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修订版)(12)【作者

2017-04-25人气:

 字数:61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丛林逃亡(修订)
 
  王逸仿佛被催眠了,贪婪的吮吸完胡雅的左腋下,又转到右侧。
 
  胡雅呼吸急促,她缓缓抬起白皙的手臂,两条手臂并拢,高高的抬起,这样 可以让王逸舔的更舒服些。
 
  过了一会,王逸舔完右边腋下,双手抓住胡雅胸前所剩不多的裙子,连同里 面『维秘』的胸罩,用力一扯,王逸用的力量太大了,就连胸罩里面的钢丝护圈 都飞了出来。
 
  「啊!」
 
  胡雅正在闭着眼享受,却突然发现,胸口的裙子和胸罩都被王逸一把撕开, 后面的挂钩都不解,就从前面大力的扯开。这样威武粗暴的手法,让她有种被男 人征服的强烈快感。
 
  她只感觉两只饱涨的乳房,被王逸大力的揉捏起来,王逸的嘴巴在她白皙柔 软的乳房上,吸吮舔舐着。
 
  王逸的粗暴,让胡雅想起了别墅内的一幕,当时王逸凶狠果断的出手,给她 的内心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如今她抚摸着王逸背部健硕的蝴蝶肌,感受着王 逸大力的吸吮她的奶头,全身燥热难耐。
 
  胡雅是过来人,她知道自己发情了,从她的心理来说,将身子给王逸并无不 可,就当是回报王逸对她的救命之恩了。
 
  她轻轻叉开腿,让王逸肿胀粗大的阳具,顶在自己的阴户上,不至于顶在小 腹那么辛苦。
 
  王逸感觉到身下的变化,看到胡雅的双腿,微微弯曲,叉开放在两边,他只 感觉小腹肿胀的厉害。
 
  胡雅肉色的连裤袜,如今被树枝也刮破了许多的洞,露出里面白皙的皮肤。 
  王逸一把抓住胡雅的尼龙裤袜,用力一拽,连裤袜整条被王逸撕了下来。 
  胡雅只感觉大脑一阵眩晕,自己的身子在王逸手里,如同一只小鸡仔,想怎 么摆弄就怎么摆弄,这让她有一种受虐的变态快感。
 
  王逸摸了摸胡雅两腿间的三角区域,早已是湿漉漉的泛滥成灾。
 
  一股浓烈的成熟女人的骚味,刺激着他的大脑,他完全没有考虑,凭着本能 就将嘴堵在了小穴上。
 
  以前王逸见过公狗在地上乱舔,他就很奇怪,后来听人说才知道,那是因为 那些地方有小母狗撒过的尿。
 
  「别舔,脏……」
 
  胡雅折腾了这一天,可没有洗过小穴,女人一天不洗那小穴的味道,可是骚 气的厉害。
 
  可王逸却如同牲口般,使劲吸吮着,这让她有一种难以明说的快感与兴奋。 
  王逸舔完胡雅的小骚逼,扒光自己身上仅剩的烂布头,赤身裸体的将胯下那 条无法控制的火龙,狠狠插入进胡雅的小骚逼中。
 
  「啊,啊啊,啊……」
 
  胡雅可不是小女生,她感受着体内王逸粗大而有力的肉棒,一种满足感充斥 着全身,忍不住全身兴奋的颤抖起来。
 
  她不躲不闪,两条腿还从后面,盘住王逸有力的腰肢,大屁股上下起伏,迎 合着王逸的每次冲击。
 
  王逸感觉到一种无比的舒爽,看着身子下面,不停迎合自己的柔软身子,有 一种难以言表的征服快感。
 
  一种雄性的原始野性在他体内复苏。
 
  在动物界,雌性配偶都是靠拼斗争来的,而人类在文明的束缚下,野蛮的肉 体碰撞少了,取而代之的是金钱和权利,但这并不代表人类的基因中,没有原始 的野性。
 
  王逸像头野兽一般,在胡雅身上发泄着,胡雅则躺在草地上,闻着植物的清 香,紧紧抱着这头野兽,迎合着。闷热的天气让他们全身挂满了汗珠,月光照在 山林中,为他们镀上了一层银色,一种男女交配特有的气味,弥散在空气中,使 两人都进入了忘我的状态。
 
  战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王逸才将灼热的精液射进胡雅的阴道中,两个人紧 紧抱在一起,全身大汗淋漓,湿滑粘稠,简直脏的不成样子。
 
  胡雅闭着眼睛,感受着王逸抚摸她满是汗水的身子,山风吹来,让她喉咙里 发出舒爽的呻吟声。
 
  胡雅品尝过高潮的快感,但却从来没有在荒郊野外,狂野而无所顾忌的做爱, 这种高潮有种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让她回味无穷。
 
  王逸趴在胡雅柔软的身体上,感受着成熟女人柔软的身躯,胡雅与苏继红不 同,她十分懂得男人需要什么,而不是一味的承受,她的身体柔软的像水一样, 操起来让人欲罢不能,简直就不想下来。
 
  「难怪有钱人都喜欢打野炮,这野战果然别有一番风味,有种天人合一的感 觉,自己都感觉自己的老二更强了。」
 
  王逸轻轻抚摸着胡雅柔软的乳房,回味着刚才的美妙感觉,渐渐熟睡了过去。 
  ……
 
  过了几个小时,王逸感觉脸上有些湿润,用手一摸居然是水,不由缓缓睁开 了双眼,只见胡雅正蹲在他身边,将树叶上的露水滴到他脸上。
 
  「你醒了。」
 
  胡雅笑着说道。
 
  王逸见胡雅身上挂着一串树叶,下面一条自己编的草裙,不由疑惑道:「你 的衣服呢?」
 
  胡雅听闻,假装嗔怒道:「你还有脸问……还不是你昨天都给撕烂了。」 
  王逸看了眼不远处,被自己昨夜撕成烂布的裙子和连裤袜,有些歉意的笑了 笑道:「昨天晚上对不起了,我不知道怎么就失去理智了。」
 
  「你救了我,我报答你也是应该的,不过咱们可说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不能让别人知道。」胡雅果然恢复了女强人的本色,直接和王逸讲清楚,意思就 是咱俩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了。
 
  王逸从背包拿出一根烟点着,靠在昨晚那块大石头上,抽了一口。
 
  「也给我一根。」
 
  胡雅凑过来,和王逸肩并肩靠在石头上,说道。
 
  王逸身上也没有穿衣服,露出一身极为结实的肌肉。
 
  胡雅忙收回了目光,看到王逸的身体,就让她不自觉的全身发热,心率加快。 
  「给。」
 
  王逸将自己嘴上吸了一口的烟,递给胡雅,道:「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出去, 就这一盒烟,要省着抽。」
 
  胡雅白了王逸一眼,没好气道:「小气鬼!」
 
  说完,接过王逸的烟,抽了起来。
 
  「苏继红是你的女朋友吧?」胡雅吐出一口烟问道。
 
  「恩。」
 
  王逸点了点头。
 
  胡雅虽然早已经猜到,但心里却不知为何有些失落。
 
  「你有男朋友吧?」
 
  王逸拿过胡雅手里的烟,吸了一口问道。
 
  胡雅显然还没有吸够,瞪了王逸一眼,抢过烟说道:「当然有,而且我们就 快结婚了。」
 
  王逸没再说什么,从背包里拿出半包饼干,递给胡雅。胡雅的行李都没拿出 来,只有王逸在路上吃剩下的半包饼干。
 
  「你不吃吗?」
 
  胡雅确实有些饥肠辘辘了,接过饼干疑惑道。
 
  「你吃吧。」
 
  王逸从背包中拿出昨晚精瘦汉子的那把甘蔗刀,当时多亏多了个心眼,将这 把刀装进了背包里,本来是打算防身的,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胡雅见王逸用甘蔗刀,砍下了一根将近两米长的树干,坐在地上,用刀将树 干的一端削尖,做成一杆标枪。然后左手提起甘蔗刀,右手拿起标枪,就准备进 树林里。
 
  「你干什么去?」
 
  胡雅心中有些担心,在这湿热的密林中,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只有在王 逸身边,她才会感觉到安全。
 
  「我去找水,然后看能不能打些吃的。那些人昨天没追上咱们,肯定不会善 罢甘休!我们只能往东走,曲靖离贵州不远,我们只要穿过这片山林,应该就可 以到。」
 
  王逸将背包中的东西,一股脑倒在地上,昨晚弗兰克给他们的皮箱中,欧元 有一百多万,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只精致的小盒中,有一块碧绿无暇的翡 翠,就算王逸这不懂珠宝的人,也能看出这翡翠绝对价值连城。
 
  「这些东西放这,我不会走太远,有危险了就喊我。」
 
  王逸淡淡的说完,背上挎包,提着标枪就往前走去。
 
  胡雅看着王逸渐渐消失的背影,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平时她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反而有些冷漠, 但现在王逸关心的一句话,或者给她吃的,都会让她感动不已。
 
  这云南与贵州的交界处,崇山峻岭,一山高过一山,目之所及全是连绵不绝 的绿色。
 
  王逸十分喜欢看『贝爷』这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对于丛林生存有些了 解,加上他现在体格远超从前,所以他有信心,在这片人迹罕至的密林中,活下 去。
 
  开始的时候,王逸对于标枪的投掷,缺乏练习,始终掌握不住窍门,看到一 支野鸡和两只野兔,都没能射中,但随着不断的摸索,他也渐渐熟练起来。 
  过了两个多小时,他终于用自制的长矛,射中了一只肥硕的野兔。
 
  王逸将野兔从矛杆上拔下来,那种兴奋劲,比中了彩票还开心。
 
  ……
 
  林边的草地上,胡雅揉着自己的脚踝,昨晚扭了两次脚,如今脚踝肿的和胡 萝卜一样,别说走路,就是动一下都困难。
 
  只是轻轻的揉了揉,她就疼的眼泪在眼眶了打转。
 
  王逸留给她的半袋饼干,一点也不好吃,可她没一会就吃的渣都不剩,喝完 王逸剩下的半瓶水,总算不是太饿了,她四仰八叉的躺在树荫下的草地上,双手 枕在头下,微风拂过光溜溜的身子,感觉十分的舒爽惬意。不一会就闭着眼睛, 打起了瞌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她刚睁开眼,就被 一只大手死死捂住了嘴巴。
 
  「嘘!」
 
  胡雅惊慌失措,但当看到是王逸捂着她嘴后,才渐渐平静下来。
 
  此时,王逸正蹲在她的身边,神色凝重的给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胡雅顺着王逸的目光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树林中,三个身穿军绿色登山服的 人,全神戒备的在林中搜索着。
 
  这三个人手里全都拿着猎枪,目光沉稳冰冷,绝不是普通的歹徒。
 
  如果不是王逸捂着胡雅的嘴,她一定会吓的尖叫起来。
 
  王逸给她做了个不要喊的手势,将东西全部放入背包之中,然后背起胡雅, 悄无声息的钻入了另一侧的密林之中。
 
  起先,王逸说那些人绝不会善罢甘休,胡雅还觉得有些危言耸听,依着她的 意思,是原路返回,在公路边拦一辆车,然后去曲阜或者回昆明。
 
  但现在看来,这件事远比她想的要严重的多。
 
  王逸背着胡雅走了多远,而且走的并不是直线,一会爬山一会下山,左拐右 拐,最后终于在一处岩壁前的山泉旁边停了下来。
 
  「好了,可以说话了,他们短时间应该找不到这里。」王逸放下胡雅说道。 
  山泉旁边是一片七八平米的水塘,看着清凉的泉水,胡雅兴奋的欢呼雀跃道: 「太好了,终于有水了,我身上都痒死了。」
 
  这时,她忽然发现,王逸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胸部看,不禁俏脸一红,怒道: 「看什么呀,流氓。」
 
  王逸却不以为然,伸手将胡雅胸前自己编的胸围,一把扯掉。
 
  「啊!你干什么?」
 
  胡雅吓的忙退后几步,如果不是腿上有伤,她肯定会扭头就跑。
 
  这时,胡雅发觉王逸眼中没有淫邪之意,反而是凝重的目光,不禁疑惑,也 向自己的胸脯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吓的她当即双腿发软,瘫倒在地上。 
  只见她的胸口,全是红色的小疙瘩,密密麻麻。
 
  仔细看去,那些小疙瘩上,全是细小的如同芝麻般大小的红蚂蚁。
 
  「啊,啊,这是什么东西……」
 
  胡雅吓的忙用手去打,却被王逸一把拉住,道:「这是红蚁,体内有一种麻 药,被咬后不会马上感觉到痛。平时不会袭击人的,你一定是吃饼干的时候,有 饼干渣掉到了胸口的树叶上,才引来的。」
 
  王逸说完,将那树叶制成的胸围凑到眼前,果然上面也爬满了细小的红蚂蚁。 
  「这可怎么办……背我去水塘边,我洗洗。」胡雅焦急道。
 
  王逸挠了挠头,回忆道:「我以前在『贝爷』的一期节目看到过,被这种红 蚂蚁咬了不能用水洗,否则会更加红肿麻痒,然后你会忍不住去挠,这种红疙瘩 很容易抓破,在这样湿热的树林中,伤口是很容易发炎化脓。」
 
  胡雅哪懂这些,商业管理和资本运作,服饰搭配,潮流时尚她都是内行,但 说到野外生存她就像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一脸的无知和恐惧。
 
  「那现在怎么办呀?」胡雅带着哭腔问道。
 
  「我印象里有一种植物,可以治疗红蚁的咬伤,我去找找看……」
 
  王逸犹豫道,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那种植物。
 
  这时,王逸看到胡雅腰上的草裙,也伸手拽掉,她的大腿根部和阴毛上,也 都爬满了小红蚂蚁。
 
  「呜呜呜……」
 
  胡雅吓的哭了出来,先前她还用手挡着自己丰满的胸部,有些害羞,但现在 也顾不得那些了,两只手就要去抓大腿根部的三角区域。
 
  「别抓,你现在惊扰它们,反而会让这些蚂蚁胡乱咬,到时就更麻烦了!这 里很安全,那些人一时半会找不到这……你在这待着,什么也别碰。」
 
  王逸说完,转身便钻入了树林之中。
 
  转悠了一个多小时,王逸总算找到了几株印象中的植物,不过他也不敢肯定 这到底是不是。
 
  胡雅此时正坐在泉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光溜溜的身子,一动也不敢动,生怕 再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王逸将采来的植物,靠近胡雅小穴外爬动的红蚂蚁,那些蚂蚁仿佛遇到了克 星,慌不择路的到处乱爬,顺着胡雅光滑的大腿,逃走了。
 
  「看来就是这种植物。」
 
  王逸稍稍安心,将那株植物放进嘴里,细细咬碎。
 
  这植物说不出的苦,王逸咬完感觉整个嘴都麻木了。
 
  「呵呵,是不是很苦?」胡雅见王逸呲牙咧嘴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苦……」
 
  王逸感觉舌头都不听使唤了,含糊道。
 
  将咬碎的植物碎抹,均匀的涂抹在胡雅的乳房和大腿内侧,胡雅这个时候才 感觉到那些小红疙瘩奇痒无比,乳房被刺激的又肿又大,挺翘的像两只刚蒸熟的 大馒头。
 
  「好痒呀,好想去抓……」
 
  胡雅难受的说道。
 
  「别抓,抓破了没有药,会感染的!」王逸严厉的制止道。
 
  胡雅感觉自己在王逸面前,就是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无时无刻不需要被照 顾,看着王逸细心的在帮自己涂抹植物碎抹,她心里一阵暖意。
 
  这时,王逸的目光转到胡雅的阴毛上,说道:「不把这些毛刮了,是没法上 药的……」
 
  胡雅听说王逸要帮她刮阴毛,羞的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能不能不刮?」
 
  胡雅试探的问道。
 
  「你现在感觉不到痒,但等过几个小时,你就会感觉奇痒,到时候再治就麻 烦了。」
 
  王逸说完,也不等胡雅是否同意,从背包中拿出刮胡刀和刮胡液,均匀的涂 抹在胡雅的阴毛上,用刮胡刀小心的开始刮起来。
 
  胡雅阴毛下的小红疙瘩,被刮胡液刺激,开始痒了起来,但她却不敢抓,只 是咬牙忍耐,看着王逸在自己的小穴前面,认真忙活的模样,胡雅羞愧难当,但 又有种异样的兴奋,和说不出的感激。
 
  「他如果不是比自己小七八岁,我可能真的会爱上他的……」
 
  胡雅心里嘀咕着。
 
  王逸帮胡雅刮完阴毛,将咬碎的植物碎抹,均匀的涂抹在她的大腿根部和小 穴周围,这才站起身。
 
  胡雅只见王逸胯下,挺着一杆粗大的肉棒,充血的龟头涨的如同一个小蘑菇, 亮的都能反光。
 
  王逸一边帮胡雅刮阴毛,一边闻着小穴散发出的骚味,还有成熟女人撩人的 汗香,小兄弟不硬才怪呢。
 
  「嘻嘻……」
 
  胡雅轻笑了两声,想到王逸帮自己做了这么多事,如果不是王逸发现的早, 她肯定要被红蚂蚁咬的不轻。
 
  看到王逸如此辛苦,于是伸出小手,握住王逸粗大的肉棒,开始帮他套弄起 来。
 
  「看着姐姐的小穴,是不是又心痒难耐了?」胡雅笑嘻嘻的问道。
 
  「还说呢,你身上有一股骚味,我一闻就兴奋,啊,好爽……好想操你的小 骚逼。」
 
  胡雅笑着伸出小舌头,在王逸胀的发亮的龟头上舔了一会,然后将王逸的大 鸡吧塞进嘴里。
 
  胡雅的口活很好,不像苏继红只会套弄,而是小舌头如同精灵一般,一会在 胀大的龟头上游走,一会又沿着前列腺往下舔,那麻痒的感觉,让王逸舒爽的轻 轻呻吟起来。
 
  舔了十来分钟,王逸实在受不了了,抱住胡雅的小脑袋,大力的抽插起来。 
  胡雅的嘴角,溢出大量唾液和喉咙的粘液,她不以为意,伸出小手,轻轻抚 摸王逸的两个蛋蛋。
 
  那种舒服的感觉,让王逸很快就达到了高潮,掏出大鸡吧连续套弄了几下, 浓烈的精液便喷涌而出,射了胡雅一脸。
 
  胡雅站起身,闻着王逸粗重的男人气息,轻轻抚摸他背上的肌肉,心里有一 种极大的满足感。
 
  王逸歇了一会,从背包里拿出卫生纸,帮胡雅把脸上的精液擦干净,便转身 去将打到的野兔剥皮,然后找来些干树枝,搭了个架子,准备用来靠兔肉。 
  胡雅一边沾着水擦拭身子,一边看王逸在不远处准备晚饭,此时夕阳西下, 天地在太阳的映照下,都仿佛变成了红色。
 
  胡雅心中,感觉无比的平静安详。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