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七天诡话】(第一个故事:洋娃娃)【作者:

2017-04-25人气:

 字数:2618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个故事 洋娃娃
 
  68年,这一年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已经到了最红最热的时候,全国 兴起的打到“地富反坏右”的斗争进行的如火如荼。
 
  这一年,16岁的王美丽光荣的成为一名捍卫伟大领袖的无产阶级红卫兵小 将。这是她进入高中的第一个学期,校长和班主任已经被她打到。在她眼里这些 人就是用孔孟思想麻痹无产阶级工农群众劳苦大众的臭老九,是替封建主子讲话 卖命的狗腿子。班主任是教授数学的陈静老师,师范大学刚刚毕业的她刚过完2 3岁的生日,正是大好年华,再过半年就是她与地理老师赵路的婚礼。这个比王 美丽大不了几岁的女人,竟因为在课堂上因为王美丽的胡闹,说了她几句,就被 王美丽诬陷为坏分子,并在陈静老师的宿舍搜出所谓的反动言论的书籍。
 
  搜出那些本来平常的书籍的转天,在操场上开展了对陈静老师的批斗大会, 大会进行到最高潮的环节,在师生们违心的“打倒”声中,当着全体师生的面, 王美丽命人把陈静老师的上衣剥光,用开水浇在她那对丰满白皙的乳房上,直到 那对娇嫩的双乳上的肉皮被一层层的活活烫下,露出脂肪,王美丽才命令她的四 个忠实跟班住手。送到医院没几天,陈老师就永远闭上了那双美丽清澈的眸子。 自此以后,王美丽成了学校里的红人,革命小组总指挥。为了表中心,她将自己 的名字改为王美好。在她心中,这个名字喻义着社会主义美好的明天。
 
  现在的校园中,王美丽可是说一不二的最高权威人士,任何人见了她都要低 着头,不敢正眼看她的眼睛。每天都有人向她打小报告,揭发那些觉悟差的学生。 这些被揭发检举的学生算是遭了秧,各种自主研发的刑罚用在了他(她)们身上。 王美丽,不应该叫她王美好,如果谁喊错名字,那是要受批判的。每天早上她都 会穿上一身整齐的绿军褂绿军裤,胳膊上套着那条红彤彤的袖标,上面那“红卫 兵”三个金色的绣字分外扎眼。头戴那顶绿色的军帽,腰中系着铁扣的武装带, 这条武装带狠狠的揍过校长和校主任等一切臭老九,那铁扣竟能把人的肌肉打裂, 甚至打飞,校长后背上的那些深深的疤痕就是拜这条武装带所赐。
 
  王美好背着手,像个威严的领导一样巡视着校园中的每个角落,她期望在那 些角落发现什么,她幻想那角落中有潜伏的敌人藏好的电台,幻想有反动分子留 下的蛛丝马迹。如今她的脸总是抬得高高的,用鼻孔看人,原先那张爱笑的脸, 已经很久没有笑容,唯一有的就是狰狞和让人恐惧的眼神。
 
  那四个忠实的随从跟在她身后,手里拖着大木棒,那是他们随时可以将人打 怕打倒的武器。这四条大木棒在他们手中,就如同尚方宝剑般的令人胆颤。他们 四个分别是体育最好的陈铁钢,一身痞子气的刘五农,平日总欺负弱小的韩东升, 为王美好出尽坏主意的黄建军。这四人就是刘美好的四元猛将,是她随性呼来唤 去打击异己的打手兼保镖。学生们管他四人叫做“四大金刚”,这四个小子坏事 做尽,在操场上折磨陈静老师的人,就是他们四个。学校里四名成分不好的女生 已经做了他四个发泄性欲的受害者。他们将这些成分不好女生带到礼堂内,礼堂 早已成了他们的司令部,这里原先的一切都被打砸破坏,里面用两个台球桌拼成 一张大大的指挥台,每天王美好就在这里发号施令。无数条绿色的军用被铺在地 上,躺在上面软软的,让人感到很舒适,平日这些革命小将们就躺着这上面聊着 他们打压别人时候的快感。
 
  但这舒适暖和的被子上,却被那四名成分不好的女生用处子之血染的片片血 斑。那些血斑是这所谓的四大金刚用暴力撕裂开女生们的下体,用肮脏粗大的生 殖器捅破她们的处女膜所致。那天轮奸她们的时候,王美好就在现场看着,她盘 膝坐在那张大大的指挥桌上,听着、看着、笑着。听着那四个女生的哭泣嚎啕声, 听着四个得力干将兴奋的喘息声;看着那些昔日的同学好友被她的四大金刚压在 身下,肆意在她们还没完全发育好赤裸的身体上疯狂发泄着兽欲;看着那四条黝 黑粗亮的鸡巴在女生夹带着血液的阴户中拔出插进、插进拔出,看着他们随意将 女生的身体摆出各种令他们插得更深,干着更爽的姿势;看着他们互相交换着身 下那些哭泣瘦弱的女生;看着他们高潮的那一刻喷射精液时四个明晃晃的大屁股 在女生们的胯间抖动,王美好看着这一切大笑着,她把脸停在天花板上,疯狂大 笑着,那笑声让每个听到的人都感到心惊肉跳,直到她笑着哭起来,那夹杂着哭 声的笑,让人捉摸不透,也分不清是哭还是笑。在他们眼里这件礼堂是天堂,可 在有些人眼里,却是可怕的地狱。
 
  那四名女生以后的日子里,在这件礼堂中,课堂中,角落中,被这四个曾经 的男同学当做性虐一样随时在她们身上发泄他们男人的荷尔蒙,连她们来例假的 时候都不会幸免。她们痛恨自己的出身,为什么不让自己生在穷苦的家庭中。她 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难道出生在那些疼爱自己的家庭中有错吗?
 
  再往后的日子里,被带到那间礼堂的女生越来越多,到后来人们渐渐知道, 共有18名女生做了时代的牺牲品。那些女生不止是被四大金刚享用,还有那些 其他学校里的小将们,也可以肆意享用她们的肉体。有一次这些小将们在斗翻一 匹坏分子后,开了个庆功大会。
 
  就在那间礼堂内,那18名女生,被几十名小将抬着、驾着、按着、托着、 押着、压着、举着……用各种耻辱的动作来蹂躏她们,最后用写大字报剩余的红 油漆涂在她们的脸上、乳房上、屁股上、阴户上,让她们像小丑一样赤裸着身子 在礼堂的讲台上表演着忠字舞。
 
  再后来,那些女生中的好几人再也没人见过,也没人敢打听她们到了哪里, 每个人心中都清楚,她们介绍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去了该去的地方,不管去了哪 里,对她们来说,总是种解脱吧。
 
  一天傍晚,王美好喊上四大金刚,骑上自行车,五人出了校园。学生们看着 他们远去的背影,每个人心中都清楚,肯定又要有人遭殃了。
 
  在王美好的带头下,他们四人跟着到了一个小村内,这村子就是王美好生在 的地方。三年灾害的时候,王美好的爹娘都饿死了,村里活下来的人看她个女娃 子无依无靠怪可怜,就东家一口野菜烫西家一口糠把她养活下来,送她上学,直 到把她上了高中。等到她带着一群革命小将和两辆解放车来到村里破四旧的时候, 并把当年给她缝衣烧饭的七老爹骂成坏分子,打成残疾的时候,人们才发现这个 昔日被全村人看大的女娃变了,变得没了人情,不应该是没了人性。往后村里的 小娃哭闹之时,大人就用王美好的名字吓唬这些小娃,那些小娃被她的名字吓得 立马止住哭声,那名字比村里传说的鬼怪还瘆人。
 
  四大金刚心中纳闷王美好为什么会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五辆自行车最终停在 了一件小砖房的门口,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三九的天气,加上凌冽的西北风,让 这个夜晚异常的冷。这间小砖屋只有一个破旧的木门和一个小窗,小窗中挂着窗 帘,里面映出灯光。这是谁的家,为什么来这里?没人清楚。
 
  直到王美好重重的将那扇木门一脚踹开,四大金刚才明白为什么来这里。 
  那是班级中长相最漂亮,学习最优秀的女生,王雪的家。王雪的长相如同她 的名字中那个“雪”字一样,白皙干净,大大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闪着让人心 动的光芒,红红的嘴唇儿,整齐的一排牙齿,尖尖的下巴,让班级中所以的女生 嫉妒,让所有的男人爱慕。这时的她独自守在小火炉旁托着一本书,边取暖边读 书。她的父母已经被人带走了,罪名是里通外国,那是因为她的父母在国外留学 过一段时间,回国后本来安稳的在城市做着教育工作,可万没想到如今却锒铛入 狱,死活没人知道,城的房子被没收了,王雪一个人只好回到了这个父亲曾经的 老家。很久她都没有去过学校,同学们几乎忘了她的存在。
 
  门被踹开的那一瞬间,王雪先是吓了一跳,但看到来人后,并没有过多惊恐, 她没有起身,还是安静的坐在火炉边,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欢迎你们,请你们出去!”
 
  “出去?真可笑,你以为你是谁?还是当年那个人见人爱的王大小姐吗?你 现在是臭狗屎坏分子的女儿,你跟你的父母一样,都是坏分子。我们今天来就是 来打倒你的。你们把她给我拖起来。”王美好用手一指,四大金刚过去把王雪从 小凳子上拖了起来,两人把她的双臂展开押着,一人抵着她的后腰,用手把她的 头发抓起,用力往后一拉,她白皙的脖颈被拉的抬起来。这时的王雪像个就义的 烈士一样,那张娇美的脸仰着看着王美好。
 
  王美好把踹开的门关好,抖抖身上的军大衣,然后脱下,把军大衣圈了一下, 放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上面,把双臂抄在胸前,皮笑肉不笑的 上下打量着王雪。王雪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衣,但较好的身材却掩盖不住。那对秀 乳在棉衣下高高凸起,像是村东头老马家蒸的大馒头一样,让人看着稀罕的慌。 
  王美好心中恨透了王雪,小时候她俩一起玩耍的时候,王雪总是有好的食物 和玩具,还有那些她从没见过的新鲜东西。上学后,王雪的成绩总是班级中第一, 而她自己却总是排在最后几名。到了三年灾害时期,她的父母被饿死,而王雪却 被接到城里跟父母住在一起,没挨到一点饿。她憎恨这些,从小她就恨王雪,可 她表面却从不表现出来,现在不一样了,她成了人见人怕的指挥者,而王雪却落 魄成坏分子的狗崽子。这份憎恨从心底折磨着她,今天她终于可以将心中这个魔 鬼释放出来了,这一天她等了太久。
 
  她眼睛打量着王雪,心中回忆着过去的以往,现在她要摧残掉这个任何事情 都比自己优秀的漂亮女生。她猛的站起身,紧走两步,到了王雪近前,用手狠狠 的揪掉王雪棉衣上的扣子,疯狂的将王雪的那件唯一御寒的棉衣分开。王雪挣扎 几下,但是没有,双臂被人死死抓住,让她动弹不得。她放弃挣扎,也学她早就 意识到会有这一天,她朝着王美好冷笑几声。
 
  王美好看到她的冷笑,让自己心中那份憎恨愤怒到了极点,面前这个女生连 冷笑都这么漂亮。这冷笑让她感到更加自卑,她朝着王雪的脸蛋用力抽了两记耳 光。一条细细的血液顺着王雪的嘴角淌下,王雪只是喉咙轻轻“哼”了一声,并 没有叫喊,两只晶莹透彻的眸子死死盯着王美好,那眼神似要把人吞噬一般,王 美好感到一阵心惊,她不敢看王雪那双眼睛。
 
  棉衣被拔开,里面是一件浅粉色绣着小花的秋衣,一对乳房在秋衣下更加娇 挺。王美丽从没穿过这样好看的秋衣,更没有那么好看的乳房。她用手狠狠隔着 秋衣捉住那对乳房,用指甲往里狠狠抠去。乳房是女人敏感的地方,王雪被她抓 的疼的咬住牙关,却不喊出。
 
  王美好歇斯底里的喊道:“你喊,你喊,我要你喊疼,你喊!喊!喊啊!” 
  王雪依旧冷冷看着她,一声都不吭。
 
  王美好停止折磨王雪那对乳房,她嘴角上扬了下,把手放在王雪那件球衣的 领口上,粗暴用力的往下一扯,球衣被撕破。四大金刚八只眼睛如同狼眼一样贪 婪的盯在上面,那双肉呼呼的奶子并没有让他们看到,包裹在上面的是一件白色 绣金边的乳罩,这种新鲜的东西,他们见过,那些被他们糟蹋侮辱的成分不好的 女生就有人带过这种让人看着着迷的东西,只是她们谁的也没有王雪这么好看。 
  王雪的脸蛋因为羞臊红了起来,这恰恰让王美好感到开心。她从没带过这种 东西,这东西对她来说有种耻辱感。她用力把那条胸罩扯下,王雪那对丰满肥硕 的雪白色大奶像两只顽皮的小白兔一样跳了出来,展示在众人面前。四大金刚被 这对大奶吸引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人,而是四头饿狼,一会他 们就要将这对肉肉嫩嫩的大奶吃到口中,他们会贪婪的添它咬它,会大口吮吸乳 晕中间那对粉嫩如同桑葚般的乳头,会用爪子疯狂揉搓它们,揪捏它们。
 
  王雪的眼泪掉出来,但她没喊更没叫。用力咬着自己嘴唇,愤恨的看着王美 好。王美好解开自己腰间那条武装带,在手中颠了颠,突然朝着王雪那对大奶抽 去。瞬间,那对雪白的大奶上印出一条红红的血痕。接着又是一皮带,又是一皮 带……当打完第五下后,王雪那胸前已经渗出血。但她依旧没有喊叫哀求。 
  王美好喊道:“好啊,让你嘴硬,我到底要看看你嘴巴到底有多硬。今天就 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感觉。”然后,用狠毒的眼神,看看自己带来的四个男生,这 些男生裤裆中已经勃起的鸡巴,她看过多次。学校在都偷偷传伦,说四大金刚不 只是她的跟班,还是她的面首,那间礼堂就是他们一起淫乱的地方,她让他们四 个轮流伺候自己,让自己高潮一次又一次。现在这四条肉棒又要派上用场了。 
  王美好对他们喊道:“还等着干什么,别他妈的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家 伙平日怎么想的。班里的男生没有不稀罕这个臭婊子的。现在给你们个机会,用 你们无产阶级的鸡巴来肏烂她资产阶级的臭屄。你们还不赶紧的,麻利点儿!动 手!这个臭婊子不是不开口吗,你们肏到她开口为止,看看是你们的鸡巴硬还是 她嘴巴硬!还他妈愣着干什么?”
 
  四人被王美好一喊,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一起把头一点。顺时把王雪抬起, 你脱上衣,他脱裤子,瞬间把王雪衣服全部剥下。
 
  本想把王雪驾到那张担任床上进行蹂躏,但黄建军看见墙边放了一条长凳, 他顺手拎过来,放在火炉边,有些哆嗦着说道:“捆……捆凳子……凳子上…… 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哆嗦,也许是可以把平日眼中高高在上的班 花压在胯下激动的吧。
 
  三人把挣扎的王雪平躺着按在长凳上,从丢在地上的那件棉衣上撕下四条布 条,把王雪的两只手腕反掰到长凳腿上死死捆在上面,再把那两条修长光滑的大 腿分开,将脚踝捆在另一边的凳子腿上。现在他们终于可以放肆的、细致的观看 王雪每一寸肌肤和身体每一个角落。
 
  被捆在长凳上的王雪,像一只待宰的羊羔子一样,无助的淌着眼泪,但她始 终没有哭出声。白皙光滑的肌肤,修长的两条玉腿,分摊在胸前那对让人垂涎的 双乳,粉嫩的乳头,细细的腰身,可爱的肚脐,三角地带凸起的上面那片稀疏但 粗黑的阴毛,两条肥美淡红色的阴唇中间紧紧闭合着的那条缝,这一切一切已经 让人快要看呆看傻。四个裆部高高耸起的男人直勾勾,一动不动的痴傻看着欣赏 着着眼前这让人着魔的女性肉体。
 
  王美好也被王雪美丽婀娜的身材吸引住,她太嫉妒王雪了,如果这幅身材是 自己的该有多好。这种念头她随即打消,涌上来的是一种愤恨的念头。她用脚狠 狠踢了陈铁钢一脚,骂道:“你妈了个逼的,光知道看,不知道干,没用的东西。 你个头最大,你先上,让这个臭婊子尝尝你的厉害。快上。”
 
  陈铁钢今年刚满17岁,但身高却几近两米,身材五大三粗,平日最爱打篮 球。他那条肉棒跟他的身高成正比,出奇的又粗又长,那些被他侮辱过的女生往 往会被他的肉棒把阴户撕裂。让他先上,也是王美好使得坏心眼,她要让王雪疼 的喊出来。
 
  见陈铁钢还在犹豫,王美好气的蹦起来,用手狠狠拍了他后脑一下,把他打 得一激灵。
 
  王美好骂道:“你干什么,不听命令是吧。你该不会是同情她?同情坏分子, 按她的罪名一起处理,你想不想站在批斗台上被人批斗?不想的话,就赶紧上。 现在她不是人,而且里通外国的奸细,是资本家臭老九的狗崽子,不要拿她当女 人看,把她当母狗,当母猪,插死她!干死她!肏死她!”说完甩开武装带照陈 铁钢屁股就是一下。
 
  陈铁钢吃疼,喊了一声。然后把牙一咬,鼻子呼呼喘着粗气,三下五除二就 把自己脱得精光,往前两步,走到王雪腿捆着的地方,“嗷嗷”叫了两嗓,傻里 傻气的叫道:“你这个臭母狗,我今天要为劳苦大众来肏你的屄,我要肏烂你, 肏死你。”说完,把大屁股骑在王雪腿之间,把坚挺的大鸡巴用手攥住放在大阴 唇包裹的缝隙处,就要往里捅。
 
  “啊”“啊”“啊”试了三次,却没有捅进去,王雪疼的把嘴唇咬出血,耻 辱让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顺着脸庞往下掉。
 
  见陈铁钢捅不进去,王美好骂起来:“傻逼玩意儿,滚下来。”
 
  陈铁钢光着大屁股翻身下来。鸡巴已经软了下来,像个收受气的孩子一样耷 拉在胯下。
 
  王美好走到王雪近前,往她肚皮上啐了口唾沫,笑着说:“看不出,你还真 紧啊。我听说你在学校里可是出了名的浪货,班里的男生没少肏你,没想到你还 这么紧。行!我现在就看看你的屄到底是啥样,我怀疑里面藏了秘密微型电台… …”
 
  这些话都是王美好有意败坏侮辱王雪的。王雪从没跟男生接近过,她是个安 静的女孩,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看书。现在王雪知道今后再也不能静静的看书 了,她闭上眼睛不再看眼前的一切。
 
  王美好蹲下来,把武装带丢在一旁。她用手抚摸了王雪的下体几下,然后狠 狠一抓,一撮阴毛被生生扯下,王雪身子抖动了下,但眼睛依旧紧闭。
 
  王美好骂了声“浪屄”然后伸出两只手,左右手捏住王雪的左右阴唇,用力 扯开它们,里面粉嫩潮红的小阴唇中间露出一个微小的洞洞,那是王雪的阴道口。 一些粘液分布上上面,那不是淫水,只是女生该有的分泌物。王美好快速用力的 把王雪的大阴唇合上扯开,再合上再扯开……反复几次,王雪因为紧张和羞耻身 体抖动起来,这是王美好想要看到的,她知道王雪再坚强,在这方面也会有恐惧 和羞耻感。
 
  王美好用右手食指在王雪阴道口探视着,她把那些分泌物放在鼻子下闻闻, 然后抹在王雪的大腿内侧。王美好嘲笑道:“王大小姐的屄原来也是骚臭的啊, 我还以为跟别人的不一样,是香的呢。”
 
  话音未落,王美好那只带着尖指甲的手指一下捅了进去,王雪的腰一下弓起 来,然后落下。疼痛让王雪喉咙中发出“嗯嗯”的声音,但她就是不开口不睁眼。 
  王美好抽出手指,一小块凝血粘在手指上,她看着这块凝血,这凝血告诉她, 王雪是个纯洁的姑娘。但这让王美好更加愤怒,她把左右手的食指都捅进王雪阴 道中,用力抠着,撕扯着,在折腾了大约5~6分钟后,她站起身,回头狠狠的 对四大金刚说:“行了,她的屄已经送了,你们知道怎么做了吧。”
 
  陈铁钢因为失败而松软的肉棒现在再次坚挺起来,而且比上一次更硬。他首 当其冲山前骑在王雪的胯下,用两只大手用力揉搓王雪的大奶,嘴里骂着难听的 话,然后一只手松开奶子,攥住自己的肉棒,放在已经王雪已经扯开的阴道口, 把屁股用力一顶,整根肉棒一插到底。王雪的阴户瞬间被撕开一道口,这钻心的 痛让她昏眩过去。
 
  陈铁钢像只发狂的野兽般,嚎叫着在王雪渗着血液的阴道中来回抽插,双手 用力蹂躏王雪那对已经被抓红带着伤的双乳。
 
  其他三人站在两旁焦急的等待着陈铁钢快些发泄完,换自己上。
 
  刘五农看着看着鸡巴不由自主的射出精液,这让他感到有些恼火。他催到: “铁驴子,你他娘的快点,轻点,别真的肏死她!”
 
  王美好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四个男人在蹂躏自己心中 的对手。
 
  终于,陈铁钢在一阵暴风疾雨的疯狂抽插后,把身子挺直,像条狼狗一样嗷 嗷叫着,把一股股精液喷射进王雪的阴道中。然后呼呼喘着粗气,从王雪阴道中 抽出自己那条已经有些疲软的肉棒,那条肉棒上沾满黄白色的精液和王雪的处子 之血。
 
  陈铁钢满足了,彻底满足了,他傻笑着走到王美好身边,敬了个礼,傻笑着 说:“报告总指挥,我已经完满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我把这个母狗崽子给肏晕 了,一会等她醒了,我再替劳苦大众教训她。嘿嘿……”
 
  王美好鼻子“哼”了一声,不理会陈铁钢,继续看着韩东升骑在王雪身上开 始抽插。
 
  陈铁钢见王美好不搭理自己,没趣的走到王雪那张单人床边,拉过那床暖和 的棉被裹在自己身上,然后用王雪的枕巾把已经完全软下的鸡巴上残留的粘液和 血迹擦净,傻看着其他人的表演。
 
  韩东升很快也高潮了,他满足的翻下身,换上黄建军。
 
  黄建军有些变态,他把捆住王雪双腿的布条解开,把王雪的腿高高抬起,架 在自己的肩头之上,再把那条等待了许久的肉棒插入,开始抽插。便抽插便笑道 :“这样才能插的更深,你们这几个傻逼,这点都没想到。”
 
  在抽插了几十下后,黄建军坏笑着把鸡巴拔出来。喊过韩东升和刘五农,让 他们站在长凳一左一右,帮着把王雪的大大分开,然后他用手攥住自己的肉棒在 王雪粉褐色的肛门处摩擦一会,嘿嘿笑着弯下腰,往王雪的肛门上吐了两口唾沫, 在场的人都知道他下一步想干什么,却没人制止。
 
  黄建军猛的把自己的肉棒一下插进去,只留下两个蛋蛋留在肛门口,整根肉 棒完全插入,他兴奋的把双臂战开,做了个健美状,开始把油亮的肉棒在王雪的 狭小的肛门中抽插开来。
 
  王雪被突如其来的更加钻心等痛楚痛的竟然从昏迷中醒来过来,然后再次昏 迷过去。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刘五农骑在她的身上,那条大肉棒,在她 的阴道抽插一会再肛门中抽插一会,来回折磨着她的两个肉洞。
 
  王雪知道自己宝贵的贞操不但没了,她的阴道和肛门也已经被弄烂了,她现 在什么都不在乎了,怔怔的看着刘五农在自己身上用力的活塞运动着。这个平日 带点痞子气的男生以前总是抄她作业,现在却在自己身上粗暴的蹂躏自己。 
  刘五农被王雪怔怔的看着,竟然害怕起来。他刚才看陈铁钢肏的时候已经射 过一次精,这次本想把精液喷在王雪的身体内,但因为害怕肉棒却变成了软棒。 他慌忙从王雪身上爬下来,跌跌撞撞闪在一边,光着身子不知所措,瘫软的鸡巴 上粘着从王雪肛门中带出的黄呼呼的粘屎。
 
  连同刘五农不成功的这次,四个人已经在王雪身上发泄过兽欲。
 
  王雪的下体现在脏乱不堪,混合着血液的精液站在两腿内侧和阴毛上,显得 有些恶心。
 
  王雪一动不动的看着房顶,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哭,也不闹,也不言 语,只是怔怔的看着。
 
  王美好现在再也想不出折磨这个昔日憎恨对象的方式,她想就这么走。站起 身刚想把军大衣抱起,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开始翻箱倒柜的翻找起来,这件 屋子不大,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
 
  终于在一个黄色木箱中翻腾一会儿后,王美好的眼睛亮了起来。她从里面拿 出一样东西,那是个洋娃娃。一个王子样式的洋娃娃,用布做成,栩栩如生十分 精致。王子带着一顶皇冠,带着红色的披风,腰中还有一把小宝剑,嘴巴笑着。 这个娃娃是王雪小时候爸爸从国外公干时买给她的生日礼物,她非常爱惜这个小 家伙。王美好找的正是他,就是这个洋娃娃。这个洋娃娃从小她就看到王雪抱在 怀里,她一直想拥有,哪怕是得不到毁了他,也不想让王雪继续拥有他。现在她 找到了,并把他拿在自己手里。她笑起来,像只母狼。
 
  捆在长凳上的王雪,看到自己的洋娃娃被王美好拿走手中。她终于开口说话 了,那声音很微弱:“王美丽,把他还给我,那是我爸爸我的礼物,还给我……” 
  听到王雪终于开口说话了,王美好感觉自己现在是个王者,可以操控一切。 她拿着这只洋娃娃走近王雪,把洋娃娃的脸对着王雪的脸。洋娃娃的脸永远是笑 着的,王雪看着洋娃娃的笑脸,竟然忘记自己身体的疼痛和屈辱,微笑起来,如 果不是自己的手被捆着,她好像抱抱这个自己最喜爱的洋娃娃。现在的她笑的可 真美,像个公主。
 
  王美好被她的笑惹怒了,她把洋娃娃从王雪的眼前拿开,狠狠的说:“好啊, 你还笑。让这个洋娃娃看看,看看他的主人现在是个什么样子,看啊,看啊……” 
  王美好掐着洋娃娃的脖子,在王雪身上移动着,直到移到王雪分开的下体处。 
  王美好把洋娃娃用力按在王雪的阴户上,大嚷道:“看,快看,看看你的小 公主现在的样子,她的屄都烂成这个样子了,你看啊,看啊。”
 
  王雪喊道:“放开他,还给我,你这个女魔头,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个可 怜虫,你什么都没有,你不配做个女人。可怜虫,可怜虫……”
 
  王美好被王雪的话彻底激怒了,她愤愤的说:“好,你喜欢这个洋娃娃,我 偏不给你。我今天就毁了他!”说着,把洋娃娃丢进小火炉子,洋娃娃的脸烧了 起来,屋子里瞬间充满布料烧焦的味道,呛的让人想咳嗽。
 
  王雪大哭起来,她赤裸洁白的身子根本就动不了。她挣扎着,怒骂着。王美 好一把将小火炉中的洋娃娃拿起来,这时的洋娃娃已经被烧毁了半张脸。剩下的 一半脸依旧笑着,但已经有些狰狞,让人看了有些害怕。
 
  王美好把这个烧毁了半张脸的洋娃娃举到王雪的面前,冷笑道:“看看你的 洋娃娃,你的小王子,现在的样子才好看,才配你。哈哈哈哈哈……”
 
  四大金刚看到王美好这个样子,也顿感惊慌。刘五农说:“总指挥,我们… …我们还是算了……算了吧,她已经……已经被我们打倒……教训了。”
 
  “什么?算了,还没完,还没完。”王美好把脸被烧掉一半的洋娃娃放在王 雪胸前。然后叫道:“把这个臭婊子的腿给我抬起来。”
 
  几人不敢违抗她的命令。赶忙过来把王雪的腿抬起,用力掰开。这时王雪的 双腿已经被分到最大限度,肛门和阴户变成两个黑乎乎的洞洞,展示在几人面前。 
  王美好用手狠狠的在这两个洞洞中用力掏着抠着,她是手上沾满王雪的血, 四大金刚的精液,和黄呼呼的粘屎。最后她抠累了,喘着粗气,看着王雪已经被 她抓烂的两个洞洞。那两个洞洞中间的肌肉已经被撕开,两个洞洞变成了一个大 洞。肮脏不看的大便、精液、血液混合在一起,令人作呕。
 
  这时的王雪已经一动不动,那只洋娃娃乖巧的趴在她的胸前,王雪有他陪着 已经足够。至于这些人自己折磨蹂躏自己,她不在乎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就快要 跟着洋娃娃一起到童话王国去享受幸福的生活。
 
  两条腿因为被暴力拉扯已经把胯部组织损坏,当两条腿被放下时,只能像青 蛙的两条腿一样大大的分开在长凳两侧。谁也不会想到一双如此秀美的双腿,一 个如此美丽娇羞的女孩会有这般下场。
 
  王美好此时像个疯子一般无二,她感觉自己还没折磨够。她顺手拎起夹煤球 的铁钳子放在小火炉中烧红,然后将烧红的火钳子在王雪的乳头上来回翻滚,直 到将两粒粉红的乳头烙成黑炭。她又让哆嗦成一片是四大金刚再次把王雪双岔开 的双腿撅起,夹了一块烧的通红的的煤球塞紧那个王雪那个沾满污物的黑洞中, 肌肉烤焦的味道让她的四个跟班呕吐起来。那块煤球在阴道和肛门连成一片的洞 洞中“吱吱”耗尽炙热。王雪并没有喊疼,因为她早就不会再喊出疼来了。王美 好并没有放过她被糟蹋蹂躏的尸体,她让四人把王雪连同长凳一起抬到屋外,让 寒冷和烈风依旧折磨着这个漂亮女孩的肉体。
 
  五个人做完这伤天害理的一切后,骑着自行车疯狂的飞驰而去,应该说是逃 走这片地域。他们走后,天上飘下雪花,雪花越下越大,将王雪的身体包裹覆盖 住,也许是老天爷不想让这个善良美丽的姑娘,裸着身子展示在村民面前。 
  天亮了,雪停了。村民们陆续来到这件小砖房前,他们昨晚已经听到那些让 人痛心的声音,却没人敢站出来制止。村里年岁最大的老五爷,命人把棉被拿出 盖在姑娘的尸体上。大雪盖住了王雪的身子,村民看不到任何裸出的皮肤。只有 王雪那张俊美的脸蛋笑着露在外面,像是睡着了一般。
 
  村民在老五爷的安排下把王雪的被捆着的手松开,用棉被裹着她的身子,在 村后被冻得邦邦硬的地上挖出个大坑,把她放了进去,那只洋娃娃一直在她胸前 没有动。一起被埋下去。
 
  村民一边哭着,一边把土填上。
 
  老五爷抬头看看天空,哭喊道:“作孽啊,作孽啊……”
 
  王雪被埋进土中,她再也不会受苦和伤害。那只洋娃娃致死陪伴着她,也许 他们真的到了天国世界中。
 
  事情过去两个月,年过了,文化大革命的运动却依旧如火如荼。王美好现在 更加积极,变得更加残忍无情。
 
  这年的初春刚刚过去,天气已经回暖。王美好骑着自行车从省城回来,这次 是出席接见积极革命小将而开办的会议,王美好收到了领导表彰。她此时脸上挂 着笑容,身上还是穿着那身绿色军裤军褂,还是那条武装带,只是胸前的伟人像 章越发的明亮。骑着二八凤凰自行车轻快的飞驰在乡间小路上,嘴里哼着革命小 曲。
 
  天已经黑下来,离学校还有十多里路。王美好还在想着怎么回去跟自己的四 大金刚讲说今天自己光辉的形象,那四个家伙在礼堂中边折磨女生边等着她。 
  天越来越黑,月亮不明,星星不亮。王美好有些心虚,毕竟她做了太多伤天 害理的事情,但她用革命意志告诫自己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吓不到人。 
  自行车骑到离这片地域方圆百里闻名的一颗大柳树不远处,这颗柳树没人知 道它有多少年岁,有人说有千年,也有说它有百年,总之传得很神。王美好正筹 划近期带人把这颗大柳树锯掉,在她心中这是封建主义时期的树,要连根拔起。 
  离得大柳树近了,王美好隐约感觉有人站在树下。她不确定是人还是垂下的 树枝。她心里念着语录,咬着牙朝着柳树方向骑行过去。骑到近前,她发现那人 影不见了,她心中想:“也许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突然她感觉自行车后车架上有东西,她扭头往后看,一个蒙着头的人坐在她 自行车后架上,她吓的“妈啊”一声,连人带车一起摔倒。
 
  王美好顾不得疼痛,慌忙坐起看着那黑影,那黑影蒙着头看不清长相,一声 黑衣服裹在他的身上。一步一步缓缓朝着王美好迈近。
 
  王美好恐惧的大叫道:“你………你是谁?你是谁?我……我不怕你……我 不怕你……我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小将,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我不怕你!” 她边叫喊,边往后挪动身子。
 
  那个黑影猛扑过来,一下按住她的肩头把她按躺在地上。王美好现在吓得再 也喊叫不出,只能啰嗦着看着那张蒙着的脸。
 
  那黑影伸出一只枯燥不堪的手,慢慢把蒙在自己脸上的步扯下去。
 
  王美好看到那张脸的瞬间,疯狂嚎叫起来:“你是洋娃娃,你是洋娃娃…… 啊……啊……”
 
  那张脸正是王美好丢进小火炉中烧焦的那张洋娃娃的脸,仅有的一半脸依旧 笑着,笑的让人恐怖到极点,王美好吓晕过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一群人站在离她几十米的地方看着她,没 人愿意靠近她。那些人就是埋葬了王雪的村民们,他们早上被村里的孩子告诉, 有个女的光着屁股躺在大柳树下。村里都跑出来观看,但看到是王美好之后,没 人愿意上前。
 
  王美好坐起身,痴傻的笑着。她身上的衣服被剥光。两颗奶头不见踪影,只 留下两个小黑窟窿留在那双不大的乳房上。下身被撕裂开,一根大木橛子插在她 的阴户中,那条木橛子又粗又长,比一条男人粗壮的胳膊还要粗,上面布满干树 皮。这条木橛子死死的,满满的插进王美好的阴户中,在阴户的周遭还有一些从 阴道中流出的处女血。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是个处女。
 
  王美好挣扎着站起身,双手攥住那根粗大的木橛子,猛的拔出来,那木橛子 上面沾满血迹。
 
  王美好疯了,她的腿再也合不上,每天光着屁股像条青蛙一样岔着腿满街满 地的乱跑。小顽童们见到她就追打她,用石头瓦片往她光着的身子上砍砸。那些 社会闲杂人员总是偷偷摸摸把她抓住,弄到隐蔽地点任意糟蹋,王美好的阴道和 肛门被人肏传了,肏烂了。从里面滴滴答答总流出令人作呕的臭水。
 
  又一个初冬来了,王美好依旧光着身子乱跑,边跑边喊:“洋娃娃,洋娃娃 肏我啊……肏我啊……”
 
  这天她跑回村子里,把墙边晒太阳的老五爷那条粗重的柺棍抢过来,当着村 里孩童的面,把那条柺棍一下插进自己淌着臭水的阴道中。哈哈笑着,岔着腿跑 远了。
 
  转天早上有人在村后的地里发现了王美好的尸体,她光着身子趴在一块大石 头上,屁股高高撅起。那条被她抢来的柺棍深深插在她撅起的肛门中,像条尾巴 一样竖着,让人感到好笑。她的尸体不远,有一座坟墓,那是王雪的。
 
  村民找来草席,把王美好的尸体一裹。本想拔出插进她肛门中的那条柺棍却 拔出去,无奈何只好带着这条柺棍一起埋了。村里谁也不愿让王美好埋在自己地 里,最后在村外找来块野地随便就给埋了。
 
  人们都说这是洋娃娃为王雪报仇。
 
  还有那四大金刚,后来人们陆续得知四个人都惨死了。
 
  陈铁钢武斗的时候被对方拿住,活活把他那条粗长的肉棒连根切下,没多久 就死了。
 
  刘五农掉进了化工厂的硫酸池子里,除了一把头发外,什么都化了。
 
  韩东升在武斗时双腿连同他那堆尿尿作孽的东西一切被压碎,当场就死了。 
  死的最惨的就数那个黄建军,不知道因为什么他到了一个多年没人去的乱坟 岗子,掉进一个废弃多年的井中,那井口太小,他下半身卡在井中,上半身留在 井外,那井中生满蛇鼠蝼蚁,这些小家伙就把黄建军腰部以下慢慢啃光,上半身 也没野狗咬的不成样子。当人们发现他已经发臭的尸体,并把他拖出来的时候, 他腰部以下已经被啃食的只剩下白骨,那条在王雪肛门和阴道中发泄兽欲的肉棒 连同蛋蛋早已经被吃掉。后来法医鉴定,他是被慢慢吃了近一周后才断气的,这 也算是报应吧。
 
  多年以后,文革结束了,该平反的平反,该抓的抓,该杀的杀。一切都太平 了,村民的日子也好起来。多年以后,来了一对外省小夫妻开着豪车来村里准备 投资建厂。老一辈的村民都感觉那个女的很眼熟,跟王雪长得几近一样。那个男 的很帅气,就是脸上一面有块疤痕。两人很恩爱,总是手牵着手。后来厂子捡起 来,老五爷的孙子被聘请为厂子,这对夫妻再也没来过,厂子效益很好,村民都 领到了丰厚的报酬。
 
  人们说这是王雪和洋娃娃回来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