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古典武侠

【射雕之不为人知的故事】(1-6)

2017-04-25人气:

            射雕之不为人知的故事

 
 字数:11000
 

  却说铁枪庙中黄蓉迫不得已跟着欧阳峰,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

   在这段日子中,她,究竟遇到了什么样子的遭遇?

      ***    ***    ***    ***

   「今天就住这里!」离开铁枪庙已有接近两个时辰,长于西域的欧阳峰对嘉 兴一带并不熟悉,为了避开黄药师而一路北上,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可以落脚 住宿的地方,于是也只有草草在路边找个一个避风处休息。

   可是旁边的黄蓉却没有说话,欧阳峰不仅心感奇怪,因为一般武林人士无论 男女,对这种露宿生活应该比较习惯才是,难道说黄蓉却无法接受。

   欧阳峰抬眼看着黄蓉,冷冷道:「难道黄大小姐需要在客栈的床上才能休息 吗?」

   黄蓉涨红了脸,想说什么,嘴唇张了几下,却无法说出来。

   欧阳峰冷笑道:「如果不是形势所逼,我也不会愿意在此休息,不过今日你 就将就一下吧。」说完在黄蓉肩上推了一下。

   黄蓉踉跄了几步,突然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你……你可不可以让我到 那边去一下?」说着指了指附近的一片草丛。

   欧阳峰愣了一下才反映过来,哈哈大笑道:「我倒忘了,今日忙着赶路,你 都没有小解过。嘿嘿,你走再远都没关系,难道还逃的掉?」

   得到允许,黄蓉忙不迭地跑到草丛中蹲下,看看欧阳峰无法看过来,才松了 一口气,解开裤带,褪下下身衣裙,整个雪白浑圆的臀部便露了出来……

   这边欧阳峰却暗暗好笑,心道想不到黄药师这个女儿居然比大家闺秀还要来 的腼腆。正在打算拿出九阴真经就着月光研读之时,耳边突然传来刷刷的声音。
   欧阳峰心中不由得一跳,他自然知道这是黄蓉在草丛中小便的水流声。
   想他自从第一次论剑之后便再没近过女色,一心想在二次论剑时称霸群雄, 然而在这荒郊野外,一个绝色女孩小便的声音让西毒的心境起了细微的变化。
   黄蓉平时的身段下意识地出现在欧阳峰的脑海里。和黄蓉交手多次,她的一 举一动都给西毒留下了深刻印象,然而现在他所能回忆起来的,却全部是黄蓉分 腿、踢腿、转身这些动作……

   恍恍然中,西毒的眼前似乎看见了黄蓉粉嫩的大腿是如何地分开,而那些金 黄的尿液是如何美妙地从她的细密毛发中喷涌出来……

   而对于黄蓉来说,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却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排 泄,而且是在自己的敌人面前(虽然看不到)作出小便这样羞耻的事情,而寂静 的野外,让她小便的声音是如此的明显……

   凉风吹拂着她的下体,犹如一个陌生男人在轻轻抚摸她隐秘的私处一般,让 黄蓉在那一瞬间有了痛恨自己是女人的想法……

   明月下,一个年迈的绝世高手,和一个动人的绝色少女,便这样开始了他们 宿命的旅程……

                 (二)

   从离开铁枪庙那天开始算起,欧阳峰带着黄蓉一路向北已经走了将近半个月 之久。

   除开头天夜里因为环境生疏的缘故,不得不在野外露宿一宿,第二日欧阳峰 问明方向和路途后,便一路往北行去。

   本来两人孤男寡女一路同行,难免有些不便,但一来两人年龄相差甚大,凡 是住宿打尖时欧样峰都自称为黄蓉叔父,免去很多不必要麻烦。二来欧阳峰虽然 手段毒辣,但为人处事自有一派宗师风度,虽然二人男女有别,但欧阳峰却是极 尽长者风范,丝毫未让黄蓉感觉到任何身为俘虏的耻辱。

   然而西毒素知黄蓉机灵多变,稍有不留意便会让其逃脱,因此两人即便在客 栈中仍是同宿一屋。

   这日夜深,欧阳峰做完吐纳功课,睁眼见黄蓉已沉沉睡去,不禁微微苦笑: 想不到我老毒物一生横行天下,今日却如裹脚老太婆一般来照顾黄老邪的女儿。 嘿嘿,这女孩聪明狡诈,对真经内容胡搅蛮缠,倒是不易对付。

   一边自我思量,一边审视着熟睡的黄蓉。其时正值初夏,天气渐热,黄蓉身 上衣衫单薄。侧卧的她那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女身体的美好曲线在西毒眼中一览无 遗。

   两人相处虽然不久,但毕竟形影不离,欧阳峰偶尔无意间也曾瞄见黄蓉身体 某些不经意露出的部分。平时这些印象是一闪即过,此时看着床上微微蜷起的少 女,西毒的脑海里不由得回忆起平日的点点滴滴。而床上的黄蓉便如未着寸缕一 般,将身体的每个细节都暴露在西毒眼里。

   欧阳峰的眼光在黄蓉完美无瑕的面孔上停留许久后,缓缓往下移动,滑过少 女那雪白的粉颈,圆鼓鼓隆起的胸脯,纤细的腰肢……他的眼光最后停留在黄蓉 圆润的臀部和大腿曲线上。

   此时此刻的欧阳峰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然而却清楚的感觉到小腹以下一 股热气渐渐在全身乱串。这种感觉,是如此的陌生,又是如此的熟悉。当年在他 面对自己嫂子的时候便是这种感觉,当年他年少时纵横青楼,更是不会忘记这种 感觉。自从和黄蓉上路后,这种被遗忘数十年的感觉虽然偶尔会隐隐约约出现, 但却都不如今夜这般猛烈……

   欧阳峰慢慢地移近到床边,紧紧盯着黄蓉。

   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右手,正无法控制地向熟睡的黄蓉身上伸了过去…
   少女的体温和柔软的触觉一下子从手指传遍全身,欧阳峰心中一惊,连忙将 手移开,然而黄蓉已经惊醒。

   一睁开眼,便看见欧阳峰站在床边,面色古怪地看着自己。黄蓉心中一惊, 翻身坐起道:「欧阳伯伯,有什么事情吗?」

   欧阳峰身为一代宗师,竟然对一个少女差点儿不轨,心下正在自责,不由得 老脸一红道:「呃,欧阳伯伯见风大,怕你着凉而已。」说完便走回屋角,继续 坐下作运气状。

   黄蓉冰雪聪明,自然知道那是欧阳峰的托词。十六岁的她虽仍不通人事,然 而隐隐约约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情。饶是她聪明绝顶,此时也不由得心绪纷乱: 如果老毒物对我……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爹,师傅,靖哥哥,你们怎么还不 来救我?如果老毒物用强,蓉儿就要被他玷污了啊!

   两人一个在床,一个在地,一夜无眠。欧阳峰固然暗暗自责,黄蓉却是忐忑 不安。

   一男,一女,虽然年龄相差甚大,然而,天下间第一的诱惑,谁能够抗拒?
                 (三)

   对于黄蓉来说,一生中以往相处过的男性只有她父亲和郭靖。她做梦也想不 到,如今会和西毒欧阳峰形影不离,这个人不但是她所讨厌的,而且也是她靖哥 哥的杀师仇人。

   不过,讨厌归讨厌,说到底,黄蓉自己和欧阳峰之间,并不存在什么血海深 仇。所以两人尽管相互冷淡,但也未发生过直接冲突。

   在最初几日的尴尬过去之后,两人也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而欧阳峰也没有 忘记俘虏黄蓉的初衷,开始修习九阴真经。

   这一日,两人来到一破庙中。歇息片刻后,欧阳峰拿出九阴真经开始向黄蓉 询问。但听欧阳峰道:「圆通定慧,体用双修,这几句是不错的。不过什么哈虎 文钵英是什么意思?」

   黄蓉斜靠在门边笑道:「老毒物,给你说实话,郭靖那傻小子乱写一气,你 也练得津津有味,传扬出去未免眙笑天下。」

   欧阳峰冷笑一声道:「郭靖那傻瓜别的没什么好处,撒谎这种事情是绝对做 不来的。何况这经书是真是假,以我的眼力难道会看不出来?丫头,不要拖延时 间了,早点给我解释完,我也可以早点放你回家。」

   黄蓉站直身子,玩弄着手中打狗棒道:「老毒物,你干掉我靖哥哥那几个不 自量力的师傅,我是拍手称快的。欧阳公子意外身亡,其实我是很惋惜的。说到 底,我们之间并无了不起的过节,想来你也不想和我父亲为敌吧?与其强迫我一 个小女子给你译经而招来天下人为敌,又何必退一步海阔天空?嘿嘿,东邪西毒 齐名天下,想不到西毒却不得不依靠东邪的女儿修习武功。」

   实际上和黄蓉同行近一个月,欧阳峰不但没有从她口中问出任何真经秘要, 反而因为躲避丐帮弟子和赶路的原因荒废了不少功课,所以欧阳峰早已隐隐有所 悔意。

   他沉默了片刻,决然道:「好,丫头嘴上功夫果然厉害,说的倒也坦白。今 日我便放你归去,也不算辱我西毒的威名。」

   黄蓉心下大喜,心知欧阳峰虽然毒辣,却是言出必行。口上一边说道:「多 谢欧阳伯伯!」一边展开轻功飞身出庙。

   哪知她乍一运气,却突觉丹田一阵酸软,竟是提不起气来。心下惊疑不定, 脸上却不露半点声色欲迈步行走,哪知双腿也是软麻无力。黄蓉这一下便如同一 个武功全失的少女一般无法提起半点力量,更让她惊慌的是,一股暖流从双腿间 慢慢涌出,瞬间浸湿了她的衣裙……慌乱之下,黄蓉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欧阳峰见黄蓉突然在庙门前坐倒,瞬间血染下体,心下也是惊疑不定,飞身 上前道:「有人袭击?」

   此刻的黄蓉,便和一般的无助少女没什么两样,颤声道:「不……不……是 敌人……我不知道……我……我……我突然就这样了……」

   欧阳峰知道不是敌人袭击,心下松了一口气。他再望向黄蓉,但见整个臀部 和双腿间染上不小一摊血迹,除此之外却再无仍何受伤迹象,心中一动道:「丫 头,你多大了?」

   黄蓉此刻再无依靠,唯一可以信任的,便是这老毒物,低声道:「刚过十五 岁。」

   欧阳峰渐渐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再次问道:「往日是否有类似迹象发生?」
   黄蓉道:「没有啊!我……我现在全身都没有力气,好酸的感觉,又好像很 胀……」

   欧阳峰哈哈笑道:「黄老邪聪明绝顶,却不懂得育女之道。丫头,我告诉你 吧,这是女子必经之路,是凡天下女子皆无法避免的。你就放心好了,此等症状 少则几日,多则一周便会消失。不过这段日子内你却最好不要提气用力。」
   要知道黄蓉从小跟随父亲,长大后跟着郭靖闯荡江湖。在她十五年的生活中 从来没有一个女伴,更没有人教导她女性生理常识。而欧阳峰少年时风流倜傥, 白驼山上美女无数,对女人的身体他自是熟悉非常,只是想不到今日竟是由他来 教导黄蓉如何面对初潮的来临。

   欧阳峰拿出几块干净白布递给黄蓉道:「将此布置于你阴门上,防止继续渗 血,等到这几块布也渗满后再换。」

   听到自己敏感部位被西毒一口道出,黄蓉不由得面上一红。然而,她随即便 走到庙内神像背后去,褪下下体衣裙,分开双腿,尝试着将白布固定在自己阴部 上……

   半盏灯时间后,黄蓉缓缓走出,裙上血迹虽然仍在,但却未再扩散。她低声 问道:「欧阳伯伯,这样子就好了吗?」

   此时此刻的黄蓉,已经完全忘掉了对欧阳峰的敌意,而变得如此地柔弱,让 欧阳峰也有异样的感觉。他呆了一下,看了看黄蓉的装束道:「嗯,暂时就这样 吧。我们到了前面的市镇后再作打算。」

                 (四)

   黄蓉月事来后小腹又酸又胀,稍一提气便苦不堪言,因此两人只能象普通人 一般慢慢步行至五里外的城镇上。

   行程劳累,无论是黄蓉还是西毒都需要好好吃上一顿,两人便来到当地一家 比较大的饭庄,叫了几个热汤热菜,一来填饱肚子,二来黄蓉身上月事来临,也 需要热汤温暖身子。

   两人默默进食。

   欧阳峰心道:黄蓉这小女孩看来从未受过风霜之苦,如今身体不适,倒是需 要照料。嗯,正好给黄老邪做个顺水人情,也许以后能有所助益。

   正思量间,耳边隐约听到「西毒」两个字。欧阳峰不动声色往左后方望了一 眼,发现却是两个带刀武林人士。

   那两人相距甚远,不运功的话是绝对听不见在说什么。欧阳峰再瞟了黄蓉一 眼,但见她愁眉紧锁,正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热汤,看来根本没注意四周情形。
   欧阳峰功聚双耳,只听得那两人正在侃侃而谈。

   「最近都说西毒欧阳峰将黄药师的独生女儿掳走,搞得黄药师和丐帮联手, 发誓要找出西毒。」

   「可不是!最近所有通往西域的路上都布满了丐帮眼线,连丐帮北方的好多 高手都已经撤回,四处搜索西毒下落。」

   「我跟你说,前段时间听说有人在某客栈看见过一个美女和一个老头子在一 起,丐帮已经怀疑那就是西毒,并估计他们近日便会路过此处,已经派了大半八 袋弟子在此守候,还传说黄药师和洪七公近日也要过来。」

   西毒听到这里,心下一惊,知道丐帮弟子遍布天下,自己要不被发现实在难 于上青天,黄蓉这样子,难保爱女若命的黄老邪会听自己解释,倒是得找个隐蔽 的地方藏起来。

   其时天色已晚,欧阳峰一边盘算,一边又叫了几壶酒过来慢慢品味。等到天 色完全黑尽时,他便对黄蓉道:「丫头,你如今无法运力,倒是危险的事情。我 西毒既然抓你过来,也要保你完完整整回去。如果信得过我,就跟我到一个地方 去歇息几日。」

   黄蓉如今武功全失,心底本来就希望欧阳峰暂时不要离去,于是便点头答应 了。

   欧阳峰见她答应,便也不多话,将她背在背上展开轻功飞奔而去。

   过不多时,两人来到一个大庭院里,四周看起来倒是蛮气派的一个地方,灯 红酒绿,人声鼎沸。迷迷糊糊间,黄蓉已被欧阳峰带到一间厢房里面。

   欧阳峰把黄蓉放在床上道:「你这几日便在此休息,身体好转后我便放你离 去。」说完便关门离开。

   黄蓉身上初潮之后便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如今在这柔软大床上只觉全身酸 痛难当,也不再想自己身在何处,就此沉沉睡去。

      ***    ***    ***    ***

   不知过了几时,朦胧间有人走到自己身旁似乎正在除去自己的衣裳,饶是武 功全失,黄蓉也立刻惊觉:难道老毒物竟来犯我?

   黄蓉未及睁眼便滚到床内侧坐起,再张眼一望,却是一个打扮俗不可耐身着 大红色丝裙的中年妇人。

   「哟,姑娘醒了。姑娘的老爷子吩咐了,姑娘如今身上月事初至,要我们好 好服伺。姑娘可千万不要乱动以免伤了身子。」那妇人倒是笑呵呵地说道。
   见对方并无恶意,也不似身怀武功的样子,黄蓉稍微放下心来,问道:「这 里是……?」

   那妇人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姑娘不知道吗?这里是出名的春香楼啊!」
   「春香楼??!!」黄蓉心里一愣,连忙追问道:「这里难道是……」欲言 又止,她就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来到了烟花之地。

   那妇人看着她的样子,连忙安慰道:「哎,姑娘,既来之则安之。我们这里 跟别的窑子可不一样,是不会对姑娘们打骂的。姑娘的老爷子也特别吩咐了,说 姑娘未通人事,要我们耐心教导。姑娘不用担心,以你的姿容身段,以后绝对会 红透天下的,我们怎么会欺负你呢。」

   「什么!!??」黄蓉这下大惊失色,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哪知却双足一 软,险些跌倒。

   幸好那妇人把她扶住,仍然软语安慰道:「看姑娘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哪 位大官家里的小姐。唉~~世道炎凉,官场更是如此多灾,现在以前的那些大小 姐被牵连充作官妓的也越来越多。像姑娘你这样的,到我们这里来已经算是好的 了。」

   那妇人自己絮絮叨叨地一边说,一边放了些衣服在床上,便退了出去,任凭 黄蓉一个人呆若木鸡地坐在床沿。

   其实欧阳峰的本意并非如此,知道丐帮弟子在全面搜捕之后,他想到唯一安 全的地方就是妓院,只有在那里才不会让丐帮的人混入,于是他把黄蓉带到当地 一家大妓院后,在黄蓉昏睡的时候告诉老板娘此女身上来潮且不通人事,需要好 好调教。

   可是欧阳峰寥寥数语还未说清楚,却有几个媚俗女子缠上来用乳房大腿等在 他身上挤挤挨挨,他厌恶之下扔下一锭金子便此离去,哪知道老板娘却误以为黄 蓉是被人卖到这里来需要调教的处女,从而铸下大错。

 ***********************************   不好意思,现在都没有精彩的地方,纯粹是在掉胃口。

   一来在下是新手,经验不足;二来始终没找到切入点,没办法自然地过渡到 「干」的场面。后来我发现,如果不偏离人物性格,要发展到戏肉是几乎不可能 的,那么必须有特定事件发生才行。

   利用这次的情节,后面可以加入些一般很难出现的事情,也许能顺利过渡。
   希望各位继续支持。
 ***********************************
                 (五)

   日影西斜,黄蓉在厢房中已经待了整整五个时辰而没有出去,凡女子在月事 期间,虽然并非不能提气运力,但年轻女孩本来便会小腹胀痛下肢无力,若贸然 运气,则更是苦不堪言。

   黄蓉也不例外,因此在此期间可说是武功全失,现在她能做的,便只有等着 欧阳峰回来问个明白。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欧阳峰本打算出门将丐帮弟子引开,哪知未出五里路便 遇上老顽童周伯通,于是乎一个追一个逃便往西方而去。

   按下西毒不表,且说黄蓉苦侯西毒不至,但觉下身温热感越来越强。昨日欧 阳峰给她的几块白布早已不顶用,被经血所浸透,现在她新换上的衣裙便又沾上 好大一滩。

   黄蓉生性爱洁,虽然心下忐忑,却也无法忍受自己身上分泌出来的脏物和隐 约的气味。她轻轻走到厢房门前敲敲门,竟是无人回答。心中稍微定了一下对自 己道:便是皇宫大院也曾来去自如,如今岂能怕了一个小小的窑子?

   想到此出,黄蓉取下门闩,双手一推。喧闹的人声瞬间传入耳中,但见眼前 一片灯红酒绿、人来人往,说不出的热闹,也说不出的淫荡。

   黄蓉此时正处于二楼过道的厢房门口,眼前便是一身着华服的中年男人,搂 着两三个妖艳暴露的少女在楼梯前嘻嘻哈哈,那几个女子固是衣不蔽体,大半胸 脯和屁股都露在外面,几缕薄纱丝毫起不了任何作用。而那男人更是一手搂着一 个女人,另一只手竟在另一女子双腿间揉弄着,而那女子更是半闭双眼,双唇微 张地轻轻呻吟着。

   黄蓉十五年来从未见过此等场面,当下面红过耳,连忙退入房中便欲关门。 哪知房门还未关上,便有一人挤了进来,黄蓉功力未复,实是无从抵挡,仔细一 看,却是一肥胖不堪、身着华锻的公子哥儿。

   那公子手持酒壶,目不转睛地盯着黄蓉道:「干你娘亲,这春香楼竟有如此 货色!老子便在那临安府也未曾见过如此美人!」

   话未说完,门外又冲入一人拉着那肥胖公子道:「公子,那边小红姐还等着 你的。」

   却是一个衣着家丁模样的人。

   那公子道:「嘿嘿,小红跟眼前这位美人比起来算什么,少爷我今夜就在这 里住下了。」

   那家丁听他家少爷这么一说,也细细打量黄蓉一番,赞叹道:「少爷,此等 美女实在是世上难求,想不到竟会落在少爷手上。待会儿少爷使出金枪不倒神功 的时候,那可是人间极乐了。」

   那公子淫笑道:「阿财,你可知道,此女一望便知尚未破处,你说待会儿少 爷的大肉棒捅破她阴门的时候,将会是如何一番光景?」

   「那还用说,当然是叫得呼天动地,然后两腿将少爷夹得爽歪歪了。」
   那少爷正待再说,突然「啪」的一下脸上热辣辣地痛。却见黄蓉柳眉倒竖, 无法忍受这些无耻言语,给了那少爷一巴掌,然后再伸手一掌向那家丁打去。
   出掌轻灵飘逸,正是桃花岛家传武学「落英神剑掌」中妙招,普通家丁如何 能挡。再一声「啪」的轻响,那家丁脸上也结结实实挨上一下。

   可惜,内力全失的黄蓉便只有招形而无丝毫力量。那家丁脸上虽挨一掌,却 顺势抓住黄蓉柔若无骨的手腕笑道:「少爷,这美人倒是挺霸道的,看来要我们 两人一起上才能干她呀!」

   那少爷摸摸脸上被打处,淫笑道:「这样才够味呀!」

   说着便突然靠近黄蓉,抓住她另外一只手道:「美人,你再打呀?」

   双手同时被制,黄蓉正欲运力挣开,丹田处却又是一阵剧痛。黄蓉「嘤呤」 一声,全身麻软,竟是几乎倒下。

   那公子再出一手将黄蓉娇柔的身子抱住,贴近黄蓉的耳垂道:「美人,这么 急就要倒入我怀中吗?你连前戏都不要就已经湿了吗?」

   一边说,一边揉涅着黄蓉从未被人触摸过的乳房。

   虽是隔着衣裳,但敏感部位被一个粗俗男人如此蹂躏,让黄蓉急怒攻心,却 苦于功力不在。聪明绝顶的她,此刻也如同普通女子般对男人的力量无所抗拒。
   身为桃花岛主女儿、丐帮帮主的她,也只能象平凡女子那样悲泣起来,一边 流泪,一边哭叫着:「放开我!不要啊!不要!!」

   那公子当然是不为所动,反而得寸进尺地「刷」的一下,撕掉黄蓉的上衣, 顿时她雪白美好的左乳便弹了出来。

   那公子眼中一亮,低吼一声,一口咬住那粉红的乳头,一边用舌头在黄蓉那 可爱的粉红乳晕上来回抚弄,一边抱紧了黄蓉的腰胯,将自己已经坚硬勃立的肉 棒,隔着衣裙紧贴在黄蓉柔软的小巧屁股上。

   桃花岛主爱女那富有弹性的臀部肌肉和美妙的股沟,顿时让那公子如堕天堂 般,忍不住差点射了出来。他再也忍受不了,一用力将黄蓉抱了起来,顺势压倒 在床上。

   黄蓉几乎是急得快要晕去,一边死命挣扎着,一边大声呼救。可是功力已失 的她岂能敌得过那久经沙场的风流公子,何况还有那家丁在场。那公子压在黄蓉 的柔软身躯上,一边搓揉着她的乳房,一边就将她的上衣解开,而那家丁则在床 边压住黄蓉扭动的双腿,将她下身衣裙解开。

   突然黄蓉只觉下体一凉,双腿和阴门竟已暴露在外,她悲泣一声,心知自己 最隐秘的部位,已被这两个猪狗不如的家伙一览无遗,豆大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 下来。

   那家丁「咦」了一声道:「少爷,你看。」

   那少爷往黄蓉下体一瞄,看见血迹斑斑的内裙和阴门,不由得脸色一变。要 知道南宋时分,对各种禁忌甚是讲究,女子月事被视为不祥之兆,沾了女儿家经 血的衣裙不但不能被外人看见,而月事中的女子也不得上桌吃饭。

   那少爷正值兴头上,却看见如此的东西,不由得大为不快,郁闷之下无处发 泄,便狠狠一把向黄蓉乳房抓去,大力捏着黄蓉的乳房根部道:「他妈的婊子, 竟然让老子碰到这些不洁之物。干!真他妈扫兴!」

   乳房根部被大力挤压下,黄蓉半球形的乳房被捏成圆球形,血液被逼迫到尖 端,使得本来粉红色的乳头,变得通红而高高竖起。剧痛之下,黄蓉尖叫起来, 身体本能地拼命扭动,企图摆脱那少爷的掌握。

   那公子心下无趣,放开黄蓉的乳房,站了起来对家丁道:「今日实在晦气! 不过来日方长,过几天再来玩这女人。」

   说完又狠狠在黄蓉脸蛋上捏了一把,而那家丁则笑道:「公子爷好歹也碰了 几下,我还什么都没做。」

   便也伸出双手抓住黄蓉那显得略微肿胀的乳房,大力地又捏了几下。两人相 视哈哈大笑,扬长而去,只留下黄蓉赤身裸体地蜷缩在床边角落,茫然地看着屋 顶,不知道未来是如何的日子。

                 (六)

   十五年来,从黄蓉七岁之后便没有任何男性接触过她的身子。即便是她和郭 靖同行江湖,两人也是持之以礼,没有任何越轨行为发生。

   所以尽管当时少女以十五、六岁的年龄嫁人的不少,但黄蓉对男女之事却是 朦朦朣朣。当初穆念慈被杨康奸污的事情她虽有知晓,但并不是真的明白发生了 什么。

   而如今,在她武功全失的时候,在天下间最淫乱的地方,黄蓉清白的身子就 这样被一个粗俗不堪的富家公子恣意玩弄,更被不堪的言语侮辱。即便是她仍然 保住了自己的贞节,但内心的耻辱和痛苦却让她无地自容。

   黄蓉脑海一片空白,这才发现如果自己身无武功,什么智慧什么计谋都根本 敌不过男人的欲望和力量。一刹那间,她是如此地渴求着欧阳峰回来,让她不再 受到刚才的屈辱。

   「吱呀」一声,闺房之门又被推开。黄蓉心中一惊,连忙抓起身旁棉被裹住 自己大半身子,心中暗道:如若再有人用强,我便是宁死也不会让人污辱!
   不过进来的并非好色嫖客,而是曾经给她送来衣裳的那位中年妇人。那妇人 看了看蜷缩在床角的黄蓉,见她满脸泪痕,双目无神地看着自己,不由得叹了一 口气道:「唉,刚刚周大公子抱怨说碰到一个身上来红的女人,害得掌事的赔礼 道歉了好阵子才摆平。我一猜就是你,给管事的说了,她让你待会儿过去。」
   黄蓉根本就没留意那妇人在说些什么,然而有同性在身边好歹让她心中安定 了一点。身处对女人来说最险恶的环境,加上武功暂时无法使用,她便如同身入 狼群一般任人宰割。然而唯一让她可以自保的便是身上的月事,凭着这一点,她 基本可以保证自己的贞节不会被强夺。

   想到这里,黄蓉暗暗下定决心:蓉儿啊蓉儿,你还要见你靖哥哥,千万要在 这里坚持住啊!一边思量,一边跟着那妇人出门往另一间大厢房走去。

   时已夜深,楼道上不再象刚才那样喧哗热闹。黄蓉看到那些嫖客不在,心里 松了一口气。然而走不几步,便听到一些奇怪的女子声音传来,高呼低叫,尖利 婉转,断断续续者有之,绵延不绝者亦有之,不单单是几个厢房,而是整个楼道 中都充斥着各种声音。

   黄蓉好奇心起,稍微留意,便听见右侧厢房中一女子声音不断传出:「啊! 哥哥你好大呀!干穿妹妹了!啊!!」

   乍闻淫语,黄蓉顿时面红过耳,心如鹿撞。

   不久前受人凌辱的痛苦虽然仍在心头,但黄蓉却是生平第一遭被男人压在身 下而无力反抗,对她来说,也是第一遭感受到身为女人的柔弱和男性阳刚力量的 强大。如今听到别的女人在男人身下所发出的快乐呻吟,她在羞怯中也不由自主 地想到:被男人欺负,真的不难受吗?

   路程不长,楼道尽头便是春香楼当家的所在。那妇人带着黄蓉进入后便躬身 道:「当家的,周公子所提的新进美女已到。」

   「嗯,让我看看是否当真如同周公子所说那么迷人。」一粗豪男声响起。黄 蓉心中一奇:妓院嬷嬷不都是女人吗?怎么……

   往前望去,一位身着华服约三十多岁的男人在四周环肥燕瘦的包围中缓缓站 起,向黄蓉走来。此人身高六尺,面色黝黑,国字脸上留着满面络腮胡,跟他身 上的衣服甚不相配,然却隐带着一股彪悍之气。

   那人慢慢走近,娇小的黄蓉身高只及其肩头。他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一下,饶 是他一生阅女无数,也不由得暗暗惊讶:此地并无皇亲国戚,也无甚达官贵族, 而此女不仅容颜绝世,而自然而然所显露出来的大家风范却绝非平常女子所能拥 有。一边思量,一边走到黄蓉身后,伸出手指顺着她曲线玲珑的背脊往下滑去…
   如若是几个时辰之前,便是身上武功全无,黄蓉也不会任由其他男人碰触自 己身体。但如今的她经过那番事情之后已经决意忍受一切侮辱去等到自己武功恢 复的一天……

   顺着那男人的手指,奇异的酸麻感从背部传来,痒痒的感觉传遍全身,竟是 说不出的舒服和放松。放开了心防的黄蓉不带着紧张的心情,便觉得那男人的手 指充满着奇异的魔力。

   这时那人已将手指移动到黄蓉腰臀交接处,在那里暗暗一用力,食指便陷入 了她的屁股沟之中…意料之外的地方受到刺激,黄蓉一下子「啊」地叫了出来, 但觉一阵酥麻又带着酸痒的感觉从下体传来。不由自主地,黄蓉缩紧了肛门,将 那男人的手指紧紧夹住,同时腿弯处一阵酸软,竟是支持不住跪了下去。

   未料到身旁女子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那男人也露出了些许惊讶之色。他抽 出手指,看着半跪在地的黄蓉,微微笑道:「此女不仅姿容绝世,身体敏感程度 更是非凡,即便性器只是普通水准,也算得上是极品之列了。」

   说完便掀开黄蓉下体衣裙,露出那雪白的大腿和浑圆的臀部,然而那下身的 血迹也展现在众人眼前。而那男人丝毫不以为意,伸出手掌沿着黄蓉的大腿内侧 抚摸上去。

   虽然敏感部位被人抚弄,但既知道清白可保,黄蓉便并未做出任何抗拒,任 凭那酸软的感觉再次传遍全身。半跪在地上,她感觉到那男人的手掌在自己大腿 内侧不断转圈抚摸,轻捏慢揉,实在是她有生以来未曾体验过的放松感觉,而小 腹中更是隐隐约约有一股热流在涌动,汇集于双腿之间,让她觉得自己双腿间那 隐秘的部位渐渐变得灼热起来,似乎,似乎有东西慢慢地涌了出来……

   突然间,一阵温热的异物感觉从双腿间传来,黄蓉感觉到那人将手指放在了 自己阴部。尽管是说不出的软麻与舒畅,黄蓉仍然一下子绷紧了双腿,屁股往前 躲去,并恳求道:「不要啊!现在不要啊!」

   那男人并未强求,站起身来看着自己手上沾染的少许血迹和别的一些亮晶晶 分泌物,满意地笑笑道:「此女果然极品,尚未破身便有如此程度的反应实属难 能。虽然身处月事期间甚难调教,不过也不是绝无办法。张嬷嬷,你把她带回去 休息一夜,并给她好好沐浴一番。」

   那中年妇人便带黄蓉返去。而那当家的看着黄蓉尚在微微颤抖的步子,心中 暗道:好个小妞,腿部和臀部如此坚实而富有弹性,腰胯的柔软灵活更是生平仅 见,若非身有月事,必定是个武林好手。嘿嘿,既落到我手中,又岂能让你等到 武功恢复的一日,你便乖乖留在这里给我玩弄和当台柱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ltman金币 +2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