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浪侠杜洛传奇之海岛激情】(13)【作者:Fi

2017-04-25人气:

 字数:669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3回:离别前四人狂欢
 
  杜洛正在舒舒服服的躺在沙滩椅上。
 
  他手上握着一杯冰冻啤酒,大腿上有一部iPad,除此之外,他头上还有 一把巨型的太阳伞为他遮住炎日。
 
  他此时可以说是身无寸缕,除了那部iPad之外就别无他物了,真的是全 神投入当地的热带风情之中。
 
  他并非在用iPad看什么视频,而是在看最新的新闻。
 
  以下这个新闻标题深深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某国首相因贪污腐败下台- 经过多日深居简出,该国首相终于宣佈下台。他和另外三个刚下台的高官同时也 面对近乎五十个不同的指控,都是与他们在位时贪污枉法有关。」
 
  看到这里,杜洛喝了一口啤酒,同时喃喃自语,「恶有恶报……」
 
  他继续看下去,「原本该国首相坚决不承认自己犯法,直到一个星期前,一 个不雅视频被人贴在网络上才无可奈何的承认自己与那三个高官是同谋。」 
  在这一段下面是一个视频,内容就是那天晚上四个贪官在智雅家里举办的群 交游戏了。
 
  当然五个男女主角的重要部位都被打了马赛克,但那四个贪官依然是丑态百 出。
 
  「总算是结束了。他们后续只会忙着为自己脱罪,如何减刑,不会有空闲去 找智雅麻烦了。」
 
  读到这里,一抹微笑在杜洛脸上闪过。
 
  那天伊娃被智雅乱枪打死后,杜洛就威逼那银发男子联系真正的银狐。 
  银狐这人也挺爽快,马上亲自出马,在短短十多分钟后就赶到那个仓库,把 杜洛四人带走。
 
  他做事神速,替杜洛包扎了伤口后就回到智雅家里,找了二十多分钟后终于 找到了那部手机。
 
  那些贪官的政敌大喜过望,在当天晚上就把视频放在网上。
 
  该国人民对首相的信任因此彻底崩溃了,每个人都异口同声要求首相立刻下 台,还有些人走到街上示威游行。
 
  一个原本是万人敬仰的首相一夜之间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到了今天,首相终于黯然下台,同时还要面对无数个控告,看来免不了沦为 监下囚。
 
  银狐这人挺讲义气,不仅仅和杜洛喝杯茶吃个包抽根烟吃碗麵,还安排他们 四人入住他名下一栋海边别墅。
 
  此时杜洛就是在别墅前面的沙滩上享受着槟城的灿烂阳光与一望无际的大海。 
  「猜猜我是谁?」
 
  突然之间有人从杜洛身后伸手遮住他双眼。
 
  「猜中了有什么奖品?」
 
  杜洛不慌不忙的问。
 
  「哼,坏大叔!你想要什么奖品呢?」
 
  他身后那人反问。
 
  杜洛呵呵一笑,「猜中了你就乖乖的为我口交,好不好?」
 
  「坏大叔!你真的是个很坏很坏的坏大叔!」
 
  那人不停的娇嗔着,娇憨的声音使杜洛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有点心痒难耐了。 
  「你就是比蜜糖还要甜的蜜雪儿!」
 
  杜洛这浪子再也忍不住了,话一说完就伸手把那小妖精拉到怀里,二话不说 就低头吻下去。
 
  他们两人这一吻就吻到天昏地暗,直到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才分开。
 
  他们两人在沙滩椅上缠绵,动作不免大了点,杜洛大腿上的iPad也因此 掉到地上了。
 
  蜜雪儿伸手想要把iPad捡起来,但却被杜洛一手抓住她玉手,「掉了就 让它掉呗!」
 
  蜜雪儿穿的比杜洛多了,但也只是一套布料非常少的三点式比基尼泳衣,泳 衣上半截仅仅包住她乳头,而下半截也只是把她的三角地带遮住而已,根本就遮 不了她结实性感的臀部。
 
  老实话,她这样穿真的比全裸更加诱人。
 
  遮遮掩掩永远都比直截了当的赤裸裸来得动人,你看得越少就想要看得越多, 男人一般都有一个通病,杜洛这浪子当然也不例外。
 
  蜜雪儿乳房离他只有几釐米,他还隐隐约约看见那小妖精硬起来了的乳头的 轮廓,叫他哪能忍得住?一抓住蜜雪儿玉手就把它放在自己大屌上,同时他的一 双魔手伸入了蜜雪儿上半截泳衣里面,不停的搓揉捏她乳房,真的是令他大过手 瘾。
 
  蜜雪儿并非首次与杜洛交欢了,玉手一抓住大屌就以熟练的手势使那巨龙复 活了。
 
  她可以感觉到那巨物在自己手里膨胀膨胀再膨胀,不禁暗自心喜。
 
  话虽如此,她还是故意在杜洛面前嘟起嘴,装作不高兴的说,「大叔你不守 信用!」
 
  杜洛呵呵一笑,「怎么会呢?」
 
  蜜雪儿嘟嘴卖萌的说,「你刚才明明说猜中了就要我替你口交,可是你现在 却逼我为你手交!不守信用的人!」
 
  杜洛一听大乐,马上不停的点头,「你说的对,我应该要守信用。」
 
  他一说完就把蜜雪儿头部往下按,那小美女也顺从的低下头把他龟头吞噬了。 
  杜洛之前已经领教过蜜雪儿的口技,如今再次被她吞噬,畅快的感觉依然汹 涌而来。
 
  既然已经开战了,杜洛也不客气了,快速的上下其手,把蜜雪儿的比基尼解 下。
 
  由于他们身处于私人沙滩,所以杜洛一点也不担心会春光乍泄,被闲杂人等 看见这香艳的一幕。
 
  杜洛把那套布料少得可怜的比基尼脱下后就把它扔到远处,再把蜜雪儿拉起 来放在沙滩椅上,而他自己就站在前面尽情欣赏蜜雪儿青春的胴体。
 
  在阳光下,按理说他应该能够在蜜雪儿身上找到一些小瑕疵。
 
  可是,没有。
 
  她的乳头是如此的鲜艳,皮肤是如此的光滑,双腿之间的三角地带是如此的 引人入胜,他根本就没有找到任何可以挑剔之处。
 
  这个发现使他疯狂了,开始把蜜雪儿双腿掰开,准备进驻这个欢乐泉源了。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在两人身前不远处的碧蓝大海冒出了两个人。
 
  那两人一看见杜洛与蜜雪儿正在亲热就大声笑着说,「坏大叔!你又再背着 我们偷偷做坏事啦?」
 
  杜洛不需要回头也晓得身后那两人就是一早起来就去晨泳的智雅与泰勒。 
  他不理睬她们两人,继续摆好姿势,虎腰一沉,大屌已经登堂入室,插入蜜 雪儿体内了。
 
  蜜雪儿一被插入就扭动着娇躯,同时还发出了一连串醉人的呻吟。
 
  她的反应无疑是火上浇油,使杜洛更是疯狂了,乾脆把她一双玉腿抬起来, 放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就大开大合的抽插着她。
 
  那张可怜的沙滩椅突然之间要承受他们两个人的体重,不禁发出了一阵阵抗 议声,可惜抗议无效,杜洛根本就是充耳不闻,反而把力度加大了。
 
  此时智雅与泰勒两人已经从海上走到杜洛他们身边,一左一右的站在他们侧 边,以观赏的姿态看着他们俩做爱。
 
  以杜洛与她们的交情当然不介意她们旁观,可惜她们并不仅仅只是袖手旁观 而已,还你一言我一句的在一边指指点点。
 
  智雅:「大叔,你的冲劲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好了!你看,我们的蜜雪儿被你 屌了好一会了,竟然还没高潮!」
 
  泰勒:「我也有同感。大叔啊,你是不是伤势还没完全复原啊?怎么会大失 水准呢?」
 
  她们也不只是批评而已,还动手动脚的,智雅一只手轻抚蜜雪儿俏脸,另一 只手就比较不正经了,竟然捏着蜜雪儿乳头,而泰勒就趴在杜洛虎背上,把乳房 紧贴在他身上。
 
  她们两人刚才是裸泳,泰勒的娇躯是一丝不挂的,湿淋淋的肌肤贴在杜洛背 上,更是带给杜洛一种异样的感觉。
 
  再说泰勒还动了起来,不停的用自己已经竖起来的乳头摩擦着杜洛,使他不 由热情激荡。
 
  杜洛不由发出了狮子吼,「你们两个不要一直骚扰我们嘛!信不信待会我好 好的收拾你们?」
 
  他不说话犹自可,这样一说后智雅两人立刻哼了一声,「谁怕谁啊?你这个 坏大叔竟然敢威胁我们两姐妹?杀无赦!」
 
  她们两人齐心合力,原本是在逗弄蜜雪儿的智雅也改变目标,与泰勒一起袭 击杜洛,两个人四只手再加上两条舌头,纷纷落在杜洛身上。
 
  她们的攻势可以说是无所不至,杜洛的腋下被智雅舌头佔领了,而她一只手 在揩着杜洛右乳,另一只手就捏着他左乳。
 
  泰勒原本就是贴在杜洛虎背上,现在就变本加厉,连下体也贴上去了,以她 三角地带上的毛发摩擦着杜洛臀部。
 
  她的舌头把杜洛脖子舔得一片湿淋淋,而她的双手就在杜洛胸膛上不停的游 走。
 
  她们这一切并没有为杜洛造成任何干扰,反而更是激发了他的男人气概,大 屌勇往直前,把蜜雪儿屌得欲仙欲死。
 
  蜜雪儿一边娇喘,一边怂恿杜洛,「大叔……你要不要教训一下她们俩啊… …?」
 
  杜洛嘿嘿一笑,「她们肯定会受到惩罚的!你现在先顾好自己吧!」
 
  他一说完就使出浑身解数,犹如勐虎出关一样,后腰快速的挺进然后再抽出, 每一插都恰到好处的插中蜜雪儿花径尽头,使得后者忍不住大喊大叫,「大叔… …你好劲啊!」
 
  蜜雪儿其实也不是省油的灯,在承受着杜洛勐烈的冲刺时,她也扭动着下身, 以各种各样的角度迎合着杜洛的抽插。
 
  看见了蜜雪儿那副欲仙欲死的神情,智雅和泰勒两人不由分出一只手来,放 在自己私处上,向自我抚慰一下,以此来缓解心中不停高昇的欲火。
 
  那张沙滩椅实在无法受的住他们两人如此激烈的运动了,在没有任何预警之 下,二话不说就倒塌了。
 
  杜洛两人当然也随着沙滩椅而掉到沙滩上。
 
  地心引力加上杜洛的体重,一股脑儿的压在蜜雪儿身上,大屌更是深入虎穴, 狠狠地撞击着蜜雪儿花心。
 
  「啊……我不行了……」
 
  蜜雪儿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娇呼后就整个人瘫在沙滩上,与一个刚刚跑完 了全程马拉松的人没有两样。
 
  蜜雪儿高潮时浑身肌肉紧缩,杜洛因此受惠,大屌被锁得紧紧的,不禁飘飘 若仙了,恨不得就此一泄而后快。
 
  幸好他仅有的一点点理智提醒他,几分钟前自己才夸下海口说要好好的收拾 另外两个小美女,只好硬生生临崖勒马,把射意忍住了。
 
  杜洛才刚刚松了一口就感到睾丸一紧,明显是落在智雅或许是泰勒其中一人 手里了。
 
  说时迟那时快,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拦腰抱着,往上一拉,大屌就此与蜜 雪儿分离了。
 
  「坏大叔,不是说要好好的收拾我们俩吗?」
 
  说这话的正是从后把他拉起来的泰勒。
 
  她是个德州女孩,不仅仅长得高,平时也酷爱运动,把杜洛拉起来真的不是 问题。
 
  既然是泰勒在杜洛身后,那出手抓住他睾丸的自然就是智雅了。
 
  杜洛被拉起来后连脚步也还没站稳,智雅就已经一口佔领了他那根沾满了蜜 雪儿分泌物的大屌。
 
  杜洛刚刚把汹涌澎湃的热情压下来不到一分钟就被智雅的口技重新推上一个 新沸点,使他不由仰天高呼几声。
 
  「坏大叔,你鬼叫什么啊?是否担心不仅仅收拾不了我们俩,反而会被我们 收拾了呢?」
 
  智雅含了一会儿就把大屌吐出来,抬着头以一种挑衅的眼神盯着杜洛说。 
  杜洛这人在危急时刻非常冷静,但有时候却摇身一变,犹如一个年轻小伙子 一样的冲动。
 
  他听了智雅那话,马上用力一拍胸口,完全没有考虑其实自己已是强弩之末, 豪气干云的大声说,「你们少担心!我担保你们来两个,倒一双!」
 
  既然杜洛如此大口气,智雅与泰勒也不客气了,智雅再次把杜洛龟头吞噬, 而泰勒就吻遍他上上下下的敏感部位,连他屁股也不放过,舌头甚至侵入了他菊 花,令他浑身剧震不已。
 
  在她们两人攻击之下,杜洛只好咬紧牙关,尽可能不让自己热情爆发。 
  杜洛稍微冷静一下就察觉到自己用错策略了,正所谓久守必失,若想要扭转 局面就必须要反攻,把主攻权抢回来。
 
  他一想清楚了就往后一缩,把大屌从智雅口里抽出来,然后反手把背后的泰 勒拉到前面来。
 
  泰勒刚想要开口抗议,香唇已被杜洛封住。
 
  两人一接吻,杜洛就使出杀手?,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在泰勒嘴里翻来覆去, 务求一举挑起她的激情。
 
  他不仅仅与泰勒展开口舌之争,还把湿淋淋的大屌贴在那德州女孩小腹上, 不停的磨蹭着她肌肤,想要以此使她回想起之前被那巨物塞入时的快感。 
  很快的,泰勒就发出了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呻吟。
 
  杜洛随即伸手一探,赫然发现泰勒下体已成沼泽地区。
 
  他柔声的在泰勒耳边细语,「怎么都湿了啊……?」
 
  泰勒略带娇羞的回答说,「嗯……刚才看见你屌蜜雪儿时就已经湿了……」 
  既然如此,杜洛也不多说了,伸手把她右腿高举过头,摆好姿势后就以站式 插入她小穴。
 
  泰勒虽然是个土生土长的德州女郎,身材也与一般美国人那样牛高马大,可 是她那小穴却与身材不成正比。
 
  她的窄和浅曾经使杜洛疯狂不已,这次也不例外,他一插入后大屌就被勒紧, 非常受用。
 
  杜洛大屌经过了一个短暂的缓冲期,已经成功把高涨的热情压住了,于是他 一插入就开始给予泰勒既快速又凶勐的抽插。
 
  泰勒高挑的身躯被杜洛冲击得上下晃动个不停,她也毫不做作的大声喘气, 一双玉臂还环抱着杜洛脖子,把自己乳房往杜洛嘴巴送过去。
 
  如此美物送到嘴边,杜洛当然不会错过,马上一口含住泰勒乳头。
 
  「坏大叔……就是这样……对……就是这样屌我……啊……」
 
  久等多时的泰勒终于得偿所愿,不由高声欢呼。
 
  看见了泰勒极乐的模样,智雅不禁心痒难耐,也爬起来靠在杜洛身边,腻着 声献媚,「大叔……你不是要收拾我的吗?你可不要光讲不练哦……」
 
  她最后那一个哦又长又嗲,真的是听者心动。
 
  智雅这一来等于变相是向杜洛低头了,杜洛这小子一听马上眉开眼笑,示意 她躺在沙滩上,而他也抱着泰勒躺下来,压在那德州女孩娇躯上继续屌她。 
  杜洛头部的位置刚好就在智雅双腿之间,一落下他就伸出舌头侵略智雅花径。 
  智雅对他这一举欢迎至极,立刻张开双腿任由他侵入。
 
  杜洛的舌头担任了先头部队的重大任务,一路冲锋陷阵,把智雅挑得激情澎 湃,忍不住合上双腿,把杜洛头部夹住之馀,还浪声高呼过瘾,「大叔……你好 坏啊……但是我好喜欢啊……」
 
  杜洛与这两个娇娃终于不再斗气了,三个人齐心合力为大家谋性福。
 
  在杜洛努力冲刺之下,智雅与泰勒纷纷泄身。
 
  杜洛龟头虽然被泰勒爱液喷到一片湿淋淋,但他还是坚守阵地,并没有就此 抛盔弃甲。
 
  他越战越勇,从泰勒体内抽身而出后就让智雅示意智雅趴在地上,而他就从 后插入。
 
  沙滩上一时之间春光灿烂,幸好那是私人海滩,没有外人经过,不然的话以 当地纯朴的民风,不免会引起轰动。
 
  杜洛前前后后把三个女孩都屌了一遍后才心甘情愿的把浓精射在她们胴体上。 
  蜜雪儿三人经历了这一场激烈运动后都已经疲惫不堪了,但被他热乎乎的精 液射在乳房上都不禁娇呼不已,全都爬起来闹着要揍杜洛一顿。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四个人每时每刻都在玩各种各样的性爱游戏,别墅每一 个角落,沙滩上每一块石头上都留下了他们激情的足迹。
 
  这样的日子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无疑是天堂。
 
  可是……杜洛是个浪子,而且还是一个受了情伤的浪子。
 
  所以到了第七天时,他就想要离去了。
 
  「我应该要如何和她们三个说呢?说我要继续我的旅途了?大家后会有期? 
  还是好像电影里面,留下一张纸条,静悄悄的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杜洛这傢伙开始在想要如何说拜拜了。
 
  他一大早就起来了,存心想要趁三个女孩子还在熟睡时来个不告而别。 
  「我只是个浪子,而且还是一个超会闯祸的浪子,随时随地都有杀身之祸。 
  她们三个跟住我也不会有好结果。我还是悄然离去比较好。「
 
  他前一晚就特意独睡,一起来就在不停的为自己找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他犹豫了一阵子后终于穿上衣服走到大厅里。
 
  他一踏入大厅就发现蜜雪儿三个人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他了,而且她们都整整 齐齐的穿好衣服了。
 
  看着杜洛惊讶的神情,蜜雪儿开口了,「大叔,我们要和你说拜拜了!」 
  杜洛没想到她们竟然会自个儿提出离开,一瞬间嘴巴张得老大的。
 
  蜜雪儿三人走到杜洛身前,与他深情相拥。
 
  他们四个人虽然认识不久,但毕竟经历了好几番生死关头,现在要分开了总 会依依不舍。
 
  「大叔……」
 
  轮到智雅说话了,「我们知道你是个浪子,不会为了我们留在槟城的。我们 不想你为难,既然如此,不如就由我们说拜拜吧!」
 
  「那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杜洛问。
 
  蜜雪儿第一个回答,「我打算回到校园!这些年来我从爸比那边也拿了不少 钱。我不想坐吃山空,趁年轻回去校园学一门专业,以后就可以靠自己了!」 
  杜洛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有想法,不禁对她刮目相看了。
 
  「我准备加入银狐的组织,正正式式的做一个女杀手!」
 
  智雅的计划更是使杜洛大吃一惊,他听了后不由睁大双眼瞪着那韩国美女。 
  智雅不置可否的耸一耸肩,「大叔,你别忘记名震江湖的杀无赦是死在我枪 下的!这证明我非常有潜质!所以我打算朝着这个方向闯一闯!」
 
  「那祝你枪无虚发,以一敌百,所到之处,血流成河!」
 
  既然智雅心意已决,杜洛只好送上祝福。
 
  最后一个就是泰勒了。
 
  她迟疑了一会儿才开腔,「我……我想做个创作歌手……」
 
  「什么?」
 
  泰勒这句话完完全全出乎杜洛意料之外,使他不由失声惊呼。
 
  泰勒扭扭捏捏的说下去,「大叔,你别瞧不起人嘛……其实我从小就喜爱音 乐,还写了不少歌曲。我准备在网上发佈歌曲,以此打入歌坛!」
 
  杜洛伸出大拇指,「好!先预祝你成为歌坛小天后!」
 
  他们四个人再次相拥一会后就各分东西了。
 
  这几天热热闹闹的别墅突然之间变得冷清清的,杜洛不由有点不习惯。 
  他原本还在担心要如何在不伤害到三个女孩子的情况下道别,现在难题解决 了,但他却有点抑郁寡欢了。
 
  他毕竟是个不折不扣的浪子。
 
  他甩了甩头,脸上重新露出了一个不羁的笑容,然后从从容容的拿出手机, 启动了一个订机票的APP,随意点了一个地点。
 
  浪子杜洛又要背起行囊,往下一个目的地出发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