈妈那块神秘地溪谷慢慢的湿润了起来,大阴唇也像一道被深锢已久 的大门缓缓的倘开,而小阴唇则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正娇艳绽放开来。
 
  就在花蕊的中间,我见到了十四年前的来时路,在路的尽头则是我心想神往 的安乐窝,看着妈妈粉嫩的桃花源口,我证明了我的想法:爸爸根本不懂得好好 开发妈妈的这片圣地。
 
  伏在妈妈的大腿之间,我贪婪探索那层层相叠的秘肉,渐渐地,妈妈的淫水 越流越多,我则像是沙漠中饥渴的游人贪婪地想干。此刻,我口中满是妈妈滑嫩 香甜的淫海乔怀淙怕杪枰亟乩镒钏饺说钠ⅰ?br] 我好奇地凝视 着对我来说充满神秘的女人私处。不住拔弄着、打量着。妈妈私处的酥香使我再 也难以克制,一个挺身,我压到妈妈身上,握着肉捧迫不急待地就要进入…… 
  原以为是件很容易的事,可第一次的「入侵」我是滑来滑去费了好大功夫才 成功的,当我趴在妈妈那白皙而又略显丰腴的身体上,挺起肉捧慢慢顶入妈妈的 嫩肉穴,只听轻微的一声「噗」,两片蚌肉软软的张开,柔弱地迎接了她「主人」 
  的回归。
 
  进入后我停了下来,我觉得妈妈那已经有些松弛的阴道里暖暖的,一种湿滑 柔软的感觉紧紧抱拥着我的宝贝。享受着妈妈身体上最珍贵最美妙的「资源」, 那滋味很美,是一种极端疯狂的占有和满足感,而这时熟睡的妈妈象是也轻声呻 吟了一下。
 
  在细细品味过刚进入的滋味后,我就抱紧妈妈的身体,来回用力抽动起来, 我只觉得妈妈里面是越来越滑,越来越舒服。而我是越来越兴奋,动作越来越大, 大力抽插着母亲的阴道,不时发出「唧、唧」声。
 
  我越插越快、越插越猛,龟头不停「咕、咕」猛力撞击母亲的子宫,阴囊不 断「啪、啪」打在母亲的阴唇上,那动人的声响真是一首美丽的交响乐,欲火爆 发的我已经顾不得母亲会不会被我「搞」得醒过来……
 
  我缓了缓自己的动作,想让自己睡梦中的母亲感受一下我这根长的肉棒所给 她带来的满涨感,没想到妈妈似有感应似的轻蹙着眉头,从口中轻轻地吐了一口 气,嘴角似乎也无意的露出满足的微笑……
 
  「啊……妈……你的子宫又在吸我了……啊……啊……」
 
  看着妈妈如此,我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开始不断来回的抽送,妈妈的小 穴紧紧的箍着我,小穴内的嫩肉刮着我的肉棒,真的好舒服,我的动作愈来愈大, 好几次差点整只滑出来,但就在快滑出来的时候,龟头后面的肉沟又被妈妈的阴 道口给含住,除了有煞车的作用外还有着被紧箍的感受。
 
  我将妈妈的两只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下体的动作也愈来愈激烈,由于妈妈 的臀部此时正高高的抬起,相对地我也就插得更深,而龟头用力一挺,整个头进 入到了子宫里面,妈妈的子宫颈紧紧的包着我龟头后的肉冠,里面似乎有着极大 的吸力,像嘴唇似的不断吸着我的龟头,一股极大的快感冲上脑门,我像发了狂 一样,不断的抽送着……
 
  低头看着妈妈的嫩肉随着自己的肉棒不断的翻进翻出,心里有着极大的成就 感……
 
  望着沉睡中的母亲,原本轻蹙的眉已经解开,换成的是满脸的红晕,真的好 美,自然我也没放过妈妈那随着身体作韵律波动的乳房,两只手紧紧捉住不停的 揉捏着,还不时的用手指来回揉捏着硬挺的乳头。我大力的抽送着,享受着肉棒 在妈妈柔软湿润的阴道内抽插的快感,而妈妈的身体也开始不安的扭动着,随着 肉棒所刮出来的淫水也愈来愈多,依然熟睡不醒,我渐渐地愈来愈大胆…… 
  伏在妈妈柔软的乳房上面拼命的吸着乳头,还不时的轻咬着它……下体的动 作也逐渐疯狂了起来……双手离开了母亲的乳房,移到了妈妈的背部,我紧紧的 抱着她,用脸颊不断磨蹭妈妈坚硬的乳头,妈妈呼出的鼻息也愈来愈重…… 
  「嗯……嗯……」妈妈开始无意识的轻呼着。
 
  我改换肉棒运动的方式,紧紧的抵住妈妈的阴阜,开始用力磨擦着,原本前 后抽动的肉棒变得像杠杆一样在母亲的阴道内上下翻动,这带给我无比刺激,肉 棒感觉像是在翻搅着柔软的肉泥一样。
 
  「妈……好舒服……啊……你的肉穴真的……好温暖……好湿润……」
 
  母亲的感觉似乎变得更加的强烈,原本柔嫩的阴蒂被我阴毛刮得硬了起来, 望着母亲愈来愈红润的脸颊,似乎她正在享受这梦幻般的快感,殊不知,此时趴 在她身上的不是梦境里的人物,而是与她朝夕相处的亲生儿子。
 
  「嗯……嗯……」妈妈呼气的声音愈来愈重……就在此时,我突然感到妈妈 的阴道开始不规则的痉挛,我知道妈妈快要高潮了,于是更加努力的磨擦着…… 
  「啊……啊……」从妈妈的喉头间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气,我感到妈妈柔软的 阴道开始一阵一阵规律的收缩着,突然,一道暖暖地液体毫无预警的冲向我的龟 头,马眼被这突然一冲。
 
  「啊……妈……儿子……忍不住……了……」
 
  在妈妈阴道规律的运动下,我再也忍不住的向妈妈的子宫深处射出了浓浓的 精液,静静地享受着妈妈淫液如潮水般的冲刷我的龟头和律动……
 
  可惜妈妈生完弟弟以后就接扎了,我的无数优良种子只能是白白浪费了。不 知为何,想到这点到让我微微有些感到有些遗憾!不过这样也好,我今后可以随 心所欲的干她,永远不怕闹出什么难以收场的事来。
 
  良久良久,我不舍地抽出母亲阴道里早已软掉的肉棒……望着母亲阴道口缓 缓流出的精液,我匆匆穿好衣服就回了自己房间。弟弟可能看到我神色有异,看 了看我,但也没说什么,随即又低头看他的小说了。我去冲了个凉,再回房里躺 下睡觉。可怎么也睡不着。我不怕爸妈打我,只怕这事会让其他人知道。而我的 内疚感很快也消失了,因为我一直都以为爸妈对我不如对弟弟好,所以对爸妈总 有些怨恨。这时候我心里很乱,既怕会让人知道,也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恶心。 
  最后我爬了起来,给妈妈写了张条子:「对不起妈妈,请你不要告诉别人。 我保证以后不再做了。」
 
  当时我是真的不想再和妈妈有性关系的了。
 
  写好后,我就把条子放到妈妈床头。第二天醒来时已十点多了,我回想着昨 晚的事,好象做梦一般。正当我想着妈妈不知道会怎么样的时候,就听到弟弟在 房外和妈妈说话。弟弟问妈妈怎么没去上班,妈妈无力地回答说不舒服请了假, 然后又回房里了。
 
  那天中午饭是弟弟弄的,妈妈也没和我们一起吃。到了下午,妈妈上班去了。 
  晚上回到家里,如常地洗菜做饭,象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吃饭的时候,我和妈妈互相回避着对方的眼光。我偷偷看了看妈妈,显得有 些憔悴,但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神色。我放心了,知道不会有什么事了。
 
  几天后,爸爸回来了。在爸爸面前,妈妈竟也会主动和我说话,可当剩下我 们两人时,她就不会和我说话了。当然,这样的时候是不多的。我对这样的关系, 却也不觉得怎么尴尬。做过那事后,刚开始我是真觉得很恶心,以为以后也不会 再想了。
 
  可没过一个月,我又重燃对妈妈的欲望,回味着那晚的境况。我再次被肉欲 征服,想再次得到妈妈。可家里总有其他人,我一直找不到机会。
 
  就在暑假快完了的一天晚上,机会来了,爸爸和弟弟都出去了,只剩妈妈在 厅看电视。
 
  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前抱住妈妈不住地吻她,还在她身上乱摸,想强行来。 
  妈妈坚定地拒绝着我,用尽力气反抗。我们纠缠了约一个小时,我觉得很难 得手,也怕爸爸、弟弟会回来,于是就放开了她。
 
  过了没几天,有一个星期天下午爸爸回学校准备开学的事,弟弟也出去玩了。 
  在弟弟出去没多么,妈妈也要出去,我想她是害怕和我单独相处,可我把她 拦住了,在她房里再次向她强行求欢。
 
  这次我比较粗暴,把妈妈的衣服也给扯烂了。就在我们拉扯得最激烈的时候, 忽然听到有人用开门进来。我吓得猛地翻身下床,抓上衣服就要往外跑。
 
  没想到妈妈一把扯住我,低声说道:「你疯了吗?就这样出去。」
 
  我才猛然醒悟,房门正对着大门,我一出去就会和进来的人撞个正着,我这 个样子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而这时候,我们也已听出进来的是弟弟了。我不 禁松了一口气。我看看妈妈,只见她脸色发白,把一件衣服抱在胸前,死死地盯 着房门,很紧张的样子。
 
  这时候我明白了,妈妈是和我一样怕被别人知道的。在确定弟弟已回房间后, 我才整理好衣服走出房间,再装着刚从厕所出来的样子。尽管又失败了,可我却 很开心,我已想到了得到妈妈的办法。
 
  当天晚上大家都睡下后,我毫无睡意地躺在床上。等到过了午夜十二点,我 爬了起来,轻手轻脚的来到爸妈房前。爸爸鼾声大作,已睡得很香。爸爸睡熟后 是不容易醒的。我大胆地走了进去,来到爸妈床前。借着窗外微弱的星光,我打 量着睡熟了的爸爸妈妈。爸爸睡外边,妈妈睡在里面。
 
  这时候,我最方便触摸、也最安全的就只有妈妈双脚了。我低下身子,用手 轻轻地抚弄着妈妈双脚。很快,妈妈就被我弄醒了。当她发现是我的时候,吓得 不得了,忙摆手制止我,并想把双脚抽回。我可不管那么多,我用力地握住她的 双脚不让她抽回,后来还挑衅地用鼻子去闻。
 
  妈妈见我这样竟显出有些难为情的样子。妈妈双脚很好看,只有淡淡的味儿, 那味儿闻着不觉得臭,反而觉得很好闻。我见妈妈这样,就想继续逗她,同时也 想着讨好她,当然也是因为觉得她双脚惹人爱,于是我就不住亲着、舔着她的脚 了。
 
  这一来妈妈是又羞又急了,她挣扎着坐了起来,尽量装出严厉的样子,低声 骂我:「你不要命了?」
 
  我也低声回答说:「妈妈,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别出声!」
 
  我用手指指指熟睡的父亲,然后又放在嘴上做一个「嘘」的动作,妈妈坚决 的摇摇头,我也用毫不妥协的目光盯着妈妈,轻声说:「难道你要等到爸爸醒来, 再让他知道上次的事吗?」
 
  妈妈被我吓坏了,用哀求的眼光示意我离开。目光对视了一会儿,妈妈终于 低下头,喃喃地说:「你要我死吗?」
 
  「放心吧,爸爸睡觉向来和死猪一样!小声点,很快就完了」
 
  相持良久,妈妈不在做声,看来妈妈默许了,我得意的看着熟睡的父亲,开 始脱自己的裤子……所幸爸妈的床很宽,能让我纵情驰骋,我上床从背后轻轻地 抱住母亲,把小弟弟缓缓顶入她的蜜穴,看着她泛红的脸庞,我胸膛感受到她急 速的心跳……
 
  此时,我可以感觉到,在母亲阴道里的肉棒又开始快速涨大……
 
  于是我先是慢慢的抽送,母亲阴道内的皱褶不停的刮着我的肉棒,那种淫靡 地快感使得我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而母亲的呼吸也开始浑浊了起来,我知道母亲也同样的有感觉……
 
  我像发了狂一样吸吮着母亲光滑的后背,下半身更不停的抽送着,而且愈顶 愈大力、愈顶愈深,感觉上肉棒好像穿过了母亲的子宫颈,母亲的牙龈突然咬了 一下,极力压抑那难以克制的情欲,在我大力的抽插时,妈妈始终紧张地看着父 亲,不断从喉头里轻轻地吐气,我龟头上更传来一阵阵像被嘴巴吸吮的感觉…… 
  在父亲那有规律鼾声的伴奏下,终于我再也忍不住了……
 
  在一阵疯狂地冲刺后,我将自己所有的种子喷射在母亲的子宫里面……
 
  射精后,我点上一支烟,静静地伏在妈妈身旁休息,不知不觉闭上眼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妈妈轻轻摇醒,看着妈妈因一直担惊受怕而红肿的双眼和憔 悴的面容,让我怜惜不已。
 
  「我爱你,妈妈!」
 
  我轻轻的吻了她一下,偷偷溜回了自己房间。经过那个晚上,我知道想要妈 妈不再那么难了。可我一直也等不到机会。转眼就开学了,我升读高二了。 
  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爸爸说他晚上要值班。我不禁一阵狂喜,也暗骂自己 笨蛋。我怎么就没想到,爸爸每个星期都要值一个夜班的,弟弟也回学校晚自修, 那不就是机会吗?
 
  我不动声色地吃过饭就回了学校。在学校里熬到七点多的时候,我就向老师 请假说不舒服,然后就骑车飞一般地赶回家。妈妈见我突然回来愣了一下,但随 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次我没急,我跪在妈妈面前,双手紧抱她的腿,不住地哀求她。妈妈只是 拼命摇头不答应。可态度明显没以前那么硬了。后来我忍不住了,硬把妈妈抱进 了我房间。刚开始妈妈反抗得还很激烈,可当我握住了她的双脚亲了亲后,显然 使她想起了那晚我弄她脚的事,不禁就软了下来。当我脱她衣服的时候她还有些 阻拦,可当我把她内裤也脱下后,妈妈就听天由命地闭上眼晴随我搞了。
 
  我狂热地吻着妈妈身子的每一部分。我尽情享受了她的双乳,可她的私处我 没能亲几下,因为妈妈竭力挡住不让我碰。后来我只好沿着大腿吻下去了。妈妈 的双脚我吻得最久,因为在我看来妈妈双脚是可爱的「功臣」,我充满感激之情 地把她的双脚吻了个够。
 
  在我进入的时候,妈妈并没怎样阻拦我。我比前两次进入时熟练多了,一下 就弄进去了。我感到妈妈那儿没以前那么干涩了,那暖暖的,湿湿的「握」得我 很舒服。我本能地抽插起来,胸膛里满溢着幸福、快乐。那一刻我完全忘记了自 己身处何处,只知道自己在快乐的天堂里飘浮着。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快乐, 亢奋的我忘情地做着,尽情享受性爱的乐趣。销魂的高潮很快就到了,我更用力 地挺着身子,直想着把全部的精子奉献给妈妈,甚至于自己的一切,在淋漓尽致 的喷发中我尝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完事后我觉得好累,也觉得好满足,可也感到有些内疚。当我退出妈妈身体 后,妈妈拿了她的内裤捂着私处翻身跪了起来,然后转过身去认真地清理着。我 边穿衣服边好奇地看着妈妈的举动,妈妈瞪了我一眼,象是说:「这下你满意了 吧。」
 
  妈妈穿好了衣服后,也没理我就去冲凉。我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睡着了,直 到弟弟回来我才醒了过来。
 
  第二天,妈妈看来也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情绪不见得坏些。当然她也象以前 一样不理睬我,但是也没故意避我。真的,我们发生那样的关系妈妈尽管不愿意, 可也不怎么在乎,妈妈只害怕会被人发现。
 
  过了几天,我就跟班主任说不回学校晚自修了。那时是没硬性规定一定要回 学校晚自修的。在吃晚饭的时候,当我说出我的决定的时候,爸爸没什么意见, 他不知道我的真正意图。可妈妈知道我想的是什么,马上显出生气的样子。 
  我就说在家里我一定比在学校复习得好,学习一定会比以前有进步的,决不 会荒废了学业,我一定不会辜负爸妈的恩情的。爸爸、弟弟听我把话说得那样重, 都不解地看了看我。只有妈妈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她忙起来添饭掩饰。 
  此后,虽不是每个星期,但也常常能有机会和妈妈做爱了。妈妈也从未怎么 阻拦我,每次都是半推半就的依从我,而且是越来越顺着我。老实说,我那时对 妈妈是没丝毫爱情可言的,有的只是肉欲。而妈妈一直迁就着我,是为了我也是 为了家庭。可我当时一直都以为妈妈是为面子才会这样的。
 
  在我们的交媾中她曾有过高潮,可她从未从中享受过欢乐。
 
  和妈妈有了那种关系后,我对家里人的态度好了起来。特别是对妈妈更是殷 勤。爸爸和弟弟见我这样都很高兴,妈妈对此也感到有些欣慰。慢慢的妈妈也会 主动和我说话了,只是我们的关系总有些不自然。我之所以对家里人好起来,只 是为了肉欲而已,并不是真的对家里人好。我和妈妈都很担心会被家里其他人发 现,因而都很小心。
 
  幸而我们那栋楼每户在楼下都有一个单车房,爸爸、弟弟晚上回来肯定要先 把单车停到单车房里。而我家单车房的开门声我和妈妈都能听出来的。
 
  可有一个晚上几乎出事了。那晚我和妈妈刚做完,就听到大门的开门声。原 来是爸爸回来取东西了。因为是马上要走的,所以也没把单车停进单车房。我和 妈妈被吓得躺在床上动也不敢动,庆幸的是我的房门是锁着的。爸爸急急地拿了 东西又要出去了,临走的时候发现我房里有灯,而又没见到妈妈,就问我妈妈哪 里去了,我就乱说了一个地方。爸爸听了也没说什么,只是感到奇怪地问我干嘛 把房门关上,可也没等我回答就走了。这晚真把我和妈妈吓坏了。
 
  后来,我就把家里大门的暗锁也锁上,以防万一。在那以后再也没碰上类似 的事了。当然,有好几次也碰上家里人正好回来,可那单车房都给我们「报了警。」 
  暑假寒假是我最难受的日子,因为假期里是没什么机会的。每一次机会我都 会格外珍惜,因而也都令人难忘。
 
  我最记得高二暑假的一次。那天爸爸陪奶奶回老家,要隔天才能回来。半夜 里我偷偷摸进妈妈房间,在妈妈床上呆了小半夜,死缠着和妈妈做了两次才算罢。 
  那是我一天里和妈妈做得最多的一次。
 
  日子过得好快,转眼我就上大学了。在外边上大学,刚开始的一两个月新鲜 事物多,没妈妈还没什么。可后来就不行了,我是越来越惦记着她,想念那些销 魂的时光。
 
  利用学校开校运会的机会,我跑回了家。对我的回来,妈妈由衷的高兴。当 然她也是懂得我回来的目的的。
 
  而在回家的当天晚上,我就乘爸爸熟睡时潜入爸妈房里,可还没等我动手动 脚妈妈就醒了。妈妈死命赶我走,我哀求她让她在我回家的几天时间里满足我一 次,要不然我不离开。在我再三要求下,妈妈终于点头答应了。在我回家的第三 天下午,妈妈给我机会了,她提前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回家。
 
  那天我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我终于明白什么是小别胜新婚了;我一遍又一遍 地吻着妈妈身上的每一部分,在插入时,那种感觉是如此令人满足,刺激着我的 腰部频繁发力,用我那强悍粗大的阴茎抽插着我最心爱的母亲,和她做着动物最 原始的本能——性交,我时而热烈时而温柔地抽动着,贪婪地享受着妈妈的身子, 直到射精后好久,仍不愿退出妈妈的身体。
 
  第二天,我恋恋不舍地离开家回了学校。寒假很快也就到了。在那个寒假里, 因为爸爸事多,而弟弟又为升高中忙着,我也就比以往的假期多了些机会和妈妈 单独相处了。那个寒假,我过得很惬意。大一第二学期,我有女友了。我也搞不 清是我们是怎样在一起的,在一起没多久我们就有了性关系。
 
  女友不算漂亮,但很热情(当然她也不是处女了),我获得从未感受过的性 体验。我完全沉迷于新欢之中了,回想过去,不禁为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感到羞 惭。
 
  这年暑假,我没回家过,向家里要了点钱和我女友四处玩。只是在暑假快完 的时候才回了几天家。而回家后我也没向妈妈提出要求了,甚至不愿和妈妈单独 相处。我的改变,妈妈当然很快就察觉了,她显得很高兴。我们慢慢都淡忘了以 前的事,而我在长大后对爸妈的怨恨又逐渐消失了,因而我们母子关系渐渐融洽 起来。我和第一任女友很快就分手了,可我很快就找到另一个了。可能是因为我 学习还算不错,那时候也算是受女孩子欢迎的吧。
 
  在大三第二学期,我找到第三任女友。我那时真的很喜欢她,甚至很认真地 考虑过结婚的事。大学毕业后,我未能留在我读大学的那个城市,而是分配到家 乡的一个工厂。在同学当中,我的分配几乎是最差的。而我那女友也回到她的家 乡。我所在的那个工厂,效益很差,勾心斗角的事又多,刚出来工作的我很不习 惯,在那里做得很不开心。
 
  后来,女友又来信说她父母反对我们交往,说天各一方没结果,提出要分手。 
  我们也就这样分手了。刚和女友分手那几天,我心情更差。那天因一些小事 和我们的主任大吵了一顿,一气之下就辞职不干了。在那时,很少人会那样做的。 结果,我出来工作不到四个月,就待业了。
 
  家里知道后,爸爸少有的大骂我一顿,说我应该向远在另一个城市的弟弟学 习,虽没考上大学,但早早参加工作的他奋发向上,已经做上了一个小主管。要 不是妈妈苦苦拦住,他还要打我。这时候我也有些后悔了,也就由得爸爸骂。我 沮丧得不得了,整个人都垮了。
 
  辞工没几天,我就病了,刚开始只是感冒,后来就发高烧,并高烧不退。这 也是我懂事以来从未有过的。
 
  妈妈很紧张,陪我看病,给我煲药,还请了假留在家里照顾我。
 
  我病了一个多星期,妈妈就忙了一个多星期。妈妈对我的关爱使我非常感动, 我终于明白了,妈妈也是非常疼爱我的。
 
  在我好些后,我就让妈妈去上班。可妈妈说单位这段时间没什么事,她又有 工休假,硬是留在家陪着我。我明白妈妈是想留在家劝劝我、开导我,好让我重 新振作起来,可我那时认为什么前途都没了,甚至觉得生无可恋的,心情非常文 沉重,怎么也不能振作起来。
 
  一次,爸爸去外地看望弟弟一走就是十几天。这天我在午睡,可怎么也睡不 着,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什么。妈妈走进房间给我收集东西,我不愿她发现我没睡 着觉,就没理她装着睡熟了。
 
  妈妈收集了一会儿东西,就坐到我床边。我知道妈妈在怜爱地看着我,她的 轻微叹息声又告诉我她是多么的担心我。我是又感又愧,真想起来抱着妈妈哭一 场。
 
  忽然间,妈妈俯下身子轻吻了一下我的前额。我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坐起来 抱着妈妈放声大哭起来。我尽情地哭着,也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才慢慢止住了泪 水。在我哭的时候,妈妈怜爱地轻抚着我,就象我小时候一般。
 
  那天哭过一场后,心情也象好了些,当晚很快就睡着了。可那晚我被一个梦 惊醒了;我梦见妈妈坐在我床边,亲吻了我前额后,再慢慢地动手脱身上的衣服。 
  也就在这时候,我就醒了。醒了后我不禁又羞又惭,心想妈妈对自己那样好, 可自己脑子还那样坏。感到很对不起妈妈。可当重又睡下后,我又不由自主地想 到妈妈,想到她那温柔的一吻,想着她柔软的身子……
 
  第二天,和妈妈相处时我极不自然。我偷偷地观察着妈妈,40岁的她是比 以前沧桑了些,可模样和身段依然动人,而那风韵、气质是更胜从前了。我不由 自主地兴奋了起来了。我为自己感到羞愧,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再起歪念。我好 害怕妈妈会有所发现,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可越是这样越糟,不久妈妈 觉察到了我的异状。在妈妈的注视下,我不由慌了神……
 
  妈妈很快就明了了一切。我又羞又愧地低下了,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妈妈表 达我的歉意。妈妈平静地看着我,眼光忽然变得好温柔。我猛然发现她眼晴里没 什么责备的意思,倒是充满了母性的怜爱。
 
  我惊奇地抬起头来,满是疑问地看着妈妈。我想,妈妈是不是愿意和我做爱, 是不是愿意满足我的欲望?
 
  妈妈站起来到厨房去了,不过我已从她那略带羞涩的表情里找到答案了。那 一刻的妈妈真是好美,好美!我没多考虑就追进了厨房。我从后搂着妈妈的纤腰, 轻吻着妈妈的粉颈。
 
  妈妈制止了我,眼睛看了看门口。我马上明白过来,立刻跑去把大门的暗锁 锁上,再把妈妈抱进我房间。我热吻着妈妈柔软香甜的嘴唇,而妈妈也温柔地回 应着我,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我完全陶醉在这长吻之中。
 
  这时,我感受到更多的是母爱,而不是肉欲。我们各自脱下衣服后,我把妈 妈拥入怀中。我曾多次赤裸裸地拥抱妈妈,可这次的感觉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 
  以前我有的只是肉欲,而这次有了对妈妈的爱。我和妈妈再一次热吻着,久 久不愿分开。此刻的妈妈,是那么可人,她舒展着身子,温柔地随我爱抚。妈妈 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是那样的熟悉,都是那样的亲切,我深情地不住吻着,直至吻 遍全身。
 
  经过一番缠绵爱抚后,我已好渴望进入妈妈的身体。我握住那坚硬的肉棒, 在妈妈的配合下进入了妈妈的身体,我的肉棒被妈妈温暖而潮湿的阴道所包围和 抚揉,我的快感急剧增加。我温柔地一下一下的抽插着,妈妈那儿象是充满柔情 地、怜爱地抚慰着我,慢慢的我觉得自己已全然和妈妈融为一体了。最后,高潮 就要到了,我多希望高潮能慢些到,可我也知道自己已是无能为力了,只好贪婪 的尽情享受着高潮的到来。
 
  在最后一次抽动,射出最后一滴精液后,我心满意足地伏在妈妈身上。这时 的我感觉是那样的幸福,好象所有的烦恼都已离我远去。
 
  我们休息了好一阵子,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妈妈的身体。我的肉棒在做爱后 已缩到很小了,我没怎么动它就脱离妈妈那儿了。妈妈拿内裤捂着私处,起来转 过身去蹲在床上拭擦着。以前有好几次,也是因为没准备好卫生纸,做爱后妈妈 也是这样的了。我看着不由微笑起来。
 
  妈妈发现后,有些不好意思了,最后嘲弄地轻轻拍了拍我那缩成一团的肉棒, 爸爸不在,这次我放心大胆地和妈妈抱在一起睡着了。
 
  傍晚醒来,看着床上熟睡中的妈妈面泛桃红,善于保养的她身段仍然玲珑凹 凸有致,长裙虽然还穿在她身上,但早已凌乱湿润不堪……
 
  我心里又不禁升起一股浓浓地淫意,妈妈阴户发出的味道充斥着我整个大脑, 此时我胯下的弟弟奇迹般的又硬到极点……
 
  我忍不住又架起母亲的双腿,再次侵入母亲的身体里……
 
  我缓缓地推送肉棒进入母亲的阴道,直到碰触子宫颈,那是一种温润湿滑的 感觉,整个肉棒被暖暖地包覆着……然而我并不急着抽送,只是将它放在母亲的 阴道里面,感受着重回母体的温暖……
 
  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想着白天的事。我记得有人说过,意思大概是「在 自愿的情况下,而感情又够深,性会是交流情感的最好方法。不管那是什么情。」 
  我知道妈妈对我只有母子之情,对儿子的怜爱之情使她愿意和我做爱,可也 使她在做爱中获得了满足。
 
  这一天后,我们母子感情更深了。在好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和妈妈常常做爱。 
  那时,妈妈是我生活的全部。过了段时间,我也慢慢的振作起来,听从妈妈 的话到了个私人小厂打工。在学校学到的东西没白费,我在厂里发展很快,后来 还成了老板之一。赚了一些钱后,我离开了那个厂另起炉灶。经多年的苦心经营, 现在总算拥有自己的天地。
 
  我很感激妈妈,我今天的一切都是她给的。好多年前我已不会刻意去和她做 爱了,只是有时候我们母子单独在一起时:「情到浓时」偶尔也会做,现在也会 这样。我不敢确定家里人对我和妈妈的事是否真的毫无察觉。弟弟或多或少会知 道些,只是不清楚他知道多少,他也从没和我谈过。而爸爸应该是毫不知情的。 
  我曾有过不少的女人,也已结了婚有了儿子,但我仍很怀念往日的时光,我 也不后悔和自己的妈妈有过那样的关系。这样的事无所谓对与错,只要自己心安 就行了。不是吗?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altman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核计划 金币 +40红心五百 核计划 贡献 +4红心五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