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修订版)(29)【作者

2017-04-25人气:

 字数:54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九章车震三十六式
 
  苏继红的喉咙里发出一声长吟。
 
  这姿势是mini随车附带的车震三十六式中的一种,这可是经过无数前辈 实践总结出的,那舒爽感难以言表。
 
  王逸只感觉三分之一的肉棒都插进了苏继红的直肠,直肠中炙热的温度,几 乎要将肉棒融化。
 
  苏继红身体无法动弹,脑袋扎在副驾驶下面,完全是一副受虐的模样。 
  王逸强忍住要射的冲动,连续疯狂的抽插,终于在无法控制体内洪荒之力的 最后时刻,苏继红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全身剧烈的抽搐起来。
 
                噗——
 
  王逸趴在副驾驶的仪表盘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感觉到苏继红的直肠,一阵 痉挛抽搐。
 
  站在车外观摩的大强,此时也掏出裤裆里的阳具,将浓烈的精液喷射在mi ni轿车的外壳上,喘了几口粗气,四下张望了几眼,骂了句:「我操!」 
  便向小树林外走去。
 
  王逸将苏继红扶起来,放到副驾驶座位上,苏继红斜躺在副驾驶座位上,闭 着眼一阵哼哼唧唧。
 
  「太他妈爽了,没想到一边做爱一边骂街会这么爽……老公,你是怎么想到 假装偷情的这个方法呢,这比平时做爱要刺激多了……」
 
  「呼呼……」王逸喘着粗气,坐在驾驶座上,道:「我也没想到这么爽,真 的是好有感觉……尤其是你越骂我就越兴奋,听的我心里痒痒的,全身仿佛有使 不完的劲,就想操死你个小骚货。」
 
  苏继红听王逸说完,坐起身子,伸出白皙的胳膊,搂住王逸道:「好舒服, 咱们去酒店开房吧,再试试别的,这次你假装是个入室强- 奸犯,而我是个在家 的主妇……啊,想想都觉的好兴奋,你看我下面又湿了……」
 
  「还来?你想累死我呀!」王逸怒道,「这几天你好好去锻炼锻炼身体,如 果要演,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咱们全来真的。到时可别演到一半,你喊疼,要我 停手!」
 
  「好呀,好呀……」见王逸答应,苏继红面色一喜,开心的喊道。她伸出那 条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搭在王逸身上,说道:「今晚刘颖和他男朋友出去约会, 肯定一晚上不回来,你晚上去宿舍陪我……」
 
  苏继红边说,边把另一条笔直修长的美腿翘在副驾驶仪表台上,两条腿大张 着,空调口正对着她的小穴吹,一脸的享受。
 
  「晚上我还有事,你自己上网看电影。」
 
  王逸穿上衣服,不为所动。
 
  见王逸要走,苏继红的小嘴立刻嘟了起来,撒娇道:「不嘛,不许走……人 家还想要!」
 
  王逸只感觉一个头两个大,以前没女人的时候,天天想着干那事,现在可好, 整天累的跟孙子似的。
 
  「你说说你,以前多矜持一个女孩子,现在可好,怎么跟个小骚货一样,光 想着干那事?」王逸板起脸说道。
 
  苏继红咯咯一笑,把两条长腿都放在王逸身上,小脚丫还顽皮的在王逸两腿 间磨蹭着,嗲声嗲气道:「你操人家的时候,不是说人家是小骚货吗……人家就 是你的小骚货吗,你可不许不理人家……」
 
  王逸见苏继红一脸讨好的表情,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认真道:「我晚上有正 事,等忙完了再好好摆弄你,到时候非干的你哭鼻子,求饶不可!」
 
  听王逸如此一说,苏继红妩媚的一笑,一张娇艳的小嘴又凑了上来,紧紧贴 在王逸的嘴巴上。
 
  ……
 
  将苏继红送回宿舍,王逸看了看手机里,关美和胡雅的未接电话,索性也不 打算回了,只是陪苏继红,就折腾了大半天时间,如果再和这两个女人有什么瓜 葛,不死也得丟半条命。
 
  俗话说的好,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呀!
 
  王逸打车来到前天晚上扔丰田霸道的地方,车已经被拖走了,人来人往的街 道上与以往别无二致。
 
  他又在附近转了转,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之处,回想先前问苏继红,这两天 也没有见可疑人去万达调查耿沙沙,心中不免嘀咕,「难道真像耿沙沙说的,霍 家就此罢手了?」
 
  王逸正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转,没留神左肩膀被迎面一个人撞了一下,因为 左肩有伤的缘故,疼的他直裂嘴。
 
  不等王逸发火,对面那人忙连声抱歉,道:「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 刚才没注意!」
 
  王逸一看,撞自己的居然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约莫二十岁左右,白皙的 皮肤,瓜子脸,高高的鼻梁,双眼皮,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正盯 着他在看。
 
  「哦,没事……」
 
  见对方是个年轻女孩,王逸的气消了大半,随口说了两句,便继续往前走去。 
  但是,随着王逸的背影渐渐消失,年轻女孩的嘴角忽然露出一抹揶揄的笑意, 身形一动,尾随王逸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
 
  因为答应王逸不出去,耿沙沙这一天百无聊赖,只能抱着零食在客厅里看电 视,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翘在茶几上,精致的白皙脚丫调皮的来回晃动着。 
  看完了几集电视剧,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耿沙沙将吃了半袋的薯片扔到一 边,无聊的趴在沙发上,将沙发靠垫垫在肚子底下,拿起平板电脑玩游戏。 
  这时,防盗门忽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她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警惕的 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
 
  别看耿沙沙嘴上说不怕,其实心里慌的很,否则王逸不让她开手机,依她的 脾气怎么可能会听。
 
  不多时,防盗门被打开,一个身材高瘦的人,拎着旅行箱走了进来。
 
  耿沙沙一看进门的是冯倩,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到底出什么事了,打了个电话就关机,吓的我连夜坐飞机往回赶!」冯倩 将旅行箱放到墙边,走进客厅问道。
 
  「呜呜呜,出大事了,我,我……」
 
  耿沙沙见到冯倩,嘴角一歪,像个小孩子一样扑进她的怀里,眼泪如同断了 线的珠子似的往下落。
 
  「乖,别哭……到底出什么事了,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你!」
 
  冯倩搂着耿沙沙重新坐回到沙发,满是关切的问道。
 
  耿沙沙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缩在冯倩的怀里,一五一十的把前天晚上发生的 事,讲了一遍。
 
  当冯倩听到霍才等人,把耿沙沙强行掳走,带到他们的淫窝,准备大肆折磨 蹂躏一番的时候,气的柳眉倒竖,眼角间显出几分英气。
 
  冯倩完全一副男人打扮,帅气的寸头,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这样英俊 的男孩真不知要迷死多少小女生。
 
  此时,听到耿沙沙受辱,眼底显出一抹厉色,更显的他英气十足。
 
  谁知耿沙沙后面的话,峰回路转,斜刺里杀出个弟弟,居然背着她在二十多 人的围攻下,杀出重围,逃了出来。
 
  「沙沙,你离家出走的时候,才十七岁……你弟弟那时才十一,如今都过去 六、七年了,你还能认出他?」
 
  冯倩微微皱眉道。
 
  「男孩子变化大,具体长相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除了 我弟弟,谁又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我?」
 
  冯倩点了点头,耿沙沙说的也确实不假,如果没人相救,耿沙沙那晚就算不 死,肯定也要扒层皮。
 
  「沙沙,我知道你找到弟弟是件好事,但是……我总觉得这件事有些太巧了!」 
  冯倩心思沉稳,又在商场历练了两年,心里总觉得这事有些蹊跷。
 
  「看你,只要我身边有男的,你总是疑神疑鬼的!」
 
  耿沙沙从冯倩怀里坐直身子,嘟着小嘴,靠在沙发上,一脸的不高兴。 
  「我没有呀,沙沙……那些臭男人可坏了,我是怕……」
 
  不等冯倩说完,耿沙沙生气的打断道:「他是我弟弟,不是什么臭男人,再 说……」
 
  耿沙沙顿了一下,面颊泛起一抹红晕,甚是娇媚。
 
  冯倩看出耿沙沙另有隐情,伸手又将耿沙沙搂进怀里,脑袋贴着她的面颊, 关切道:「宝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其实,我以前只和你说过,我有一个弟弟,并没有和你说我和他的关系。 我吧……初三那年,差不多刚过完十五岁的生日,当时正是身体发育的时候,父 母也不在身边,我有一次就用奥利奥骗我弟弟,嘬我的奶头,给我舔小穴……」 
  耿沙沙声音很低,这些个人的小秘密,她实在有些难以启齿。
 
  「啊……」
 
  冯倩微微一惊,用手指轻轻撩起耿沙沙鬓角的秀发,嘲弄的笑道:「没想到 你个小骚狐狸,那么小就开始勾引自己的弟弟了。」
 
  「讨厌了,跟你说正事,你又笑话人家,不跟你说了!」耿沙沙撒娇似的扭 过头去,不再理冯倩。
 
  「宝贝,我没笑话你,快给我说说,你们当时都做过什么?我听着很兴奋… …」
 
  冯倩双眼放光的说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耿沙沙说以前和她弟弟的那些 荒唐事,身体莫名的有些冲动。
 
  见冯倩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耿沙沙咯咯一笑,凑近冯倩小声道:「开始我 用奥利奥骗他吃我的奶头,后来我又用帮他做作业威胁,让他舔我的小穴……我 弟弟小时候,胆子可小了,什么事都听我的,后来我就经常玩他的小鸡鸡,你不 知道……他第一次射精,就是射到我的嘴巴里,咯咯……」
 
  耿沙沙边说,边咯咯的浪笑起来,陷入到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冯倩伸出手,轻轻抚摸耿沙沙光滑白皙的皮肤。
 
  耿沙沙只穿了三点式,冯倩的手,很容易便伸进她黑色蕾丝花边的胸罩里, 一只手轻轻撩起她的胸罩,挤压她粉红色的乳头,嘴巴则含住另一只,一边吸吮 一边问道:「是这样吃你的奶头吗?」
 
  耿沙沙靠在沙发上,微闭双眼,一副享受的表情,嘴里哼哼着,「对,对… …就是这样,啊,啊,好舒服……」
 
  「快,再给我说说,你还和你弟弟做什么了?」冯倩一边吸吮耿沙沙的奶头, 一边把手伸入到她的黑色蕾丝小内内里,在那滑腻的阴唇内来回摩挲,不多时便 有湿滑的淫水流了出来。
 
  冯倩想象着耿沙沙和他弟弟一起玩的荒唐画面,感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后来,啊,啊……后来过了两年我俩的事,就被我爸发现了,啊,啊…… 他狠狠打了我一顿,然后没过多久,我就离家出走了,不过……他救我那天晚上, 我俩上床了!」
 
  耿沙沙忽然很有兴致的说道,想起那晚的疯狂情景,她小穴里的淫水更是奔 涌而出。
 
  「什么?你和你弟弟做爱了?」
 
  冯倩停下手里的活,吃惊的问道。
 
  「恩啊。」
 
  耿沙沙瞪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盯着冯倩,点了点头。
 
  「你,你怎么能和臭男人做爱呢,多脏呀!」冯倩显出不悦之色道。
 
  「哼,我和他流着一样的血,十五岁我就吃他的小鸡鸡,你嫌他脏,不如嫌 我脏……以后别碰我!」
 
  耿沙沙拉下脸子,把冯倩的手,从自己胸前拿开,挪了挪屁股,坐到沙发另 一边,胳膊放在扶手上,拄着小脑袋,不再理冯倩。
 
  冯倩见耿沙沙真生气了,又凑到耿沙沙身边,把手悄悄攀上她那两只傲人的 双峰,讪笑两声道:「我没嫌弃他呀,他是你弟弟,也就是我弟弟……只是我怕 他是冒充的,就是为了占你身子,你不知道那些男人为了上你,什么花招都想的 出来的。」
 
  「呸,你以为我弟弟是那些臭男人呀!你不知道,那晚我骗他上床有多费劲, 解放军劝伪军投降,估计都不会那么麻烦……」
 
  耿沙沙白了冯倩一眼,继续说道:「你光说我,就不说说你自己……你不是 很喜欢看我被人搞吗?你那个美国同学,那个金发洋妞来找你,你非要我和她搞, 身上一股怪味恶心的我好几天吃不下饭去!」
 
  冯倩知道这次耿沙沙是真的气的不轻,忙赔笑道:「宝贝,别生气了,是我 不对……来,给我说说你弟弟是怎么上你的,我好想听……」
 
  冯倩的手又探进耿沙沙的黑色蕾丝小内裤里,嘴巴叼住她的乳头,轻轻吸吮 起来。
 
  「啊,啊,你……你不知道,我弟弟的肉棒,插的我好,好舒服……小穴里 高潮,和阴蒂完全不同,就像触电一样,又像是海浪,一波接一波,久久不息, 那种感觉,啊,啊,简直太舒服了……」
 
  耿沙沙闭着眼,回忆那晚高潮时的感觉,满脸的陶醉。
 
  听着耿沙沙舒爽的浪叫,冯倩全身莫名的兴奋,两腿间的小穴,也开始湿润 起来。
 
  咚,咚,咚咚。
 
  突然,防盗门外传来四声清晰的敲门声。
 
  「呀,我弟弟回来了……」
 
  耿沙沙睁开双眼,轻呼道。
 
  「你怎么知道是你弟弟回来了?」冯倩疑惑道。
 
  「我弟弟和我约好的暗号,两长两短,不会有错的!我弟弟聪明吧,嘻嘻… …」
 
  耿沙沙开心的笑道。
 
  冯倩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说道:「那我去开门,他既然是你弟弟,那我们 也该认识一下了。」
 
  就在冯倩要去开门的时候,耿沙沙忽然眼珠一转,道:「你不是很喜欢看我 被别人搞吗,想不想看我被我弟弟操?」
 
  冯倩身子一顿,刚想拒绝,但脑海中浮现出,耿沙沙撅着雪白的大屁股,被 男人在后面用力抽插的场景,她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兴奋,这种感觉十分的复 杂,就像是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上。
 
  就在这犹豫的功夫,冯倩被耿沙沙拉回客厅,塞进那面有大玻璃的衣橱里。 
  这衣橱是冯倩订制的,可以从里面看见外面,而外面看上去只是面普通的穿 衣镜。
 
  做完这一切后,耿沙沙忙不迭的跑去开门。
 
  不多时,王逸走进屋内,看到耿沙沙只穿着一条黑色的三角蕾丝小内裤,和 黑色的蕾丝胸罩,那惹火的身材尽显无遗,忙别过头去,不敢再看。
 
  他早上刚和耿沙沙干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又和苏继红干了大半天,身体实在 有些吃不消了。
 
  见王逸不敢看自己,耿沙沙心中暗笑,伸出白皙纤细的手臂,揽住王逸的脖 颈问道:「出去这么久,可把姐姐担心坏了,有什么发现吗?」
 
  耿沙沙的声音绵软慵懒,就像是小猫的爪子,一下下挠在王逸的心窝里,痒 的他全身难受,只想把这撩人的尤物按在身下,疯狂发泄一番。
 
  王逸一侧身,耿沙沙搭在他脖颈的胳膊滑落下去,说道:「没发现什么异样, 但咱们还是要多加小心为妙!」
 
  耿沙沙见没有奏效,心中暗笑,于是妩媚的走到王逸身边,拉起他的手说道: 「小弟,你为姐姐的事跑了大半天,一定累了吧?来,坐这姐姐给你倒杯水喝。」 
  耿沙沙和王逸并排坐在沙发上,给王逸倒了杯水,王逸端着水杯,眼睛盯着 电视,他不看耿沙沙都知道,现在她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肯定是翘在一起,斜靠 在沙发上,尽显凹凸有致的身姿。
 
  此时,躲在衣橱里的冯倩,见王逸十分年轻,有些面熟,但是想了半天也没 有什么头绪。王逸和冯倩只见过一面,而且当时是分头还穿着西装,与现在平头 T恤的模样大相径庭,她认不出也并不意外。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