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我是阿飞】【作者:一支大屌】

2017-04-25人气:

 字数:102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叫阿飞,人如其名就是个飞仔,也就是俗称的混混,因为不爱念书,所以 早早的就离开学校。学校老师对我伤透了脑筋,一天到晚找家长面谈,之前还派 了一个「射工」来,听说是台湾大学「射功」系的高材生,说是要「俯倒中出生」。 
  我都不知道台湾的大学还有「射功」系,原来我们的社会已经开放到这种程 度啰!连大学都开了这种专门教人家做「射工」的系,现在的性教育还真进步啊! 怪不得市长会找AV女优来代言捷运,想必是捷运的形象跟AV一样。不知道下 次会不会请AV女优到捷运上拍AV,我想去当临演。我的技术不错的。日本动 作片里的招式我都会,我去拍的话,一定可以在国际大卖。没办法,日本爱情动 作片第一金手指「夹疼硬」是我的偶像,我看他的影片跟他学了很多。要不是我 不爱念书,真该去念念「射功」系,一定第一名毕业。
 
  「中出生」我也没听过,不知道是不是「中出女学生」的简写。不过从爱情 动作片片名来看,应该是「中出生奸」啦!「中出生奸」我知道,隔壁阿煌嫂的 女儿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就对她「中出」了,后来还断断续续「生奸」过她好多 次。反正她年纪也还小不会怀孕,不用担心被大人发现。不过她也不敢跟她妈妈 讲说她被我「生奸」过就是了。但我从来就没有被「中出」过,不知道干嘛要被 「俯倒」,又不是去当兵,要做伏地挺身!而且最意外的是他们不是说要派一个 「射工」来吗?怎么来的是个姐姐呢?姐姐只有可以出水消火的水濂洞,又没有 枪,啊是要怎么射?难道说我「俯」她「倒」,这才是派她来「俯倒」我「中出」 「射功」的真实意义!?
 
  不过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这个台大来的姐姐还长得满正的就是啦!瓜子脸, 短头发,皮肤细细滑滑,白嫩白嫩的。两眉弯弯细细,戴一副金丝眼镜,一双眼 睛水灵水灵的。细腰腴臀,及膝长裙下露出的两条修长美腿,穿着肉色丝袜,一 双白色细带凉鞋,露出丝袜里纤柔的脚趾。加上走起路来如弱风拂柳,摇曳生姿。 我想,小说里的美人大概就长她这样子了。最叫人流口水的是她的胸部很大,目 测大概有34F吧?不过后来我用双手帮她把两边的奶子都实际测量了一下,应 该只有34C吧,现在的奶罩真会骗人。这个姊姊当社工可惜了,应该去演AV 的。保证一定红,将来可以做城市形象代言。
 
  可惜这个姐姐一来就跟我谈些做人的道理,却完全没说到什么关於「射功」、 「中出」方面的事情。我虽然书读不好,可是以前老师说的我都有听进去,什么 要「真袭实奸,把握裆下」,做人要「汁恩涂鲍」等等的,尤其上健康教育的时 候我特别认真,早就知道做人的道理就是男生用鸡巴插进女生的鸡掰里灌浆,把 鸡巴里的「汁」涂到妹妹们的「鲍鱼」上,然后人就做出来了。这道理太简单了, 我以前实验过的。
 
  有天晚上我在夜辅下课的时间去公园里闲晃,遇到附近国中校花的时候,就 果断的将她拖到偏僻的树丛里「把握裆下」、「真袭实奸」,实践做人的道理了。 我伸手往她稚嫩的裤裆抓了一把,小妹妹毛都没长齐,是个小处女呢!光溜溜的 阴户,还是个白虎,很难得。用一根中指就能把她幼齿的小鸡掰塞得紧紧的,所 以想当然尔的知道我这么大只的鸡鸡塞进她小小的洞穴的话,一定会被她的小鸡 掰吸得爽爽的。於是我在她的面前解开了我的裤裆,掏出我的大傢伙叫她也要把 握住我的裆下。她粉嫩嫩的小手光握到我裤裆里的傢伙就高兴得哭了,估计是因 为想到等一下要好好的享受大肉棒的缘故吧,女生都爱大鸡鸡的。
 
  我先让她用上面的小嘴试吃一下我的大鸡巴,准备等她吹硬了我的大鸡巴之 后,再用我的大鸡巴来喂饱她下面的小嘴巴。她在我拳头的坚持下不得不张开她 的小嘴含住我的大鸡巴。光是看着那张红扑扑的小脸泪眼汪汪的嘟起嘴巴嗦着我 的鸡巴就是一种享受,更不用说那湿润的小嘴和蠕动的香舌温暖的包覆着我的底 迪了,不但一下就吹硬了我的凶器,还差点就让我发射了她一嘴豆浆。试吃过后 当然就是要上主菜,喂饱她下面那张小嘴。俗话说「一寸光阴一寸紧,寸茎男埋 寸光阴」,我就「把握裆下」的把我那不只一寸的大阴茎埋进了她光溜溜的阴户 里。
 
  俗话说的真的没错,校花小妹妹光溜溜的阴户果然很紧,窄窄的一线鲍夹得 我小弟弟的那个爽喔,难以形容,我用大鸡巴才捅了她的小穴没几分钟,就被她 的处女穴吸得一阵酥麻冲上了头顶,差点就让我缴械成了快枪侠。幸好我是很有 「档头」的「查埔郎」,深吸一口气锁住精关之后,挺腰又捅了她四五百下才缴 械,这时她已经骨麻筋酥,软瘫在树丛里动弹不得了。在我把精液埋进了她光溜 溜的阴户后,校花感激的一直哭,为了答谢她的支持,我再把我的大鸡巴当做奖 励塞进她的樱桃小嘴里,让她用她的小嘴好好的品尝我的大肉棒,然后把我的热 豆浆当作赠品浇在她的小脸上给她养颜美容。
 
  没想到不浇还好,这一浇不得了,她红红的小脸上流着我的白白精浆,就像 红润的小苹果淋上了乳白色炼奶。浇到她额前浏海上的精液,就像浇在茶冻上的 奶精一样,从她的乌黑发丝上向下流到她俊俏娇嫩的小脸蛋上,看得我的底迪又 是硬到快爆炸,只好再把她按趴下,从她白白的大屁股后面,把我的大肉棒再插 进去她小小的水濂洞消消火。结果又射了她一肚子。她被我干到合不起来的小穴 穴里,黏黏白白像糨糊一样的精液填的满满都是,多到沿着她的小穴缝缝流下来。 
  像这样子的把女孩子的小穴射得满满都是热豆浆的,肯定会做人成功。除了 像阿煌嫂的女儿那种年纪还太小的可能做不出人来之外,大概国中女生的鸡掰就 可以做出人了,至於像这个「射工」姐姐一样年纪的,要在她的肚子里做十个人 出来都绝对没问题……啊做不出来要怎么办喔?就多射几次在她的肚子里面就好 了啊!
 
  我想像我这么擅长中出的,做人的道理应该算是实践得很好。不知道既然我 会了这些道理,为什么校方还老是要派人来烦我?而且不是说要「俯倒」吗?结 果都是这个台大的「射工」姊姊在讲一些道理,完全没有听到关於「射功」、 「俯捣」、「中出生」方面的专业知识啊!难道她们知道我是「苦干实干」的行 动派,所以等一下要实际做给她看?不过我还是很好学的,先耐心听完,再用行 动证明给她看,对於「俯倒」我可是姿势丰富的专家哩。
 
  因为我虽然一看到课本就头痛,但还是有在念书的。尤其爱看日文书和日文 动作片。因此她说「俯倒」需要我们两个人互相坦承相见,好好的「沟通」、 「交流」的时候,我一听就懂!这些日本动作片都有教,只是我不知道原来这就 叫做「抚捣」。她还说她想带我去参加「团体抚捣」,大家一起交流更快乐,我 才知道原来社会现在这么开放,「抚捣」还有团体的,以前都以为这种事只有S OD才有。看到这个「射工」姊姊这么漂亮,我也很想找个机会把她介绍给我朋 友,让她跟我们大家一起来进行「团体抚捣」,一定很棒。
 
  我想我的「团体抚捣」是上一次帮楼上阿天哥读高中的妹妹做的那个。我看 她常常饥渴的跟她哥哥要「生煎包」。我想这很简单嘛!我可以帮得上忙。有一 天我就跟她说你要「生煎包」那我可以给你,她就说好,於是我就「生奸」了她 的「鲍」,还顺便灌了她一嘴一肚子的「热豆浆」。结果警察就来把我抓走了。 
  后来为了这事我跑了好几次法院。我一想,这样也不行,就决定带几个朋友 去堵她,跟她再「沟通」「沟通」,「交流」一下彼此的「液溅」跟「干法」。 那一次大家跟阿天哥她妹妹就有袒裎相见,我们不是只把阿天哥她妹妹脱光,我 们也把自己都脱光光,然后轮流用我们的肉棒去跟他妹妹的「沟」「通」。 
  那时候我们大概有十几个人一起去给她做「团体抚捣」的吧,有些是我朋友, 有些是朋友的朋友,我也不认识。我们派几个人先到她早晨上学去的路上堵她, 其他人在预定的地方等。她刚开始还不肯走,一直执拗的拒绝来跟我们「沟通」, 后来我朋友不耐烦了,决定先用肢体语言「开捣」她,他在她脸上搧了两三个耳 光,又在她肚子上狠K了两三拳把她「软化」了,才顺利的把她拉上车。
 
  我们把她载到一个朋友的工厂去。他们那天休假,工厂里没有人,所以很适 合跟阿天哥的妹妹做「团体抚捣」。阿天哥她妹妹被带到工厂的时候,每个人都 觉得这次来跟她的「团体抚捣」真是太值得了。她穿着学生制服、百褶短裙的的 清纯模样,还有雪白的大腿、到膝下的黑长袜、黑皮鞋和屈辱困惑的表情,叫所 有人的底迪都在裤裆里支起了帐篷,迫不及待的想要好好给她「开捣」「开捣」, 也来给她一下「生奸鲍」。
 
  她一看到是我跟一堆陌生男人在工厂里等她,立刻挣扎着想要转身逃跑。但 在左右两边挟着她的人立刻扯住了她,不给她跑。大家不约而同的一起涌上,然 后把她推「倒」,有的人压手,有的人抓脚,「俯」在的她身上准备跟她进行团 体「伏倒」。她大概是以为我们要对她做什么坏事,不知道我们只是想跟她的 「沟」「通」一「通」,做个「团体抚捣」,「交流」一下对「生奸鲍」的「干」 法和「液溅」而已。
 
  很快地她就淹没在我们的身影之中。有的人就开始脱她的衣服,想要跟她 「袒裎相见」。她乱挥乱动着手脚想要拒绝跟我们「袒裎相见」,但是我们人多 势众,一致认为她需要接受我们的「俯捣」,可不同意她这种拒绝「沟通」的不 礼貌行为。不过我们还是很有耐心地把她按在地上,捉住她的手脚,非常有诚意 的把她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剥光光。
 
  第一个动手的就是我,我一步就跨到了她的身上,双手捉住她的衣襟,向两 边用力一分。就听到「吧」的一响,她制服上的钮扣弹得四处都是,雪白的美丽 胸脯也立刻裸坦在我们的面前。软软的山丘中间夹着浅浅的沟,上面罩着雪白的 「不辣」。虽然不是巨乳,但也是发育中的小美奶。所有人的眼睛里都放出了光, 直勾勾的盯着她嫩滑的胸脯,恨不得一口吃了她胸前的小白兔。
 
  她大声尖叫起来,用力的想要缩回手脚遮住身子,大夥儿才不容她如此,用 力拉住了她的手脚。我打铁趁热,不顾倒在地上尖叫扭动的她,一把抓住她小奶 包上的「不辣」就往下拉,她那两粒雪白的小奶包立刻跳了出来跟大家袒裎相见, 又圆又嫩的小奶包像两只小白兔似的凸起在她的胸前。这下不得了了,每个人都 想见识一下这两团雪白的小奶包,在她的嘶号声中,大家都伸出手来在她的胸前 又抓又揉的,她雪白的胸部一下就布满了红红的指痕。
 
  但我们还不过瘾,这两只小白兔太白、太嫩、太诱人了!大家都很想进一步 跟它们做朋友。我意犹未尽的在这两个曾经享用过的洁白小奶包上用力吸了几口, 再用力的抓了两把,然后有点不甘愿的爬起来让朋友们轮流享用这两颗小奶包。 他们大夥儿一拥而上,除了在她的乳房上抓、捏、揉、搓之外,还有人趴下去吸 吮亲吻这两只小白兔,品尝上面的两颗葡萄乾。
 
  当我们嘴巴接近她胸部的时候,她挣着手脚想要退缩,但是在我们诚心诚意 的「奸」持之下根本动弹不得,只有眼睁睁看着我们的嘴唇向她的乳房靠近,乳 尖上的两粒小红葡萄因着我们双唇的接近而越发的抖颤,当我们的唇部触及她的 乳房的瞬间,她「噢」的一声,向后仰起了身子。
 
  一开始她像是要忍耐身上的酥麻,仰着脸,摊开被压住的两手两脚,躺在我 们一群男人围绕中间,眼睛失焦的瞟向远方,轻启着的樱唇微微的颤抖。在我们 一个接一个的轮流俯到她身上的吸吮玩弄之后,她的表情开始有了变化,原本失 焦放空的眼睛闭了起来,眉头开始纠结,轻启的樱唇随着俯在她胸前的人头的拱 动开始渐渐地张大。呻吟声慢慢的从她的喉头传了出来,她拱起来的身体也开始 跟着我们的刺激逐渐摇摆起来。
 
  为了增进大家跟这对小奶包互相认识的机会,有几个人拉开她的手脚,把她 大字形的固定在地上,让大家围在她的胸前轮流俯下身去吸她的奶。有人嘬着嘴 唇啜她的奶头,发出啾啾的声音。也有人用舌面用力的由下向上舔她的浑圆半球, 再张嘴含住她的乳头吸吮。那又软又绵密的质感里,还有两粒葡萄Q弹的口感, 有的人就忍不住伸出舌头用力的舔了起来。
 
  我看她在我们的吸吮之下挺着胸部扭动身体,不知道是想躲还是想要,但是 她的手脚都被我们按住,所以也只能躺在地上扭来扭去的唉唉叫。很多人看到她 这样,就更故意了。他们伸出舌头,把舌尖绷得硬硬的在她的肌肤上滑过来,滑 过去。有的人舐着她的胳肢窝,有的人舐着她的肚脐,也有人只是用舌头来回的 在她的滑腻的肌肤上舔。当然最受欢迎的还是她胸前那两只小白兔了。
 
  她那两只柔软的乳房被我们的舌头舔得颤颤巍巍的,小小的乳尖在我们嘴巴 的吸吮下拉长、变形,然后「波」的一声从吸吮的人的双唇间坠落,弹回胸前抖 啊晃的。还有人用舌尖轻轻的点在她那两粒红葡萄上快速的振动,我看到他们的 舌头在她的乳尖上不停地拨剌,刺激她粉嫩的小奶头,她粉嫩的小奶头也随着我 们舌尖的振荡在不停的抖动。
 
  阿天哥的妹妹在我们舔吮她身体的包围中不停的挣扎,尖声的呼救。但是因 为手脚都被固定在地上,只有挺着身体又拧又扭的想摆脱在她身上亲来亲去的嘴 巴。但这哪里有用,只会让我们更兴奋而已。
 
  大家最开心的还是看到她被我们吸到奶头那种焦躁扭怩的反应。所以每一个 去亲吻她胸部的人都会故意去她的小奶头上「啾一下」,然后就会听到她「嗯」 的一声,辗转扭动她雪白的身躯。有人就故意给她在奶头「啾啾啾」连吸三下, 就会看到她立刻拱动她的胸膛,摇摆她的头部,发出「啊啊」的哀叫声。如果噙 住她的小奶头一直吸吮,就会看到她拱起身躯,然后「啊」的拉长娇喊的声音, 同时更激动的摆晃她的头部,用力抽缩着挣动被按着的手脚,强烈的摆振她的胸 膛。如果用牙齿囓住她粉嫩的奶头再吸住她小小的乳尖,她就会瞬间拱起身体, 张嘴「噢!」哼叫一声,然后蹙着眉撇过脸,蜷缩着被压制的手脚,然后不停的 扭转她雪白的腰肢,时不时的还会摆振圆润的骨盆,但胸部却一动也不敢动。我 之前「生奸」她的「鲍鱼」时也这样玩过阿天哥他妹妹的乳房,知道这对敏感的 她很刺激。所以我们玩了她几次以后,她挣扎得更厉害,也叫的更大声了,一直 喊着「不要!不要!」。
 
  我们当然不会就这样罢手,女生说不要就一定是要,是男人的都知道。我们 想要好好表现,让她叫更大声一点。旁边就有人拉过她的脚,掰开了她的腿,把 手伸进去她的内裤里面摸她的小妹妹。
 
  看着小女孩裤底的布料上浮起男人手掌的形状,还有手指在底下爬动的痕迹, 多刺激呀!这下子就好多只手跟着伸到她的两腿中间,抚摸她的大腿内侧,想要 「把握」她的「裆下」。捉住她小手的人也把自己的裤腰解开,拉下拉炼把她的 小手放进了自己的裤裆里要她「把握」住他们向上勃起的「裆下」。
 
  她的「裆下」跟我们硬硬的「裆下」不同,摸起来软软的,是被我开苞的处 女地。因为在我给她「生奸鲍」之前从来没被别人玩过,所以还是粉嫩粉嫩的一 线鲍,跟她的小奶头一样都是粉红色的。
 
  那一天我「生奸」她之前,也先「真袭」过她的「裆下」。我让她坐在我怀 里,将她被黑色胶带缠绕了的双手背在背后,放在我解开裤腰的裤裆里,握着我 塞进她手掌中那只我硬硬的「裆下」。再从她背后伸一只手环过她白白的肩颈, 抓住她软软的奶子慢慢的揉,另一只手伸到前面掰开她的大腿,摀着她两腿之间 的三角洲,用我的中指指腹,挤进她软软的骆驼蹄中间的凹陷里面,沿着她的两 瓣蜜唇之间的狭窄巷道来回的捈。
 
  在我手指的掏摸之下,她那三角地带中间的凹陷里流出了黏黏滑滑的透明液 体,我低头一看,这黏液牵着晶莹的细丝从她的肉洞连到我掏过她小穴的指尖上。 我还记得掏穴当时她嘴里塞着自己的小裤裤,向前弯起了赤裸的身子大声的嘶嚎。 想不到我抠个穴可以让她这么激动,一定是我的技术太好,让她爽到翻。
 
  想想那时候我跟她做了很多好愉快的事。她在我的手底下发抖的赤裸身体, 张开不敢合上的两脚,呜呜呜的呼声,以及鸡掰中间凹陷处软嫩的手感,和后来 我的中指嘟进去的时候她小穴的紧緻,尤其是我嘟破她的处女膜的时候她让我销 魂的哀叫声…跟现在大家玩弄她的方式如出一辙。
 
  我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团体「俯捣」的景象,她缩在我们中间尖叫,就像我 「生奸」她「鲍」的那天一样。有人在她的后面抱着她,伸手往她小裤裤的裤裆 里掏摸她的小穴。那个人边摸她的身体,边捏住她的下巴,掰过她的脸蛋亲她正 在尖叫的小嘴,堵住她喊救命的声音,虽然也不会有人来救她的啦。其他人围在 她身边分别玩弄着她身体不同的地方。大家不会亏待手中的美肉,更不会亏待自 己,正分别进一步用不同的方法「撩解」她身体的各个部位。
 
  阿天哥的妹妹在我们变换着姿势抚摸她的过程中乱动着身体。她想挥手推开 在她身体上抚摸她的手,可是手腕被我们抓住;想要动脚踢腾想挣开我们捉着她 脚腕子的手,可是脚腕子立刻被我们拉开,只能在地上挣动着屁股;即便她好不 容易翻过身子想逃,但还是马上被我们拉回来掀过身子,按在地上给掰开了腿; 就算她想把腿夹起来,也会因为被我们摁着膝弯子而合不动。最后连想转过头去 不给我们亲都做不到,因为我们扳着她的脸吸吮她的口鼻,所以她只能倒在地板 上,两脚开开,「呜呜呜」的哼哼着,任我们在她的身上随便亲吮抚摸。
 
  我们一直在寻找她身上的敏感部位拨撩她。她在我们一群人的围绕下全身僵 硬的紧闭双眼,抿住了双唇,忍耐着敏感部位传来的刺激。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身 经百战,很有「抚捣」美眉的经验,总能一下就找到她身体敏感的地方。只要看 到她哪个地方被我们一触,就会像被电到一样扭起来,就知道那是她的敏感地带, 百试百灵。而她因为被我们捉着、扳着、摁着,无法别过身子逃避,禁受不住时 只好用力摆振身体做无谓的挣扎,这反而告诉了我们正在玩弄的地方就是她的敏 感部位,更让我们集中火力特别刺激那里。
 
  晶莹的泪水从她闭合在一起的长长睫毛下涌出,我觉得一定是为了我们这么 了解她的敏感部位而爽到哭。台大的「射工」姐姐说得对,要先了解沟通的对象 才能有效的「抚捣」,我们没读过台大竟然也做的到,我们真是太棒了!
 
  看到阿天哥的妹妹被我们刺激到敏感部位而大声哀叫,全身抖得花枝乱颤, 更增加不少我们玩弄她的兴緻跟乐趣。除掉轮流品尝她樱唇的人之外,有开始握 着她的玉足,脱掉她的袜子亲吻她的脚丫的;也有人在舔她脸颊跟耳垂的;在她 雪白的身体、柔软的乳房和修长的大腿上亲吻和乱摸得更是没停过。有一些人已 经解开自己的裤子,掏出自己的「裆下」在她身上乱蹭,或是把她手脚拉过去压 在自己硬梆梆的「裆下」要她帮忙服务。要不是还有人在霸着她的小嘴吸吮她的 香舌,恐怕早就有人把硬的发胀的大肉棒塞进她的小嘴里了。
 
  有一些人开始受不了诱惑,钻到她的两腿中间去舔她的鲍。第一个爬进她两 腿中间的人不客气的掀起了她的裙子,接着就趴下去舔她的小嫩鲍。她惊叫起来, 拼命的挣动身体。白色的裤底从不断踢腾挣扎的两条美腿中间露出,更坚定了我 们要吃到小鲍鱼的愿望。於是大家伸手就开始剥她的小内裤。
 
  我们剥她裤子的时候她一直尖叫着夹紧膝盖,振动屁股想要甩开我们,同时 伸手想要夺回自己被拉下的内裤,不过她挣扎了半天,最后的结果依然是被我们 剥掉了她的内裤。在我们大家脱裤的脱裤、抓手的抓手、跟掰腿的掰腿的通力合 作下,她白色的小内裤终究还是离开了她的裆下,而且还眼看着她粉嫩的小鲍鱼 就要被我们吃到了嘴里。
 
  我们围绕着她光溜溜的下体,欣赏即将到嘴的小鲍鱼。高中女生毕竟不同於 国中的幼女,小鲍鱼上面圆圆的小山丘上,已经稀疏的长了一点点阴毛,点缀在 肉嫩的骆驼蹄上面充满了青春的味道,这已经让大家「动未条」了,而位在骆驼 蹄中间粉嫩的小鲍鱼更是诚实地漾着水嫩的光泽,一整个就是等待着我们去品嚐 的样子。
 
  阿天哥的妹妹大声的哭叫着求我们别再看了,我们也很乐於接受她的意见— 不看了,直接吃!剥下她内裤的朋友立刻顺手把阿天哥妹妹的内裤塞进她呜呜叫 的嘴巴里,接着就豪迈的张开大嘴,一口就含住了阿天哥她妹妹的粉嫩鲍鱼,顺 势一吸,「啾」的一声就噙住了她的小红豆。
 
  她立刻像被电到一样用力的振动起身体,「呜呜」的哼叫起来。那些舔鲍的 朋友们也不客气,大家轮流弯下腰去品尝她的小鲍鱼。他们一下用舌尖在她的小 豆豆上面上下振动,一下用舌面压住她的穴肉由下向上舔。有一个朋友超厉害的, 他用舌尖钻入阿天哥他妹妹的小穴里快速搅动,然后把舌尖用力向上勾,沿着阿 天哥他妹妹的肉缝一直向上揦,揦到她的小荳荳上再用舌头快速的上下振动。 
  阿天哥她妹妹「啊啊啊啊」的大叫起来,就像空袭警报一样,声音拉得又响 又长。她嘴里塞着自己的小内裤还能叫得这么响,想必是很爽。她伸直了被按住 的双手在地上翻来翻去,屁股上下摇得像筛糠似的。要不是她敞开的大腿被我们 按着只能动上身的话,搞不好我那个朋友的脖子都要被她夹断了。兴奋的朋友们 纷纷地扑上来想要在她的身上施展舌技,大家不停地抓着她要她变换姿势,好轮 流从不同的地方进攻她的身体,围在旁边的人也伸出手在她身上又揉又捏。 
  我当然也不落人后,要「真袭实奸」、「把握裆下」嘛!我先把阿天哥他妹 妹搂过来亲个嘴儿,拉出了塞在她嘴里的小内裤,然后抱住她的头,一边吸啜她 柔软的双唇,一边扯掉了还挂在她身上敞开着衣襟的学校制服,接着伸过手抓住 她胸前软软的小白兔,跟其他人一样用力的揉挼她的胸部,配合着在抠穴舔穴的 人抚弄她的身体。
 
  她跪趴在地上一边跟我亲嘴,一边哭了起来,后面还有一个人正从她的屁股 后面掏着她的小穴。我停下摸奶的手,一把把她拉了过来,换个姿势从背后拥抱 着她,像之前那样掰开她的双腿方便朋友们玩穴,然后一边捏着她的乳房,一边 看着那些朋友们轮流趴下来品鲍。
 
  朋友们的舌尖轮流的在她的骆驼蹄的中间蠕动,我忍不住用两根手指头按住 肉穴的两边,揉起了她那里的嫩肉,顺便帮忙分开她的蜜唇,方便朋友的舌头可 以喇到她肉缝的深处。
 
  阿天哥他妹妹被我们舔到快要疯掉了,中间的小红豆因为大家舌尖的舐弄开 始充血、发红。她大声的哭叫,猛烈的扭起身体,摆动她的屁股。她的腿一下弯 曲,一下伸展,摆来摆去的想要夹起来,却因为手腕、脚踝和膝盖都被我们扳住 了而只剩屁股能摇着扭来扭去。
 
  我看到阿天哥他妹妹的肉穴分泌出晶莹的液体,黏黏的拉出了长长的银丝连 到那些舔她鸡掰的舌尖上。舔阴朋友们一直努力的用舌头刺激她的小阴豆,想听 她大声的叫。我是之前玩过她的,知道她叫的声音很好听,但我朋友们都是今天 才第一次听到,所以都很想多听听。台大来的「射工」姐姐说「沟通」的第一步 是「亲」听对方的「呻吟」,我们「亲」得让阿天哥的妹妹一直发出好大声的呻 吟给我们听,所以我们一定是很会「通沟」的人了。
 
  大家一边在她身体上又亲又摸,一边继续顺手扯掉她身上剩余的衣物。到后 来她赤条条的身上片缕无存,只剩下制服的红色领结还挂在她的细长圆润的脖子 上,我们觉得这样很可爱,因为她脖子上的红领结可以时时提醒我们现在正在跟 学生妹「交流」,增加「团体抚捣」的气氛。大家都从以前就一直幻想着当「抚 捣老湿」来「开捣」女子高生,现在就有个赤裸的女子高生躺在地上等待大家的 「开捣」,当然不能破坏气氛啦!我到现在都还对大家一起骑她的场景印象深刻, 觉得如果可以拍成电影,片名就叫:「那一年,我们一起奸的女孩」好了。 
  现在这个「我们一起奸的女孩」正被我们脱光光的按在地上,拉开两脚,大 家围着在地上赤条条的她,看着眼前湿漉漉渗水的一线鲍,就想要跟她做更「深 入」的「交流」。一个朋友伸出食指戳进阿天哥他妹妹的小穴,在她的穴里进进 出出钻啊钻的抠她的屄玩。他戳得很深入,整个食指在阿天哥妹妹的小穴穴里直 没至根,在抽送的过程里发出了「咕啾咕啾」的声音。阿天哥妹妹的小穴受不了 这样的刺激,很快地就流出更多的淫水,变的湿淋淋的。虽然她嘴里不要不要的, 不过身体倒是很诚实。
 
  朋友看着阿天哥他妹妹的反应,在她的阴道里塞进了两根手指抽插。有时很 快速的抽动手指,有时又慢慢地旋转着手指向里钻。阿天哥的妹妹看起来也受不 了了,她半倚在几个架着她的人的身上,两腿开开,闭着眼睛,露出腿裆底下粉 嫩的一线鲍,蜷缩着被我们抓住的四肢,不停的扭动身体,跟着手指抽送用力的 摇摆她的屁股,像是在套弄那只手指。很多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欣赏着阿天 哥的妹妹被抠穴。在阿天哥他妹妹表情的刺激下,很多人也加入了抠她穴的行列, 我当然也不例外。
 
  我觉得阿天哥他妹妹看起来是有爽到,她躺在我们的身上挺起了胸部,上下 用力的振动她的屁股,一直嗯嗯啊啊的叫的好大声,有时咬着下唇弯下头去「呜 呜呜呜」的哼,有时又仰起脸来「啊啊啊啊」的叫。更多人开始「冻未条」,他 们一边掏出自己已经胀到快爆炸的鸡巴开始尻起枪来,一边把手伸到阿天哥他妹 妹的身上用力地抓捏她柔嫩的肌肤。
 
  我跟着大家一手抓握着她白嫩的小乳房揉捏,用另一只手托住她的下巴,扳 过她的小脸蛋亲吮。我用力的把嘴巴贴在她的双唇、鼻尖和脸上每个凸出地方吮 吻,宣泄我快要炸掉的欲望,一面再伸出舌头,用舌面像狗一样一下一下在她的 脸上用力的舔舐,满足我想要跟她肌肤接触的需求。
 
  她蹙紧眉头,闭紧双眼,用力抿住嘴巴左躲右闪的想要躲开我的舌头攻击, 脸上嫌恶的表情让我们更想「睡伏」她,大家纷纷加紧了对她身体的攻势。突然 加强的刺激令她蠕动起了身体,一边想要拒绝我们手上的爱抚,一边又想摆脱插 在她下体里面抽送的手指。她试图挥舞双手推开我们,可惜手腕都被我们捉住, 只有扭着雪白的肚皮像条蛇一样翻腾她的躯体,在我们的围绕里扭动,挣着想要 脱开我们的掌握。
 
  我们还没有好好的对她「开捣」,当然不可能让她趁心如意的逃脱。十几个 人一起「团体抚捣」一个学生妹这样淫乱的场面让很多人都快要炸掉了,他们开 始脱光自己的衣服,露出硬起来的肉棒,准备对着阿天哥的妹妹大干一场。 
  阿天哥的妹妹看到我们都一丝不挂的跟她袒裎相见,激动的尖叫起来,在我 们的怀里扭动的更激烈了。看到她的反应,我想台大的姐姐说的没错,「沟」 「通」的时候果然要「袒裎」相见比较好。就像买东西要先看货,她看到我们这 么多优质大肉棒将要给她享用,当然激动的不得了。我现在可以想像的到那时候, 我们把一支一支的肉棒轮流塞进她下体之后,她有多爽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