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小檬】(17)【作者:Demon(w1985jc)】

2017-04-21人气:

 字数:31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七章
 
  「上下两张嘴都让你们占了。」老杜笑着「抱怨」,把几块红蜜火龙果和菠 萝片放到小檬的奶子上,也没了斯文,直接起身趴到她胸脯上亲吻着肌肤吃着水 果,嘴巴就没离开她的胸脯,一边吃着一边舔着她的乳房,弄的口水和果汁不停 流出,顺着小檬的身子留到桌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更是直接嘬住了乳头, 放肆地放着众人面舔弄起来……小檬被他们塞逼又舌吻,现在又有人含住她的乳 头舔弄吮吸,她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嗯……唔……」
 
  五个男人三个完全被撩起来了,四位美女服务员在一旁羞红了脸。陈军察觉 到了桑德的细微表情变化,叫停了正准备扒开小檬双腿埋头舔鲍的手下,老杜也 停了下来,只有老张还和小檬激吻的难舍难分,她口中依然发出哼唧娇喘。桑德 也不客气,过去拍了他肩膀一下:「好啦~看你那下作样,在陈局面前不丢人啊!」 老张没理会桑德,继续搅拌小檬的舌头口腔,桑德笑笑不理他,转身对其他三位 说:「各位领导吃好了吗?」「老桑你这顿饭管的真棒!要是能把桌上的人体餐 盘也吃了就好了!哈哈!」付科长淫笑着说。「以后会有机会的。」桑德笑着回 答,接着对陈军说:「陈局,和付科长还有老杜,你们看上哪位美女了,带到楼 上客房放松一下去吧。」这几个女孩平时只是在酒吧里陪酒的,不是按摩店的专 职娼妓,但是在这种工作环境下,这个行业里,偶尔陪客人睡觉也再正常不过, 何况这次来这里,老板不会亏待他们。桑德提前没有和他们打招呼,这句话对于 几位来说倒是个惊喜,特别是老付,早就两眼放光饥渴难耐,他和老杜一人挑了 一个服务员,真的就上楼去了。客厅还剩三男三女,老张终于啃完了,起来搂着 自己的一位员工也到卧室去了,还剩一位,尴尬地站在那,桑德问陈军怎么不玩, 陈军说最近有点累,想睡个午觉,桑德安排他去休息,然后带着小檬和剩下的那 个姓李的高个子短发圆脸服务员一起来到小檬洗澡的那个房间。
 
  进门后,房门反锁起来,啪的一个耳光抽在小檬的脸上:「母狗,刚才和张 宏啃的挺来劲啊!是葡萄好吃,还是他的口水好吃!?」说着,啪的一声,又一 个耳光,桑德用反手从她左边的脸蛋抽回去,两巴掌下去,她白美的脸上就留下 了两个印子,一旁的小李看的心惊胆战。小檬抬起手来,捂着右半边脸,赤裸的 身体还涂满着果酱,肉酱,各种奶油和果汁,以及男人们的口水,她自己的体液, 狼藉不堪。「看看你这下贱模样,母狗都比你干净吧?」桑德一边辱骂着,一边 在她满是污迹的裸体上指指点点。右手又拍到她的脸蛋,这次的力度没有刚才那 么大,但也不轻,而且是反复连续的拍打,一边啪啪啪地拍向她的俊俏脸蛋,一 边问:「贱货,跟我说,刚才被他们三个搞的是不是很爽?」小檬依旧沉默不语, 双眼看着自己的脚尖。
 
  桑德从柜子里拿出三根绳子和一块木板条,把小檬的双手绑了,绳子穿过屋 顶上一个大吊环,双脚如法炮制,四肢被吊起来,绑上肢的绳子短,双手距离天 花板近,绑双腿的绳子长,双脚距离天花板远,这样她身子完全悬空,可以自然 地看到下面。桑德拿着木板走到她跟前,话都懒得说了,对着肩膀,后背,腰, 臀,大腿,小腿,从上到下一顿狠抽猛打,板条每过一处,白皙的肌肤就留下血 红的印子,小檬疼地尖叫起来,眼泪顺着桃腮滑到下巴,滴到地板。「你这个贱 货,让我看着你被别的男人亲被别的男人舔,现在,」桑德说着,拧着她的下巴 往上抬,「贱货,看好了,我怎么和别的女人做爱!」说罢转身对李惠说:「来, 脱了,等着挨操。」
 
  一旁的高个女孩几乎被吓傻了,她从来不知道,她们老板居然如此变态,甚 至有些后悔来到他的酒吧上班,但是现在也无可奈何,只能颤巍巍地宽衣解带。 桑德看出了她的担心,过来抱住她,一改刚才的粗暴变态:「她是母狗,你是女 人,别怕宝贝儿。」说完,不管身后的小檬多么痛苦,被木板抽的痛苦,被悬空 吊着的痛苦,被辱骂凌辱,如今又目睹主人和别的女人秀恩爱的痛苦。桑德深情 地吻住了李惠的嘴,他的热吻和温柔的爱抚令这个二十刚出头的女孩放松下来, 接着就展现出了她的骚劲,接吻的技巧和主动性不知道高出小檬多少倍,两个人 一边舌吻着一边脱去对方的衣服,桑德去脱她的女仆装的同时,拉她手来解自己 的纽扣,只一牵引,她就灵巧地帮他解开一颗又一颗纽扣,然后像服侍夫君一样 主动为他脱下衣服,他的手下拽她的裙子同时,她也主动解开他裤子的纽扣,拉 开拉链……
 
  两个人缓缓脱掉了彼此的衣物桑德连内裤一起脱了,李惠还剩一套暗红色内 衣裤。「内裤自己脱,胸罩我来。」桑德挺着鸡巴挤在她柔软的臀部,蹭着,女 孩的内裤已经落到脚边,两脚分别一抬就跨了出来。上边,桑德已经解开背扣, 刚要把那布丝扯向两边,这个骚货已经抬起了胳膊,等桑德给她脱下来。「宝贝 儿,你真热情。」桑德一边往上脱她的奶罩,一边咬着她的耳朵说。「嗯……谢 谢老板。」「不要叫我老板,叫我老公。」「是,老公~」女孩撒娇叫着,两个 人赤裸着身体滚到了床上。被吊在空中的小檬闭着眼睛不去看他们,脑子里不停 地回想起往事来,如果不是高昌,如果顾北没有抛弃自己,自己又怎么会像现在 这样,越伤心越想,越哭越委屈,可是她却没法大声痛哭,只是不停流泪,低声 抽泣。
 
  「啊……啊……好舒服……老公……好棒……啊啊……干的我好爽……啊… …」李惠撅着她骚肥的屁股放荡地淫叫着,桑德听着她的假叫略感心烦,但是想 到身后的小檬,他故意装出很喜欢李惠的样子,轻轻地抚摸和拍打她的骚臀,比 拍小檬屁股时候温柔许多:「宝贝儿,你真骚~ 噢……」桑德也在演,「早知道 你的骚逼这么舒服,真该早早就把你收到家里来,夜夜干,天天干……噢……好 紧致柔嫩的小逼……舒服,女人,果然还是年轻的好啊!」桑德故意把年轻二字 说的很重,接着她停了动作,要求她坐到上面来,同时两人换了位置,桑德要面 对小檬,一边操别的女人,一边看他心爱的小m的痛苦的表情。骚货坐到桑德上 面,主动套弄起来,桑德伸出双手握住骚货的双手,二十根手指,十十紧扣。 「啊……老公……啊……好舒服……啊啊……嗯……用力顶我啊……顶上来…… 噢……要被你干死了……」这个21岁的小姑娘放浪的超乎想像,桑德故意又问: 「宝贝儿你今年多大岁数?这么嫩……」「嗯……噢……老公……人家……二十 一岁……噢……啊啊……」「嗯……二十一,好,还有四年好时光……二十一岁, 还有四年好时光……」桑德故意强调年龄,就是让小檬听见,刺激她,让她知道, 他嫌弃她老,他嫌弃她在慢慢变老。其实,这只是他语言虐待她的一种方式,在 桑德心里,小檬还是有很特殊的地位,从第一次遇见她时,就被她深深吸引,他 玩过很多女人也收过很多小m,但是超过一年的,除了莫小婉,一个没有。 
  两个人在床上激烈地干着,小檬却闭着眼睛不看他们,其实桑德对李惠并没 有太大兴趣,所做的一切,不过是给小檬看,因为她当着他的面让男人舔,所以 他就要当着她的面操别的女人给她看,事实却是,他怎么卖力,怎么演,她都不 看他们一眼,只恨不能堵上耳朵,两个人放荡的叫床声还不停地传入耳朵,听得 见。桑德忽然火大起来,一把推下在自己身上骚个不停的李惠,,抄起那块木板 条子朝小檬身上砸去,不偏不倚,正中鼻尖。「老子让你他妈的看着!你装什么 死!操你妈的你这个贱货!你和别的男人搞让我看,我搞别的女人你为什么不看!!」
 这个变态失心疯一样怒吼着,一旁的李惠缩在床边,生怕老板对她做出什么。桑 德看了她一眼,只说了一个字:「滚!」李惠就拾起地上的衣服跑出房间。 
  桑德走到小檬身边,见她鼻子被打破了,血一滴一滴地落下来,忽然心疼起 来,抚摸着她的脸蛋,为她擦着鼻血,就亲吻起来,小檬不躲闪,刚刚干了眼泪, 被主人如此温情一吻,又委屈地哭起来,她就这么被吊在空中,和他缠绵热吻。 好一会,他停下来,找来卫纸巾塞进她鼻孔中止血,然后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 把她放下来。被折磨的可怜女人已经无力站立,桑德把她拥入怀,她就羊羔一样 瑟缩在他「温情」的怀抱里,感受他一直以来给她的虐,给她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