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风雨情缘】(第三部)(02)作者:林笑天

2017-04-04人气:

字数:5674

  第二章:回梦游仙

  南宫世家怂了!甚至连寻找叛徒南宫明礼都不曾提起!

  新任庄主第一道命令便是收拾所有可用的东西,准备举族搬迁. 出云山的基业被完全地放弃!

  颇有些弟子愤愤不平。出云山人傑地灵,灵气浓郁,正是修行的好地方。再说此地是先祖留下的基业,南宫世家根基之地,就这么放弃了?

  不少人哀歎南宫紫霞虽说天赋出众,受命於蓝剑山庄危难之际,终究只是一介女流之辈,不思振奋人心士气,反倒做出这等举动。眼光,见识,担当都不及南宫剑河多矣。

  搬迁的地址经过了高层一番争论,出乎大多人意料之外的,竟然选在了聚宝集。倒是许多有识之士暗暗讚许. 蓝剑山庄虽还有众多高阶修者,甚至还有林风雨这等巅峰高手,可是基业被摧毁殆尽,丧失了大阵以及法则之力的手滑,事实上已经退出了顶级宗门这一行列。一旦面对进攻便是面对面的肉搏之战,对於连番血战伤亡惨重的南宫世家而言,是再也损耗不起了。

  聚宝集身为修真界五大仙集之一,本就有不俗的防禦能力。之前被西华魔宗偷袭之后,天盟更是加固了防禦阵以及守护力量。南宫世家搬迁至聚宝集,等於借助了天盟加强自身的实力。至於丰富的物资流通往来,对急於补充实力的南宫世家而言更是当务之急。急需的丹药,法宝材料,甚至不时出现的天材地宝,都可近水楼台先得月。

  生离与死别,林风雨已不敢再去回忆离开出云山那天的情形。他看到柳若鱼在南宫剑河的坟前哭得昏死过去;他看到蓝剑山庄的弟子们流乾了眼泪;他看到所有的倖存者们腾在空中,在南宫紫霞的背后低头哀思,而爱妻的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出云山曾经属於南宫世家的土地良久;他看见南宫紫霞亲手挥洒出点点烈焰,将连绵数十里的华美房屋付之一炬!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於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数万人齐声高呼的悲歌,正是南宫世家不屈的雄心与给死者们庄重的誓言,声达九天。林风雨很想加入进去,与他们一同呼喊高唱,可他只能悄悄地隐去身形立在藏剑峰头,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只因南宫剑河故去后的第二天,蓝剑山庄便传出了消息,林风雨在魔岛之战中重伤,闭关修养. 为的是给元气大伤的南宫世家一个认怂的理由,也避免了林风雨再被天盟徵召,若是再有任何闪失,蓝剑山庄便是万劫不复。

  南宫世家在聚宝集的地盘很大,举族搬迁至此之后,又购置了许多店面与地皮来安置族人。

  而聚宝山正处三江彙集之地,虽然比不上出云山,也算的上是一处宝地。
  魔岛之战后,神州与魔界便进入了暂时休战的状态. 南宫剑河以自己的生命换取魔尊的重伤,暂时延缓了魔界进攻的步伐。而青丘国自从有苏不言出手抵挡了谷元之后,便又再次避世不出。天盟各家宗门诸般重宝齐出,牢牢定住魔岛之上的血红魔眼,压制着魔界对神州土地的侵袭.

  蓝剑山庄百废待兴诸事繁杂,南宫紫霞初任庄主,忙得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日夜不见人影,也幸亏她修为深厚,否则这般劳心劳力,如何扛得下来。柳若鱼依然深受打击癡癡呆呆,整日里躺在床上,一个元婴后期的高手变得神色憔悴,形如重病的凡人。对此南宫紫霞束手无策,只能等待时间慢慢地治癒伤痕。
  从前打理财政的事情便落到了秦冰和秦薇姐妹俩手上。对此蓝剑山庄倒是几无反对意见,毕竟林家人在魔岛之战中的表现足以证明自己对南宫世家的忠心与能力,尤其秦薇的阵法,庇护了多少蓝剑山庄弟子。

  宁楠在魔岛一战颇多感悟,安顿下来后便开始了闭关. 曹慧芸又变成了昔年在凡间那个秦薇身边的助理,一同打点诸多内务。林风雨被关了禁闭不许在人前现身,百无聊赖。偶尔偷偷去探望一下秦冰诸女,见到她们案头山一般的文案,也只得歎息一声离去。

  魔岛之战他也有诸多感悟,可是心境不宁,闭关也难有所得。每天在新建成的听风观雨阁里晃荡,实在快要憋出病来。

  这一日实在呆不下去,悄悄隐匿身形出了聚宝集,才取出探灵罗盘向南宫紫霞留了个口信,一溜烟向出云山飞去。

  南宫剑河的遗骨就葬在出云山。原本这等巅峰高手的遗骸珍贵之极,只是他服用了轮回丹,一身潜能全数耗尽,遗骸也变得和凡人无异。加上临终之前嘱托要将他葬於此地,又何敢不从。

  出云山顶新建了一座墓园,陨落的弟子们都有一处安身之地。只是很多人连遗骸都没有留下,只是碑文上的名字与生平记录了曾经过往的点滴。

  南宫剑河的坟塚立於最高处,俯瞰着整座出云山。坟塚并不大奢华,却风景优美,林木葱郁,一代剑豪魂归此处,或许多年之后日月轮转沧海桑田,后人悼念之时也会有许多唏嘘吧。

  凝立墓前,那嬉笑怒骂,放荡不羁的音容笑貌仍在眼前,却已天人永隔,回忆过往的点滴,黯然神伤……

  林风雨眉头一皱,身形急闪隐入林木之中。天边一道虹光急速飞来,看看来得近了,感应之下来人自己也熟悉,竟然是碧云宗主云蕊。她的装扮与平日大不相同,全身着素不施一丝粉黛,却美得不可方物。

  玉人俏生生地立在南宫剑河墓前,翻手取出一面琵琶,五指轻撩唱道:「瑶宫寂寞锁清秋,九天御风只影游。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琴音如泣如诉,淒婉无比,而其中浓浓的相思情意更是毫不掩饰。

  一曲弹罢,她自言自语道:「河哥,你曾答应我要一起飞昇仙界,届时蕊儿便能大大方方地嫁入南宫家,和你双宿双飞. 想不到你尽然先我一步离去了……咱们修者寿命绵长,可你怎忍心丢下蕊儿一人孤孤单单?若是早知如此,还不如做一对凡人在红尘之中,即使匆匆百年,也好过这般……」

  云蕊似乎一心沉浸在哀伤中,并未察觉到一旁有人。林风雨也识趣地并未打扰,在他想来此刻属於这一对有缘无分的恩爱情侣,纵有千言万语也该当让他们二人安安静静地呆在一起。他甚至主动封闭了听力,情侣间的悄悄话外人听着不太方便。

  过了足有大半个时辰,云蕊抬眼朝林风雨藏身的方向望来,微笑着挥了挥手。
  林风雨这才现身施了一礼道:「见过云宗主。小弟只是不想打搅,并非有意躲藏。」

  云蕊亦是回了一礼道:「我知道。小风弟弟也来看你大哥吗?」

  林风雨点头道:「蓝剑山庄对外宣佈我闭关养伤,实在是闷得慌,过来找大哥说说话儿。」

  云蕊也不避讳道:「河哥心气儿极高,一生之中能蒙他青眼的没有几人。若是平日里无事,多过来陪陪他。河哥喜欢热闹……」说着眼圈儿变得红了。
  林风雨不知所措,只得低头装作没看见,待得云蕊调整好情绪,他才接着道:「云宗主,大哥曾有遗言嘱托於我,言道今生未尽承诺,若有来生当尽全力补偿。又说若云宗主有用得着处,让在下尽一份心力。还说……他今生始终没能唤一声爱妻,若云宗主不介意,让我唤一声大嫂!」

  说罢林风雨对着南宫剑河的坟塚跪拜,又对云蕊跪拜,行弟见兄嫂之礼. 云蕊闻言泪水再也强忍不住,泣不成声……

  好容易止住了哭声,云蕊啜泣道:「我最大的遗憾……便是……不能堂堂正正……嫁入南宫家……从此……再也没有可能了……」

  林风雨心中黯然,哀伤情绪渲染之下,只是倔强地咬住嘴唇不让眼泪落下来,默默无言。

  逝者已去!两人俱是当世巅峰人物,一番感怀之后纷纷定下心来。云蕊关切问道:「南宫家如何?紫儿和若鱼姐她们还好么?」

  林风雨道:「紫儿心下定是难过的。只是此时她已没有时间去难过. 若鱼嫂嫂,哎,打击甚大!」

  云蕊歎道:「父子反目。只希望若鱼姐能够早日振作起来,南宫世家还少不了她。真不知道明麟明礼那两个畜生发了什么疯,干出这等打入十八层地狱的事情来。」

  林风雨道:「当时的情况不明,至今也想不明白。就是权势蒙了心,也不至於如此猪狗不如!」

  云蕊沉默了一阵,话题一转道:「魔界入侵,青丘国态度不明。神州也是危在旦夕。扶姑娘此次公然与天盟为敌,有苏不言还出手相助魔界……」

  林风雨恨恨地咬牙切齿打断道:「大哥身陨,青丘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若非有苏不言出手,魔头又怎能腾出手来对付蓝剑山庄?」

  云蕊直视林风雨双目,一字一句道:「若是有苏不言出手是扶语嫣怂恿的呢?」
  林风雨深吸了一口气道:「凡与此事有关者,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此仇必报。」

  云蕊点了点螓首道:「河哥没有看错你。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并非嫂子故意刺激你,有些事情,还是说在前头的好些。」

  说起扶语嫣,林风雨心绪更为不佳,云蕊也不再多言,相互约定了联络方法,便一前一后离开出云山。

  悄悄潜回蓝剑山庄,路过柳若鱼居住的小院,竟然看见她孤身一人坐在院落中看天。平日里服侍她的两位侍女都在院落之外,显是被她遣退出来。

  林风雨不方便现身,匿着身形躲开两位侍女进入院落,才传音道:「嫂嫂,林风雨拜见。」

  连唤了三声,柳若鱼才从发愣中回过神来,玉手一挥布下个遮蔽阵法道:「小风出来吧。」

  这还是事情发生之后柳若鱼首次开口说话,林风雨赶忙现身施礼.

  柳若鱼问道:「你跑出去了?」

  林风雨不敢隐瞒回道:「去了趟出云山拜祭大哥。嫂嫂,我想大哥在天之灵见了您现在的样子,怕也是会很难过的。」

  柳若鱼点点头道:「嫂嫂会尽量振作起来。你大哥……临终前对你说了些什么?」

  林风雨道:「大哥嘱我照顾好嫂嫂和紫儿,好生看护南宫世家,小风万死不辞. 」至於云蕊的事情,自然还是隐瞒住好些。

  柳若鱼随手摘下院落中的鲜花流着眼泪道:「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三百年夫妻之情一招断绝於亲生骨肉之手,是我教子无方,害了大哥……」
  林风雨赶忙劝道:「神州毕竟安宁得太久,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惕。照小弟看,西华魔宗无孔不入,明麟与明礼叛变之事定有内情。这一切都是魔界所为,倒和大嫂管教无甚关系. 」

  柳若鱼凝望着手中的鲜花问道:「你说,咱们能为大哥报仇么?」

  林风雨想了想,翻手取出纯钧剑掐了个剑诀,一剑直劈而下,气势滔天,一往无前。

  柳若鱼惊道:「你……你怎会使这一招?」

  林风雨斩钉截铁道:「大哥虽已故去,但在出云山一战震惊天下。他以紫雷剑阵对抗魔界上古凶阵还佔据上风,顶尖高手的对决给南宫世家留下的,绝不仅仅是精神,还有受益无穷的临阵教导。这一切都是蓝剑山庄的宝贵财富,小弟这一招比起大哥还差的很远很远,但我相信终有一天,山庄弟子会用这一招断月亲手为大哥报仇,南宫世家的传承也绝不会断绝. 南宫家还有小弟,有紫儿,有楠楠,大嫂不要忘了,苗疆云雾山谷下面还关着一笼子猛兽. 我们一定会为大哥报仇雪恨。」

  柳若鱼一双美目中泛起希望的光芒,却偏偏道:「我累了,风弟先回吧。」
  林风雨见她终於肯开口说话,精神状态也大有好转. 受到这等沉重的心理打击总不能指望一天就恢复如初,能够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已是幸事!忙施了一礼又匿去身形悄悄返回听风观雨阁.

  打开房门,南宫紫霞端坐在厅堂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林风雨耷拉下脑袋,一副做错事情的孩子模样,一步一步挨过去,呐呐地说不出话来。本以为大小姐庄务繁忙,至多是探灵罗盘里斥责两句,不想专门回来收拾他来了。

  「坐下!」南宫紫霞声音中含着一丝戏谑.

  林风雨无精打采地面对面坐好。

  南宫紫霞凤目一瞪道:「谁让你坐凳子了?地上!」

  做了错事不敢违抗,加上在家里本来就地位低下,林风雨不敢违抗坐在了地上,一副等待责罚的样子。

  南宫紫霞伸出玉指点点他额头嗔道:「让你老老实实呆着,非要跑出去。万一碰见魔界的人怎么办?万一被人认出来了怎么办?」

  林风雨嘟囔道:「你夫君没那么差劲吧?我真要跑,普天之下谁能拦住我?」
  见他顶嘴,南宫紫霞雌威大发道:「尾巴又翘到天上去了?我爹爹都能陨落,你就不能了?你比我爹爹能耐还是真以为自己不死之身?魔界花那么大心思代价对付南宫家,焉知不会等着你现身下手?爹爹走了,你再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办……」说着眼圈儿红了,此刻厅堂里就只有夫妻二人,南宫紫霞再也无法压抑哀伤的情绪.

  林风雨慌了神,赶忙搂住爱妻一边安慰一边求饶道:「夫君错了……这……今后再也不敢……我发誓……」也知道爱妻哀伤的情绪压抑许久需要发泄,倒并不劝她不哭。

  好容易等南宫紫霞停下哭泣,替她抹乾了眼泪. 却见南宫紫霞又板起脸道:「坐下!」

  「哦!」林风雨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椅子!——」大小姐拉长了声线戏谑道。

  林风雨挠挠头,偷偷瞄了一眼,这等情形还是乖乖听话的好。

  起身坐在椅子上,南宫紫霞又爱又怜地哼了口气,聘聘婷婷地走到林风雨身前跪下,螓首伏在他腿上温柔道:「紫儿最近事务繁忙冷落了夫君,还请夫君莫怪!」

  林风雨早已习惯了这位爱妻给他带来的又惊又喜,此刻仍是充满了柔情蜜意,伸出大手抚摸着如云的秀发道:「紫儿每日如此辛苦,只恨我没这方面本事,不能为你分忧. 心疼还来不及,怎能责怪?」

  南宫紫霞轻声道:「夫君倾尽全力护佑着南宫家,还是当世巅峰修者之一,怎能说没本事?怎能说没有为紫儿分忧?对紫儿来说,只想要夫君永远好好的。」
  林风雨道:「这里是我的家,我是这个家的男人,自然要好好地守护这里,尽力不让它受到伤害,还要重振南宫家的声威。只是,我一直都没有做好。」
  南宫紫霞抬起头凝视林风雨的双目道:「已经够好了,凡事没有一蹴而就的。」
  林风雨点头道:「正是如此。紫儿,你天天操劳庄务,也该好好休息一下。看你这么劳累,我也很担心。」

  南宫紫霞甜甜笑着点了点头,撅起嘴唇道:「紫儿知错了嘛。今儿不是特地将所有事情放下,给夫君赔罪来了。」女子的娇媚在她的演绎之下魅惑至极. 林风雨望着她撅起的樱唇,真是恨不得狠狠咬上一口。

  南宫紫霞见夫君目中升腾的火光,自是明白他的心意。她起身投入林风雨怀抱,在他耳边娇声道:「夫君,你好久都没有疼爱紫儿了。」

  林风雨早已按捺不住,原本还顾忌南宫剑河刚刚过世,爱妻是否需要守孝什么的。看来南宫家并无这方面的忌讳.

  娇躯在怀,耳边还是如兰的热气呵得半身酥麻,林风雨粗暴地扯开南宫紫霞的衣物。那具粉光玉质,浮凸有致,光滑如丝缎的完美玉体呈於眼前,他喘着粗气强忍不耐问道:「夫君今日做了错事,爱妻要怎生责罚?」

  南宫紫霞亦是呼吸急促道:「就罚夫君将紫儿身上三个妙处全都喂得饱饱的……」

  【云蕊弹唱的诗句非原创,出自仙剑。好久没写肉戏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clt2014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