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小区保安老孙头的故事】(01)【作者:大德师

2017-04-25人气:

 字数:53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天香景苑是X市里数一数二的小区,无论是绿化建设还是周边环境那都没得 说。
 
  保安,一个听起来就是很低阶级薪水不高、工作辛苦的活,但你要说是天香 景苑的保安,那所有的同行都会高看你一眼,那里的保安都是些什么人?那可都 是退伍的军人,军姿一站大家就知道有没有,可这里面偏偏就是有一个异类,老 孙头。
 
  老孙头何许人也,不知道。
 
  你就是找那个呆的时间有五六年的安保队长去问,他也不不清楚,因为打他 来上班的时候,老孙就已经是坐保安亭里喝茶听戏曲了,好多规矩、业主还是老 孙头带着他认识的,说起来算是半个师傅。
 
  但你要说单凭这点情分,身为保安队长的钱南就特别优待老孙头,别人站岗 他喝茶听曲,别人巡逻他还是在喝茶遛弯,那说不过去,换了谁都不能心里没气 的,但钱南就是把这个特权给了老孙头,一个月到头来上班就行,其他事情不用 管。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钱南的上一届领导也就是上一任的保安队长在离职的 时候曾经特别嘱咐过钱南,要把老孙给照顾好了,这意思可就明显了,正当钱南 还想问个究竟的时候,老队长就不许其他多问。
 
  钱南在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就特比留意到了这个小胳膊小腿,人还算精神,看 着岁数不小当还是头发乌黑的老孙了,什么活从来也没见老队长安排给他,对他 的这种工作态度也是放纵不管。
 
  钱南不是笨蛋,他知道这种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上班的,尤其是他们这 种保障安全的安保人员那都是经过物业公司层层筛选的,放眼望去清一色的年轻 小伙,除了老队长就是这老孙头显得那么别树一帜,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不可告 人的秘密说出去也没有人,所以在职期间钱南也挺懂事,没事就给老孙头买几包 烟请他喝点酒,闲的时候就在身边唠唠嗑听听他传授人生经验。
 
  就这么到了老队长退休的时候,钱南被推选为了下任保安队长,钱南知道在 这些个同事里面,比自己能力强的不是没有,但唯独是他连礼都没送给老队长却 被他推选了下任保安队的队长,这里面的原因想来想去只能是出在老孙头身上。 
  尤其是到了老队长离任那天他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更加证实了钱南的猜想。 
  所以到了钱南上任以后,依旧照着上一任的规矩,其他事情不用管,只要人 到就行。
 
  「大爷,你猜我给带什么过来了?」
 
  大热天的,老孙头坐在保安亭里纳凉,从那玻璃窗上大老远的就看到了钱南 这小子屁颠屁颠地从外面小跑过来,手里好像还拿着东西。
 
  「你小子,这是想考我?」
 
  「您猜猜。」
 
  「这还用猜,隔着街我都能闻到,八年份的山西汾酒,带点泥土味,唔~刚 从地里挖出来的!」
 
  钱南竖起了个大拇指:「神!神了!您老这可真是快成仙了。」
 
  老孙头不屑地一笑,「学着点吧小子,这可我老孙的看家本领,别的不敢说, 你把酒拿到我面前来,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满上!」
 
  听着这老孙头毫不客气一副居高自傲的谈论,钱南堂堂一个保安队长没有丝 毫的不快,这是为什么?这叫亲近,不熟的人能这样跟你说话吗,对你别有居心 的人能这样毫无保留吗,如果哪天老孙头跟他生分了,反而是钱南要开始发愁的 时候了。
 
  钱南拿过办公桌上的一个玻璃敞口杯子,小心翼翼地给倒上了半杯。
 
  「兔崽子!你这是寒碜你大爷我是不?怕我喝多了你的酒?倒满了!」 
  「我哪有这意思,我不是怕您喝多了容易醉吗?这酒我本来就是孝敬您的, 瞧您说得。」
 
  钱南不敢逆了老孙头的意思,老老实实地给给他把被子倒满了酒,其实钱南 的心里心疼啊,这酒可是自己早些年埋下的,为的是自己以后能享享口福,今天 拿出来全部孝敬了老孙头,怎么能让他不心疼呢。
 
  「哼!怕我喝醉,能我喝醉的酒还没从那酿酒的缸子里生出来呢。」
 
  老孙头接过钱南双手递上来的酒杯,二话不说,一口闷了下去,酒灌了一大 半进肚,犹如牛饮,看得钱南心都在滴血。
 
  「不错,好酒、好酒。」
 
  在仔细品尝了一番后,老孙头给出了如下的评价。
 
  钱南看着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心里又不免对老孙头竖起了大拇指,这酒 的度数实际上没测过,但钱南猜想怎么也不能比五十度低吧,换了自己这样半杯 子下去,现在早已经天旋地转了,这就是老孙头的另一份本事,千杯不醉。 
  那天五一,几个值班的同事高兴,就叫了钱南一起去喝酒,钱南照例当然是 要再过来邀请老孙头一同庆祝了。
 
  按说平时,老孙头可是看不上其他人一眼,这其中也不乏有些精明的像当年 的钱南一样看出这里门道,但无论他们怎么阿谀奉承、送烟送酒,老孙头都不接 招,还把人奚落一顿,日子久了大家也就知道自己没戏,但就是想不通自己怎么 就得罪了老孙头了,这样让他看不上眼。
 
  所以到了大家伙要出去高兴的日子,其他人不敢来叫,怕挨老孙头的数落, 这种事最后都落在了钱南身上,但照例老孙头是从不参加他们年轻人的这种聚会 的。
 
  但那次却破例了,钱南也不敢相信,这老神仙竟然答应了,而就是那次的聚 会让他见识到了什么叫酒中之仙,啤酒老孙头是不喝的,按他原话说就跟马尿似 的,味道淡的跟白开水一样,不如喝茶。
 
  所以各种特产的名酒是被点了个遍,把钱南和那帮的同事肉疼的不行,酒还 没开喝,老孙头就这么一闻,哪个地方产的多少年份一一道来,没有不对的。 
  大家被他这本事看得目瞪口呆,其中就有一个倒霉蛋,估计是送礼的时候被 老孙头数落了几次,怀恨在心,就拿话挤兑老孙头:「孙师傅,您这闻酒的本事 是没得说的,但恐怕这喝酒,您就不太行了吧。」
 
  钱南赶紧给他使了个眼色,刚要打圆场,老孙头一拍桌子:「倒酒,今天你 要是喝赢了我,孙子!你就是我大爷。」
 
  那个倒霉蛋年轻气盛,刚好也不太想干了,听不住劝,对左右撂下狠话,再 拦他,他可就要翻脸了。
 
  钱南心惊胆战地看着这一壮一老在那斗酒,老孙头喝酒从来都是大口大口地 闷,不带喘息的,这就是换了年轻人也受不了,何况是他这样的老头子呢,看着 钱南真是心都到嗓子眼了,真恨不得把你挑事的小子揍一顿。
 
  最后怎么着?那小子在喝了五六杯之后不行了,开始说着胡话,杯子都拿不 稳,正要勉强喝那,吐了。
 
  最后的胜利自然是归老孙头的,但这一回更重要的是让所有人明白,这个老 孙头身上可是有真本事的。
 
  「您老是酒中仙,我那敢怀疑您呢,就是怕这酒不够您喝的。」
 
  「哈哈哈,算你小子会说话,来,坐下吧,没理由你的好酒都让我一个人喝 了,你陪我喝。」
 
  「别别别,还是您自个喝吧,我这还当班呢,让人看到了带头喝酒,影响不 好。」
 
  老孙头冷哼一声,也不勉强。
 
  正说话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一道悠扬的声音,好比百灵鸟歌唱,「呦!孙师 傅,您今天上班呢。」
 
  两人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这是十八幢一四零五的李月红李阿姨,是这个天 香景苑小区里合唱团的团长,退休前那是歌唱团的领队,唱功实力绝对是一流的, 这小区里的合唱团就是她组织起来的,在家里没事闲的慌。
 
  「李大姐您买菜回来了。」
 
  钱南凡是遇到这类妇女的,全是以大姐相称,少有叫阿姨的,除非头发都白 了。
 
  「喏,这不是刚买回来吗,一到门口就看到你们爷俩在这,呵呵,馋猫~。」 
  李月红伸长了脖子往里面一瞅,半开玩笑地白了老孙头一眼笑话了他一句, 但在钱南看来可是有种异样的感觉。
 
  钱南的心里不禁暗叹这李阿姨保养的可真好,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五十多岁的 人,这嗓子和身材,走大街上比那些四十多的老阿姨可好看多了,尤其是她那双 像是会勾人的桃花眼,周围一点皱纹没有,眼睛闪亮,连自己这样的小年轻看了 竟然都有些心生摇曳。
 
  「人生三大乐事,抽烟、喝酒,就是不烫头。」
 
  老孙头对着李月红说着俏皮话,又是糟了她一记白眼,「啐,你就没个正形。」 
  「要都活成了你家老金那样,烟酒不沾,那活着多没劲呢,就是能长命百岁 又能怎么样,我要成了这样,还不如让我去死。」
 
  「你呀,活得潇洒,我们老金反倒是一直夸你来着,说自己在这方面没你想 得开,说是改天要向你请教一下酒文化。」
 
  「你可别笑话我了,金教授的学问比我大了去了,还要向我请教东西,让人 知道我这老脸往哪搁。」
 
  钱南在一边听着他俩一搭一唱的,不敢插嘴,这李月红的丈夫金铿礼教授那 是整个小区都有名的做学问的,正经的名牌大学正教授,教书都二十多年了,为 人谦逊有礼,大家都尊敬他,就是有时候有点读书人的轴脾气,遇到是非问题非 要弄明白分清楚不可。
 
  有次在那跟小区里的小孩聊天,被那小孩随口说了一嘴,非要证明那只到底 是蜂鸟还是鹰蛾,在那抓了半天,大家伙看到了都十分新奇,这件事后来在小区 里传开了,大家在捧腹之余又觉得这个执着的教书匠有着几分傻气的可爱。 
  「喝酒你还不好意思了,反正你上回帮我把水管给修好了,我还没好好谢你 呢,你待会去我家吃饭,老金中午就回来,他可有好多事情要向你请教呢。」 
  「你再这样说,我这老脸可就要真红了。」
 
  「行,就这么说定了,中午来我家,我做好饭等你。」
 
  李月红和老孙头又说了几句,拿着那一筐的菜篮子,大屁股一扭一扭地走进 了小区。
 
  「李姐人可真好。」
 
  钱南看着李月红的背影不由得感慨,老孙头怪异地看了他一眼,「这还用说, 打你来这上班之前,她一家人就住这了,凡是新来的保安她都送一个红包,就没 有不夸她的。」
 
  「是啊,谁能娶到她可真是福气。」
 
  老孙头瞥了他一眼,「你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多感慨呀,来,陪我喝酒。」 
  到了中午十二点左右,轮班的人过来换老孙头的班,但他可不需要去站岗, 只是屋子里做久了,换成了去院子里溜达溜达。
 
  中午饭还没吃,老孙头记着李月红的请客,他不是矫情的人,一换下班就往 李月红的那幢楼走去。
 
  迎面就碰上了二十三幢楼一八四八的户主,「小陈,又带孩子出来玩呢。」 
  「是啊,孙大爷您这是吃完饭遛弯呢。」
 
  这位二十多来岁的年轻少妇叫陈乐乐,刚生完孩子没多久,父母都不在身边, 丈夫要上班,干脆把工作辞了,专心在家带孩子,那孩子差不多快一岁了,现在 坐在婴儿车里,粉嫩的小脸显得可爱极了。
 
  「没呢,饭都还吃呢。」
 
  「都这个点,怎么还没吃饭,您可别饿坏了。」
 
  「不会,我这不是等着金教授他们一家人请我吗。」
 
  「是吗,说来我也好久没见到金教授了,上次遇到他还说最近做一个科研项 目,是什么、什么阿尔法粒子什么,我也听不懂,看样子挺忙的。」
 
  「有学问的人都忙,哪像我,闲人一个,就是出来透透气。」
 
  陈乐乐掩嘴笑了笑,「这可是您自己说的,我可没这样说哦。」
 
  「嘿,我这臭嘴,没事说自个干嘛。」
 
  「呵呵,行,您快去吧要不等会饭菜都凉了,我推孩子出去走走。」
 
  老孙头看着这年轻的女孩,心里就忍不住想跟她们说几句话,他心里感慨, 年轻真好。
 
  「来了来了!」
 
  一打开门,正是李月红,身上挂着围裙,看样子还在做菜。
 
  「老孙你怎么现在才来,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这来都没带东西,两手空空的不好意思按门铃不是。」
 
  李月红知道老孙头爱说笑的性子,没把他的话当真,「快进来吧,我锅里还 煮着东西呢,快进来。」
 
  老孙头边换鞋边说:「怎么到这个点还在做菜,我告诉你,你可真别煮一大 桌子菜,吃不完,我吃的少。」
 
  厨房里油烟滚滚,李月红边铲锅沿边回答:「不是,我刚才接了老金的电话, 给他找份资料给耽搁了,这不就晚了,还有老金说学校里还有点事,可能要晚点 回来,让我们先吃,就别等他了。」
 
  「那怎么行,哪有主人没到,客人先吃的道理,我这肚子还饱着呢,喝点酒 等他,你也别着急,慢慢来。」
 
  老孙头一边在客厅里四处打量一遍跟李月红说着话。
 
  这金教授的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但每次都能发现一些新东西,比如科 学教研的模型,一些最近金教授在看的书、论文什么的。
 
 「《经典和量子约束系统及其对称性质》、《基于量子遗传算法的认知无线 
  电决策引擎研究》,我是真佩服你们家金教授,这看得书,字我都认识,这 合起来就不知道什么东西了。「
 
  老孙头手里随意地翻着那几本书籍以及论文,里面写的东西他一概不懂。 
  「你就别夸他了,帮我个忙,把桌子上那袋鸡精给我,味精没了。他的那些 东西我也不懂。」
 
  老孙头拿起那袋鸡精递给了李月红,还顺便帮她打开了个小口。
 
  「谢谢。」
 
  「客气啥,甜甜今年什么时候回来,暑假快放假了吧?」
 
  「大概吧,上次跟她打电话说是要参加什么爱心公益的社团,说是搞不好暑 假就不回来了,这丫头真是的,跟他爸一样,就是对所有事情都好奇,连家都不 用回了。」
 
  「孩子大了就不要管他们了,管也管不住。」
 
  老孙头靠在厨房的门沿边上,一边看着李月红做菜一边跟她聊着天。
 
  「之前报考大学让她填他爸爸的那所学校,她非不要,硬是要去外地读书, 老金也由她决定,父女俩都快把我气死了。」
 
  李月红说到动气时还使劲用锅铲铲了几下锅子以示不满,老孙头站在她侧面 往后的位置,从他那个角度看去,李月红丰腴又不失玲珑的身材一览无遗,尤其 是当她生气用锅铲铲锅那几下动作,随着手臂的大幅度动作已经回落挤压,那本 来就很明显的胸脯被挤在一块,从开领的短袖衬衫中都能看到一道深沟,而且当 她甩动手臂的那一瞬间老孙头恰好从袖口中看到了拖着乳房的内衣带子,似乎是 因为尺寸的不合适,连着肩膀的那条带子有些陷入肋骨一边的肉里,隐约还能看 到半个乳球露出来。
 
  老孙头一边跟李月红闲聊,一边看着这身边的风光美景,并没有要回避的意 思。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