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知子的耻辱假期】(03-05)(完)【作者:狂情

2017-04-25人气:

 字数:115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知子拖着疲惫的身体跌跌撞撞地跑进别墅。刚沖进大门一刹那,知子有如被 毒蛇盯上的青蛙一样的感觉:从大厅屋顶的横樑上垂下一根绳子,下面挂着刚才 被德造抢去的浴巾。那个叫浩二的头目正坐在大厅里面,头上还缠绷带,用阴鸷 的眼光盯着知子。知子尖叫一声转身便跑!……已经无法承受再次的凌辱了那样 的话可能会疯掉。
 
  「都给老子滚出来,捉住她!」
 
  浩二大声怒吼。
 
  男人们一下子从四周涌了出来。乔,德造,胡须政,刚才在林子里参与轮奸 的所有男人都出现了。知子刚到大门口前就被捉了回来。
 
  「夫人这么喜欢光着身子就往外面跑?看起很喜欢暴露哟……」
 
  「嘿嘿嘿,这么漂亮的女人,我们才玩了一轮又怎么会够呢。」
 
  「夫人,我们的浩二大哥还没有疼爱过你呢。」
 
  男人们一边调笑着,扭着知子的双手拖到浩二跟前。
 
  「哦……你,你们,倒底还要把我怎么样?」
 
  知子不光声音颤抖,全身都在抖,不仅仅是因为恐怖,还有腹中粗暴便意, 剧烈腹痛正在折磨着她。
 
  「嘿嘿嘿,要把你怎么样?···伤了我的头,难道夫人不需要付出点代价 给我道歉和补尝补偿吗?」
 
  浩二,阴笑着,取出一束的绳扔给了乔。乔接过后迅速解开来。
 
  看到绳子的一刹那,知子花容失色,想到可能要被绳子捆绑起来的后果,整 个人瞬时被笼罩在极度的恐慌中。
 
  「用,用这个,要……做什么?」
 
  「你他妈的不是很屈强吧,居然敢砸伤了老子的头,完全不是一个温柔的女 人的行为噢。嘿嘿嘿……那就让夫人知道严重后果啦,看老子怎么治你,把你调 教成一个好女人哟。」
 
  「动手吧!先把她好好绑起来!」
 
  「……」
 
  知子已经无法说出话来了,浩二终究的目的就是要狠狠地凌辱知子。浩二是 这帮人的头,比其他的男人来显得更加的暴虐。
 
  「啊……不要绑!……你们已经……侵犯过我了……求求你们……
 
  不要再欺负我啦……「
 
  知子吃力地一边摇着头脸,一边恳求。
 
  但是,乔在看到浩二手势后,一边捋着子绳向知子走了过去。
 
  「啊,不要,哦……不要绑!哦……哎呀!」
 
  无论怎么挣扎也没用,双手被拧在背后。在知子绝望的感觉中,冰冷的绳子 缠在了手腕上,乔狠狠地勒紧了绳子。
 
  「啊,痛,痛啊!」
 
  被粗暴地捆扎,知子身体禁不住向前倾,大声呻吟。
 
  绳子在后面把手腕捆紧后现分别从漂亮的乳房上下缠绕了几圈,原本结实坚 挺的乳房被绳子从上下紧紧地勒着,在绳子的挤压下夸张地更加向前突了出。 
  最后,绳子在背后打了死结后,剩余的一大段被向上抛过天花的横梁慢慢地 收紧。知子就这样被绳子一点点吊起来,直到双脚只能以脚趾尖拈着地的姿势, 在浩二的前面轻轻摇晃着。
 
  「嘿嘿嘿,老大。准备好啦!」
 
  乔对自己捆绑女人的杰作感到很得意。
 
  浩二用充满了欲望的双眼尽情地欣赏眼前的女人赤裸着被吊起来残忍场面, 眼神不断变幻着。
 
  「呵呵呵,夫人名字叫知子是吧,嘿嘿嘿,谁叫你有着这么勾引男人的淫荡 身体呢……特别是你的屁股,呵呵呵,所以就被我看中啦。」
 
  浩二走上前去,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开始抚摩知子的屁股。
 
  「不要……别碰我……哎呀」
 
  知子一边扭动身体一边悽厉地尖叫着。
 
  浩二的手,异常的又湿又热,十分癡迷地在知子结实丰满的屁股上来回把玩。 
  目光完全被女人的屁股吸引了,甚至对其它部位不肖一顾。
 
  「这个屁股长得太完美啦……嘿嘿嘿,这样的好货色好久没有碰到过啦…… 
  呵呵。「
 
  浩二恋恋不舍地来回抚摩知子的丰富的双屁股,自言自语地说。「嘿嘿嘿, 知道吗,我们老大最喜欢玩女人的菊花了,夫人的屁股被佬大看中了,等下你就 会知道什么欲仙欲死啦。」
 
  「没错,只有长着漂亮的屁股的女人佬大才会有性趣和玩她哟。」
 
  德造和乔在一唱一和地说笑。
 
  「奶奶的,还是佬大会玩,女人这个地方一旦被开发就会变得不得了啦…… 
  呵呵呵,你们刚才已经做了灌肠了吧?嘿嘿……「
 
  「呵呵,那个,刚才给她喂了四个……灌肠液啦。」
 
  「嘻嘻嘻,怪不得啦……这里一直在发抖呢。夫人,现在是不是很想去厕所 呢?」
 
  浩二执拗地一边来回抚摩知子的屁股一边心术不良地一边问。
 
  「哦……不要,请不要摸……那里……」
 
  像水蛭一样地吸附在屁股上浩二的手指让知子说不出的厌噁,混身都起了鸡 皮疙瘩,实在难以忍受,只能用断断续续的声音开始恳求。
 
  但是,浩二不旦没有停止。相反变本加厉地突然把手指挤进知子两办股丘的 深涧间向左右两边掰开来。
 
  「啊……不要……那里哦……哦」
 
  知子整个身体在战栗。
 
  浩二脸上完全看不出对女人排泄的地方有一点的厌恶表情。反而十分渴望地 用手指尽量地扩大藏在屁股缝里的裂口。
 
  「嘿嘿嘿,终于可以好好地观赏夫人美丽的屁眼啦。」
 
  浩二的脸几乎要碰到知子的屁股了。
 
  「哎呀!变态!不许。……不能看……那里不能看!……哎呀!」
 
  仿佛感应到浩二的视线象针一样刺紮过来,知子突然激烈地扭动身体,双腿 也在乱踢乱动地挣扎起来。始料不及的激烈反抗,浩二慌忙从后面用手抱紧了知 子的屁股。
 
  「我操,你这匹悍马,已经被兄弟们干过这么多次了,还是这么硬气?。嘿 嘿嘿……看我怎么治你!偏要把大美女知子的屁眼照得更亮一点。」
 
  说着,浩二顺手从饭厅的桌子拿来了一枝蜡烛,这是知子原本为今天晚上与 丈夫浪漫烛光晚餐而准备的,但现在却成为了另外一个男人用来羞辱自己的工具! 
  男人们知道浩二一定是又要玩什么新花样了,满怀兴趣过来围住被全裸吊起 来的知子。
 
  「做什么。……你又要做什么?!……」
 
  知子一脸惊惶地看着浩二的动作。
 
  浩二点燃了蜡烛,对着雪白丰满的双丘突然烤了一下,火焰爬上娇嫩的肌肤。 「啊……噢!……哎啊,疼!···」
 
  随着凄厉的尖的叫声,知子的身体嗖的一下向前弓出去。却因为被绳子吊着 只有脚趾尖刚好够得着地的关系,知子的身体在来回地转动。
 
  「现在还对我说不了吗,夫人?」
 
  浩二再次让蜡烛的火焰舔舐在了知子的股丘上。
 
  「啊!啊!……哎呀……」
 
  知子的身体再次向前反弓起。拚命扭动身体想要避开火焰的烧灼。
 
  「嘿嘿嘿,这么漂亮的屁股,再烤下去的话要变烧肉啦。」
 
  「哎!哎!……不要,受不了啦……」
 
  「受不了吧,嘿嘿嘿,那么夫人就乖乖地求我们看你屁眼吧。要大声说:请 大家好好观赏知子的屁眼吧……」
 
  浩二边嘲笑边说。知子只是不断地发出凄惨尖叫。每一次被火焰烤灼的时候, 拚命向前反弓起腰,尽量把下体向前拱起,试图让屁股尽可能离开火焰远一点。 
  不过,在她的前面,却蹲着一班面目可憎的男人,这样的动作等于主动把女 人神秘下体挺到他们的眼前。
 
  「嘿嘿嘿,夫人真是够倔强啊。只是,再这样拖下去的话,灌肠的效力很快 就要出来了,变得忍不住需要上厕所了吧。」
 
  「哦……啊……」
 
  正如浩二说的那样。在每次被火焰烤灼,腹部向前弓起时,痛苦的便意便会 袭来。知子惊慌地勒紧了肛门。身体内部一阵一阵打着寒颤,腰腹卑鄙地向前弯 曲。
 
  浩二又一次让火焰灸在了屁股肉上。
 
  「噢,哎呀···」
 
  「让人看到屁眼好象难为情啊,夫人。宁愿承受这样的痛苦也不愿意吗?」 
  浩二一边嘲笑,一边又一次用火焰舔上了知子的屁股。
 
  其实,现在知子已经被吊住了,浩二完全可以不顾她意愿想怎么玩都可以。 
  但有着异常的偏执性格浩二却偏偏与知子的倔强较上劲了,为了狠狠地羞辱 知子,让她亲口说出代表屈服的话。
 
  「真是倔强的女人啊。嘿嘿嘿,那就慢慢玩吧,我有很多的玩法最终会让你 服软的。」
 
  浩二很兴奋地望着知子痛苦哭泣的脸,蜡烛的火焰再向屁股靠了过去。 
  「啊!……啊……啊!……」
 
  痛苦不甚的知子突然不停顿地发出长长带着恐惧的尖叫惨声,作出最后的抵 抗。
 
  「操!真是不一般坚强的女人哟,嘿嘿嘿,越是这样,玩起乐趣越大啊。」 
  浩二终于有点恼火地扔掉了蜡烛,一边苦笑着一边又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知子始终没有屈服,如他所愿地说出那些让所有女人都难以启齿的话。 
  「他妈的,都变成这样了,还是嘴硬。老子一定要让你哭喊着恳求我玩你的 屁眼!……嘿嘿嘿,德造,是时候要出皇牌啦。」
 
  浩二向着德造一边眨了眨眼,打了个眼色,一边阴森森地笑着说。「夫人, 还是乖乖地按老大哥意思说吧。否则。……嘿嘿嘿……反正,迟早你都要献上屁 眼被老大玩哟。」
 
  德造一边说一边掉头向大厅外面走出去。
 
  知子倔强地转过脸,愤怒地注视着正在离开的德造。只是腹部突然一阵强烈 的绞痛,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头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脸色变得惨白。
 
  「啧啧啧,脸色很难看哟,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这里能忍多久。如果早点让我 看姐姐你的屁眼的话,就可以早点让你去厕所啦。」
 
  浩二边说着边又湿以烫的手掌不断在知子的双臀上抚弄边说。「不要!…… 
  另碰我!你这个···禽兽!「
 
  「说我是禽兽吗?,哦哦哦……那么现在你要哭着恳求那个禽兽看你的屁眼 啦。」
 
  听到浩二这样说,联想起刚才他对德造讲提到的所谓的王牌不知道是什么意 思,知子越发害怕起来了。
 
  很快德造回来了,知子在看到德造一刹那淒厉地尖叫了起来:「由香!由香!」 
  一股血气沖上了喉咙,象是要吐血一样的感觉,连声音都变调了。
 
  女儿由香被德造抱着,正在专心地玩着德造的墨镜,浑然不知自己美丽的母 亲被男人们赤身裸体地吊挂在横樑下的凄惨处景。
 
  「由香是孩子!……请不要伤害孩子!求求你们!……」
 
  「嘿嘿嘿,那就看夫人的啦,如果再忸忸怩怩的话···德造,告诉她会发 生什么事。」
 
  德造狞笑着拿出一把弹簧小刀。刷的一下弹出刀刃在由香的脸上轻轻地滑过。 「啊……住手!……停止!」
 
  知子,大声疾呼。
 
  「求求你们,住手···不要伤害孩子!住手!」
 
  知子艰难地扭动着被捆绑的身体,拚命恳求。
 
  「夫人,知道怎么做了吧。再不顺从的说话,刀子真的会切了这个小家伙啦。」 
  「哎呀,不,不要!由香,请不要伤害由香!」
 
  「那么你现在就求我随便观赏知子的屁眼吧,嘿嘿嘿。」
 
  浩二得意地笑说。鬍鬚政靠到知子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话。知子听完后马 上变得的脸红耳赤。
 
  「啊……不!不要让我说。……这么噁心的话!···」
 
  「还不想说吗?德造已经等不及要动刀啦,嘿嘿嘿,想先割掉一只耳吗?」 
  鬍鬚政捏住由香的耳朵叫喊着。
 
  「不!别动手,等下···等等,我说!……我说啦···!」
 
  知子大声疾呼,美丽的脸向后仰起,终于认命地张开嘴唇。
 
  「浩二先生···我很抱歉……打伤了你的头,所以……那个……作为道歉 ……我愿意让你观赏知子···知子的屁股···」
 
  「什么屁股啊,要说屁眼!」
 
  鬍鬚政揪着知子的头发说。「是……请随便看知子的屁眼……并且……」 
  知子实在说不下去了,接下来要说的话是任何女人都难以说得出口的。可是, 为了保护孩子,知子已经没得选择了。
 
  「可以……玩···屁眼……请随意……玩弄……我的屁眼……」
 
  知子艰难地说完就激烈哭泣起来。
 
  听到知子终於屈服,浩二乐了。
 
  「嘻嘻嘻···终於恳求我玩你的屁眼了吗,夫人?呵呵呵,早说嘛,那么 我就不客气啦!」
 
  浩二附下身去。双手十个手指抓住知子象剥了壳的熟鸡蛋一样白嫩的双丘, 用力左右掰开,看到露出的肛门微微张开了象樱桃小嘴一样可爱的口子。 
  「不要!……哦……哎呀……!」
 
  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对待过,知子下意识地呻吟着扭动身体。「好象还有些不 心甘情愿吗?那样的话小家伙可要受罪囖……」
 
  「啊……不要……对……对不起……不要伤害孩子!」
 
  一提到小孩子,知子马上不敢动了。
 
  「呵呵呵,这就对啦,就这样身体不许动,夫人。」
 
  浩二终于如愿地尽情观赏知子的屁眼了。
 
  也许是因为要拼命忍耐粗暴的便意关系,紧紧缩紧的肛门随着呼吸节凑微微 颤抖着。这种妖艳的景象把浩二个对女人的肛门癡迷的变态的魂都勾出来了。 
  「啊……为什么。……要这样看……那个的地方……变态啊……」
 
  「还不光是要看,还要好好玩弄里面呵……」
 
  浩二突然用指尖捅了一下知子的肛门。肛门被挤开的触觉令鸡皮疙瘩都耸起 来了,知子身体禁不住在发抖。
 
  「啊,啊……哎呀,不要这样!……哎呀」
 
  知子忍受不住哭泣起来。只是,因为害怕对由香不利,知子却不敢有大动作 的抵抗反应。
 
  「这个屁眼真是太漂亮啦……啧啧啧。……这么的紧,把手指夹得感太舒服 啦……」
 
  浩二执拗地将手指捅进半个指节。手指简直象被知子的肛门吮住一样,然后 手指停留在里面慢慢体会着。
 
  「啊,不行……啊……不……」
 
  肛门在这样的刺激下,便意更加剧烈了。腹部象是要从中裂开的痛苦。浩二 手指感觉到了肛门在痉挛后,却变本加厉地旋转着手指探得更深。
 
  「哦……哦……停下,浩二先生……求求你,我忍不住……」
 
  「什么忍不住啦,夫人?」
 
  「……」
 
  不能再说了,如果让他知道是想要去厕所的话,肯定会做出更加令人更加难 甚的动作来。
 
  浩二其实已经知道知子的便意已经几乎到了忍耐的极限了,笑着抽出手指后 却从口袋取出了一根玻璃棒。这是他专门随身携带着时刻准备用来玩弄女人肛门 的工具。
 
  「哎呀……干什么。……不要……哎呀……」
 
  肛门棒一点一点地旋转着挤入,马上变得不得了啦,知子大声号哭起来。 
  「啊……是什么。……不要……插进来……不要啊!……」
 
  从未开发过的肛门第一次被坚硬的异物慢慢贯穿,耻辱,恐惧,和痛苦,让 知子忍不住激烈摇晃着身体。但是,无论怎么反抗玻璃棒还是一点点地越插越深。 
  「看来夫人又不乖啦……」
 
  侨一边望着知子被玻璃棒慢慢插入的情形,一边用绳子在她的左腿膝部缠上 然后开始用力拉紧绕过顶上横樑另一端绳头。知子左脚慢慢被拉起吊到空中。大 腿被迫张开,让浩二的操作变得容易了。
 
  「哦……痛……痛……你们是畜生!……」
 
  知子全身都在发抖,大声哭喊着,美丽的秀发随着不断摇动的头而甩动。 
  「嘿嘿嘿,好象感觉很刺激的样子哟,夫人?」
 
  浩二一边转动玻璃棒一边继续捅进,知子整个身体好象已经被这根玻璃棒操 纵了一样。
 
  「哦……哎呀……不要……快停手……不能再进啦……」
 
  已经顾不上孩子的事了,知子疯了一样大声疾呼。
 
  「停手!……不行啊!……我受不了!……」
 
  「嘿嘿嘿,刚开始难受,等到这里变得柔软了,夫人就会变得好享受啦。」 
  知子现在还未完全了解浩二对女人肛门的癡迷到了怎么样的变态程度,现在 所做的还仅仅是开始!——-而浩二最终的目标是要性侵犯肛门,也是通常所说 的肛交!浩二已经完全沉溺在这种变态的欲望之中。
 
  「唔,看来差不多了……侨,把灌肠器拿过来!」
 
 浩二在用玻璃棒对着知子的肛门尽情地玩弄一翻后满足地向侨做出了进一步 
  的示意。
 
  侨马上把一个吸满了甘油液的灌肠器递了过来,这是一个200CC容量的 玻璃制灌肠器!知子一看到这个可怕的东西时吓得脸色都变青了,全身因恐惧而 发抖。本来身体已经被快要爆发的便意折磨得发疯了,可是,现在他们还要接着 给自己更多的灌肠,来个雪上加霜吗!
 
  「哎呀!···不!不要!……不要做……这种事!……」
 
  「呵呵呵,从昨天第一眼看到夫人就忍不住想要给你灌肠啦,所以这是专门 为夫人准备了好的东西……嘿嘿嘿……要把屁眼弄得更加柔软,灌肠是必需的。」 
  「连接大便的盆子也是专门夫人新买的,够体贴了吧,哈哈哈。」
 
  利用灌肠方法来玩弄女人?···这个浩二的变态欲望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知子拚命地踢动着绳子吊起的左脚。
 
  「现在,开始灌肠啦,夫人……」
 
  浩二突然快速拔出了玻璃棒。
 
  「啊!啊!哎呀···」
 
  玻璃棒被拔出的一刹那,粗暴的便意好象要跟随着沖出去了,知子已经感觉 到了肛门在不断痉挛中张开了。但就在这一刻,浩二迅速把灌肠器的嘴管插了进 来。
 
  「啊……啊呀……」
 
  身体的痛苦加上极度的羞耻,知子近似疯狂地惨叫,号泣。
 
  咕兹,咕兹……
 
  「啊!……哎呀……不要放入……」
 
  随着甘油液不断注入,知子像孩子一样放声淘淘大哭。
 
  「嘿嘿嘿,被灌肠的心情怎么样啦,夫人?从现在开始每天都可以享受呵… …
 
  嘿嘿嘿……不用害怕,只是帮你把肚子里的脏东西全部拉出啦。「
 
  「哎呀……变态!……你们全都是……禽兽!」
 
  甘油液不断地注入身体,知子感觉眼前一阵发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绝 望地向的地狱底部坠下。
 
                (四)
 
  先用手指玩弄过了,接着是用玻璃棒也尽情地玩弄过从未被开发过的肛门, 然后作了大齐量的灌肠,最后让美人当着所有男人的面前排泄出来。
 
  虽然浩二还没有实施最终的肛交目的,但还是过足了变态淫欲瘾关,所以他 现在并不着急。
 
  对这个漂亮又屈强的女人,慢慢一点一点地羞辱才更加有乐趣。
 
  知子现在暂时得到解脱,但是却被迫穿上一条超短裙和一件白色的衬衫。当 然,除此之外,里面却是完全真空的。
 
  「夫人,你老公今天晚上要来是吧,那就要给那个家伙一个特别惊喜哟。哦 哦哦。。。我们要准备给你老公准备一个盛大派对啦。」
 
  浩二拖着知子边说着边走向停在别墅门口他的七百五十CC的摩托车。 
  「不!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是不能 让老公知道。。。做完请你们走吧!。。。求求你啦!」 知子哭着说。从被轮 奸开始,然后又被灌肠,最后连讨厌的排泄都被男人们看着,已经被折磨得精疲 力尽的知子,本来已经死心认命了,心里只是悲哀地希望噩梦尽快结束。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搞到夫人这样漂亮的女人,那会这么快就离开呢。 
  就是因为你老公要来了,所以今晚的派对一定更刺激啦。。。哈哈哈。。。 
  今晚会在你老公面前好好疼爱他的妻子哟。「
 
  听到浩二的话,知子象被电击中一样颤惊了!
 
  这班禽兽不如坏蛋居然是打算要在丈夫面前来侮辱自己!。。。知子觉得眼 前一阵发黑,快要昏过去了。
 
  「不要!。。。请不要做那种残忍的事!。。。拜托,不要这样做!」 
  「有些东西需要带夫人去选。所以,现在跟我们就一起去出去,买些今晚聚 会用的工具罢。」
 
  他们还打算要买的肯定不会是好东西!知子一边哭泣着被浩二抓住手腕拖着 向前走去。
 
  「坐到后面位置上去吧!夫人。」
 
  当第一眼看到摩托车的后座时,知子发出了尖锐哀鸣声。
 
  这辆摩托车的后座上,突兀地竖立安装了一大一小两个象男人阴茎形状的凸 起物,看到那两个东西的丑陋形状,知子不用想就明白它们的用处了!
 
  「天啊!连坐在车子上。。。也要被这样。。。」
 
  知子挣扎着扭动身体企图往后退,但是立即被男人们摁住了,不由分说地直 接抬起来,强行分开两脚往摩托车后坐上放。
 
  「啊。。。不要。。。不行。。。哎呀!」
 
  「嘿嘿嘿,乘乘。。。要让这两根东西插进去哟。向右边移一点。……过了。。。
 
  再往左一点点。……对准啦。。。就那样坐下去吧「
 
  「屁股也要对准。好···就那样···」
 
  大小的突起物,正好顶正了知子前后两个肉穴。男人们慢慢松手后,知子的 身体慢慢向下坠···。
 
  「啊。。。啊。。。这样。。。太过分。。。太残忍啦。。。」
 
 两根坚硬的东西正一点一点地闯入身体触觉让知子心里变得绝望——-被两 
 根丑陋的突起物贯穿身体的前后私处的感觉仿佛是被两根长钉钉在坐位上一 
  样,知子甚连任何的反抗动作也做不出来。
 
  和浩二一起出门的只有侨和胡髯政两人。其它的男人都留在了别墅。
 
  「夫人,不要忘记小家伙还在我们的手中里哟,千万别做愚蠢的事,否则的 话这刀子就会不留情啦。无论佬大说什么都要按命令去做!」
 
  还抱着由香的德造在告别浩二时还不忘记对知子威胁一翻,以打消她任何反 抗的念头。两摩托车一左一右把在浩二的车夹在中间一齐发动起来。知子害怕地 紧紧抱住浩二。
 
  三辆摩托车在夕阳西斜的高原上飞驰而去。。。
 
  才跑了不到五分钟:「啊。。。哎。。。不行啦。。。快停下。。。!」 
  知子发出哭泣般的声音喊叫起来。
 
  「嘿嘿嘿。。。怎么啦。。。夫人。。。」
 
  「啊···啊。。。」
 
  「呵呵呵。。。感觉很棒是不是。凡是坐在我的摩托车上女人都会这样尖叫 起来哟。心情是不是很舒畅,夫人?」
 
  浩二回过头说。浩二心知肚明,摩托车的振动正在透过两根突起假阴茎折磨 知子身体前后两处最娇嫩的地方。
 
  把搞到的女人放到摩托车后坐,安装在上面的两根阳具振动起来的折磨比起 让男人轮奸更加激烈,这是浩二他们发明的一种折腾女人的方法。
 
  「拜託了,停车。。。这样。。。我很难受。。。啊。。。」
 
  「嘿嘿嘿,好好抱紧我,我会让你体体更加刺激啦!」
 
  浩二突然扭转车头,摩托车离开平坦的路面象是越野赛一样专选择凹凸不平 的地方跑起来。
 
  「啊。。。哎呀。。。不。。。疼。。。」
 
  知子这下可不得了啦。随着摩托车每一次颠簸,两根阳具都会狠狠地撞击在 女人身体的花芯,疼痛的同时又在不知不觉身体深处慢慢被一股热流侵蚀——- 这就是悲哀的女性生理反应!
 
  甚至连因为肛门被插入异特这样的厌噁感都被掩盖掉了,知子情不自禁从后 面紧紧抱住浩二,紧锁双眉强忍着,从紧闭的嘴唇间不时发出象是很难受一样的 呻吟声。
 
  终於,总算挨到了浩二要去的目的地——-温泉町了。
 
  知子难受地张开嘴唇倒抽一口气,一边痛苦地扭动身体,终于还是忍不住轻 声哭泣起来。
 
  摩托车在位处温泉町的一条偏僻的小道傍一间写着「成年人用品店」在房屋 面前停下来。
 
  浩二拉住知子的手强行拖着她进到店里。
 
  「哟,浩二先生,好久不见!」
 
  店老闆见到浩二熟落地打招呼的同时也注意到了被强拉进来的知子。
 
  「哗,好漂亮的女人,嘿嘿嘿,浩二先生还是这么利害。。。连这样的美人 也能搞到手。」
 
  「嘿嘿嘿,她叫知子,是我刚搞上手的女人。现在想要找一些让知子喜欢的 东西。」
 
  浩二一边说一边用手托起从进门起就一真悲哀地垂着头的知子的脸。知子本 来已经象是认命一样死心塌地顺从了,只是当听到浩二居然打算买这些淫乱工具 来用在她身体上的时候,膝头开始发抖震动起。但是因为由香在他们的手里做人 质却不敢有逃跑的念头。「呵呵,因为是浩二先生想要。。。所以一定是这些用 来玩弄女人屁股的玩具罗,」
 
  店老闆开始陆续取出几个淫具一列摆开。知子一看到这些东西,惊慌地向外 边打算逃跑,却被一直拉着知手的浩二用力拉了回来。
 
  「老实配合,如果再这样的话,要想想你的小孩子会有什么后果,夫人」 
  浩二用狠毒声音威胁着说。「看看这个怎么样。是用来放入夫人的屁眼的, 叫肛门扩张灌肠器,你看这个喷嘴,当推进这个橡胶泵时,喷嘴周围的气球就会 鼓起来把夫人的屁股眼涨得更开,哦哦哦。。。这样就不用担心灌肠液露出来啦, 并且屁眼也能拓宽。。。这是目前最畅销商品」
 
  店主一边动手演示这个淫具,一边用猥琐下流的声音解说。真生简直无法相 信自己的眼睛。。。世界上竟然有这种带给女人无限耻辱的可怕淫具。
 
  「啊,不。。。我不要。。。」
 
  真生的脸色苍白,身体瞬间感觉象被火烧着一样的恐怖。(如果。。。如果 被那个东西用在身上。。。但是,浩二一定会乐意这样做的。。。)
 
  「这个设计太棒啦,是不是啊,知子?试过用这个东西灌肠后知子肯定会一 辈子都忘不了哟。准备好要迎入这个傢伙了吗?」
 
  浩二心术不良地一边来回抚摩知子的屁股一边说。除了这个肛门扩张灌肠器 外,浩二还要了阴道扩张器,肛门振动器,放尿导管,和电动小跳弹等一大堆淫 具。
 
  「哦哦哦,最后还有个好东西,这个东西一定会是浩二先生你最中意了,这 是本店的秘藏品哟。」
 
  店老闆最后取出了塑料制的透明的淫具。附有象鹈鹕的嘴一样的和钳子相似 的东西。
 
  「这个是。。。嘿嘿。。。叫肛门扩张器。用来把夫人的屁眼张开窥视里面 的。因为是用透明材料做的,所以能清清楚楚看到里面情形,并且还能这样改变 打开的角度啦。」
 
  店老闆一边盯着知子的脸上的反应,一边用可憎的声音说。「这个东西怎么 样,知子?想要这个东西张开你的屁眼吧?。。。嘿嘿嘿。。。就算你最讨厌我 也中意啦。。。先用刚才的东西灌一次肠,然后再使用这个东西。。。今夜快要 成为最快乐的聚会了!」
 
  知子身体忍不住开始微微地发抖动。被用那个难以置信的淫秽工具灌肠,然 后再把肛门张开。……并且要在自己丈夫前面做这些事,浩二这个禽兽是真的会 做得出来的!想到这里,知子心脏变得冰凉,全身的血冻住了。
 
  「灌肠,我给好多女人都做过了。不过,肛门扩张还是第一次啦。想来一定 让人兴奋刺激啊,哦哦哦。。。对啦,趁现在有时间,不如麻烦老闆用知子身体 亲手给我示范一下好吗」
 
  「啊!。。。不要。。。拜託。那样的厉害事不做!」
 
  知子搂住浩胳膊拚命恳求,知子想到如果真被那个噁心的东西撑开肛门的难 受和耻辱的情形就。。。但是,店老闆却很快点头答应了。
 
  「嘿嘿嘿,这个没什么麻烦的。正好有几个同样喜好的人也在我这里,可不 可以让他们一齐观看,浩二先生?」
 
  看到浩二拿出了一叠钞票。
 
  「啊,不,浩二先生,不要!」
 
  尽管知子望着浩二不断地摇头反对,然而浩二还是对店老闆点头示意。知子 悲哀地叫喊挣扎想要脱逃,被守在傍边侨和鬍鬚政很快被捉住了。
 
  「想要逃到大街上吗?死了这个心吧,夫人!」
 
  知子被拖进了商店里面的一间密室里。
 
  房间里果然有五个中年男人。看到被拖扯进来的知子后马上会意地把知子团 团围住。
 
  「哦哦哦,现在就试下用这个肛门扩张器来打开夫人的肛门吧。好啦,过来 这里吧。。。夫人」
 
  店老闆的话刚说完,男人们就发出怪声向知子猛扑了过去。在混乱中一边趁 机抚摸玩弄知子的丰满的身体,一边很有默契地把知子翻转成俯卧的姿态,手足 成大字打开摁住。并且,在腹部下面塞进了一个枕头。知子的屁股被顶得向上突 起来。
 
  「哦,哎呀。。。求命啊……」
 
  知子仰起头悲哀地尖叫,但是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人回应她。
 
  「嗬嗬,这个屁股真是很漂亮啊。肛门也极好。。。哦哦哦,难怪浩二先生 这么着迷啦。」
 
  店老闆一边仔细往肛门里面看一边在说。「在使用扩张器之前要不要为夫人 灌肠呢?」
 
  「嘿嘿嘿,刚才来这里之前做过啦。今夜还要做一次灌肠,所以现在就算了。」 
  「这样啊,那就太遗憾啦。。。好吧,那就直接扩张这里吧!」
 
  店老闆用指尖挖一些润滑脂,先是搽抺知子的肛门周围,然后手指熟练地在 肛门的里里外外捅进抽出。
 
  「哎呀。。。那里。……不要碰那里。……哎呀」
 
  「哦哦哦,根据这个手感,浩二先生一定还没有真正用过这里面吧?」 
  真不愧是淫具店的老闆。很容易就看穿了浩二还没有真正侵犯过知子的肛门 这样的事实。
 
  「嘿嘿嘿,这是特意留到今晚聚会的高潮才用的。」
 
  「原来这样?真是令人羨慕啊!」
 
  店老闆的手指已经插到肛门的深处,被知子紧张地收缩着肛门的肌肉紧紧包 裹着。
 
  「夫人的屁眼夹得很紧哟。。。嘿嘿嘿。。。即使收缩得再紧,也会被我狠 狠撬开哟。」
 
  「啊。。。不。。。可怕。。。可怕!」
 
  店老闆拿起了肛门扩张器,知子全身的神经全部都紧张地聚焦在肛门的这一 个点上来。
 
  「来吧,夫人。。。屁股要放松点。……张口慢慢地深呼吸!」
 
  一边说着,店老闆小心奕奕地把肛门扩张器探入肛门。「啊!。。。」 
  知子大声疾呼,全身的肌肉在痉挛,仿佛血液都在逆流。
 
  肛门扩张器的前端,慢慢地在知子的肛门口陷进去。这是到目前为止,浩二 从未看到过的妖艳景象,看得浩二如癡如醉。
 
  肛门扩张器象鹈鹕口前端部分已经完全陷进肛门里了。
 
  「不。。。不要,不行。。。快取出来!」
 
  「夫人,现在要拓宽屁眼了。。。呵呵呵。。。」
 
  店老闆一边兴奋地说着,一边转动肛门扩张器后端的螺钮,慢慢地鹈鹕的口 部开始分开。知子的肛门被慢慢地撑开来。
 
  「啊。。。哎,停止。。。哎呀!」
 
  被摁住脸朝下俯卧着的身体,拈直的脚趾开始不断痉挛。尽管如此,肛门扩 张器继续在无情地一点点把知子的肛门撑开。「可以看见里面啦!」
 
  浩二一边仔细地观察逐显露的神秘的体内,一边叫喊了起来。
 
  知子现在只能张开嘴唇,一边大口呼吸一边激烈地哭泣着,边话都说不出来 了。只有弯曲的脚趾和紧握的双拳,表现出知子的痛苦程度。
 
  浩二很快接手开始操纵肛门扩张器。刚才还在看的时候,已经忍耐不住了。 
  「慢点,慢慢地转动螺旋钮就它就会张开不会合上的。。。看我的!」 
  浩二在店主的指点下终于把知子的肛门张开到极限。
 
  「嘿嘿嘿,夫人的屁眼全张开啦,里面全都暴露了哟···」
 
  浩二贪婪盯着知子被扩张开的肛门。由于肛门扩张器是用透明塑料做的,可 以非常清楚地看到里面鲜红的嫩肉。
 
  男人们开始用充血的眼睛轮流凑过去,近距离地观看。知子现在只能张大口 发出痛苦呻吟声,无法动弹的身体渗出了又滑又粘的闪亮汗珠。
 
  「夫人的屁眼里面真是太美妙。。。哦哦哦。。。今晚一定要在你先生面前 打开让他也好好看一次啦。」
 
  对于浩二在说些什么说,知子现在已经完全听不清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