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槐树村的男女老少们】(16)【作者:爱毛一族

2017-04-25人气:

 字数:60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6)
 
  刹那间母子二人目光相对,心里同时一凉,底下的人想:完了,被儿子鸡巴 插进来了!上面那个在想:完了,把妈给操了!几乎是同时,两人把头偏向了一 家之主——长拴的床上望去,可怜的长拴确实是累坏了,此时睡的正人事不知, 估计喊都难把他喊醒过来,全然不知自己的老婆在距自己咫尺之遥的地方让自己 做了回王八,而那野汉子就是自己的宝贝儿子!
 
  水兰刚在梦中正是搂着长拴的背挨操,到现在吓的手也忘了从儿子身上挪开; 永强身体强壮性欲也正是一生中最旺盛的时候,虽说梦醒后吓了一吓,但娘逼里 千回百转的肉肉和那温热的骚水却让鸡巴一直保持着雄壮之势顶在里面!永强不 知娘会给他怎样的责罚,下跪发誓痛哭流涕洗心革面那都是明天的事,当务之急 是赶紧从娘肚皮上滚下来,但水兰脑子还是懵的,干惯粗活的大手还傻傻的死扣 住儿子的背,永强这一挣扎鸡巴又在水兰的逼里搅活了几下,水兰刚在梦中正是 逼被操的开始舒坦的时候,儿子这大鸡巴一搅活逼里又感觉来劲的很了,再加上 永强在她心中简单和命一样珍贵,她此时脑中电闪:这反正弄一下也是一次,弄 一百下一千下也是一次,不如日完再说,反正是宝贝儿子弄了,也没便宜别人! 以后不这样不就成了,反正这事也没人知道。
 
  想到这,她小声的说道:「轻轻的日,别说话!」永强可没娘这么大胆,他 赶紧说道:「娘,我刚才在做梦,我真以为是在和、和、和月仙耍呢!」水兰手 上不放松,嘴里轻轻威喝道:「叫你别说话,把你爹吵醒了,咱娘俩明个一起跳 河算了!」永强多聪明啊,看娘这手把自己死死按在上面,那就是让自己接着操 了。
 
  就这样,母子二人像演慢动作哑剧一样慢慢的操着。永强兴奋极了,没想到 无意中把娘给操了,他不是没梦想过日本小说电影里的儿操妈,只是娘在家一直 是个母老虎的形象,他觉得操娘只能是想想而已,没想到竟然梦想成真了!慢慢 的抽了百十下后,永强渐渐的放开了,他张嘴将娘右边的一颗耸立着的大奶头含 在嘴里吮着,右手像揉面一面玩着娘左边的奶子,鸡巴虽然操的慢,但却是发着 狠的弄,每次退到洞口,再狠狠的捅个尽根。水兰被这没体验过的日法搞的心慌, 一是在自己男人面前和儿子操逼很害怕,二来没想到儿子的小鸡鸡不知不觉竟已 长成了参天大树,长拴未曾到过的地方被儿子的大鸡巴头子一下一下的捅着,每 挨一下,她都会不自觉的发出嗯的一声。
 
  母子二人本都是久战之士,无奈在长拴和乱伦的双重压力下,都提前到了决 口之时,永强感觉精子似乎都已来到了鸡巴根了,他一边尽力强忍着一边大着胆 子封着娘的嘴巴,水兰配合的将滑滑的舌头递与儿子,永强吸到母亲的口水,鸡 巴忍不住就加快了速度。水兰感觉嘴里的唾液被儿子像牛喝水一样迅速的吸干, 底下逼洞里被疯了一般的大鸡巴狠命的捣着,她哑着嗓子将指甲深深的嵌进永强 的背上:「要死了,要死了……」永强闷哼一声,腰部连抖四五下,一股股浓热 的精液竟灌入了母亲的阴道深处……
 
  「东家,哪有人舔那屁眼沟子的,打死我都不的成!」
 
  「乡下女人没见识,人日本人夫妻俩晚晚都这样弄的,听话,快舔舔!」 
  「你莫骗我,还有人舔那地方,打死我都不相信!」
 
  夏东海火了,自己堂堂一个校长撅着个屁股在这求一个乡下老太婆,竟然还 不能得逞!他从钱包里抽出两张一百的摔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饶美芝说:「 把钱拿去,好好的让我舒服舒服,不然你就别在这干了!」饶美芝急的快哭了, 像她这么大年纪找个活不容易,这东家虽说色了点,隔三岔五就要自己「整一盘」, 但每回他都会丢个五十一百的给自己,她倒不在乎被他搞,自己这么老了也不值 钱,她就是不习惯东家各种她没见怪的花样,一会要她含鸡巴,一会要她舔那黄 豆大小的奶头,有时还要她穿上太太的丝袜让他舔臭脚……
 
  夏东海胜利了,他重新躺回床上,双上将自己脚扳住向上提着,露出黑毛环 饶的短鸡巴和黑漆漆的屁眼,那姿势有点像跳水运动员要准备来个向后翻腾三周 半!饶美芝屈辱的流着泪吐出小小的舌头怯生生的抵住了男人的屁眼子,夏东海 爽的一哆嗦,嘴里不停的下着命令:「舌头钻进去点,再进去点!舌头来回打转, 对,就这样,四周转着舔!卵子也含含……」
 
  「叮咚、叮咚」,正在享受的时候,门铃响了,饶美芝高兴坏了,忙起身道: 「东家,快把衣服穿好吧,我去开门!」夏东海边提着裤子边从床上抽回一张钱 放进口袋道:「这只能算一半,公平吧?好了,去开门吧!」趁这功夫,夏东海 赶紧跑到卫生间用手沾了点水整理一下头发,收拾停当后出门一看,原来是姐姐 夏东菊来了。
 
  夏东菊比夏东海大两岁,身高一米六多点,人瘦瘦的,齐耳短发上戴了幅黑 边眼镜,看起来很像高知,其实她只有初中文凭。当年上山下乡时,一家必须出 一个去忆苦思甜,她是姐姐,只好义不容辞的去了乡下插队,后来就在当地嫁人 生孩子,87年才回的城里,是弟弟托教育局的人让她在乡下当了个小学代课老 师,工资虽说低点,但总算有了个饭碗,她男人既没文化又没技术,这些年一直 在城里给人打零工。
 
  夏东菊拎着个麻袋站着门口,看着装修豪华的客厅不好意思进去,夏东海哈 哈一笑:「姐,你来咋也不打个电话说声呢,我好去车站接你啊!进来坐啊,傻 站那干吗?」
 
  饶美芝看着来客脏兮兮的凉鞋准备进屋,忙利索的从鞋架上拿过一双拖鞋递 过去:「您换双拖鞋吧,舒服点!」
 
  夏东菊忙把麻袋递给保姆,然后边换鞋边说道:「东海,你家啥也不缺,我 没没啥拿的,这是自家种的枣子和绿豆,给你尝个鲜,弟妹不在家呀?」
 
  夏东海打小就喜欢姐姐,上初中时经常偷看姐姐洗澡和尿尿,只是后来两人 离的远,一年也见不上一回面,就他这新房东菊还是两年前和男人来过一回,所 以这念头只好深深埋在他罪恶的心底了!夏东海从冰箱拿出瓶可乐道到姐姐面前, 热情的拉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哦,她们单位组织去海南旅游了,别管她了, 美芝姐,你去买点菜,这是三百块钱,排骨鲫鱼牛肉虾什么的都买点!」
 
  吃过饭后,饶美芝边给姐弟二人换好茶边说道:「东家,我今天要去医院陪 儿子,儿媳妇今天上夜班,晚饭你热一下就行,冰箱还有好多菜!」
 
  夏东海宽厚的一笑,从口袋掏出二百块钱递过去道:「美芝姐啊,跟你说多 少次了,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东家东家的,弄的我跟剥削阶级似的,叫我老 夏就行了!别看你是保姆,我是校长,其实我们都是一样干活吃饭,只是分工不 同而已,喏,这是二百块钱,你打个车去,这么多年纪了来回跑太辛苦了!」 
  饶美芝接过钱千恩万谢的走了,边走边心里嘀咕:这是当着他姐的面演戏, 平时咋没这么好,这有文化的人就是坏!
 
  夏东海起身关门时趁姐姐不注意悄悄将门反锁,走回客厅后他点着一根烟边 吸边对夏东菊说道:「姐,你去冲个澡睡一下吧,我也要午休了。你弟妹那有好 多睡衣,她和你差不多高,你随便挑件穿吧。内衣带了吧?没带我去给你买回来!」 
  夏东菊听了脸一红,哪有这么大的弟弟帮姐姐买内衣的?这话有点那种意思, 不过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弟弟只是太热情了而已!少年时这弟弟是有点那个,经 常偷看自己和妈妈洗澡,这种事她当然没有告诉过妈妈,也没有当面和弟弟说过, 不过十几岁的男孩对女人感兴趣也是正常的,看不到别的女人就只能看看家里的。 再说自己现在都是大半个老太婆了,弟弟要找女人也不会找她的!
 
  夏东菊忙说道:「弟,你去歇着吧,我带了有衣服!今天太晚没车回了,我 歇一夜明天搭车就回去!」
 
  夏东海假装生气道:「姐,你这是哪里话,亲姐弟,难道来一趟,不住够一 个月我是不放你走的!好了,你先洗了休息下,你来找我肯定有事吧?先不急啊, 先不急,休息好养足精神晚上慢慢谈!」
 
  晚上东菊把中午没吃完的虾和排骨热了一下,再做了一个海带汤,姐弟俩吃 完后在沙发上一左一右的坐着那聊着。
 
  「姐夫身体还好吧?现在在哪干活呀?」
 
  「他呀,没个准,今天江苏明天上海的,跟着人做散工,身体倒还是跟牛一 样!」
 
  「不错不错,那你吃的消吗?」东菊听了这话脸一红,心道:这哪像弟弟对 姐姐说的话,这不是流氓话吗?
 
  夏东海打了个哈哈,没等姐回话接着问:「我是问姐姐你天天又忙家里又上 课吃的消吗?」
 
  夏东菊挤着笑道:「呵呵,还行,习惯了,就是这要有时不太得劲!」
 
  夏东海一脸担忧的冲到姐姐面前,掀起睡衣的一角,激动的看着姐姐白白软 软的腰和肚皮,嘴里担忧的说道:「我看看,我看看,严重不?要不明天我带你 去拍个片检查下!」
 
  夏东菊吓的赶紧拔开弟弟的手,放下睡衣往沙发边上挪了一挪说道:「不碍 事,不碍事,我下农村都几十年了,哪有那么脆弱?」此时她心里也在盘算着: 这弟弟说话动作都超越了弟弟对姐姐的关心,倒像是有那种意思,怎么办呢?这 正事还没办呢!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几十年不在一起,这弟弟究竟是姐弟 情深到没有顾忌还是变的像畜生一样呢?
 
  夏东海喝了口茶关切的问道:「姐,你来找我有啥事就说吧?这也不是外人, 我能办的那没的说,难办的我想办法也争取给你办下来,实在办不了我也能从其 它路径给你解决,你就说吧!」
 
  夏东菊低头搓着手,沉吟了一会说道:「东海啊,是这样,我这不还有两三 年就退休了吗?可我现在还是个中级职称,这中级教师和高级教师退休金上差不 少,我去县教育局问过了,说我们县高级职称已经满额了,唉!」
 
  夏东海思索了一会后,走到电话前拔通了在市教委当主任的老同学周仁义的 电话:「老周吧?我是东海,有这样个事情,你一定要想办法给我办一下!我姐, 我亲姐,她现在在桑园县当小学教师,她今年52岁,今年高级职称不是还没发 文吗?你无论如何给她弄个高职……」
 
  这电话打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夏东海卖着老面子总算是把事情给定下来了, 一直紧张不安的夏东菊一看事情办好了,感动的眼泪都差点出来了,她忘情的走 到夏东海面前拉着他的手说:「弟啊,姐太谢谢你了,弟,你可真有本事,我们 那为这职称送礼走后门的都挤破头了!」
 
  夏东海顺势把姐略带粗糙的手捏在掌心,轻松的说道:「那还有啥,那老周 跟我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同学,我的事他敢不办!姐啊,你看你这手现在多粗啊, 以前在家是又白又嫩啊,看着叫弟弟心疼啊!」
 
  东菊看弟弟一直在摸着自己手,感觉不对头,忙缩手往后闪,夏东海一把搂 住姐姐按在了沙发上,东菊吓的脸都白了,颤抖着声音说道:「弟,你别这样, 我是你亲姐啊,再说姐都老了,你别这样!」
 
  夏东海死死把姐姐压在身下,边脱着衣服边色眯眯的笑着答道:「姐,上中 学那会我就喜欢你了,现在咱们都老了,这种事我不说你不说谁也不知道,咱一 家人乐一下有何不可!」说着嘴巴就把姐姐那张颤抖着的干巴巴的嘴唇上印了过 去,手像泥鳅一样滑进了睡衣里面,接着拔开胸罩将那松软的小奶子捏了个满手。 
  夏东菊一生清白,除了丈夫外没被别的男人碰过,她流着泪无力的抵抗着: 「弟,你的好姐感激你一辈子!但你不能这样啊,姐求你了,你再这样姐要喊人 了!」
 
  夏东海等这机会等了好多年,岂能容到手的猎物轻易逃走,他下流的用手指 玩弄着姐姐圆圆的奶头,嘴里软硬兼施的说道:「姐,你只要让遂了我心愿,不 光你的职称,我还可以想办法给咱外甥女调到市车管所上班,姐夫呢过两年老了 我可以让他到你们县学校看大门,另外……」夏东海说着从茶叶筒底下摸出张卡, 「这里有两万块钱,你拿去,以后日子也不用过的那么紧巴!」
 
  夏东菊被张巨大的恩惠击中了命门,她这一家都是没本事的人,一辈子日子 都过的苦哈哈的,要是女儿真能到车管所上班那可真就太好了,以后就可以脱离 那个偏僻的小县城了。夏东菊叹了口气,想不到自己这个灵魂工程师现在却要出 卖自己的灵魂加肉体!她闭着眼幽幽的说道:「只要,只要,只要你真的能让苗 苗到车管所上班,我,我,我……你来吧!」
 
  夏东海高兴的拦腰把姐抱了起来,「姐,咱到床上去玩,边看录像边玩!」 
  夏东菊觉得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自己五十余年来未曾想到过的世界! 自己此刻正赤裸着身体躺在床上,同样赤裸着身体的亲弟弟正在一边吮吸自己的 奶头一边用手指在阴道里抽插,床前的大电视上放着一部日本的色情片,片子里 一个快60的老女人被自己的两个儿子搞着,一个把鸡巴插在妈妈的嘴巴里捅着, 一个在妈妈后面狠命的操着!天哪!世上还有这种事,这还是人吗?两个儿子一 起搞自己的母亲!她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一辈子对自己好的老周,可要命的是阴道 却被弟弟纯熟的技巧弄的潮湿一片,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阴道内一种充实感传 来,紧接着弟弟带着烟味的舌头就钻进了自己口里。
 
  「姐,你这逼真紧啊,姐夫好久没弄你了吧?套的鸡巴舒服死了!」夏东海 扛着姐姐瘦长的白腿兴奋的边操边看着姐姐黑白相间的阴毛,心道:这伟哥就是 好,吃了鸡巴比平时硬多了!
 
  操了十分钟左右后,夏东海把姐姐身子翻转了过来,让她平趴在床上,然后 把硬硬的鸡巴重新插了进去!吃了药的校长威风十足,他发着狠压在瘦弱的姐姐 身上快速的操着,夏东菊身子弱不一会就丢了精,她双手抓着床单身子被操的一 拱一拱的呻吟着:「东海,别弄了,姐不行了,嗯,嗯,啊,啊……」夏东海一 听更兴奋了,他灵机一动又换了个姿势,这次他躺在床上,夏东菊无力的随弟弟 摆弄着骑在了他的身上,夏东海扶着姐姐的腰快速的让她套弄着,看着姐姐无力 皱眉的痛苦壮,他鸡巴又硬了两分。
 
  夏东菊从没受过这种罪,老周一般五分钟之内肯定完事,而且也从不会姿势 上的,可这东海都换了四五个羞人的姿势了还没射精出来,现在自己正像母狗一 样,叉开双腿翘着屁股被弟弟在后面操着,这种生殖器更能紧密结合的操法让她 只能发出阵阵无力的哀嚎,这声音在弟弟耳朵里却如同春药一般更能刺激他!东 菊披散着头发随着东海的抽插身子剧烈的晃动着,两只瘦小的奶子甩的像要脱离 身体似的,夏东海发着狠狂抽了几百下后,吼了两下把精液射在了姐姐的阴道深 处……
 
  下午六点没到,天就差不多黑了下来,槐树村到处一片女人扯着嗓子喊孩子 回家吃饭的叫喊着,各家的烟囱都在往外冒着黑烟。村长巩德旺正和会计杨四根 喝的面红耳赤。
 
  「四根,你家那傻闺女你可看好了,别放她出来,你没看报纸上吗,现在好 多二流子专门弄那种脑子坏了的女人。」
 
  「唉,一提这芳芳我就头疼啊,早知道当初生下来就该仍了,可那时谁知道 她脑子坏了啊!后来大点了再扔就要被人骂了,养了十六年了,钱花了一麻袋病 也没见好,我现在愁的是将来我和她妈走了谁养她啊!」
 
  「这你愁啥?你多存点钱,将来她年纪大了往养老院一送不就完事了!」巩 德旺这脑子里从来不想好事,又加上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他奸笑一声,凑过去说 道:「我说四根兄弟,你这闺女人傻可模样不丑啊,这村里不知多少坏小子老光 棍在打她主意呢,你可别养了十六年被人捡了现成便宜,那孩子又没脑子,被人 欺负了到时都不知道找谁呢?」巩德旺顿了顿,抽出两颗红塔山并排点着,然后 塞一根到杨四根嘴里接着说道:「不如,不如你自己把她办了,你花那么老些钱 了,她反正也嫁不出去的,她就认你们两口子,你只要哄住她不让她和金霞说不 就成了!」
 
  杨四根一听脸都红了,他赶紧摆手道:「哪有爹日亲闺女的,那不是和畜生 一样吗?(巩德旺一听这话就像是在骂自己,自己可不把红艳办了吗!)不行不 行,这事俺可不做!俺,俺回家了,你听,狗日的婆姨又在那扯着嗓子嚎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