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古典武侠

【鹿鼎淫記之小郡主篇】

2017-04-04人气:

             鹿鼎淫記之小郡主篇
 

 
  话说沐剑屏给钱老板偷天换日,装于猪腹之中,偷偷运进了皇宫里。那日韦 小宝乍见小郡主,只见张白生生的俏脸儿,明转流亮的大眼睛,柳絮般的细眉; 配上端的恰到好处的坚挺鼻子与樱桃红唇;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
 
  小郡主给点了穴道,虽已过数个时辰,但钱老内劲深厚,除了哑穴已解,尚 能张口说话外,身子儿却怎样也动弹不得,不禁焦急万分。眼见自己处于龙潭虎 穴,身旁又是这样一个贼头贼脑的小太监,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心下害怕不已。 不觉已双目含泪,秀眉紧蹙,粉嫩的脸颊胀得通红,依然清秀绝伦,俏丽无匹。 韦小宝自幼生长于扬州妓院,里头尽是些庸脂俗粉的风尘货;各各浓妆艳抹,俗 不可耐。几时看过这般漂亮的少女了?一时间只看的痴了,小眼睛往她身上不住 游移,沐剑屏更是窘迫万分,娇吟道:「放我出去,求求你行行好,小公公!我 …我心下害怕的紧…」语音娇嫩清脆,带着几分云南乡音,却不住颤动着,水晶 般的泪珠噗簌簌顺着脸颊滑落。
 
  韦小宝见她模样可怜,更是这样一个清新脱俗的可人儿,心底也不禁有些疼 惜。要是床上躺着的是个麻子脸蛋,痴肥蠢丑的妖女,只怕他已掏出匕首将之了 帐,顺带将她十八代祖宗骂个够本。但他终究少年心性,向来喜好胡作非为,以 整人为大乐。加上小郡主又是钱老板为了青木堂劫来,就这么简单放了她;未免 太不划算。当下踌躇一会,转睛向她面上望去,当即与小郡主秋水般的面目对着。 只见她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都给泪水糊的并黏,眼角顺下道未干的痕迹。 
  韦小宝暗道:「辣块妈妈,今天当真捡到块宝!这小娘皮生的好美,看的老 子都心痒难耐!不趁机讨些豆腐吃吃,也太对不住你小白龙桂公公了!」他出生 妓院,于男欢女爱之事看的多了。甚至常偷窥房客与妓女们翻云覆雨,于伦常理 法当然不放心上。当下贼忒忒走上前,对小郡主微微一笑,道:「别急,我就帮 妳解开穴道。」
 
  小郡主听了,真是如获大赦,眼睛向他贬了几贬,嘤咛道:「谢谢小公公… 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啊!!!」一句话没说完,本想终于可以离开这 里,正是满心欢愉。没料到韦小宝忽然一个虎爪,扑地便往自己胸部抓将下来, 不禁面上飞红,「啊」的惊声尖叫起来。
 
  这一下子更叫小宝心痒难耐。打从入了皇宫后,几时有机会看着男女之事? 身旁又尽是些阉货,闷都闷的紧了。只偶尔趁四下无人,幻想丽春院的情景意淫。 眼下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凉在这里,怎么可能放过?但觉小郡主胸部柔软无比, 纵然隔着层浣花轻裳和内衣,触起来仍像团棉花,只轻一碰,手指便陷了下;当 真是个好物。韦小宝的面上也赤红起来,手指加劲,在她胸脯上狂搓猛揉。小郡 主万金之体,在王府向来备受敬爱,几时受过男人这等屈辱?更何况对方还是个 贼头贼脑的太监。只觉满腹委屈,哇的一声,猛地哭了出来。
 
  韦小宝揉的正起劲,听她哭声,顿时一愣,整个人给拉了回来。但他手仍是 停触在小郡主的胸脯,故作惊异道:「我这是最高深,最上等的解穴手法。管它 奶奶什么惑股穴、风浮穴……」小郡主哭声未止,忽带浓厚鼻音插口道:「是合 谷穴,风府穴……」韦小宝面上一红,自己肚子里没几分墨水,倒是有自知之明 的。只强辩道:「臭娘皮,妳懂什么!我流的认穴方法高深莫测,启是江湖上那 些下九流的招数能比?当然名称也大大的不一样。这些都是我们开山祖师爷专研 许久的惊世妙招,哪是妳们这些不入流的功夫能比的上的?」
 
  小郡主平日也受过武术指导,身上也带有功夫。一套沐家拳使出来,倒也煞 有其事。师傅平日也对她述说过武林各门各派之事,于这什么上等的解穴手法, 却是半点也没听过。不禁半信半疑,强忍住泪水,奇道:「真的有这种功夫?」 
  韦小宝心底暗暗好笑:「这娘皮果真是块大木头,傻傻愣愣的,瞧妳老子三 言两语将妳唬住。」故意沉下面皮,沉吟道:「想不到连我这惊世妙手都无法将 妳解穴,看来封妳穴道之人,武功必定其高。事到如今,也只有使出最后一步, 但妳定要好好的配合我。否则到时经脉逆转,那人、毒两脉尽废,就是大罗金仙 也救不了妳了。」
 
  小郡主本想插口纠正「任、督」二脉,但想既然他这是最上等的武功妙招, 或许名称不一,索性闭口。但是自己多少也学过点穴之法,当然懂得如何解穴。 当下质疑道:「我想只要在……在肋下那用力一点,穴道便能解开,应当没你说 的那么严重吧?」她本来想说胸部那头,却不好意思说出口,当即改成肋下。 
  韦小宝摇头怒骂:「妳懂什么?我功夫高妳那么多,一看就知道,点你穴的 人也是个个中高手,高手中的高手,是高高手。这点穴手法当然也不是寻常能比。 只可惜碰上了我,我又是高高手中的高高手,是高高高高手了。高高手点了的穴, 高高高高手足足大他两辈,当然真知灼见,什么事逃的过我法眼了?」小郡主瞧 他不断饶舌,全无逻辑可言,不禁好笑,扑的一声娇笑出来。这一下当真是艳丽 绝伦,好似清泉流水,淡淡抚过了小宝的心头。小宝只觉下腹一挺,竟已勃起。 
  其实小郡主自幼娇贵,平日在府中,更是没有半人会对她撒谎。加上她个性 天真灿烂,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是个十足的傻姑娘。被韦小宝这样一讲,不由 得全信了。只道:「那你快帮我把穴道解了,我会很感激你的。」
 
  韦小宝淫笑着,心头暗道:「果然是个笨小娘,老子今日可要大开淫戒,不 把妳操的死去活来才怪。」小宝年纪尚幼,也才不过十四五岁,这几句话当然也 是从嫖客那里听来的。其时沐剑屏也与他年纪相仿,只是一个天真无邪,尽信他 人。一个精灵狡狯,骗尽他人。这其中差别又是差了个十万八千里,小郡主哪可 能是他对手?
 
  韦小宝正色道:「好,那我要开始了。先说好,等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妳 都要配合我,口里不准有半点抱怨,不准有半点反抗,不然我就不救妳,让妳在 这自生自灭,死后变成无主冤魂,不得离开这里半步,还要给其它恶鬼凌辱。」 
  小郡主可吓的呆了,急叫道:「不,不!我会配合你,你不要丢下我不管, 我好怕……呜……」这一惊之下,眼泪又明晃的飙了出来。韦小宝忽然觉得有些 过意不去,但这道德感也只是倏忽即逝,毕竟他的脑袋瓜子,此时也给肉欲给塞 的团团转了。
 
  韦小宝装模作样的运了口气,凝重道:「那我要开始了。」停触在小郡主胸 脯上的手指,又开始游移起来。先是轻搔她的腋下,再又往她的肚脐眼儿顺势抚 摸。手指上摸去的虽是绸衣的轻薄滑嫩,但小郡主柔软的身体触感仍清晰可辩, 只呛的他一股欲火直冲脑门。加上小郡主不时羞的轻声娇呼,哪里还忍耐的住? 啪的一声,已将她身上衣服连领到裙摆,一口气的撕破开来,露出给内衣紧缚住 的光滑肌肤。时间已近黄昏,夕阳的余晖照将近来,衬在她比缎子更要光滑紧实 的身体上头,好似发了光的冰晶玉柱,小宝乍见之下,竟也痴了。忽遭逢此变故, 小郡主「啊」的张口,又要惊叫。但想到小宝方才说的话,却不敢叫出声,只得 硬生生收了回去,仍无法止住眼中的泪水。
 
  韦小宝吞了口口水,只见小郡主身着浅红的镶花肚兜,衬拖出她白如凝脂的 肌肤与曼妙的身体曲线,尤其那发育未全,半隆起的胸脯更叫人欲火焚身,无法 自己。小宝再也克制不住,大叫道:「老子我要开始发功了,妳撑住!」当即埋 首在她双乳之中。只闻到一阵淡淡的女子幽香,煞是美妙。小郡主羞的脸更红了, 这一生中,别说给人摸胸脯了,哪里有人对她这样过?不禁啜泣,却不敢发出声, 生怕韦小宝真不理她了。
 
  韦小宝张口在她肚兜上吸来吸去,双唇始触她的胸脯,忽觉一粒隆起。只觉 小郡主身体一阵颤抖,口里忽然发出啊的娇吟。韦小宝知道,这是女人身体最敏 感的三点之一。当下也不啰唆,用嘴唇轻轻将肚兜撑开,半颗乳房滚了出来,小 巧玲珑,浑圆饱满,尚是一只手能掌握的大小。上头镶着嫣红一点,便似岭上梅 花,叫人想轻轻摘下来细心呵护。至此小郡主再也克制不住了,眼泪如溃堤的江 水,饮泣道:「小公公,求你放过我吧……快住手……」
 
  韦小宝此时此刻已完全失去理性,哪里还去理她?张口便往她的乳头舔去。 小郡主只觉得全身一阵电击般酥痒的快感,从一点扩散开,直达脑髓,「啊」的 叫出声来,语音娇嫩,夹杂着啜泣声音,更是叫人无法自拔。他用舌尖在小郡主 的左乳头上轻转几圈,两只手也不闲着,右手伸入肚兜里搓揉她柔软光滑的右乳 房,左手则上下抚摸她缎子般光滑紧实的大腿。三招齐下,只逼的小郡主舒服的 不住娇喘,心中又浮现道德冲突与被欺侮的感伤。享受也不是,不享受也不是; 只卡在中间进退两难,甚是扭捏。
 
  韦小宝见她神色忸怩,到舒服处,啊的想要出声,却又急忙吞回口里。也不 多管,双齿轻咬她的乳头,往上一拉,又轻轻的弹了下去。左手也已拨开包住下 阴处的布料,露出甚为稀疏的耻毛与紧紧闭合,含苞待放的可爱阴唇。手指当即 顺势摸了下去,中指不偏不倚的卡在细缝之中,上下来回搓弄。至此小郡主再也 不想忍耐,娇吟着求饶道:「你……你摸我其它地方没关系,但求求你不要碰人 家……人家的那个地方,那好脏的……」
 
  韦小宝嘴里仍包含住她小巧乳头,哪有时间回她?但觉根处越来越紧,已胀 痛到难以忍耐的地步,当即抬起身来,口里还牵了条丝在小郡主的奶子上头。韦 小宝喘气道:「呼……我现在要使出进阶功力,妳的内力太浅,虽藉由我外力仍 是难以将穴道解开。我现在就将我的内力送入妳体内,助妳打通人鬼二脉,如此 便可破除妳的穴道。」
 
  小郡主还是忍不住插口了:「是任督……」话说间,只见韦小宝迅速的褪去 裤带,一把拉下裤头,一根黝黑粗犷的蟒蛇已甩了出来,足有八寸来长,龟头大 如蘑菇,茎身硬如粗木,马眼处还渗出一点透明液体。小郡主只吓的花容失色, 惊叫道:「那…那…那…那是什么!!??你不是太监吗??」
 
  韦小宝也不给他回答,双唇一贴,就往她唇上香了下去。沐剑屏嘴唇甚软, 透着些许温热,小宝只贪婪的用力紧吻,一面伸出舌头往她的口中伸去。小郡主 恩恩呜呜的,却说不出话来。情急之下,想往他舌头咬将下去,又怕他盛怒之下, 会对自己做出更可怕的事情,只好忍泪腹中。亲了好一会儿,小宝将头退了开来, 拉出一条长长的水丝,牵连二人双唇。
 
  韦小葆拉起小郡主无法动弹的细嫩小手,成圈状套住了自己阳物。小郡主只 觉得掌心间一阵温热湿滑,吓的惊叫:「不…不可以,我不要摸,好脏的!」韦 小宝啐道:「脏什么,臭娘皮,妳的好干净么?」小郡主脸上飞红,支唔道:「 我…我的也好脏的……」
 
  韦小宝笑道:「哪里脏了?等会我来帮妳瞧瞧。你先把老子服伺的舒服点吧!」 说着拖住小郡主幼细的手腕,不停前后搓动。小郡主柔葱般的手指与柔嫩的掌心 便被动的替韦小宝手淫起来。好一会儿,韦小宝只舒服的不停呻吟,喘气道:「 好…太美了!这感觉比自己…比自己来还美的太多了!我不行了!」放开沐剑屏 的小手,一手握住自己的巨棒,将龟头顶在她的面门,距离鼻头不过两三公分。 小郡主只闻道一阵刺鼻的腥味扑鼻而来,煞是难闻。更不想看那藏私,急忙闭起 眼来。只听到小宝嗯嗯啊啊的自我陶醉,忽然脸上一热,整个额头、鼻梁、嘴唇 上都已沾满了他的阳精。只觉得一阵酥痒,已顺着脸颊滑落到耳朵里。
 
  小郡主当然不明白这是什么,张眼一看,还道这是韦小宝的尿液,羞的又哭 了出来:「你这人怎么这么…这么坏心,在……在我脸上放尿……呜呜……」 
  小宝见她一张清新娇嫩的脸孔上,除了满布泪痕外,更多的是自己的精液。 现下欲火暂消,歉意与愧疚感斗然升起,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呆在那头。看着 沐剑屏饮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拉起床单替她擦拭脸上的污痕。
 
  韦小宝道:「妳……妳现在体内余劲以消去大半,但仍未解。还需要我再次 发功,妳暂时忍着些。」本来他想这事还是别做的太过,收手为好。但是看着沐 剑屏楚楚可怜的俏脸和玲珑有致的曼妙身体,欲火再生,才方泄精的阳物也涨大 起来。小郡主摇了摇头,哭喊道:「我不要了,我不要了!拜托你放我回家,这 解穴的事情,我爹爹妈妈会帮我想办法的,你放过我吧!」
 
  韦小宝叹了口气,道:「当今世上除了我之外,恐怕没第二人救得了妳。」 
  沐剑屏哭道:「那我宁愿死去,也…也好过在这里给你污辱。」
 
  韦小宝冷冷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管妳了。放妳在这里自生自灭,死了 可别怨我。」说着说着,半只脚已跨下床来,起身欲走。小郡主征了征,忽又哭 道:「你不要走,我一个人好害怕,求求你……」声音越说越小,到了后头,几 已细不可闻。韦小宝看着她的变化,甚为逗趣,真觉得当今世上,恐怕再找不到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了。怜惜之心大起,当即环手抚住她的玉颈,轻轻在她脸颊香 了一香,柔声道:「我不会走,我怎么舍得丢下妳这样一个好妹子呢?以后妳就 叫我好哥哥,好不?我叫韦……小桂子。妳呢?」他本想就说出自己的真名,但 身处皇宫,心想慢些再说也是不迟。
 
  沐剑屏脸上一红,道:「我……我叫沐剑屏。以后我叫你桂大哥,好吗?要 我叫……叫好…那三个字,我是绝计喊不出的…」
 
  韦小宝大喜,暗道:「等会就把妳操的叫我好哥哥、好冤家。」口中却笑道 :「如此甚好。我这太监是假的,哥哥两字可假不了。」沐剑屏想到方才情景, 脸上又是一红。一瞥眼,又见到小宝坚硬挺拔的巨物,当即移开视线。
 
  韦小宝又往她脸上香了香,轻声说着:「好哥哥现在帮妳破穴,妳可要好好 配合,不要再像方才那样了。需得纵情放开胸怀,配合自己的感觉才是。否则的 话,不但不能收效,恐怕还会身受重伤。不只如此,连帮妳疗伤的我也会被反震, 严重还会身亡。」心里暗笑道:「老子说要帮妳破穴,只是此穴非彼穴,这他妈 也不算说谎了。」
 
  沐剑屏娇羞的迟疑一会,咬紧双唇,轻轻的扎了扎眼。韦小宝见她同意,心 下更是大快,总算也是她同意的,这下子连道德上也不用遭受良心谴责。也不啰 唆,及时行乐,先将肚兜整个褪去,至此,沐剑屏完美娇嫩的身躯总算整个曝露 在他眼前。韦小宝心急的将她修长的双腿抬起,脚跟子靠在自己双肩,整个阴唇 便正对他面门。沐剑屏娇羞着道:「桂哥哥,不要看那里啦…人家好羞!」 
  韦小宝笑道:「你这儿可美的紧阿。」一边说着,一边将左手举至齐肩,轻 轻搓揉着沐剑屏白嫩的脚掌。沐剑屏全身几乎呈现完美比例,连一双脚掌都生的 十分漂亮。柔荑般的指头儿圆润净白,掌底肌肉更是嫩的像雪,好似一摸就要融 化一般。另一只手则尽肆撮弄着沐剑屏可爱的乳房。沐剑屏自幼娇生惯养,身体 甚是敏感,此时只觉脚底、胸部都传来阵难忍的舒畅感,初时还有些忸怩,到得 一会儿后,已能纵情的放出声来,嗯嗯啊啊的呻吟着。
 
  韦小宝道:「好妹子,好哥哥用的妳可舒服吗?」
 
  沐剑屏娇喘着回答:「恩…桂哥哥,好痒…嘻嘻,好舒服喔……」
 
  看着沐剑屏羞红的脸颊,上头挂着顽皮的微笑,轻吐舌头。与方才极力反抗, 哭喊乱叫的模样是大不相同,小宝心中又是一乐,暗道:「老子也真厉害,这样 美的一个小妞,两三下就给我搞到手了。」
 
  说着说着,韦小宝又将沐剑屏脚掌抬到自己面前,从指尖开始舔了起来,顺 着脚缝舔到掌心,再移到后脚跟。整只脚掌上都沾满了贪婪的口水。沐剑屏不停 颤动着,支支笑道:「不要再舔了啦,桂哥哥,好痒喔!」
 
  韦小宝笑道:「不只舔,我还要吃。」又将半只脚掌都塞进了口里,一边用 舌头在五指缝间不停游移,一边用牙齿轻叩着。舔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沐剑屏红着脸道:「整只脚都是你的口水,脏也脏死了。」韦小宝贼兮兮的笑答 :「那妳这里的水儿挺干净啰?」沐剑屏一愣,道:「这里是哪里?」
 
  韦小宝笑道:「就是这里!」顺着话锋,将整只大腿往上一拉,沐剑屏整个 人便给她拖了上前,腰部登时腾空。如此一来,阴部与菊花儿都清清楚楚的呈现 在小宝眼前。沐剑屏大羞,迷忙道:「不要这样看啦,那里都好脏,怎么会干净 的?」
 
  韦小宝道:「别人的我说不准,妳的就一定是干净的,而且挺香。」伸出舌 头,舌尖轻触沐剑屏的屁眼,当即传来一声娇呼。忽觉一股臭味传来,小宝不觉 愕然,失笑道:「他妈的,原来美女的屁眼也这般的臭。」马上转移念头,将舌 尖移到她娇羞的花瓣儿上,沿着四周绕了起来。舔了几圈后,又来个「中宫直近」, 对准门户便如灵蛇般伸了进去。舌灿莲花般在沐剑屏私处不停卷动,沐剑屏红着 脸要将他推开,差点儿忘了,自己身体还动不了。只得顺性酥痒的叫出声来。小 宝忽然灵机一动,将沐剑屏下身放下,呈平躺状,然后整个人倒趴在她的身上, 将阳物对准她面门,正是现在俗称的「六九式」。沐剑屏忽见一庞然大物落在眼 前,又是一呆,娇呼道:「桂哥哥,你这是……?」
 
  韦小宝笑道:「哥哥我有个好提议,就是我帮妳舔,妳帮我舔,咱兄妹俩比 赛谁先泄精,先的就输掉了。」
 
  沐剑屏佯嗔道:「你又出这种题目为难我,我不比。」
 
  韦小宝当即拉下脸来,正色道:「好妹子,妳方才不是说,什么都要配合我 的吗,怎么现下又反悔了?」
 
  沐剑屏见他正经,不敢再反抗,只支唔着:「可是…这里好臭,好脏的。」 韦小宝笑道:「一会儿就不臭了,快舔。」说完便埋首在她双腿之间,尽情逗弄 着她两片肉瓣儿,只舒服的她浑身一抖,又是一阵娇喘。眼见韦小宝为了自己能 否解穴如此卖命,如不帮忙他,配合他,岂不是太说不过了?虽然心中仍是千百 个不愿意,也只好红着脸,停住呼吸,将小宝的巨物放入口中。
 
  韦小宝顿觉阳物一阵温热,知道她已「正法」,更是畅快,嘴里也舔的更卖 力了。只觉龟头处给沐剑屏温暖的小嘴环环套住,滑嫩的舌头不停在茎与头的沟 缝间游移,间或点缀一下马眼,感觉真是说不出的舒服。心里仍道:「这小妞表 面虽然矜持,口交起来也他妈有模有样,当真爽死老子。不行,我也不能在这里 输给她了。」
 
  手指撑开沐剑屏的阴唇,露出里头粉红色的肉壶与一小颗模样可爱的粉红色 肉球。韦小宝虽常偷窥房中春事,却也都躲在梁柱或门外,床底偷看;对女人的 构造当然也不十分了解。也不明白那是什么,只是好奇心起,便用双唇轻轻夹住 那颗肉球,以舌尖挑逗起来。忽然沐剑屏颤了一个大抖,整个身体弹了一下,张 口便是一呼,顿时龟头便从口中滑了出来。同时间,韦小宝觉得下巴湿湿滑滑的, 一看过去,真是惊奇无比。原来沐剑屏的肉穴已渗出大量的淫水,缀着粉红色的 肉瓣儿,真是晶莹剔透,有如江畔露珠。
 
  韦小宝恍然大悟:「原来这儿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好,看老子怎么爽死妳!」 念头转过,口里便不停玩弄着她的阴核。只听沐剑屏高声浪叫,身体不住乱抖, 讨饶道:「好……好哥哥!放过屏儿吧!我…我受不了了!好奇怪的感觉……呜 ……好羞,讨厌……人家要尿出来了~~啊啊啊~~~~!!」但见她身体一阵 痉挛,阴道一阵收缩,哗地喷出一道水柱,尽数都洒在韦小宝面上,给他来的一 个措手不及!「啊」的也跟着叫出声来。
 
  喷完一波后,沐剑屏眼睛紧闭,整身都是汗珠,又自抽蓄几下,跟着二、三 波精水又喷射出来。这次韦小宝有防备,只射在他的胸腹上头。韦小宝笑道:「 刚才妳说我尿尿在妳脸上,现在妳也尿尿在我脸上,咱们算扯平了……」却见沐 剑屏便躺在床上,口里连呻吟也没有,胸部仍不停起伏,径自昏了。
 
  这下子可让韦小宝焦急不已。从小在丽春院偷窥那么多年,也不见有此事发 生。原来这种现象便叫「潮吹」。会嘲吹的体质百人难得一见,是一种上等的性 爱体质。丽春院里尽是些干货,顶多都配合客人乱叫而已,哪里会有潮吹这种现 象发生?韦小宝初尝性爱,便遇潮吹,运气可谓甚好。此后她的七个老婆之中, 会嘲吹的就有双儿、曾柔、阿珂,加上一个沐剑屏,占去四人之多。此种艳福, 怕是千秋万世也难得一求,竟都给韦小宝碰上了。
 
  小宝疼惜的轻拍她脸颊,柔声道:「好妹子,妳没事吧?」没多久时间,沐 剑屏便悠悠转醒,睁大眼睛看着小宝,吐舌笑道:「对不起,我出了那么大的糗 ……」心底却芬心大悦,暗自喜道:「刚才的感觉真是无比舒服……早知道会这 样爽快,我一开始也不会这般反抗了,还害的桂哥哥生气。」念及此处,心下忽 然有些许愧疚,柔声道:「桂哥哥,你将脸靠近来好吗?」
 
  韦小宝不明所以,仍笑着将脸凑近她的面前。但见她羞花闭月的面容晕起一 道浅浅的柔红,鼻尖上渗满了点点汗珠,模样甚是迷人。忽然嘴唇一软,沐剑屏 的唇已贴了上来。小宝只觉又惊又喜,环臂将她抱住,也热情的拥吻起来。两人 便这样吻了许久,到得放开时,面上均是一红。尤其是沐剑屏,还透出了和蔼温 馨的微笑,此时的她已与之前大不相同,整颗心早已许给眼前这「小太监」了。 
  韦小宝忽然好声惭愧,低下头来,半晌说不出话,阳物也跟着垂软下来。这 还是他有生第一次为了说谎如此难受。看着沐剑屏清新脱如,有若荷花出尘的笑 脸,忽然胸口一热,跪拜道:「对不起!解穴的事情,是假的!」
 
  沐剑屏一愣:「假的?」
 
  韦小宝虽对她十分歉疚,但若不装的难过一点,只怕难过此关,到手的熟鸭 更要飞了。当下嚎啕大哭起来。装哭原本就是他的本领,实已练就眼泪说掉就掉 的地步,比之武学境界,是更要厉害数倍。沐剑屏初闻是假,本有些彷徨无措, 但看到小宝哭的伤心,加上才芳心暗许,整颗心也软了下来,柔声笑道:「桂哥 哥,假的也不打紧了。」
 
  韦小宝大惊,万万想不到沐剑屏这样就原谅他了,尖声道:「妳是说真的?」 
  沐剑屏微微一笑:「恩,反正…反正…」忽然脸上飞红,娇羞道:「我以后 也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赖账。」
 
  韦小宝这下只高兴的飞入九霄云外,连忙抱起沐剑萍,又是几吻。韦小宝大 笑道:「当然,绝不赖帐,要是我不认妳,我他妈天打雷劈,死后阳具喂狗,万 世沦为人妖太监。」
 
  心情一放松下,垂软的阳物又再度硬了起来。小宝笑道:「既然如此,那我 可以继续刚才的好事吗?」沐剑屏噗嗤的笑了出来,伸手指弹了弹他的额头,笑 道:「你啊,满脑子都想着这些事情。」忽然惊觉,自己的穴道已经解开了。两 人均大喜,小宝笑道:「既然如此,那是再好不过。来,妳坐直来。」沐剑屏依 言坐直了身,与韦小宝面对面,看着韦小宝赤身裸体,脸上又是一红。
 
  韦小宝道:「我现在要将我这根插入妳的穴儿里。」沐剑屏看了小宝的巨物 一眼,不禁咋舌:「桂哥哥,这么大一个玩意儿,不用坏我才怪……我怕!」 
  小宝笑道:「不会坏的。来,我们这就来试试看。」话说间,已拦住沐剑屏 柔软纤细的腰身,让她坐落在自己的大腿上头。沐剑屏双手则环住小宝的颈,显 是有些紧张。韦小宝一手调整好阳物位置,一面说道:「要进去了,好妹子!」 
  虽然韦小宝常偷看嫖客行房,但自己毕竟是生手,初学乍练,试了几次,竟 都不得其门而入,不觉有些气馁。不是一下子就滑了出来,就是在阴唇上磨了一 磨,总是放不进去。沐剑屏忽道:「让我来吧,桂哥哥。」韦小宝苦笑道:「他 妈的,还真苦煞老子了。」
 
  沐剑屏红着脸握住小宝阳物,找对位置,噗嗤一声放了进去,溅出几粒水珠。 跟着便「啊」的一声轻呼。韦小宝柔声道:「疼么?」沐剑屏娇羞着苦笑道:「 有些许疼,不过还忍的住。」韦小宝笑道:「那就好。接下来我会一股作气插入, 妳可要忍着点。」
 
  沐剑屏紧咬下唇,坚定的点了点头。小宝大喜,双手支住她的腰身,噗的放 了进去,整根至底,硬生生顶到了子宫,只疼的沐剑屏放声大叫,眼泪都喷了出 来。沐剑屏哭道:「好疼,好疼!!桂哥哥,疼死我了!」
 
  韦小宝心疼的吻了她一下,双手搓揉着她的乳头,试图分散她的焦点。果然 没一会儿,沐剑屏哭声渐止,也不再喊痛了,取而代之的是轻声的细喘呻吟。韦 小宝见时机成熟,便笑道:「好妹子,妳自己动看看。」沐剑屏点了点头,腰身 开始规律的摆动起来,不住扭转。肉壁紧紧的包住小宝的阳物,竟无半分空隙。 
  韦小宝乐的大叫:「好妹子,爽死好哥哥了!妳这肉贝儿真紧的很!」沐剑 屏也不住发出闷哼,随着腰身越扭越快,转为粗喘呻吟,再而变成了淫声浪语。 只见她紧紧的抱住小宝,双乳软软的贴在小宝胸膛,四点碰触,更觉快感。随着 抽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沐剑屏放声大喊道:「快……快活极了……好美……好美 ……妹子我不行了~!好哥哥,我要……我要丢了!!!啊啊啊~~~~~」 
  随着激喘的浪叫声,大量的阴精从肉棒与肉穴仅存的细缝激溅而出,大部分 都喷在小宝的龟头上。小宝也从喉部发出阵阵低吼,大叫道:「好妹子,好哥哥 也要去了!呃啊~~!!」噗嗤声响,一股浓厚的阳精也从小宝阳物喷了出来, 直射进沐剑屏子宫。眼见沐剑屏兀自不停抽蓄,小宝轻轻将阳物抽出,剎时间, 阴精又大量的泄了出来,还混杂些许殷红与精液。
 
  沐剑屏倒在床上,再也无力爬起,只是不停娇喘。韦小宝跟着躺了下去,也 不管这张满布汗水、淫水、精液、血水的床,环抱着旁侧的美人儿,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