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修订版)(30)【作者

2017-04-25人气:

 字数:55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章偷窥
 
  「呵呵……」
 
  冯倩看到耿沙沙勾引王逸,连续吃瘪的模样,让她忍不住笑出声来。心里对 于耿沙沙的这个弟弟,也多了几分好感。
 
  耿沙沙心中恼火,她可是知道这一切都被冯倩看在眼里,如果她连自己弟弟 这个毛头小子都诱惑不了,以后还不被冯倩笑死呀。
 
  「小弟,多喝点水……现在天气热,很容易上火的。咦……你看你,嘴巴都 起皮了,肯定是在外面累的,姐姐好心疼……」
 
  耿沙沙说着话,忽然一跨就骑到了王逸身上,两条白皙的胳膊搂住王逸的脖 子,一张娇艳的红唇就贴了上去。
 
  「姐姐,别这样……」
 
  王逸下意识去推耿沙沙,但双手却一下按在了她傲人的双峰之上。
 
  「呵呵……别哪样呀?小弟你又不乖了,又摸姐姐的胸罩……你,是不是又 想玩姐姐的大奶子了,想玩就给姐姐说吗……」
 
  耿沙沙媚笑着向后一伸手,便解开了黑色蕾丝胸罩后面的挂钩,『啪』的一 声,丰满浑圆的36d重器,脱离了乳罩的束缚,如同两只欢快的小兔子,蹦跳 的出现在王逸眼前。
 
  「姐……」
 
  王逸话还没说完,就被耿沙沙一口吻住,她一边堵着王逸的嘴巴,一边把王 逸的T恤,一下从头上扒了下来。
 
  两只光滑圆润的大奶子,被耿沙沙不断用腰部和上身的力量,挤压在王逸的 胸口上,那种酥麻柔软的快感,根本不是男人能够抵挡的,他只感觉一股热浪直 冲小腹,胯下的小兄弟仿佛被打了一针鸡血,再次英勇不屈的昂起了高傲的头颅。 
  耿沙沙很会接吻,她可以动用嘴部的很多块肌肉,借着双腿的力量,和上半 身一起一伏的韵律,让王逸嘴部体会到,一种滑腻酥麻的美妙感觉。
 
  耿沙沙的小舌头如同一只『小妖精』,在王逸嘴里进进出出,王逸只感觉全 身燥热难忍,心里像猫爪一样。
 
  每当王逸的舌头想要和那个『小妖精』纠缠较量一番的时候,它就身子一滑, 逃回到它的『老窝』里,但当王逸的舌头追进去后,它又躲躲藏藏,始终不肯和 王逸的舌头正面交锋。
 
  王逸的舌头始终找不到交战的对象,愤怒气恼之际,它又偷偷从旁边钻出, 用力在王逸的舌边上撩拨几下,然后再次逃窜的无影无踪。
 
  这种挑逗的方式,王逸从未经历过,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气的牙根痒痒, 全身燥热难当,双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搂住跪在自己身上的耿沙沙,似乎这样,就 可以抑制住那个小妖精的逃窜。
 
  「是不是很想玩弄姐姐的小舌头呀?」
 
  耿沙沙搂着王逸的脖子,无比娇媚的问道。
 
  那声音仿佛有种魔力,让王逸大脑瞬间空白,不受控制的点了点头,道: 「我感觉心里好痒,好想使劲玩姐姐的小舌头……」
 
  听到王逸饥渴沙哑的声音,耿沙沙咯咯媚笑两声道:「来吧,使劲欺负姐姐 的小舌头……」
 
  耿沙沙闭上眼,红颜欲滴的小嘴微微张开,那条娇红的小香舌,微微探出唇 边,如同一只担惊受怕的小兔子,观察周围是否有什么危险,仿佛有一点风吹草 动,它就会逃之夭夭似的。
 
  王逸大脑不受控制一般,用力抱紧耿沙沙,嘴巴将她的小口完全含住,舌头 疯狂的伸进她的嘴巴里,用力挤压着那个狡猾的小东西。
 
  耿沙沙的香舌,再也没有了先前的灵性,仿佛被打蒙了,忍受着王逸舌头疯 狂的挤压和搅动,被随意玩弄着,耿沙沙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声『啊,啊……』 的呻吟。
 
  王逸将先前的憋屈毫无保留的发泄出来,打的耿沙沙的小舌头毫无还手之力, 只能任其摆布。
 
  他还是第一次体验到,接吻能这么爽快,胯下的『小兄弟』已经兴奋的吐白 沫,将内裤都打湿了。
 
  耿沙沙感觉到王逸胯下的『小帐篷』,早已坚硬无比,嬉笑着闭上嘴,将王 逸推倒在沙发背上,她解开王逸的裤腰带,一把将王逸的裤子脱到脚踝处,然后 用手指拨开自己黑色蕾丝内裤,露出里面嫣红湿润的蜜穴,重新骑回到王逸身上。 
  王逸锃明瓦亮的龟头,闪着狰狞的贼光,借住耿沙沙的体重,冲开嫣红的阴 户,直插而入。
 
  「啊……」
 
  耿沙沙闭着眼,无比享受与期盼的呻吟一声,然后,她的身子就如同波浪般 扭动起来,那柔美光滑的身子,如同一条美人鱼,在水中嬉戏,完美的胴体幻化 出流线型的曲线,每一下扭动,都能带给王逸无穷的享受。
 
  「啊,啊,啊……」
 
  王逸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呻吟声,这种感觉太舒服了,根本不用费力,只是将 两只手,放在耿沙沙挺翘滑腻的屁股蛋子上。
 
  耿沙沙也闭着眼睛,双手抚摸着王逸结实的胸膛,感受着肉棒在小穴中,随 着她身体的扭动而伸缩的快感。
 
  两个人很快都进入了忘我的境界,随着感觉扭动着身体,享受着性爱带给身 体乃至灵魂的愉悦。
 
  衣橱中的冯倩,此刻早已没了先前戏虐的神色,一眼不眨的望着两三米外, 王逸和耿沙沙两人扭动的身体。这种现场表演,让人血脉喷张,她只感觉全身无 比燥热,两腿间的蜜穴也开始有淫水溢出,粘在内裤上,湿滑难受。
 
  她把手伸进条格衬衣里,扯开围胸,一只手捏住自己坚挺的大奶子,一只手 探进西裤中,揉摸着那颗肿胀的艳红『花蕊』,一阵阵快感如海浪般袭遍全身。 
  冯倩死死盯着耿沙沙那诱人的娇躯,看着她坐在男人腿上扭动身子的淫荡模 样,心中无比愤恨,很想把那个小骚货摁倒在地上,用力揉捏她的大奶子,扣她 的小骚逼,看着她在自己身下摇尾承欢。
 
  但同时,她心中又有种莫名的兴奋感,仿佛此时和耿沙沙做爱的人,正是她 自己,这是一种十分虚幻的感觉,却愈发真实,她好像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用 肉棒狠狠操着耿沙沙的小骚逼。
 
  耿沙沙扭动了将近十分钟,光滑的身体外,能看到晶莹的汗珠,尤其是两只 挺翘的大奶子中间,那道诱人的乳沟,已经有汗液缓缓淌下。
 
  「小弟,姐姐不,不行了,姐姐太累了,换你来操姐姐吧……」
 
  耿沙沙双手搂住王逸的脖子,脑袋趴在王逸肩头,娇喘着说道。
 
  王逸睁开眼,抓住耿沙沙的两只大奶子,用嘴巴疯狂的舔舐着上面的汗液。 
  「小弟来……来这里操姐姐……」
 
  耿沙沙从王逸身上无力的站起身,虚弱的走到靠墙的衣橱前,白皙的手臂放 在宽大的镜面上,双腿微微叉开,踮起脚掌,腰肢用力将挺翘浑圆的大白屁股抬 高,扭着头期盼的望着王逸。
 
  她两腿间的蜜穴,因为先前套弄肉棒的缘故,鲜艳红润的阴唇外翻着,那诱 人的小穴内,闪亮的淫水分外耀眼。
 
  耿沙沙的这个姿势,简直太诱人了,就像是一只发情的母狗,期盼着被人随 意凌辱抽插。她眼神中带着渴望,好像正在忍受着某种煎熬,让她全身微微颤抖。 
  「小弟,快……快点,姐姐受不了了……」
 
  耿沙沙扭着头,语气娇弱无比,还带着乞求的意味,就像是一只等待人蹂躏 的小白兔,既害怕又兴奋,那种柔弱无力的感觉,与她高挑充满蓬勃生机的年轻 肉体,形成鲜明的对比,落在男人眼中,充满无穷的诱惑与刺激。
 
  王逸只感觉呼吸困难,大脑一片空白,眼中只有那团白花花的肉体,他挺着 大鸡吧走到耿沙沙身后,双眼充血的盯着那诱人的大白屁股,说道:「姐,我不 知怎么了,感觉身体好热,好难受……我好想,使劲操你的屁屁,疯狂的折磨你, 蹂躏你……我是不是病了?」
 
  王逸带着哭腔说道,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耿沙沙刚才确实累坏了,脸上显出疲惫的神色,笑道:「小弟,来吧,姐姐 好想要……你就随着心意,想怎么玩弄姐姐,就怎么玩弄,姐这么大个人,又不 是泥捏的,还能被你玩坏了呀?」
 
  王逸咬着牙,凶狠的抱住耿沙沙挺翘圆润的大白屁股,青筋暴起的肉棒,仿 佛一头狰狞的恶龙,虎视眈眈的注视着那湍流不息的粉嫩小穴。
 
  耿沙沙踮起前脚掌,腰肢向下,将屁股抬高,眼神中既期盼又有些害怕。 
  王逸将胯下的『恶龙』,顶在耿沙沙的小穴上,深吸口气,腰眼猛然用力, 就在发力的同时,心中喊道:「使用道具『系统润滑液』!」
 
  那条灼热的『恶龙』,破开重重障碍,带着晶莹的『雨露』,如同脱弦的利 箭般,凶狠的插入了耿沙沙的身子。
 
  「啊……」
 
  虽然早有准备,耿沙沙还是发出了一声如同野兽般的惨叫,她的身体被巨大 的冲击力,一下下撞击在衣橱的玻璃上,两只白皙的小手,在光滑的玻璃上乱摸, 就如同落水之人,想找到救命的东西。
 
  王逸这次的抽插,快速而凶狠,每一下都狠狠撞击在耿沙沙浑圆挺翘的大屁 股上,发出『啪,啪,啪,啪……』皮肉撞击声。
 
  那密集的声音,如同疾风暴雨,其中还夹杂着耿沙沙呻吟与哀嚎的叫喊。 
  「啊,啊啊,小弟,你……啊,啊啊,慢,慢点,姐姐,要……要被你,操 死了,啊啊,啊……」
 
  耿沙沙的屁股蛋子,被王逸撞击的如同水波般荡漾,她的两只大奶子,被挤 压在衣橱玻璃上,形成圆饼状,从镜子中能看到耿沙沙压扁的胸部,和痛苦扭曲 的面孔。
 
  与耿沙沙只有一面镜子相隔的冯倩,此刻呼吸愈发急促,喘着沉重的粗气, 她看到耿沙沙痛苦的表情,和王逸鼻孔中喷吐着的热气,如同牤牛般疯狂剧烈的 冲击,她身体里仿佛有一团火焰将她融化,既痛恨耿沙沙的淫荡,又有种施虐的 快感。
 
  看到耿沙沙被人这般蹂躏,她全身兴奋的发抖。还有种极为清晰的感觉,就 像是她在耿沙沙后面,疯狂的抽插着。还有种朦胧的,感觉耿沙沙身后的那个男 人,正在疯狂的抽插自己,这几种复杂的刺激,交织在一起,冲击着她的神经, 让她几乎疯狂,难以自已的飞快摩擦着自己的阴蒂。
 
  王逸看耿沙沙的兴奋度已经达到80% 多,一把抓起她乌黑亮丽的长发,走 到旁边的单人沙发旁。
 
  「啊,啊小弟,你要干什么?别,放过姐姐吧……求求你,饶了姐姐吧……」 
  耿沙沙惊恐的求饶道,但眼神却满是期盼,身体也格外顺从王逸的摆布。 
  王逸抓着耿沙沙的长发,将她的头摁在沙发靠背上,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跪 在沙发坐垫上,浑圆挺巧的大屁股高高撅起。
 
  王逸半蹲在沙发坐垫上,沾满淫液的粗大肉棒对准了耿沙沙的『菊花』,没 有任何适应过程,如同牤牛冲阵一般,狠狠顶开屁眼,猛插进去。
 
  「啊……」
 
  耿沙沙翻着白眼,喉咙里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她的两只手臂在空中乱抓 乱挠,却被王逸抓着头发,死死按在靠背上,忍受着来自『菊花』剧烈的冲击。 
  王逸因为用了『系统润滑油』,他并不担心会弄伤耿沙沙的屁眼,因此毫无 顾忌的疯狂抽插着。
 
  他其实一进屋就看到了墙角的旅行箱,猜测冯倩已经回来了,所以这次表演 一定不能失败,但是他只剩最后一次『印度神油』,所以只是加持了『系统润滑 液』,肉棒也无法突破耿沙沙的结肠,进入直肠内。
 
  所以这次能不能把耿沙沙干高潮,那就完全要看运气了。
 
  在『系统润滑液』的作用下,王逸直感觉耿沙沙的屁眼里,紧密之极,只是 抽插了十几下,就有要射的感觉了。
 
  「坏了,没有加持『印度神油』根本无法控制射精!」
 
  王逸终于意识到最关键的问题,他停止了抽插,脑海中努力回忆起『邓小平 理论』、『线性代数』、『立体几何』等高深晦涩的知识,甚至还为国家的『三 农问题』,『医保改革』,『教育制度』而担心,这些问题萦绕在他的脑海,顿 时一种沉重的压力铺面而来,带着历史的沧桑与责任,让他想射的冲动瞬间被抑 制。
 
  「小弟,怎么了?是不是累了……累了就趴姐姐身上歇会……」
 
  耿沙沙正在声嘶力竭的叫喊着,突然发觉王逸不动了,汗水顺着王逸的脖子, 滴落在她白皙光滑的脊背上。
 
  此时耿沙沙的兴奋度已经超过了90% ,正是冲破束缚的最后时刻,她全身 燥热瘙痒的厉害,喉咙里只想大喊大叫,王逸的肉棒仿佛把她全身都填满了,那 种充实感,让她感觉自己仿佛是一只即将展翅高飞的小鸟,如果这时候掉链子, 她杀人的心都有。
 
  耿沙沙撅着屁股,自己开始活动,可动了两下就发现,没有王逸那种力道和 速度,她想自己达到高潮,几乎是不可能。
 
  「小弟,姐姐求你了,让姐姐再体验一下做女人的快乐吧……只要让姐姐高 潮了,以后你想干什么,姐姐都听你的……姐姐真的快死了……」
 
  耿沙沙扭过头,哀求着说道,眼神中满是期盼之意。
 
  这时衣橱中的冯倩,更是不堪,她已经脱下身上的衬衣和裤子,一只手疯狂 的揉搓阴蒂,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大奶子,用嘴巴嘬奶头,心里大骂耿沙沙是淫娃 荡妇,幻想她就是半蹲在耿沙沙屁股后面的那个男人。
 
  阴蒂已经被她的玉指揉捏的红肿不堪,随时可能突破瓶颈,爆发释放出压抑 在体内的浊气,达到每秒的升华。但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突然王逸不动了! 
  她此刻真想冲出衣橱,将王逸一脚踹翻在地。
 
  王逸闭着眼,深吸了几口气,自然科学以及社会科学的复杂知识架构,终于 将那些男欢女爱的龌龊思想挤压出脑海,让他的头脑变的清明而富有活力。 
  终于,他深吸一口气,松开抓着耿沙沙头发的右手,双手从后面抓住耿沙沙 的两只饱满的几乎炸裂开的雪白乳房。
 
  耿沙沙知道王逸要做最后的冲刺了,兴奋的挺直身子,如同即将英勇就义的 战士,充满着义无反顾与傲然之姿。
 
  王逸喉咙里发出一声野兽的咆哮,将耿沙沙半个身子摁在沙发靠背上,胯下 的『火龙』在大历史的碾压下,都仿佛充满了一种历史的责任感与沉淀,洗去富 华,显出沧桑之意。
 
  它终于再一次的,向那粉红娇艳的『菊花』,开始了凶狠的抽插。
 
  「啊,啊啊,啊,要,要去了……」
 
  随着王逸每一下都仿佛有千钧之力的冲击,耿沙沙欢快的叫喊起来,她现在 如同双脚即将离地的小鸟,就差最后一步,就可以遨游天外,纵横宇内。 
  王逸知道,有了要射的感觉,坚持不了多久,可能最多十几秒,如果不能靠 这段时间完成任务,那前面所做的一切,全都前功尽弃了。
 
  「啊,啊,啊……」
 
  王逸不断的低吼,用自己全部的力量,以最快的速度,最凶狠的力量,疯狂 的抽插着。
 
  「94% ,95% ,96% ,97% ,98% ……不行了,坚持不住了,要
 射了,怎么办,怎么办……」
 
  王逸闭着双眼,体内的洪荒之力如同奔腾的野马,再也不受他的控制,难道 最后还是要功亏一篑吗?这次不把耿沙沙干爽,一旁观摩的冯倩怎么可能会动心? 
  这一刻,王逸猛的睁开双眼,双目已是血红一片,他伸出拇指和食指,捏住 耿沙沙娇艳粉嫩的乳头,那肿胀的已经成为圆柱体的『小家伙』,正在欢快的跳 跃着,丝毫不知道恶梦即将到来。
 
  王逸捏住乳头,用力一扭。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