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天津老黑的耻辱生涯】(06-10)【作者:爱是虚

2017-04-25人气:

 字数:132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六
 
  老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啊,原本以为是自己的老婆要有危 险,到最后陈老板说出来的,竟然是自己的亲妈?
 
  「这,什么?大哥你说什么?」老黑还抱有一丝幻想。
 
  「兄弟啊,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我当时入会的时候,也是和你一样的想 法,谁希望别人看自己亲妈的裸体啊。」陈老板一脸慈祥的说。「但是没办法啊, 我们做的事情虽然是高回报,但高回报往往伴随着高风险啊,如果贸然的让人加 入,到时被打击查处,就不是5年以下的问题了,所以啊,这个事就像是投名状, 明白吗?」
 
  投名状,出来混的都知道,通俗的说,就是让手上也溅点血,这也人家才能 当你是自己人。道理老黑都懂,但是他还是接受不了。低着头不吱声。
 
  陈老板察言观色,知道老黑不愿意,但是更舍不得发财的机会,要不然,他 当时就可以起身走人,既然没有走,那就是有希望,人都有个价格,不是吗。 
  「兄弟啊,别多想,规矩就是规矩,这规矩是组织定的,我想帮忙,也是爱 莫能助啊。」陈老板摸着老黑的腿说「再说了,你这算什么啊,拍老妈的裸体? 充其量只是B级任务嘛,大哥我当时做的可是A级哦。」
 
  「怎么?什么A级B级?」老黑有点懵。
 
  「不明白吗?你平时不看动漫吗?」
 
  「偶尔」
 
  「哦?火影还是海贼王啊?幽游白书总看过吧?」
 
  「熊出没!」老黑掷地有声。
 
  陈老板愣了一下,「是狠~」老板喃喃说道。
 
  介于老黑强大的道场力量,陈老板定了定神,继续说道「我们把任务按难易 程度划分为几个阶段。最简单的为D级,往上分别为C级,B级,A级以及最难 的S级。入门的时候,过三关分别为DCB级任务,你跳过两关,直接做B级就 可以了。老哥我当时做的是A级,明白了吧,因为我入职就是副总嘛,门槛固然 高啦!」
 
  要说陈老板忽悠人的功夫那真是一等一的,这所谓的婚庆俱乐部就是他和另 外两个朋友一起组建的,他哪有做什么任务啊。也许是他的语言太有亲和力了, 当然了,这也可能是他的手轻轻的拍着老黑的腿,并轻轻抚摸产生的功效吧。 
  「老黑啊,我十分看好你,真的!」陈老板眼神坚定「你将来一定能做S级 的任务,我相信你,S级任务一次5万赏金哦。」
 
  听到有钱赚,老黑不像刚刚那么抵触了,毕竟他是一个事业心非常重的人, 在事业和家庭面前,他往往选择事业。
 
  「怎么了兄弟?还想不开啊?来,你看看这个把!」陈老板说完,打开手机 视频,里面马上传出了两男一女不可描述的画面,并且女人的叫声婉转娇媚,充 满了诱惑。
 
  老黑来了兴致,自信看了看,两个男人都看不到脸,只能不时的看到他们的 性别器官,因为他们时不时了就藏在女人的小穴和嘴巴里。虽然男人看不出是谁, 但女人他却一下就认出来了,这不就是自己的大老板陈暗星的娇妻刘思佳么? 
  沉睡的巨龙啊!再次醒来吧!
 
  陈老板拿着手机,眼睛却在观察老黑的小鸡鸡,不出所料,老黑的8厘米再 次重生!
 
  陈老板笑了笑,收起了手机,老黑急坏了,胳膊无意识的抬了抬,似乎想阻 止,却终究没有动。
 
  「怎么样兄弟,没骗你吧,每个人都要交投名状的,我做副总的,就得让人 当着我的面操你思佳嫂子,这A级任务怎么样?比你妈的裸体录像挑战高吧。」 
  人啊,就是这样,其实你做什么选择,心理面早就有决定了,你只是需要找 一个说服自己的借口,看到自己的大哥都有所付出,自己为什么不能做呢?毕竟 是为了赚钱嘛。有钱了还怕什么呢。
 
  看来说服自己借口找到了,老黑暗暗下定决心。看来羊群效应确实挺管用, 别人都做了,自己还怕什么?此刻的老黑就是一直跟着跑的绵羊,他还不知道, 以他的才能,他是能当牧羊犬的。
 
  「那,既然大哥说了……我该怎么做?」老黑慢吞吞的问。
 
  「B级任务赏金是5000,但这是你的入门任务,所以赏金减半,250 0。」陈老板边说边掏钱「这是1500,按说该公司打给你的,我先给你吧, 完成任务后拿到剩下的1000。」
 
  老黑接过钱,不解的问,「怎么才这么点?我妈的裸体才值2500?」 
  「不然你还想要多少?都是女人,都是两个奶子一个逼,谁还比谁高贵怎么 着?别说洗浴中心的俄罗斯妹子才2000,北体周边的外围女也花不了多少钱 吧?你妈裸体都2500不算少了,再说这还是5折。」
 
  老黑彻底没话说了。憋了半天,他问「那我该怎么做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自己想办法吧,毕竟是你自己的任务嘛!你想偷拍也 行,想趁你妈睡着了脱光她也行,或者……」陈老板笑着拍了拍菲菲的小光屁股, 说「给菲菲分点钱,让她正大光明的跟你妈去澡堂去厕所拍都可以,毕竟是信息 化社会了,品牌代加工很正常的。」菲菲早就醒了,只是一直趴着装睡,不敢出 声。
 
  看来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老黑提上裤子,出门而去。
 
  「记得,一定要露脸,老板们要的是你妈的裸体,你小子别随便找个女人偷 拍了事啊。」
 
  「知道了」老黑轻轻的嘀咕一声。
 
  眼看正事办完了,陈老板躺在菲菲身旁,把脸贴住菲菲光滑的后背,一只大 手在菲菲圆润挺翘的屁股上摸索着。
 
  「嘤~~」菲菲装着刚睡醒的样子,「讨厌啦,别动,人家累坏了,让我休 息会」
 
  「别睡了乖,起来上班了!」陈老板原本摸屁股的手移到了菲菲的乳房上, 把玩着那一对浑圆的小可爱。
 
  「玩什么啊,刚刚玩的还不够啊,两个人都那么坏,一起欺负人家,把人家 抱起来操,还一个操另一个舔阴蒂,哪个女人受得了啊。」
 
  「呵呵,但是你不是很舒服吗?」
 
  「哼,还知道说。我舒服你不舒服啊?把人家当成什么馨馨,操的那么用力, 你不舒服啊?你们男人啊,就是喜欢变态的玩意儿,玩着一个,想另一个。」菲 菲可是个人精,刚刚只下了一个单子却被两个人玩了,虽然老黑也没操几下,但 自己总是吃亏了,他得在陈老板身上把这场子找回来。
 
  「骚货,真是浪,女人不就是被男人操的吗?」
 
  「我问你,那个馨馨真的很漂亮吗?她的逼有我的好看吗?」说完,菲菲以 69的姿势趴在陈老板身上,把湿润的淫穴对着陈老板的脸,手上还在不轻不重 的玩弄陈老板已经勃起的大阳具,「看来你真的很想玩那个馨馨啊,你看你的鸡 巴这么硬,哎呀,真臭,你的鸡巴好臭呀,馨馨才不会给你吹呢。」
 
  「快,快给我舔!骚逼!真他妈会撩人。」
 
  「馨馨才不要呢,你的鸡巴是臭的。再说,时间到了我该走了。」菲菲做势 要走。
 
  陈暗星一把按住菲菲的头,粗暴的把鸡巴插进菲菲的嘴里。看着菲菲不停的 呜呜呜的反抗,陈老板着急的说,「快点,快点舔我的鸡巴,馨馨,快,给你加 钟。」
 
  「是啦陈哥~~」菲菲目的达到,俯下了满是秀发的小脑袋,仔细的吸吮起 来。
 
                 七
 
  思来想去,老黑还是决定不找帮手,自己冒险偷拍赵丽裸体。
 
  其实他倒真想找个帮手去偷拍的,但无人能用啊,除了孔悦馨,自己没有女 性朋友能利用啊。要说以前老黑也是有几个备用女友的,凭着自己口活好会哄女 孩子开心,再加上自己在市区有2套拆迁豪宅,一些带眼睛的女孩还是愿意跟他 交往的,只是往往到最后关头,老黑一亮出自己的大杀器,女孩子往往受惊而逃, 矜持点的会找个借口离开,性子直的直接穿衣而去,太特么伤老黑自尊了。 
  不过平心而论,也怪不得人家女孩子,任谁看到老黑雄赳赳气昂昂的8厘米, 胃里不是一阵翻涌啊,8厘米长这么夸张,谁受得了啊。
 
  只有孔悦馨这个奇葩了。
 
  不能找人帮忙,那就自己上。
 
  在家里偷拍肯定是不行的。家里就两个地方能拍,卧室和厕所。
 
  卧室不行啊,进不去,以老黑的轻功造诣,最多只能趴在门上听啪啪啪的声 音,最多猜想出爹妈交合的姿势,想录入手机,却是不可能的。厕所就更不行了, 想要偷拍,至少需要能长时间待机的偷拍设备,那不得花钱买吗?有那冤枉钱还 不如办点正事呢,比如把自己的小刀修一修,车轮子不还破着洞吗。要么就从厕 所门上方的透气窗用手机偷拍,但也不行。自打老黑记事以来,那玻璃就没人擦 过,上面的灰比自己脸皮都厚,肯定是拍不到。
 
  老黑决定到老妈经常去的瑜伽会所试试。
 
  赵丽去的瑜伽会所老黑也去过,他知道那里有公共卫生间和浴室,平时人也 不多,只要找准时机,应该是有机会的。就这么办!
 
  第二天,老黑穿了一身运动服,带了顶帽子,来到了瑜伽会所。
 
  前台小姐怎么都不让他进去,以前台小姐的眼光来看,这小子长得贼敦实, 典型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型,隔着吧台都能感受到那股ktv跑堂的真性情,到 这里干嘛来了。任凭老黑怎么解释,小姐就是不让他进去,最后老黑无奈报上了 赵丽的名字,说是来看母亲的,前台小姐才放他进去。
 
  进去之后,老黑压了压帽子,他不能让赵丽看到他,不然可没法解释。运气 不错,今天人不怎么多,看来今天有机会一次成功。老黑知道母亲都是有单人教 练指导的,于是直接向母亲的房间走去。
 
  接下来发生的事,差点把老黑的前列腺吓出毛病。
 
  原来赵丽身穿紧身衣,正摆出一个老黑不认识的姿势,身子深深的弯下去, 屁股高高的翘着,由于是紧身裤,里面内裤的痕迹一目了然,最可气的是,那个 男性瑜伽教练正站在赵丽后面帮她下弯。但这小子站的也太近了吧,老黑明显看 到教练的下面鼓成一团,硬硬的顶在自己老妈的后面。
 
  老黑气坏了,他认识那个教练,听老妈说他叫稳健,姓什么不知道,只是妈 妈都喊他小建,自己也接触过一次,感觉他娘炮的很,老黑都怀疑他是受,所以 老黑对他感觉一直不错。没想到这个贱男竟然偷偷的用鸡巴顶自己老妈的屁股。 
  他本想冲进去暴打这个贱男一顿,但是转念一想,不能让老妈知道自己在这, 不然无法解释。再说难得今天没什么人,自己进来一次也不容易,不能白白放弃 这个机会。再说了,老妈明显知道这小建在吃自己豆腐,因为小建此时正在纠正 赵丽另一个动作,双手不停的划过赵丽的乳房。赵丽呢,双颊粉红,面露微笑。 明明就是许可的嘛。
 
  看到小建不停的和老妈「互动」,老黑心里苦啊,却又无可奈何。干脆,既 来之则安之,权当自己没看见,反正妈妈也是认可的,他想做什么随便。老黑这 么安慰自己。
 
  好不容易练习结束,老黑知道妈妈肯定要去厕所。连忙一溜烟的跑进男厕所 等着。
 
  此刻老黑的心跳非常快,他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进女厕所,是自己自 初中以来的梦想,一直没机会实现,却在这样的条件下实现,不得不说造化弄人。 
  三分钟之后,老黑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是妈妈的脚步声。老黑确定。看 来今天确实运气不错,在这段时间里,男女厕所一直都没人出入,看来,女厕所 这时里面是没人的。
 
  眼看赵丽走进厕所,听到关门的声音,老黑蹑手蹑脚的跟了进去。进去之后, 老黑发现左右两边各是四个隔间,于是老黑马上俯低身子,从隔板下面的空隙中 看去,果然,只能看到一双脚,不用说,那自然是自己亲妈赵丽的脚了,看来其 他隔间真的没有别的女人。老黑暗叫一声「yes~」时间不多,老黑赶紧打开 手机,开始录像。
 
  此时赵丽已经蹲下来了,老黑知道自己要抓紧每一秒时间,于是他猫着身子, 轻轻的走到赵丽隔间的正门口,慢慢的趴在地上,老黑知道,不在正面拍摄是拍 不清楚的。
 
  老黑抬头一看,直接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浑圆洁白的 大屁股,只是那屁股中间布满了乱蓬蓬的杂草,一条褐色的肉缝不甘屈服,从杂 草丛中掠过,直至那微微张开的菊花,而裂缝的另一头,赫然矗立着一颗已经勃 起肿大的阴蒂,阴蒂表面亮晶晶的,似乎刚被什么液体润泽过,随着赵丽的呼吸, 那条裂缝也跟着微微的张合,从里面散发出来的女性荷尔蒙气息,也被老黑贪婪 的吸入脑海。那销魂的女性气息,随着血液直达全身,老黑的鸡巴在母亲阴户的 刺激下,瞬间勃起。
 
  还好,老黑虽然这会脑子是晕的,但手上没停下来,手机对准了赵丽的阴户, 通过乔布斯的力量,把自己母亲的羞耻部位全部记录下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老黑的钢枪差点炸膛。因为他听到母亲一声娇喘,接着, 一股透明的液体从母亲裂缝中的小洞里渲泄而出,那些尿液是如此的充盈而有力, 似乎在发泄着女主人阴道的空虚和内心的不满,狠狠的撞击在便器上,另老黑没 想到的是,也许是自己被母亲壮观的泄洪给吸引了,自己的脸趴的更近了一些, 有几滴飞溅竟然飞到了老黑的脸上,更有几滴竟然落到了老黑的嘴上。
 
  老黑再也没能控制住,浑身一抖,打了个冷战。虽然老黑此时由于强忍,五 官都聚到一起了,可终于没有发出声音,没想到竟然因为看到妈妈撒尿的样子就 射了,看来电视上说自己有轻微早泄的毛病,还真得去验证验证。
 
  虽然射了,老黑却不敢动,手机继续记录着老妈的排泄行为,终于那股清泉 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那个迷人的小洞洞又再次出现在眼前。赵丽上下甩了 甩屁股,用纸巾擦了两下,就站起身,老黑也赶忙起身,由于裤裆湿了,他点起 脚走路的样子非常的奇怪,还好门口没有监控装备,要不然,人们会发现有个五 大三粗的真汉子,一跳一跳的从女厕所出来,跳进男厕所。
 
  老黑猛的想起,陈老板要母亲全裸,自己可以不拍母亲的乳房,但脸总要拍 到,不然人家不认账怎么办,于是,他躲在男厕所的墙后,只把摄像头部分露出 来,对准女厕所门口。
 
  果然不出所料,赵丽出门时,那张徐娘俏脸被手机拍个正着,幸运的是,赵 丽还洗了个手,这一转身腾挪的功夫,老黑就把母亲那曼妙的身子全方位记录下 来。
 
  直到母亲消失在画面里,老黑才关掉录像,进到厕所隔间,清理自己的内裤。 
  完事后,老黑打开手机,把声音静音,观看自己的劳动成果,没想到这么容 易就成功了,这2500赚得容易。老黑很高兴,想起自己以后开大奔的样子, 老黑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
 
  不知不觉的,老黑的目光再一次被手机画面吸引。
 
  「原来老妈的逼也挺好看的嘛,乱蓬蓬的阴毛是不是说明老妈被撞的次数太 多了呢,究竟是爹干的次数多还是别人呢?」老黑竟然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不管那么多了,赶紧交差去。
 
  老黑把再次勃起的鸡巴塞回内裤,左右看了一下,出门而去。
 
                 八
 
  老黑欣喜若狂,握住手机的手不停的颤抖。
 
  这绝对是一次毕生难忘的经历,没想到,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竟然这么顺 利就搞定了,不得不说这次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更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看到了 自己亲妈的骚穴,脸上还溅上了一点点从母亲尿道里喷洒出来的尿液,不知为什 么,老黑一直没舍得擦,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他确实很享受从那几滴尿液挥发出 来那一丝丝的腥骚,充满挑逗的女性气息,让他情不自禁的又硬了起来。
 
  先去找陈老板还是孔悦馨呢?这是个问题。
 
  赶紧交差就能拿到钱了,到时就能换个更粗的金项链,但是现在鸡巴好硬啊, 都是老妈那个漂亮的骚穴害得,算了,钱又不会跑,还是先找媳妇日一次逼吧, 这次一定能把媳妇再次操到潮吹。
 
  老黑几乎是颤抖的拨打了孔悦馨的号码。
 
  电话接通中,老黑在等待。
 
  孔悦馨不敢接电话,她怕身上的男生趁她接电话的时候突然猛力抽送,想要 不叫出声是很困难的。
 
  「谁啊,嫂子,真不会挑时候。」男人似笑非笑的说。
 
  「还能是谁,你别动,我接个电话。」孔悦馨赶紧安抚身上的男人,希望他 不要乱来。
 
  「哦,是我黑哥啊?你接吧,你接你的,我忙我的。」男人说完,又一次做 起活塞运动。
 
  手机还在响,孔悦馨心急如焚,生气的说,「让你停你就停,不听话,以后 别再上老娘的床。」
 
  男人似乎怕了,但还是笑嘻嘻的,说,「好好好,嫂子说啥就是啥。你接吧, 我保证不插你。」说完,还真的把沾满孔悦馨淫水的鸡巴从她紧凑的阴道里拔了 出来。
 
  孔悦馨这才放心,接通电话。
 
  「喂?庆环啊,怎么了,没事啊,我在和小小逛街呢。恩~~」原来男人是 不插她了,只是趁她接电话的时间,伏下身子去舔孔悦馨的小穴,她的骚穴刚刚 经历了一段不完整的抽插,现在整个阴部都是异常敏感,这坏小子完全不考虑电 话那边张庆环的感受,埋头就把孔悦馨的阴蒂吸进嘴里,这突如其来额的强烈刺 激的孔悦馨一阵发抖,忍不住叫了一声。
 
  老黑觉得奇怪,怎么老婆这么久才接电话,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啊,没事,小小刚刚戳了我一下,都是你,还查岗啊,让人家笑话我。」 孔悦馨倒是恢复的挺快,一边遮掩,一边用手推男人的头,想把他推开。
 
  男人就是想玩弄她,怎么肯被推走?于是牙齿轻轻的咬住孔悦馨的阴蒂,舌 头开始慢慢的绕着阴蒂打转,时不时微微的顶一下,两只手也不闲着,握住孔悦 馨两个34c的乳房,十个指头不停的搓弄,可爱的乳房在两只魔手的作用下不 断的变换形状。
 
  「有话快说,我还有事呢!」孔悦馨推了好几次,发现不仅推不掉胯下的男 人,反而每次都遭遇很强烈的抗力,自己推的越用力,阴蒂上的舌头就顶的越狠, 搞得自己险些叫出声来。干脆也不反抗了,集中精力把老公应付了再说。
 
  老黑呢,精虫上脑,只想赶紧抱着老婆狠狠的操,也没有发现孔悦馨语气上 的不正常,急色的说「没事啊,就是昨天没干完的工作,咱们今天继续啊?我现 在硬得很,保管你舒服。」
 
  听到老黑这样说,孔悦馨松了一口气,但是做爱被人打断的火气也随之燃起, 生气的说「你要死啊,现在跟我说这个,我旁边有人啊,你去去去,回家再说, 挂了啊,再打过来跟你没完。」说罢,不等老黑回复就挂了电话。
 
  「干嘛呀嫂子,这么生气啊,谁惹你生气了,告诉弟弟,弟弟跟他拼命去。」 男人明知道是老黑打来的电话,仍然笑嘻嘻的问孔悦馨。
 
  「……」孔悦馨不说话,佯装生气瞪着男人。
 
  「怎么了嘛嫂子,说啊,不会吧?难道是弟弟的舌头不好使?嫂子你的阴蒂 不顺服吗?」
 
  孔悦馨板着脸,说「不让你操不让你操,你非不听,怎么着,非要让你黑哥 听出来是不?到时你小新有几个脑袋,也不够拧的。」
 
  「那可不行嫂子」这个叫小新的男人夸张的说。「脑袋拧掉了不就挂了,要 拧还是拧弟弟的鸡巴吧,那个拧掉了也没事,最好是嫂子你亲自给我拧掉,省得 我黑哥麻烦,呵呵」
 
  「好啊,拧掉就拧掉,省得再去祸害别人家的女人。」孔悦馨说完,坐起身 来,一把握住了小新始终坚挺的大鸡巴。微微用力。
 
  「哦~好嫂子,我是没问题啦,你拧掉就是了,只怕嫂子今后的日子不好过 喽。哦~~」
 
  「死小新,还跟我贫嘴是吧?我有什么不好过的,你看看你吧,平时黑哥黑 哥的喊的热乎,说是早晚要报答你黑哥,结果呢?背后把人家老婆抱到床上,你 就是这么报答你哥的啊?」孔悦馨更用力了。
 
  「唉呦嫂子,轻点嘛。真想拧下来啊。」小新又爽又难受。
 
  「这都是我黑哥不好嘛,他对我怎么样我也没意见,可他不能冷落了嫂子啊 不是?嫂子你这么漂亮的女人,肯定天天都需要被男人呵护啊,你看」说着,小 新温柔的抚摸着孔悦馨的阴蒂,说「这么美丽的的花蕊,每天都要灌溉两次精液 啊,不然就太可惜了。」
 
  「玩了人家的老婆还卖乖,真不知道你黑哥怎么认识你这样的人的。」孔悦 馨说完也忍不住了,笑了。
 
  「哪有啊,我这是替我黑哥出力呢,我黑哥平时太辛苦了,我在床上帮帮我 黑哥,让他省省力,也让嫂子舒服舒服,不是挺好吗?」
 
  「别废话了,快点,把刚刚没干完的事干了,正要高潮呢。」孔悦馨看来是 忍不住了。
 
  「嫂子,这么说,你被弟弟操的高潮了?」小新抓着机会就要挑逗孔悦馨。 
  「操你妈的,别说话了,快操进来啊,逼逼痒死了。」孔悦馨急得骂了出来。 
  「好好好,你别操我妈,我妈不经操,还是我操你好了。」说完,小新把鸡 巴对准了孔悦馨的阴道,那里早已是一片泥泞,不知道是小新的口水还是孔悦馨 的淫水,小新一用力,16厘米的鸡巴全根进入。
 
  「啊~~爽~~就是这样,好弟弟,用力啊~~嫂子好舒服,操吧,用力操, 狠狠的操嫂子,嫂子需要你的大鸡巴。」
 
  「舒服吧嫂子,我的鸡巴粗不粗啊?」
 
  「粗,粗死了~啊~~弟弟的鸡巴啊~~~又粗又长~~啊~~啊~~用力~~ 就是那里~~又粗又长啊~~插的嫂子舒服死了。」
 
  「嫂子啊,平时看你端庄文静,一副良家妇女的样子,怎么一上床,什么粗 话都出来了,活脱脱的一个淫妇啊,为什么啊,难道是我黑哥调教出来的?」小 新一边操一边问。
 
  确实,这个问题孔悦馨自己也很奇怪,自己不光平时乖巧可爱,就连和老黑 在床上也是中规中矩,可不知为什么,一和老黑之外的男人上床,自己就完全变 了个人,不仅言辞放荡,而且肆无忌惮,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越是乖巧 听话的女人,压抑的越多,爆发时也更猛烈吧。
 
  「是不是啊嫂子?是不是我黑哥把你调教出来的?还是你本身就是一个淫荡 尤物啊?」小新还在不依不饶。
 
  「操你妈的小新,有力气说话,还不如用力操嫂子呢,跟你说,今天不把嫂 子操尿了,以后别上嫂子的床!」
 
  小新接了圣旨,把孔悦馨的两条美腿扛在肩上,轻轻的吻了吻,便狠狠的顶 了起来。不怎么隔音的宾馆里再次响起孔悦馨销魂的呻吟声。
 
                 九
 
  啪啪啪的声音不曾停歇,孔悦馨额的娇喘呻吟也没有一丝停顿。
 
  剧烈的肉体碰撞让床上一对男女都无比畅快,每次抽插,小新胯下那根16 厘米的鸡巴都全部进入到孔悦馨的阴道里面,连那对沉甸甸的蛋蛋,也狠狠的砸 在孔悦馨的大阴唇上,那啪啪啪的声音就是从这传出来的。
 
  随着鸡巴不停的进出,大量的淫水也被带了出来,小新看来是个玩弄女性的 高手,每次拔出都是刚露龟头,插进的时候却又连根到底,时不时还扭动几下腰, 让鸡巴在孔悦馨的阴道里转圈,双手狠狠的抓住孔悦馨的两只大乳,偶尔也会揉 一揉阴蒂,撩弄一下屁眼,孔悦馨被他的技巧弄的神魂颠倒,随着激烈的碰撞, 孔悦馨感觉自己就像是大海上的一叶扁舟,随着风暴上下起伏,自己一点力也用 不上,完全被摆布了。
 
  被征服也是女人都有的快感吧。她这样想。
 
  又是一阵狂风暴雨的抽插,现在小新完全胯在孔悦馨身上,两手按在孔悦馨 两条粉白的大腿,把她的腿分成了一个M的形状,这样,孔悦馨美妙的淫穴就完 全暴露在小新的阳具面前,小新得理不饶人,一边猛插骚穴,一边观察着孔悦馨 面部的表情,他喜欢看女人因为自己的耕耘而面部扭曲的样子,跟别说是黑嫂了。 
  「不行啊~~啊~~你~~你太强了~~太强了啊~~你太会玩女人了~~ 天啊~~~要到了~~~弟弟~~嫂子到了~~~啊~~~~~。」
 
  小新知道孔悦馨高潮了,猛的拔出鸡巴,强力的刺激与突然的空虚形成一股 压力,紧接着,一股清澈透明的喷泉从孔悦馨的尿道喷射而出,由于孔悦馨高高 抬起的大腿,那股喷泉因为角度原因,全都洒在孔悦馨的乳房上面,只有末尾一 阵没有力量的潮吹,尽数淋湿了孔悦馨那漂亮油亮的阴毛。
 
  小新满头是汗,自豪的欣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经过自己一番摧残,美丽的 黑嫂已经抵挡不住,交出了甘甜美味的潮吹,现在黑嫂孔悦馨只剩下大口喘息的 力气,乳房上晶莹剔透的水滴随着呼吸的频率,不停上下起伏。
 
  孔悦馨是喷了,小新还硬着呢,于是小新扶着仍然100% 坚挺的大鸡巴, 对准洞口,再一次一插到底。只是这次,孔悦馨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轻轻 呻吟一声。
 
  小新趴在孔悦馨身上,用舌头舔吸她乳房上的潮吹,不一会,两个乳房就被 小新的舌头扫了一遍,那些美味的潮液也被小新尽数吞进肚里。
 
  小新看着美丽的嫂子,忍不住俯下身去,和嫂子吻在一起。
 
  也许是受到这么强烈的抽插,作为回报,孔悦馨积极的回应着小新的拥吻, 丝毫不在意小新的舌头上沾满了自己的潮吹。女人的潮吹是咸的,只有精虫上脑 的男人才觉得甜美可口,但孔悦馨似乎并不在意吸到自己的潮吹,两条舌头不停 的交缠触碰,小新粗壮的下体也不停歇的进攻嫂子已经崩溃过一次的阵地。 
  「嫂子,你真美,我爱你。」小新闭着眼睛,一边吻一边顶一边说。
 
  「我也爱你弟弟,我喜欢你操我。啊~~」孔悦馨上下被玩弄,已经失去理 智。
 
  「嫂子你又喷了,你真是难得一见的女人,又漂亮又淫荡,还会喷水,嫂子 你知道吗?只有十分之一的女人会喷水,我黑哥真有福气,找你做老婆。」小新 说完,不甘心似的用力顶了几下。
 
  「那有什么用,你黑哥的媳妇,现在还不是在你胯下躺着,被你的大鸡巴操 弄?」孔悦馨骚骚的说。
 
  「嫂子,来,换个姿势吧。我们用狗交式。」小新说完拔出鸡巴,跪在床上。 
  「就你花样多,喜欢羞辱嫂子,嫂子是母狗吗?」孔悦馨媚笑着白了一眼小 新,乖巧的趴在床上,上身伏低,高高的撅起屁股。
 
  「嫂子,你是母狗,是风骚淫荡的小母狗,我是大鸡巴公狗,我要操你了。」 小新说完,扶着鸡巴,从后面插进孔悦馨的阴道。
 
  「啊~~好舒服~~对~你是大公狗~~你是大鸡巴公狗~~是大狼狗~~~ 舒服~~好深啊~~好棒~~~我是~~我是你的小母狗~~我骚~~我是骚货~~」
 经历连续高潮的孔悦馨再也经受不起小新粗大鸡巴的洗礼,叫床已经不择手段了。 
  「哦?我是公狗,你是母狗,那我黑哥呢?是什么?」小新一边操老黑媳妇, 一边戏虐额的问。
 
  「我不知道~~啊~~不~~不知道~~」孔悦馨被操的快说不出话了。 
  「说!是什么!!我黑哥是什么!!你老公张庆环是什么?是!什!么!啊!」 小新也够坏了,每问一句,就狠狠操一下,又深又重,最后几个字简直是咬牙切 齿喊出来的。
 
  「啊~~我不行了~~又要尿了啊~~好粗啊~~深~~好深啊~~」孔悦 馨再次来到绝提的边缘。
 
  「是什么?告诉我~你老公张庆环是!什!么!」小新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 了。
 
  「啊~~他~~他是~~是黑狗~~啊~~尿了~~」孔悦馨再次潮吹喷水。 
  「大声点!我听不到!是什么!」小新还是继续抽送。
 
  「是黑狗~~啊~~他是黑狗~~」孔悦馨快被操哭了。
 
  「谁是黑狗?说清楚。」小新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我老公~啊~我老公张庆环~~张庆环是黑狗,他~~他一直都是黑狗~~」 孔悦馨完全失控了。
 
  「爽死我了,我的小婊子嫂子,快!再叫,说些我喜欢听的,我快射了!」 小新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啊~~好哦~~我说~~我是~~我是你的母狗~~你黑哥~~啊~~好 粗~~你黑哥是一只黑狗~~他~~哦~~他是一只~~鸡巴小小的~~~啊~~~ 黑狗~~哦~~好爽~~他的老婆~~馨馨~~逼里痒得受不了~~只有~~找 小新弟弟~~的狗鸡巴~~才能止痒~~小新弟弟~~的狗鸡巴~~~啊~~啊~~~
 啊~~~最粗~~最大~~比黑狗张庆环~~的鸡巴~~~啊~~~捅死我了~~~ 啊~~~大好多~~~弟弟~~你快射给嫂子把~~~嫂子真的~~不行了~~ 啊~~又尿了啊~~~~~」
 
  孔悦馨控制不住,再一次喷射而出,也在同时,小新的鸡巴一阵抖动,浓稠 的精液劲射而出,一股有一股,足足射了7下,把所有的精液都喷到了孔悦馨的 阴道深处,直到再也射不出来。鸡巴却仍是不停的抖动。
 
  折腾够了,两人都没力气说话,孔悦馨软软的趴在床上,床单上的潮吹凉丝 丝的,冰的她的肚皮不太舒服,但她没精神动了,小新的鸡巴也滑出了孔悦馨的 阴道,自己也热的一身的汗,于是趴到孔悦馨身上,软绵绵的鸡巴仅仅的贴在孔 悦馨的大白屁股上,舒服的他闭上眼睛。
 
  「太,太舒服了,嫂子,你真是十足的尤物,我爱死你了。」小新上气不接 下气。
 
  「嫂子也是,嫂子今天射好多,腿都软了。」
 
  「嫂子舒服了吧,我厉害吧,比我黑哥,啊不,比你家那头黑狗厉害多了吧。」 
  「嗯。你最厉害。」高潮过了,孔悦馨不想在黑狗问题上说更多。
 
  「休息一会,我还想要嫂子。」
 
  「不行了,今天我已经不行了,待会还的回家,下次再玩吧」
 
  小新还想再说什么,孔悦馨笑着对他说,「今天不能让你再操了,不过呢, 奖励你来给嫂子洗澡。」
 
  小新一愣,随即欢呼一声,抱着他美丽的黑嫂走进浴室。
 
                 十
 
  孔悦馨早赶慢赶,终于在下午4点钟赶到了老黑家里。
 
  老黑早就脱个精光,在屋里踱来踱去。这是老黑新学的招式——热饭。
 
  孔悦馨刚一进屋,老黑就跳过去,一把抱住她,开始脱衣服。
 
  老黑这一下还真吓了孔悦馨一跳,之间一个浑身赤裸只带一条大金链子的光 头真汉子,像受刺激一样直冲过来,那一瞬间,孔悦馨有点反胃,她想到一个刚 用过的词——黑狗。
 
  那一副寻欢求爱的样子真像一条狗。
 
  好不容易剥光了老婆,老黑拉着孔悦馨像卧室走。孔悦馨惊讶的发现,老黑 竟然把自己拉进了老黑父母的房间。
 
  老黑躺在床上,岔开腿,示意孔悦馨爬上床给他口交。
 
  「怎么在这里啊,去你屋子啊。」孔悦馨有点不适应。
 
  「就在这把,这里舒服,换换环境。」老黑催促到。其实为什么在这里做爱。 真正原因只有老黑知道。
 
  孔悦馨不想多说什么,她懒得说,她知道,只要早点让老黑发射就行,最好 是走火。于是孔悦馨趴在老黑腿上,开始吞吐老黑的鸡巴。
 
  老黑舒服的扬起头,憋了一天了,终于找到发泄的机会。他一手按住孔悦馨 的头,让她含的更深,一手打开床头柜,在里面摸索着。
 
  这个床头柜里面全是赵丽的内裤。
 
  赵丽有两个放内裤的地方,一个是这个床头柜,用来放平时正常穿的内衣裤, 另一个地方是她的柜子,里面第二层放着她特殊时间穿的特殊内裤,就是那种用 料更少,更薄,开口更多那种,当然还少不了跳蛋和假鸡巴,赵丽虽然年纪大一 点,娱乐精神却比儿子还高。
 
  老黑摸索了一会,抓出来一条纱质感觉的内裤,放到眼前一看,操,竟然是 一条几乎透明的乳黄色丝质小内裤,内裤非常小,很轻易的透过两层布料看到自 己的手,除了裆部用棉布,几乎全是透明的,前面中间还有一个可爱的黄色小蝴 蝶结。
 
  老黑把内裤按到脸上,想着自己母亲下体的样子,他今天已经幻想一天老妈 的下体了,尤其是那乱蓬蓬的阴毛的喷水的样子。老黑的鸡巴更应了,竟然破天 荒的快达到8。5厘米。
 
  「老妈的阴毛那么多,这内裤能遮到什么啊,前面这么小,估计妈妈的阴毛 有很多都露到外面吧?」老黑不禁想到「再说了,老妈黑色的阴毛配上这乳黄色 的小内裤,能挡着什么啊,老妈穿这条内裤啊,肯定很明显的能看到下面漆黑一 团,要是距离近点,估计还能看到那些从孔隙处钻出来的阴毛呢。」
 
  老黑忍不住了,把孔悦馨跪着放在床上,他要从后面操她,这样,他就能一 边操一边闻老妈的内裤了。
 
  孔悦馨却不这么想,刚刚被小新这个姿势玩的尿了一床,才刚洗干净,又要 来。不自觉的,她脑子里想到一个刚刚用过的词——黑狗。
 
  老黑不管那么多,他一手扶着孔悦馨的屁股,一手拿着老妈的内裤闻着,插 了进去。
 
  孔悦馨下午刚被16厘米的鸡巴插过,现在老黑的鸡巴进去就像大海里面涮 拖把一样,完全没有感觉。老黑却不一样,他第一次体会到变态的快感,鸡巴一 边耸动,一边贪婪着闻着母亲赵丽的内裤,虽然那只是一条洗干净的内裤,但老 黑也能从上面闻到母亲的味道。
 
  实在忍不住了,老黑舔了起来。
 
  冤冤相报何时了。张勇舔了老黑老婆的内裤,老黑就舔了张勇老婆的内裤。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这边孔悦馨想早早了结这件事,于是暗暗夹紧了阴道,嘴里面也跟着叫起来。 「啊~~怎么回事~~今天你好有力~~我不行了~~我要高潮了~~」说完, 屁股还一下一下的向后顶,迎合老黑的抽插。
 
  「厉害吧,这么快就求饶了?看我操不死你。」老黑说完,卖力的耸动屁股。 
  「啊~~真不行了~~在这里做~~好敏感~~真怕你爸突然回来~~要高 潮了。」
 
  「怕什么,要回来也是我妈回来,她看到我跟你操逼的样子,一定很吃惊。 到时我就现场表演操逼给她看,让他看看她的儿媳妇是怎么被操的高潮的。操, 我来了!!」
 
  老黑不负众望,顺利射出。
 
  老黑看了一下表,还不错,顺利超过3分钟。
 
  「怎么样,爽不爽?」老黑十分得意。
 
  「厉害死了,你今天真棒,每次都插到地方。高潮来得特别快。」孔悦馨迎 合他。
 
  「哼~我还没出力,你就倒下了!!」
 
  孔悦馨强忍着没笑。
 
  要赶紧收拾战场了,再不然爸妈就要回来了,客厅里面孔悦馨的内裤,胸罩, 袜子扔了一地。现场一片狼藉。
 
  穿好衣服收拾赶紧,孔悦馨借口离去。
 
  老黑百无聊赖,躺在床上看自己偷拍的视频。
 
  「原来妈妈的阴道是这样的啊,真想摸摸看。」老黑又开始胡思乱想。
 
  5点半,张勇和赵丽都回来了。
 
  看到赵丽,张庆环心里怪怪的,他总觉得赵丽没穿衣服,盯着看一会,似乎 就能看到她里面的胴体,赵丽跟他笑着说话,他又有点心慌。
 
  不能再这样下去,他决定出门,去找陈老板交差。
 
  匆匆跟父母打个招呼,老黑就出门了。
 
  「哎,你的内裤怎么乱扔啊,快收拾一下。」张勇发现了床上的乳黄色内裤, 原来老黑忘了把它收回去了。张勇说完就去客厅看电视了。
 
  赵丽走来一看,哎?我明明收好的啊,怎么会在外面呢?赵丽把内裤拿了起 来,这么湿?赵丽放在鼻子下面一闻?这个气味,难道是?赵丽感到一阵心慌。 
  没想到儿子竟然玩弄自己的亵裤,难道儿子对自己有想法?还是单纯的发泄 呢?赵丽在心慌的同时,阴道竟然有一丝湿润。
 
  老黑走到楼下,电动车已经被老爹张勇修好了,一群小毛孩正骑在上面玩耍。 
  「滚滚滚,别耽误爷干正事。」
 
  小毛孩一哄而散,远远的躲开。
 
  看到这么多小孩都怕自己,老黑得意坏了,骑上车,行驶到那群小孩旁边, 狠狠的瞪了一眼,说「好好活着吧!」言罢,绝尘而去。
 
  骑上小刀的老黑信心满满。
 
  「等我有了钱,先买大金链子,然后是名牌化妆品,最后再买个大奔,哈哈, 月薪5万,我前进的道路上谁也拦不住我!!」
 
  老黑得意极了,迎着风,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谁也拦不住我~~~」
 
  眼看都快8点了,说好的7点到呢,怎么还不来?太没时间观念了,陈老板 气坏了。
 
  没办法,老黑在十字路口举旗子呢。
 
  未完待续,持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