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修订版)(31)【作者

2017-04-25人气:

 字数:53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一章公爵酒吧
 
  「啊——」
 
  耿沙沙扬起头,嗓子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尖鸣,然后声音逐渐低落,嘴里仿佛 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剧烈抽动起来,如同打摆子一样。 
  王逸的胯下一纵一纵,将洪荒之力喷射进耿沙沙的屁眼里,这次王逸射的格 外舒爽和持久,连续有力的抽射了七、八次,才逐渐减弱。
 
  他将耿沙沙搬到长沙上放好,趴在她柔软的身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王逸 知道就是因为上午和苏继红云雨了一番,使晚上这次表现差点功败垂成。 
  王逸也是有苦说不出,这女人是种古怪的生物,好几天不做,就要掉好感度。 做的不好,也要掉好感度,做的好了,就想着还要。实在是没有办法!
 
  「不行,等这次任务完成,一定要休息一段时间,否则非活活累死不可!」 王逸心中无比坚定道。
 
  衣橱中的冯倩,在听到耿沙沙那一声嘹亮而凄厉的叫声后,体内的枷锁终于 被突破,那一刻,只感觉一股尿意萌生,滚滚的热流穿过小穴,凶猛的喷射在衣 橱内壁的玻璃上,然后顺着光滑的镜面,缓缓淌下。
 
  冯倩叉开的两条大长腿,不住的哆嗦着,她捂着嘴,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声 响,小穴终于在喷射了三次后,才缓缓减弱下来,那灼热湿滑的淫水,顺着她的 大腿根滑落,衣橱的木制底层,早已被浸湿的一片狼藉。
 
  她全身无力的瘫坐在衣橱内,也顾不得地上全是她滴落的淫水,靠在墙壁上, 无神的盯着沙发上的王逸和耿沙沙两人。
 
  这一刻,她虽然也高潮了,但是心中却有一种匮乏感,让她始终觉的不尽兴, 这种感觉很强烈,在她的心头萦绕,始终挥之不去。
 
  就这样,三个人歇了十多分钟,王逸身下的耿沙沙才缓缓睁开眼,看到趴在 自己身上的王逸,她探头深深的一吻,温柔的如同一汪清水,那娇艳的小舌头在 王逸口中,滑腻乖巧的简直让王逸胯下的『小兄弟』,又有跃跃欲试的冲动,吓 的王逸忙爬起身,脸红的朝浴室跑去。
 
  看王逸一脸的窘迫模样,耿沙沙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
 
  听到浴室中响起了哗哗的水声,耿沙沙才蹑手蹑脚的打开衣橱门,橱内充满 着一种女人发情特有的暧昧气味,只见冯倩蹲坐在衣橱地板上,一脸的萎靡之色。 
  别看刚才耿沙沙叫的凄惨之极,此刻却活灵活现,神采奕奕。她伸出白皙的 手臂,抬起冯倩光滑的下巴,得意的问道:「小宝贝,怎么一脸没有满足的表情 呢?看男人上我,是不是很爽呀?」
 
  看耿沙沙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模样,冯倩一把打开耿沙沙的小手,没好气的 说道:「我说怎么一进门,就发觉你容光焕发,皮肤白里透红,原来是被男人滋 润的呀!」
 
  听冯倩语气酸溜溜的,耿沙沙更是得意,道:「怎么,你羡慕呀?」
 
  「羡慕?呵呵,你别逗了,看你刚才叫的跟被人强暴一样,现在倒和没事人 一样了!」
 
  冯倩冷笑两声,一脸的不屑之意。
 
  「嘻嘻,我们的倩倩居然生气了,这还是很少见呀!怎么样,我弟弟厉害吧 ……我刚才就是幻想自己真的被男人强暴,我小弟太威猛了,在他手里我就感觉 是一只小鸡仔,可以被随意的蹂躏拿捏,那种感觉有种说不出的爽快!」 
  耿沙沙说着话,眼睛微闭,无比的享受。
 
  「胡说,你的菊花都被他插爆了,看你叫的和杀猪一样,还说不出的爽?骗 谁呀!晚上屁眼疼的火烧火燎,到时候可别哭鼻子呀?呵呵……」
 
  冯倩瞄了眼耿沙沙挺翘的大白屁股,讥笑道。
 
  「不骗你,真的一点也不疼,就是奶头被掐了下,有点胀痛,『菊花』和小 穴真的一点也不疼,可舒服了,不信你让我弟弟插一下,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了!」 
  耿沙沙将屁股扭过来,对着冯倩,用手掰开丰满的屁股蛋子,露出里面粉红 娇艳的『小菊花』,上面还挂着点点晶莹,说不出的鲜嫩可爱,哪有半点红肿的 样子。
 
  冯倩心中一惊,虽然耿沙沙说的不像是假的,但一想到男人阴茎难看可怖的 样子,她就感觉一阵恶心想吐。
 
  「你喜欢被你弟弟操,别牵扯上我!我还没你那么下贱,说自己是拉拉,却 还总惦记着男人的脏鸡巴!」
 
  冯倩感觉心里堵得厉害,她还没有对耿沙沙发过火,两人好了三、四年了, 一直温馨甜蜜,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会说出如此伤人的话来。 
  「冯倩,你今天把话说清楚,我耿沙沙怎么惦记男人了,我二十岁的时候认 识你,你让我不要做模特,好……我答应你,一直陪在你身边!凭我耿沙沙的条 件,如果我惦记男人,还至于去当一个小小的营业员,我就算做不了一线的名模, 嫁个有权有势的男人还不成问题!
 
  你如果嫌弃我了,就明说出来,现在追我的人也大有人在,只要我乐意,嫁 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绝对能保我和弟弟后半辈子衣食无忧……我对你一片痴 心,你却这样对我!你还是人吗,呜呜呜……你知道我弟弟为找我吃了多少苦, 受了多少累,他为了救我,连命都差点没了,那一刀如果不是他躲了一下,你现 在还看的见我?我早被霍才他们那些纨绔子弟糟蹋死了……
 
  我弟弟和我是从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留着一样的血,你却一口一个臭男人, 一口一个脏鸡吧……我耿沙沙有没有被男人上过,你难道不清楚吗?呜呜呜…… 「
 
  耿沙沙显然是被冯倩的话,伤透了心,如同火山爆发般,边哭边语无伦次的 大声质问着。
 
  冯倩心中百感交集,耿沙沙对她的感情,她又何尝不清楚,其实她并不是讨 厌王逸,甚至对耿沙沙的这个傻弟弟,很有些好感。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发火,她也不甚清楚,可能是因为刚才没有得到满足,始 终萦绕在她内心深处的匮乏感与失落,让她情绪失控,总想找人撒气的缘故吧。 
  「沙沙,我……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刚才的话,我 不是有意的……」
 
  冯倩站起身,伸手去搂耿沙沙,却被耿沙沙一把推开,抱着胳膊低头擦眼泪。 
  「姐,出什么事了,你……怎么哭了?」
 
  忽然,王逸出现在门口,身上裹着一条浴巾,正傻乎乎的问道。
 
  他这时看到一旁的冯倩,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想到了什么,叫了声:「哥哥 好!」
 
  然后他又看到了冯倩,衬衣领口中,若隐若现的高耸山峰,面颊一红道: 「……哦不,姐姐好!」
 
  「咯咯……」
 
  耿沙沙被王逸一副憨傻的模样,逗的破涕为笑,冯倩也借着这个机会,搂住 耿沙沙的肩膀,耿沙沙扭了扭身子,见挣脱不开,也便不再反抗,就那样让冯倩 搂着她。
 
  「姐没事,你去隔壁屋玩电脑,我们还有话要说。」耿沙沙拉下脸,摆出一 副姐姐的模样道。
 
  「哦,好的。」
 
  王逸听话的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听到书房的门响,冯倩才用脸轻轻摩挲耿沙沙的俏脸,轻轻说道:「不生气 了呀,我知道你的好意,想为咱们的生活添加一些情趣,是我晕头了,说了那些 不该说的话。」
 
  耿沙沙似乎还在生气,低着头,问道:「你以前的那个女朋友,那个美国洋 妞,虽然她是个女的,可能和我弟弟比吗?你让我和她搞,你还看看津津有味的 ……我说什么了!」
 
  冯倩搂着耿沙沙坐到沙发上,轻声哄着她道:「对,对,对……我的沙沙最 好了,我的沙沙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再哭可就不美了呀……都是我的错,是 我不对,不该惹我的沙沙哭鼻子,你说怎么处罚我吧,我都答应!」
 
  「就知道哄人家开心……」
 
  耿沙沙嘴角一翘,终于露出些许笑意。
 
  冯倩忙叉开话题道:「对了,你弟弟好像知道我?」
 
  「我和她说起过,不过……他估计也是一知半解,男女之事还是我教他的呢, 女人和女人他估计更难理解了。」
 
  冯倩暗自点头,她现在相信王逸是真傻,而不是先前想的装傻。
 
  「我弟弟为找我,十五岁就离家出走了,没上过什么学,你可不许欺负我弟 弟!」耿沙沙板着脸继续道。
 
  「当然了,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我这个当姐夫的,怎么可能欺负他呢?」 
  冯倩说着话,伸头轻轻吻在耿沙沙娇艳的红唇上。
 
  「讨厌,你又想欺负人家!」耿沙沙娇笑一声,伸出粉拳假装抵抗道。 
  「我去美国半个多月,不知道有多想你……」
 
  冯倩抓着耿沙沙白皙的胳膊,将她摁倒在沙发上,两个白花花的身子又扭曲 在一起。
 
  ……
 
  隔壁的房间中,王逸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听着隔壁房间传来的一声声娇喘, 他思绪万千,虽然到现在为止,一切还算顺利,但依着冯倩的性格,显然不会轻 易就范。
 
  「现在只是初步取得了她的信任,好感度才23% ……任务期限还有不到一 个星期的时间,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王逸抓耳挠腮,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的方法,也许是这两天太累了,不知不 觉间就睡着了。
 
  睡梦中,不知道什么原因,冯倩居然知道了他的打算,将他这个假弟弟的事 告诉给耿沙沙,耿沙沙哭着骂他是骗子,然后任务期限结束,他眼睁睁的看着自 己的『小兄弟』越变越小,最后缩成小拇指肚大小,那精致的小家伙,这辈子估 计除了尿尿,再没有别的用处了。
 
  王逸在梦里哭的稀里哗啦,用力揪着自己的『小兄弟』想要把他拉长。 
  「小天,醒醒,你哭什么呀……干嘛揪自己的鸡鸡呀,是不是身体哪不舒服?」 
  王逸听到声音,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到耿沙沙关切的目光,哇的一声抱住耿 沙沙的腰,哭的甭提多伤心了。
 
  「怎么了,梦到什么了?还和小时候一样,做了噩梦就让姐姐抱着。」耿沙 沙慈爱的躺到王逸身边,轻轻搂住他道。
 
  「姐,我梦到你们都不要我了,我好难受,呜呜呜……」
 
  王逸咧着嘴,边哭边说道。
 
  「呵呵,小傻瓜……姐姐怎么会不要你呢,姐姐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我们 永远也不分开。」耿沙沙拍了拍王逸的小脑袋,笑着说道。
 
  这时,冯倩走了进来,换了身黄格子衬衣,笔挺的西裤,甚是帅气。她看着 床上的王逸和耿沙沙,笑道:「好了,你们姐弟俩可真够黏糊的,咱们出去玩会 吧……沙沙在屋里闷两天了,肯定憋坏了吧!」
 
  「好呀,好呀,终于可以出去玩了,还是倩倩好……」
 
  耿沙沙从床上蹦起来,欢呼雀跃的跑到她身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 
  「出去玩?」
 
  王逸心中不由一惊,看了眼墙上的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我们还是不要出去了,我总感觉霍家不会罢手,如果有危险……」
 
  王逸刚想劝阻,却被冯倩打断道:「现在是法治社会,谅霍家也不敢怎么样 ……再说咱们去公爵酒吧,那是我哥们开的,绝对安全。」
 
  冯倩说完,看向王逸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的不屑,心说,一个男人,做事优 柔寡断能成什么大事!
 
  冯倩本来就对耿沙沙所说的,王逸在二十多人围攻中,将她救出来这件事, 心存怀疑,现在看到王逸如此胆小,更是加深了她的猜测。
 
  「是呀小弟,你倩倩姐在这附近还是能罩得住的,你就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
 
  耿沙沙也宽慰道。
 
  王逸心说,这冯倩是在美国待傻了吧,上海一年失踪人口好几万,绝大部分 是年轻女孩和孩子,这可是官方数据。
 
  「我比你高点,这两件衣服你看能不能穿?」
 
  冯倩拿着两件衣服扔给王逸,王逸此时才发现,刚才做梦揪自己的『小兄弟』, 浴巾被撩开,里面已经是春光外泄。
 
  王逸面颊一红,忙重新系好浴巾。
 
  「呵呵……」
 
  看到王逸害羞的模样,耿沙沙笑的花枝乱颤,道:「小弟,你刚才和姐姐做 游戏,倩倩姐可是全都看到了……」
 
  「啊!」
 
  王逸大惊失色,羞的无地自容,拿起衣服就跑出屋去。
 
  随后屋内传来两个女人咯咯的笑声。
 
  ……
 
  公爵酒吧比夜色酒吧要大很多,距离耿沙沙的住所并不远,白天的时候王逸 也在附近转了转,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王逸还是穿着自己普通的休闲裤和T恤,冯倩给他的衣服牌子虽好,但太瘦 了,如果出现意外,根本活动不开。
 
  他坐在桌边,慢慢喝着一瓶嘉士伯,不远处的舞池里,耿沙沙和冯倩正随着 激烈的DJ舞曲,疯狂的摇摆着身子。
 
  旁边还有几个红男绿女,都是冯倩的朋友,也在尽情舞动。
 
  这些冯倩的朋友,显然也都很有背景,一个个穿着不俗,随便一个手包,都 是Lv限量版,少说好几万。
 
  不过让王逸有些意外的是,在这几个人中,有个人他居然认识,那人正是苏 继红的室友,刘颖。
 
  刘颖在系里可是很出名的人物,唱歌跳舞样样精通,还主持新年晚会,不知 是系里多少屌丝们,关灯后意淫的对象。
 
  刘颖,一米六三左右的身高,青春靓丽,貌美如画,江南水乡女子精致的五 官,苗条的身姿,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不过王逸对刘颖很不感冒,漂亮倒是漂 亮,可勾不起那种把她摁在身下,蹂躏发泄的欲望。
 
  大学三年,两人并不熟,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两句。因此,刚才见面后,虽然 刘颖认出了王逸,王逸也认出了她,但两人都没有说破。
 
  刘颖是跟着他男朋友江邵力来的,王逸在学校的时候,听人说起过,刘颖的 这个男朋友很有来头,老头子好像是一个厅级干部,很有些实权,早就给刘颖安 排好了工作。
 
  江邵力这人,长的极为俊朗,一米八多的个头,阳光帅气。
 
  王逸望了眼舞池内,江邵力正像只苍蝇一样,徘徊在耿沙沙身边,疯狂的展 现着自己的舞姿。
 
  耿沙沙一头瀑布般的秀发,搭配紧身的黑丝镂空衫,可以看到里面深紫色的 蕾丝花边胸罩,胸前那条诱人的深沟,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血脉喷张。 
  下身一条黑色的纱制短裙,黑色的高腰连裤丝袜,六厘米的高跟凉鞋,脚趾 盖上涂着玫瑰色的指甲油,尽显妩媚与诱惑。
 
  难怪江邵力连女朋友都不管了,像闻到鱼腥的猫一样,顺着味就摸了过去。 
  过了一会,见人们都下了舞池,刘颖拿着杯饮料,走到王逸他们的桌边,找 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王逸!」
 
  刘颖朝王逸打了声招呼道。
 
  「哦,是你呀。」王逸兴趣缺缺的说道,他现在可是冒充耿天天,实在不想 节外生枝。
 
  「下午我见到苏继红开了辆mini,她说是她男朋友送的……」
 
  刘颖随意的说着,喝了口饮料。
 
  王逸不置可否的耸耸肩。
 
  「车是你送的吧?」刘颖神秘的一笑,问道。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