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61-100)作者:

2017-04-04人气:

字数:138158


           第061章想见自会再相见

  手上的触感已经不能让李子木满足。

  抚着香腻的软肉,李子木掀起了衣衫衣摆,然后把头伸了进去。一路向上攀上了肉峰,峰顶的一点鲜红,仿佛在呼喊着他。李子木毫不犹豫的,一口把一颗红豆,含在嘴里轻吮起来。

  这一刻的李子木,恨不能张着两张嘴,他不停的在这片峰峦波起的地方流连,像是一位贪恋的游客,想要领略此地的每一处风景。

  钻进衣衫内毕竟有些不便,李子木双手抓住衣摆往上一拉,顿时两只大白兔不安分的跳了出来。睁着红彤彤的眼睛盯着,李子木这一刻是一只饿狼,猛的向着两只雪白粉嫩的大乳房扑去。

  「啊呀!」

  突袭的舒爽让蒋芳菲发出了呻吟,猛的把李子木的头抱起,用力的向着自己的怀里揉去,好像想把李子木化进自己的身体之中。

  「啊……小木,姐姐好舒服!」

  「吃吧,姐姐整个人,都是你的。」

  蒋芳菲松开了手,一只手扶起自己的骄傲,一只手按着李子木的头,把温软送入的李子木的嘴中。

  「唔呜呜……」

  埋进脂腻的李子木发出一声哼响。

  「啊哦!」

  蒋芳菲也满足的叫了一声。

  「啊……弟弟,快点给姐姐,姐姐受不了啦。」

  蒋芳菲毕竟是三十多岁如狼似虎的年龄,哪里受得了如此拨弄,急切的向着李子木索求,一双手连忙解着李子木的腰带。

  看着俯在身下解腰带的蒋芳菲,李子木身子微俯把她的汗衫扯了起来。蒋芳菲明白李子木的想法,连忙停了下来举起双手,好让他方便把上衣脱掉。

  衣衫除去,又是另一番风景。

  蒋芳菲的皮肤很好,雪白粉嫩的很有冲击力,一对丰挺乳房更是雪白,衬着未脱落的紫色胸衣显得诱惑异常。李子木见状连忙又把一对凝脂抓在手里扶玩,同时感叹着造物主的神奇。

  「啊,这么大!」

  蒋芳菲一褪下李子木的内裤,看见那怒起的大鸡巴,不禁惊呼起来。刚才隔着裤子摸时就感觉很大,此时看见庐山真面目,蒋芳菲不禁芳心大动,心都醉了。女人只有到了她这个年龄,才会明白眼前的凶物的妙处。

  「嘿嘿,小弟弟都见面了,还不快点让小妹妹出来打个招呼。」

  李子木也动手脱着蒋芳菲短裤。

  短裤往下一拉,顿时一对雪白玉腚露了出来,李子木立刻把一只手按在上面用力揉捏起来。

  「嗯嗯……」

  蒋芳菲感受着爱抚轻声呢喃,一只手套动着小李子木,嘴上轻咬着李子木的胳膊,另一只手往下扯着短裤,然后腿上踢蹲,把滑落的短裤挑飞掉落一旁。
  紫色窄小的蕾丝内裤,边缘的花纹蕾丝诱惑十足,李子木在上面抚弄着,对着蒋芳菲笑道:「姐姐,你的内裤好性感。」

  「哥哥喜欢吗?」

  蒋芳菲媚眼扫了眼李子木,「哥哥只要是喜欢奴家,想怎么玩弄奴家,奴家都随你的。」

  「真的怎样玩都可以?」

  李子木挑起蒋芳菲是的粉颚,在她的耳边轻声笑着。

  「哼,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蒋芳菲不满的哼了一声,然后俯下身去,颔首埋在了李子木的腰下轻轻晃动。
  「嘶……」

  李子木舒爽的吸了口气,感受着鸡巴在一片温润之间来回游走,低头看着身下玉人的身姿,不由感到一种满足,一种征服的快感。

  这个时候,李子木才有闲暇打量卫生间,一件洗衣机,一个带花洒的浴缸,一个化妆台,然后还有一面很大的落地镜。

  「过来!」

  李子木转换阵地,来到落地镜前,招呼着蒋芳菲。

  女人听话的来到落地镜面前,李子木一把从后面抱住她,然后在她身上抚弄着,玉人娇喘,印在镜子里别有一番风味……「啊……」

  蒋芳菲呻吟着,随着身体的晃动,镜子里的两团粉腻乳房来回的晃动,李子木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挎下她的内裤,把大鸡巴放了进去,于是阴户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李子木在里面游乐,渐渐迷失了……「唔啊……」

  蒋芳菲也迷失了,尽情的享受着李子木给自己带来的欢愉,不住的娇吟着,迎合着,感觉仿佛在云雾间漫步。

  「小木……你真是太好啦,姐姐爱死你啦。」

  蒋芳菲眼神迷蒙,回身亲吻着李子木。在他的冲击下,蒋芳菲终于知道了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一直在李子木的律动中欲仙欲死。

  一番云雨过后,蒋芳菲显得更加娇艳了,就像刚被浇了水的花朵。

  「姐姐刚才好舒服!」

  蒋芳菲抱着李子木的腰身,「直到今天,姐姐才知道什么叫做快乐。」
  李子木搂着蒋芳菲,身下又挺了挺,在她耳边调笑道:「嘿嘿,现在知道厉害了?」

  「呀!你怎么又……」

  蒋芳菲惊呼。

  李子木对着蒋芳菲说道:「好姐姐,你的小妹妹吃饱了,我的小哥哥还没饱呢。」

  「那你说要怎么办呢?」

  蒋芳菲伸手抚弄着。

  「嘿嘿,咬……」

  李子木对着蒋芳菲道,然后用手把蒋芳菲的身子往下压。

  「哼,就你会作怪!」

  蒋芳菲闻言嘴上骄哼一声,白了李子木一眼,玉指拨弄了一丝散乱的发髻勾到耳后,然后握着李子木的粗壮鸡巴,开始在口中吞吐起来。

  看着镜子里跪俯在自己面前动作的熟妇,李子木心底舒爽,征服感和生理快感的作用下,李子木彻底的在蒋芳菲的口中释放出来。

  「呜呜……咳咳咳!」

  蒋芳菲被呛的咳嗽不已,恨恨的捶了李子木两下,「你现在高兴啦。」
  「嘿嘿,还是姐姐好!」

  李子木抱住蒋芳菲,接下来就是云雨过后的言语温存,李子木巧舌如莲,哄得她不住娇嗔。

  「好了,好弟弟,以后还有机会。」

  蒋芳菲对抱着娇躯的李子木说道,「姐姐去看看秦雯,还有你的董老师和董水雅同学,千万别被她们发现才好,不然可不妙啦。」

  李子木也很担心两人被发现,自然忙不迭失的点着头。

  眼睛含笑的看着蒋芳菲一番梳洗,李子木自然少不了一番抚弄,要不是考虑到时间不早,李子木真想再续激战。直到蒋芳菲打理好从卫生间出去,李子木这才将花洒挂起来打开,哼着歌儿美美的洗了个澡。

  这货现在很是畅快,觉得男人嘛,就该这么活着,那才叫有意思。

  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李子木迎面就碰到了秦雯。

  秦雯脸上身上的酒气似乎还没散,散出来的酒香混合着体香,有种独特的香气。此时她的语气里有着一丝的慌张:「坏啦坏啦!小木,现在都四点多啦,再不回去的话,我爸妈肯定急死啦!」

  「你没和他们打电话?」

  「呀!我给忘啦!我这就去打!」

  秦雯一拍脑门,立马跑下楼来到客厅,嘀嘀嘀打起电话来。

  经过秦雯这一番折腾,隔壁的董水清和董水雅两姐妹都醒了,几个人一起来客厅,刚好看到秦雯挂上电话。

  一脸苦笑的秦雯吐吐舌头:「臭木头,我老爸老妈他们生气啦,催我们两个赶快回家呢。还有,中午的时候,王梅嫂子来我家问过,听到你没有回来,就一脸担心的回去啦。我说能不能晚点儿回去,结果被我老爸给狠狠臭骂了一顿。」
  「嗯,确实到该走的时候了。」

  李子木抬头看看了墙上的时间,时针快走到五点,两人路上再走一两个小时的话,到家估计天就要黑了,秦雯的父母能让他们晚点再走才怪!

  董水雅跑过来牵着秦雯的小手,可怜兮兮的说道:「秦雯,这么快就走啦,不再多玩一会儿?」

  「小雅,我也想留下来的,可是……」

  秦雯摊了摊手,一脸的无奈。

  「好啦,小雅,你就别为难秦雯啦,她家里父母肯定担心死啦。你和你姐姐就在这霸王镇上,只要想见面,以后肯定会有机会的。」

  蒋芳菲过来拍着她的肩膀,冲着两人道,「嗯,时间是不早啦,这样吧,我在外面车库里放着辆自行车,好久都没用过啦,等下你们骑回去吧。」

  「这个……」

  「别这个那个的,以后你上街,再把它骑来还我,这不就行啦!」

  蒋芳菲冲着李子木眨眨眼睛,恐怕这其中的意思,在场的众人,也只有李子木能明白。

  领悟到蒋芳菲的意思,李子木还跟她客气什么,两个人都那样过,现在不过就是辆自行车,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秦雯,这是上午你看中的衣服,我也觉得你穿着蛮不错的,你拿回去吧,就当是老师的一点儿心意。」

  董水清从沙发旁边拿过一个带子,里面装的是秦雯上午选好的衣服。当时她正要试穿的时候,刚好碰上青蛇帮的人来找事儿,于是就没有机会试。

  看来还是董水清比较细心些。

  秦雯想要给她钱,可董水清就是不要。既然推辞不过,秦雯也就没再坚持。
  几个人于是来到车库,蒋芳菲将自行车取出来交给了李子木。

  冲着蒋芳菲和董水清、董水雅两姐妹挥挥手,李子木骑着自行车,带着秦雯穿过镇政府家属院,消失在三个女人的眼前。

  路过镇中心一家书店的时候,李子木将车停了下来。

  「喂,臭木头,你要干什么?」

  秦雯从车上下来,看着李子木冲进书店,颇有些疑惑不解。

  事实上李子木答应秦雯来镇上的时候,就曾在心里想过要来书店淘淘金,毕竟从肖铎那儿顺来的那本少儿不宜的书,这货已经翻厌了。眼看着初中时候经常光顾的书店,李子木立马想起来这儿的目的,于是就去想要找找看。

  没想到还真被他给翻到了一本。

           第062章回家路上小风波

  李子木宝贝似的拿起来,然后又在书店里随手拿了几本书。

  「老板娘,你看看,这些书要多少钱?」

  李子木将挑好的书一股脑甩给卖书的女老板。

  女老板四十来岁,肉呼呼的圆脸堆着笑:「呵呵,是小木啊,有一阵子没见你来啦。」

  「这不来了嘛。」

  李子木嘻嘻一笑,「老板娘,不和你说啦,我赶时间呢。赶紧说个数,我好拿走。」

  「这本一块,这本三块……这本,咦?」

  老板娘数到那本「书」的时候,眼中含笑的斜了一眼李子木,然后不动声色的接着数了下去,「好啦,一共十八块,我来给你拿个袋子!」

  将书往袋子里放好,女老板收钱的时候,胖乎乎的手有意无意的捏了一下李子木。

  卧槽!

  李子木心里荡了一下。

  凭借这货在女人身上积累的经验,这个女老板绝对是在向他暗示什么。
  果然,在女老板将书递给他的时候,从收柜台下拿出了一本书,塞进了袋子里,然后将袋子递给了他。

  李子木顺手将女老板塞进去的书,在袋子里翻看了一下。

  麻辣隔壁!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本书的内容,比刚才那本绝对是有过之无不及,里面的插图清晰逼真,虽然只是粗略的翻看了一下,李子木的大鸡巴就已经惊呆了 .

  「喂,臭木头,快走啦!」

  站在外面的秦雯,看见李子木付了钱却拎着袋子不肯走,很是着急的叫了他一下。

  李子木回过神来,冲着女老板尴尬的笑了笑,飞快跑出了书店。

  直到骑着自行车走出老远,李子木都还能感受到女老板烁热的眼神,看来这又是一个饥渴的女人。以后只要有机会,老子一定要来安慰安慰她那饥渴的灵魂。不过这次嘛,嘿嘿,老子可没那闲工夫。……日落西山红霞飞,两人赶集把家回。李子木骑着自行车,飞驰在坑坑洼洼的水泥小道上,跳大神似的颠个不停。车尾巴上坐着个美丽女孩,手里拧着两个袋子,抱着李子木坐得紧紧的。因为照这货这样的启骑法儿,一个不小心掉下来都有可能。

  秦雯没办法不抱紧。

  女孩儿身上的处子香味儿,一个劲儿往李子木的鼻孔钻;胸前两个初具规模的丰满乳房,紧紧的压在他的后背上,随着自行车的颠簸,一来一回的不断地挤压摩擦着,这让秦雯的脸红的像晚霞似的。

  可是随着这种接触时间的增长,秦雯的身体里却突然传来一阵阵的酥麻。那种电流一般的感觉,在她身上不断的流动着,最后慢慢汇聚到下体的阴道里,渐渐的里面开始酥痒难耐,秦雯只想要舒服的呻吟。

  只是她似乎也知道这是件很羞人的事情,毕竟阴道中的淫水,已经快要浸透她的秀裤。

  这种时候呻吟出声,肯定会被李子木笑话。

  可秦雯又不敢松手,路面颠簸的太厉害,一旦松手,肯定就要掉下去。
  一时间秦雯在苦痛和快乐中挣扎着。

  「臭木头……慢……骑慢点儿……」

  秦雯终于忍不住,张口嚷嚷着。

  可是其中的呻吟声居多。

  李子木此刻一门心思赶着回家,并没有察觉到秦雯的异样,脚下瞪得飞快,嘴上说着:「秦雯,你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小河村的小路了。」

  「呀……你慢点儿。」

  秦雯发出一声惊呼。

  李子木说话一分心,没留意前面有坑,车把一晃险些栽倒。

  幸好李子木的身体经过雷电的锤炼,双臂在慌乱中紧紧扶稳车把,这才没将两人摔下去。有惊无险的度过这一劫,李子木得意洋洋的笑着:「秦雯你只管抱着我在后面坐好,你就一万个放心吧,有我李子木在,绝对能够保证你的安全!」
  「哼!臭木头……我要死啦!」

  秦雯伸出小手来,狠狠掐了他一下,冲他翻了个白眼,刚好被回过头的李子木看着正着。

  可这时候她下体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快忍不住要尿出来了。

  秦雯的脸越发的娇艳。

  李子木只看得是目瞪口呆。

  人都说回眸一笑百媚生,没想到秦雯这小妮子翻白眼,也能媚态横生的,老子以前咋就没觉得她这么漂亮呢,初中的时候,老子曾一度以为她是个假小子呢,这个暑假是怎么啦,怎么老子越来越觉得她漂亮了,真是搞不懂。

  李子木脚下丝毫不减速,心里却在怔怔的想着。

  如今正是酷暑,虽说现在已是日暮西山,周围刮着的却依旧是热风。

  秦雯出门前特意找了件凉爽的衣服穿着,如今因为流汗,单薄的衣衫紧紧贴在身上,隐隐约约都能够看到,她里面戴着的猩爱的粉红色带子。秦雯的肤色是小麦色,肥嘟嘟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简直可爱的厉害。

  所谓女大十八变,秦雯现在就处在变化中。

  李子木渐渐觉得她好看,这绝对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喂,秦雯,你可真重,快累死我啦!」

  李子木蹬的气喘吁吁的,身后汗湿了一大片,就连秦雯的小白兔在上面挤压,都没怎么感性趣。

  「要不……要不你下来,换我……来带你!」

  秦雯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扭着小屁股。这个时候她还真想在前面骑车,就算累点儿都没关系,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难受。

  李子木撇撇嘴,只当秦雯在说玩笑话:「别开玩笑啦,我怎么敢劳你来骑车呢。你乖乖坐好,别在后面乱动,把我抱紧些,这里的路面太颠了。不过你放心,我就是累点,骑车的技术那可是有目共睹的,你说是不是啊,秦雯?」

  「哼哼……」

  秦雯鼻子里哼出两个音,不知是呻吟还是嘲讽。

  哐当!

  车子进了个大坑,顿时猛颠了一下。

  「呀!」

  秦雯发出一声娇呼。

  这一颠让秦雯下体阴道里的蜜汁猛然喷出一股来。

  李子木吓了一跳,稳定好车子,赶紧回头问道:「怎么啦,秦雯?」

  「没……没什么,就是硌了一下。」

  秦雯眉头紧皱着,想要从车子上下来,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好好骑,别来管我……喂喂喂,前面……注意前面……」
  「放心吧,我骑车的技术一向过硬!」

  哐当……哐当……哐!

  「呃,嘿嘿,失误,这纯属失误!」……

  嗤……随着一声轻响,自行车后胎冒出一股气来,车速明显慢了下来。
  特么的,怎么搞的?

  李子木停下车子,看了看瘪下去的车胎,心里很是郁闷:「蒋芳菲那女人是故意的吧,这自行车怎么就这么废柴呢,这才骑了多久啊。哼哼,下次再见到她,老子一定要在床上好好教训教训她一下,让他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

  不过好在快要没两步路就能进村,这辆自行车也起不了太大作用,推着走也不是件太碍事儿的事儿。

  可刚把这车子停下,秦雯就飞也似的跳下车,一溜烟儿冲向了路边的树林子里。

  秦雯这会儿感觉她快要死了。

  一进到树林解开秀裤,秦雯下体阴道中的水流,就开始抑制不住的向外喷涌。这让小妮子以为她在撒尿,顿时觉得脸通红。真是羞人啊,在喜欢的人面前做出这样的事儿来,秦雯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辈子都不想出来了。

  小妮子其实是到达顶点了,只是现在她还没有那个意识而已。

  顺带着将尿也派了出来,秦雯刚想要擦干下体站起来,这是却犯了愁。
  女孩儿身上没带纸。

  「这可怎么办?这么热的天,下面黏黏的,肯定难受死啦!」

  秦雯的大眼睛滴溜溜转达,在想要在四周找寻合适的工具。

  直到她的目光落到手上。

  「哈,我差点儿给忘了!」

  秦雯一拍脑门,「臭木头不是买书了吗,我来看看,能不能撕一些纸下来。」
  在袋子里翻了一下,秦雯发现里面有本英语练习册,不过是初中生的;一本化学练习册,不过也还是初中的。女孩心里满是疑惑,心想着李子木这家伙,怎么买的都是用不到的初中的资料,这是在闹哪样?

  「咦!这是什么?」

  一连翻了几本,都没有找到合适用的,这时候她在里面找出了一本书,封面上画着半裸女郎照片,里面的纸质倒是挺柔软,蛮适合作手纸来用。

  秦雯颇为好奇的打开一看。

  「呀!」

  女孩顿时小叫了一下,小脸红得像是能滴下血来。

  这本书的内容秦雯并没有细看,可她一眼就瞧见里面配着的一幅插图,画得是一男一女在床上的战斗嘲。

  像是被手里的书烙了一下,秦雯一小子就将它抛出了小手。

  「咚咚咚……」

  过了好久,秦雯都还觉得心跳的厉害。

  目光落在那本仍在林子草地上的书,秦雯心里痒痒的,像是猫爪一样难受。刚才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可是那张图文并茂的插图,像是印在了脑子里,怎么都赶都赶不走。

  没过几个呼吸,秦雯终于将小手伸了过去,飞也似的将它拾起,然后小心翼翼的翻开,眼睛虽然在上面飘忽不定,可是大多数焦点还是落在了书上。

  「啧啧……臭小木,真不要脸,竟敢买这样的书……」

  秦雯心里对他很是鄙夷,却在林子越看越有滋味儿……「秦雯到底在干嘛,怎么这么久都不出来?」

  林外的李子木决定进林子来找秦雯。

  没走两步就发现秦雯蹲在地上,一脸俏脸比刚才红的还要厉害,她的手上拿着一本书,似乎正看得入神。李子木心里泛起一丝不想的预感,小心翼翼走过去一看,嘴上差点儿没叫出来。尼玛,秦雯这妮子,手里拿着的正是女老板最后找给他的那本书。

  那本他看了都会感到脸红心跳的书!

            第063章读书破万卷

  寂静的林子里,李子木怔怔地看着秦雯。

  夕阳余晖正炽,林子里光线斑驳,却丝毫没有影响李子木的视线。

  眼前的秦雯娇羞中带些好奇,玉手半开半合的将那书捧着,眼睛似闭非闭的,长长的睫毛像把小扇子,微微颤抖着,鼻尖上不知是刺激还是紧张,密密出了一层细汗,脸上像是飞上了火烧云,娇艳欲滴的让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

  好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

  李子木在一旁瞧得心痒难耐,刚想冲上去搂住她,却没注意到脚下的树枝。
  「咯吱!」

  「呀!」

  秦雯小叫了一下,连忙将书丢进袋子里。

  急急忙忙站起来,女孩一脸的尴尬和不知所措:「臭木头,你……你怎么不声不响进来啦?」

  「我看天快黑了,来让你速度放快些!」

  李子木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挠着脑袋嘿嘿笑着,「怎么样啦,现在是不是可以走咯?」

  这货说着就要往外走。

  既然秦雯没有向他追问那本书,李子木自然乐得开心。

  眼看着就要出树林,李子木却发现秦雯并没有要出来的意思,依旧站在原地没动。

  这货于是停下来,回过头问道:「咋啦,秦雯,再不走,天可黑啦!」
  「我想……想在这里……再歇一会儿。」

  秦雯红着脸站着,嘴里小声说着。

  看着她小女人般扭扭捏捏的样子,李子木觉得有些别扭,心想着小妮子这是怎么啦,以前不是蛮大方的,难道知道老子发觉她看了那种书,所以有些害羞啦?不过这似乎说不通啊,书可是老子买的,现在被她发现,怎么反倒是她不好意思?
  李子木上下瞧了瞧,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秦雯,就快到家喽,坚持一下嘛,我们回去再歇呗?」

  「不嘛!人家走不动啦。」

  秦雯眨巴着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要不,你过来背着我?」

  「别别别,千万别!」

  李子木连连摆手。

  从小到大积累的经验,每次只要秦雯像这样冲他撒娇,最后的结果总是他吃亏。

  所以每次见到秦雯这种表情,李子木心里都直发怵。

  这绝对是恶魔的撒娇。

  「哼!」

  秦雯冷笑了一下,也不点破他的小心思,在地上找了一片草地,盘着腿坐了上去。

  「过来坐呀!」

  秦雯乜了他一眼,「怎么,还怕我吃了你?」

  李子木冷汗流了一地,扭身过来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山中树木成荫,密密麻麻,暮色里的夕阳余晖,从树枝的空隙中倾泻下来,星星点点地撒在树林中,落在绿茵的野草上。

  坐在树荫的草地上,一阵透心的阴凉随着浓郁的草木腥味扑鼻而来,顿时让人呼吸舒畅起来。

  「喂!臭木头,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儿!」

  见他坐了下来,秦雯一脸娇羞地将袋子里的那本「书」抽了出来,在李子木面前晃了晃,瞪着眼睛娇嗔道,「哼,李子木,你仔细瞧瞧看,你这买的是啥书嘛!羞死人啦!」

  李子木瞧了瞧秦雯,又看看她手上的书,很是尴尬的挠着脑袋:「呃,秦雯,你听我说嘛,这书是……是卖书的老板娘给拿错啦!对对,一定是这样!你知道我的,嘿嘿,我怎么可能会看这种书嘛……」

  「哼!鬼才信你,我又不是小孩子!」

  「呃,秦雯,我……」

  「哼!臭木头,你现在是越学越坏啦。回村我就和王梅嫂子说去,看王梅嫂子怎么收拾你!」

  「喂,秦雯,你听我说嘛……」

  「不听不听!」

  秦雯捂着耳朵,玉腿伸出来踹了他一下,「李子木,你个大坏蛋!人家不是让你亲了,干嘛还买这些不好的书嘛。」

  女孩的玉腿伸出,裙下的风光顿时乍现。

  只见玉腿根部雪白一片,好似豆腐般细腻光滑,充满着青春活力,一条红粉色的带着细碎花纹的秀裤,紧紧遮掩着那一片让人心驰神往的桃谷芳地,引诱的李子木眼珠子都蹦了出来。

  这货的脑子里突然想起醉酒那天,在她家卫生间见到的她的娇躯。

  大鸡巴瞬间长大!

  精虫上脑的李子木什么也管不了了,身手如电一般握住秦雯伸过来的玉腿,一个狼扑压上她动人的娇躯。右手如影随形,飞快伸进裙下的秀裤里,几乎没有片刻的停留,就从裤裤的边缘探了进去,指尖微微一挑,来到阴道边缘的小豆豆的上,轻轻的挑逗着。

  他的左手放开秦雯的玉腿,搂过似乎吓呆了的秦雯的小脑袋,大嘴毫不犹豫的稳在她娇小的红唇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几乎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

  等到秦雯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是「呜呜呜」的发出一脸串的唔咽声,然后便在李子木全力的攻击下沉陷下去……女孩儿的激情一旦调动,似乎比男生更为狂野。

  秦雯的香舌开始还被李子木牵着走,可是越到后面,女孩儿越占主动,竟然开始不满足在她的小嘴里战斗,将战火引发到了李子木的嘴里。香舌在里面进进出出的,不断地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挑逗着,似乎要将李子木的舌头吐下肚去。
  相比较上面而言,秦雯在下面的优势荡然无存。

  李子木的右手像是布满了魔力,在芳草重地间寻幽探胜,中指此时已经撬开阴道的大门,一路长驱直入,卷起一连串的涟漪。阴道密地里的佳酿不要命的涌出来,将他的整只手掌都浇透,李子木感觉右手像是泡在了水里。

  真是想不到秦雯阴道里会涌出这么多的甘泉来。

  「啊哦……臭木头……好痒,好痒呀!……」

  秦雯一时间娇喘连连,松开李子木的舌头,嘴里发出细微的呻吟。

  这种声音在此时此刻,无异于在火上浇油,李子木手指上的动作愈来愈快,渐渐的秦雯的下面出现了「噗嗤噗嗤」的声响,奢靡的气息一下子在林子弥散开来……「呀!……」

  某一刻,随着秦雯娇躯的剧烈颤抖,李子木慢慢从她下体抽出右手来。
  秦雯像是全身被抽干的力气,软软的倒在地上喘着粗气。经过了云端上的刺激体验,这个小女孩已经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完美的高朝。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李子木,此刻正盯着眼前娇媚的女孩,含着满眼的笑意,嘴角的邪笑看上去就是大街上行走的猥琐色狼。

  「这就是书上说的那种感觉吗?」

  女孩儿红着脸在心里暗想,「真是好舒服呢,只是不知道,臭木头的那个家伙进来,会不会是这样呢……」

  「呀!我在想些什么呢!」

  过了好一会,秦雯才发现,满脑子想得都是一些不堪的东西,刚才在书里看到的那些画面,不要命的在脑子里回荡着,让她原本就娇羞不已的脸上越发的娇红欲滴。

  看着李子木嘴角的邪笑,秦雯气不打一处来:「臭木头,都怪你,让人家出糗!喂!有什么好笑的啦!你再笑,人家不理你啦!」

  「好啦,秦雯,我保证不笑。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嘛,你忍不住有这样的反应,说明你的生理反应很正常呀,咱们生物书上不是都讲过嘛。」

  李子木得意洋洋的扬了扬眉,「好啦,秦雯,不说这些。刚才怎么样,我在这上面的技术,还说得过得去吧。等一下咱们再来,我保证会让你更舒服!」
  这货说着伸手又要搂过她来亲。

  谁知秦雯听他一番言论,刚才还泛着潮红的俏脸上,顿时布满寒霜。见他腆着脸过来,立马伸手将他推开,气呼呼的皱着眉道:「李子木,你先别碰我,给我在这里坐好!有个问题,本小姐现在一定要问个清楚,否则这辈子,你都别来碰我啦!」

  卧槽!

  这小妮子不是认真的吧!

  李子木的眉毛顿时拧成了麻绳,实在有些想不明白,这位大小姐到底在抽什么疯。只是听她说得这么严重,这货想不认真都不行,只好乖乖离她三尺远,坐在草地上凝听秦雯的盘问。

  没有办法,谁让她是个火爆的小辣椒呢。

  「李子木,自从上高中,我俩就在一个班,我从没听过你身边有过女朋友,可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手段!你和我说实话,我不怪你,你这些招数,都是在谁的身上学来的?」

  秦雯盘腿坐到草地上,一脸真诚的徐徐善诱着。

  盯着秦雯那人畜无害的眼睛,李子木心里顿时打了一个突兀。

  秦雯丫头的这种表情,李子木从小到大在她脸上看到过不下百十次,可每一次出现,都表明秦雯处在爆发的边缘。倘若一个不小心,将炸弹引燃的话,后果就算是用脚趾头想,李子木都知道不会比死好到哪儿去。

  不过打死李子木,他都不会和秦雯实话实说。

  开神马玩笑!

  说出来的后果李子木想想都害怕,恐怕一个搞不好,秦雯发起怒来,一口咬断他的大鸡巴,那简直就是身不如死。何况一旦暴露他和王梅的关系,李子木还真想不出来,依照秦雯这火爆脾气,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所以打死他也不能实话实说!

  「呃,你听我说嘛,这个嘛,是这样的……」

  李子木眼珠子转了转,「你刚才不是都看到了嘛,我买的那些书里面,写得不都是这些东西嘛。所谓『读书破万卷,上女如有神』,这不看着看着,我就学会了嘛。」

            第064章小妮子的表白

  这货说得倒也不算错,书里面确实有不少这方面的知识来着。

  不过理论就是理论,没有实践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哼!我可没看过那种书,你可别乱污蔑我!」

  秦雯仰起头看着魁梧的李子木,表情依旧严肃认真,「李子木,你说的都是真的?」

  李子木撇撇嘴,梗着脖子反驳道:「既然你不信我说的,那还来问我做什么?」
  这货算是豁出去了。

  秦雯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一时间沉默了下来,大半天不说话。

  李子木被她盯的直发毛,心里像是敲着鼓咚咚响个不停,根本猜不出她到底在想些啥,最后实在忍不住,只好试探性的开口道:「秦雯,你看天色也不早,快到吃饭的时间啦,咱们再不回去,我倒是没什么,可你那个村长老爹凶得很,你就不怕他……」

  「李子木!」

  秦雯打断他的话,猛地站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视着他:「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和村里的哪个银荡女人,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秦雯,你到底怎么啦,怎么老问这些没头没脑的东西。这些年我一直在上学,怎么说我也是高三学生,怎么会和村里的那些女人乱搞嘛。何况就算我真是想女人,在学校里随便找一个不就完喽,何必要招惹村里的那些女人嘛。」
  李子木嘴里嘟囔着,心里却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暗暗想着什么时候,秦雯脑子会有这些想法的。

  难道这小妮子发现了什么?

  不过没可能啊,到现在为止,除了和王梅和黄香香,李子木就只招惹过邱飞燕。可是这三个女人,没道理会向别人说出来。何况每一次招惹的时候,这货都是小心翼翼的,从没有一丝的纰漏。因此绝不可能会有人发现的。

  可是秦雯怎么会知道?

  难道这只是她在无理取闹,无意间随口说出来的?

  这种可能性倒是很大。

  秦雯小脸气的发红,眼睛都快滴出水来:「哼!这么说,那就是你在学校有女朋友喽,可你为什么瞒着我?现在还……还这样欺负我!」

  「我在学校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嘛!」

  李子木表面上装作有点儿生气,大声的嚷嚷着,可是心里却早已是乐开了花。
  从秦雯刚才的话中,李子木证实了他的猜测,看来秦雯果真是在无意间,胡乱说出他和村里女人胡搞的那番话来。倘若真是这样,这货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接下来对付秦雯,自然也有了几分把握,虽然没有十分信心,可是总算不会再感到害怕。

  毕竟他现在已经摸清楚了秦雯的底细。

  秦雯盯着他沉默了一阵,然后一言不发,低着头向树林深处走去。

  李子木没有办法,眼看着天色渐暗,在这黑漆扒瞎的野林子里,万一像上次黄香香那样,碰上个刀疤狼一般的人物,秦雯这样一个娇滴滴小妮子,那岂不是要羊入狼口……没敢接着往下想,李子木只好捡起书袋子,在她后面紧紧跟着。
  好在这林子也不算太深,百十来米就到了头。

  在林子的边缘,秦雯终于停了下来,转头问道:「臭木头,干嘛跟着我?」
  李子木心里只是苦笑,这小妮子不是明知故问嘛,可脸上却依旧嘻嘻笑着:「嘿,这你都不知道?你可是咱们小河村有名的小美女,在这乌七八黑的野林子里,要是没有个我这样强壮的护花使者,指不定要发生些什么事呢。」

  「哼!算你识相!」

  秦雯娇叱了一声,满腹心事的蹲下来,随手捡起一根枯枝,在地上胡乱画着。
  李子木这时候也不敢多说,只好在一旁静静站着。

  过了好久,秦雯这才站起来,幽幽问道:「李子木,从小到大,你有喜欢过我吗?」

  吓!

  老子没听错么?

  李子木的脑袋顿时嗡嗡作响,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下,瞪大眼睛呆呆看着秦雯,过了半响才回过神来,嘴皮子都有些不利索:「秦……秦雯,你刚才……你刚才说什么?」

  「你耳朵聋啦!」

  秦雯抛开少女的矜持,没好气地娇叱道,「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李子木颇为诧异的问道:「秦雯,你今天是怎么啦,怎么突然会这么问?从小到大,你不是一直都挺讨厌我的嘛,对我向来都是冷嘲热讽的,也就是在最近,态度才对我稍微好了一些。而我对你也差不了多少,反正一直都是又爱又恨的……」

  「哼!谁管你这些啦!」

  秦雯眉毛一竖,没好气的怒道,「现在我是在问你,在你的内心深处,有没有喜欢过我,就像书里写的那些恋人们一样!」

  卧槽!

  小妮子这算是在表白?

  李子木小心翼翼地回道:「秦雯,就算我很喜欢你,也不敢明着说出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你那村长老爸,从来都是互不来电的呀!」

  这是在开神马玩笑!

  没搞明白就冒冒失失的回答,搞不好死在秦雯手里,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现在情况尚未明朗,李子木决定要先观望观望再说。

  「哼!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三番两次的亲我,刚才还对我那样!」
  「我……对不起嘛,秦雯,我一时……一时没能忍住,下次再也不敢咯。」
  「这我可不管!只要你真心喜欢我,在我老爹那里,一切不都是我说啦算!」
  秦雯娇嗲着问道,「现在我只问你,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这下还有什么好犹豫!

  十八九岁正是思春的年纪,小姑娘秦雯春心荡漾,李子木迎来了人生中美好的春天。

  李子木很是激动:「秦雯,其实我早就喜欢你,只是我一直都不敢说出来。我没有父母,而且现在和嫂子住着,家里的条件你也都知道,有时候就连我的生活费,都得靠我辍学回山里来挣。还有我的英语,一直都没有起色,能不能考上大学都还是未知数,所以我对你的爱意,一直都藏在心里,我……」

  管他以后会怎样,有这样一个小美女在身边,傻子才会选择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

  不管怎样,先要把她弄到手!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臭木头,你别再说啦。现在我都知道啦,家里条件差又怎样,只要你是真心喜欢我,真心爱护我,哪怕以后和你吃糠咽菜,我都心甘愿意。只要你现在足够努力,我想我们以后一定会很幸福的!」

  盯着李子木的眼睛,秦雯幽幽的述说着。

  林子下昏暗的光景中,娇媚的女孩儿,第一次向李子木敞开心扉。

  「秦雯……」

  李子木身上涌出一股莫名的冲动,忍不住俯身将秦雯紧紧搂在怀里。

  「喂!臭木头,你轻点呀,我快喘不过气啦。」

  靠在李子木的怀里,秦雯娇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

  「雯雯,我爱你,我想……」

  李子木发狂了一样,撕扯着秦雯的衣服,刚刚沉寂下来的欲火,再次翻滚沸腾起来。

  「臭木头,大魂淡,别这样啦。」

  秦雯身手护住衣衫,急忙止住李子木进一步的侵袭,樱口微张,娇喘连连,吐气如兰,「死木头,你可不能像书里写得那样,要了我的身子……现在你只能吻我……」

  晕倒!

  看来小妮子将那本书看了不少嘛。

  美女有命,莫敢不从!

  李子木赶紧娴熟的压上她的樱唇,在几个女人身上锻炼出来的功夫,如今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这一吻简直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直到秦雯感到肺里快要炸开,大力推着李子木的时候,两人这才被迫停了下来。

  秦雯美丽的小脸上,因为憋气而显得潮红一片,一双美目三分含情七分娇羞,默默凝视着李子木的眼睛,樱唇微微半开着,吐气如兰似檀,雪白的贝齿半露着,泛着晶莹的辉光。

  端得是娇美无双!

  「秦雯,你的身上可真香,似乎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散发着让人迷醉的香味,让我再闻闻嘛。」

  李子木轻咬着她的耳垂,右手慢慢向她的丰满乳房滑去。

  耳边响着李子木的甜言蜜语,初涉情场的秦雯早已是迷失自我,脖子微微扭动了一下,想要摆脱耳边的瘙痒,陡然间却感觉不久前,才逐渐发育有型的丰盈乳房上,一只大手正在狠狠的揉捏着,秦雯那有些迷醉的脑袋,立马清醒了过来。
  使劲儿推开李子木,秦雯娇嗔着道:「臭木头,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李子木不依不挠:「好秦雯,让我捏捏嘛!」

  「哼!臭木头,你被那种书给带坏啦。」

  秦雯连忙整理着撩开的衣衫,在他耳边柔声吹着气,「李子木,以后只许你和我在一起,不许碰其他女人……那种书也不能再看啦……嗯,你要真有些憋不住的话,以后就来找我帮你解决……」

  「你知道怎么满足我?」

  李子木的语气里微微有些诧异。

  要知道秦雯一向是个好姑娘,怎么会知道这方面的知识的?

  难道是秦雯刚才看过的那本书,对女人如何满足男人的需求,在里面有过一些介绍?

  果然秦雯红着脸,小声解释道:「还不是刚才那本书嘛,我不小心打开看到啦,里面好像有提到过,可以不用女人身子,就能帮男人解决的……」

  小妮子越说到后面,脸色就越是通红,声音也越来越小。

  李子木一挑眉毛:「嘿嘿,是嘛,我怎么不知道?」

  「你骗人!哼,大色狼!」

  「秦雯……」「嗯?」

  「我现在就憋不住啦。」

  李子木指着下体的大鸡巴,眼中的笑意像是要溢出来。

           第065章天赋异禀的秦雯

  「呀!」

  秦雯惊呼了一下,显然看到了他不太安分的大鸡巴,皱着眉头道:「这可怎么办,我刚才没来得及细看呢,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做呀!」

  「要不,我们一起来看看,好好学习学习?」

  李子木徐徐善诱着,嘴角的招牌式的邪笑又出来了。

  「不嘛,羞死人啦!~ 」秦雯摇摇头,不过语气里的抗拒,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强烈。

  只是她眼中闪过的渴望,却早已是无法掩饰。

  有戏!

  压抑住心中的狂喜,这货腆着脸苦苦央求着:「秦雯,真的好难受嘛。我保证就一次,就这一次,秦雯,求求你啦,帮帮我呀!」

  这次秦雯低下头,却是不再出声。

  李子木赶紧拉过秦雯,瞧了瞧脚下绿草如茵,还真是看书的好去处。现在这货也管不上天快要黑,大鸡巴的事情尚未解决,其他的事情自然统统靠边站。
  李子木嘻嘻一笑,用脚扒拉了一下草地:「秦雯,咱们就在这儿看吧,这地方挺好的哈,既清静又没人,草地上也干净。」

  「嗯,那就在这里啦。」

  秦雯红着脸点点头。

  小妮子挽着李子木的胳膊,在林子深处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两人屈膝并肩坐着,挨得很近。

  近到李子木鼻孔里,全是秦雯身上的处子幽香。

  树林里相当的安静,静到两人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声,还有不远处时而传来的三两声鸟鸣。

  李子木在袋子里翻出那本书,笑嘻嘻的捧在手里,递到秦雯面前逗着她:「秦雯,要不,你来拿着看?」

  「不要啦,你拿着!」

  秦雯拍了他一下,娇羞无比的推开了。

  李子木早猜到秦雯会这样,刚才不过就是逗逗她而已,见她果然装正经,心里早就笑开了花,可脸上却不敢有丝毫的表现。

  扭过头瞧了她一眼,李子木不再废话,摊开手便将书翻开。

  秦雯稍稍往他身边靠了靠,李子木二话不说将她搂在怀里,两人于是便一起盯着书本默默看起来……书店的老板娘眼光绝对毒辣,最后附带给李子木的这本书,里面图文并茂,情节自是不用讲,而且每隔几张,就有一副彩绘的插图,上面的女人极尽娇研,媚态横生,风姿绰约,雪白粉嫩的娇躯在男人的身下缠绵承欢,娇喘不断……强烈的视觉刺激,让两人的呼吸不由的急促起来。

  李子木想着秦雯以后要为她做的服务,专门将几幅画着女人给男人「咬」的插图翻出来细看。书中的插图似乎有不少是直接从小电影中截取的,里面的内容都是真人实战,很具有教学的意义。凭借秦雯的聪慧,肯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果然看了没多久,秦雯的小脸就是一片通红,额头上布满一层细密的汗珠。
  虽说李子木这货早已不算是初哥,可这会儿也是看得口干舌燥,大鸡巴快要激动到爆……两人继续瞧下去没多久,秦雯的双颊红云飞布,浑身上下一阵阵麻酥酥的,头皮也麻麻的。女孩儿忍不住娇羞地抬头瞥了李子木一下,故作娇嗔地乜了他一眼,撇撇嘴满是不屑:「臭木头,看看你都买的什么书嘛,简直羞死人啦,以后我不许你再看!」

  李子木正两眼发直的看着书,猛然听到秦雯说话,于是将目光放在秦雯的丰满乳房上,眼神中满是戏谑的笑意:「不看这种书,像你这种没经验的小妮子,知道怎么才能满足我吗?」

  「臭木头,你真坏,不理你啦!人家什么时候说过,要……要满足你的呀!」
  「哈,你还敢狡辩!」

  李子木伸手在嘴边哈了口气,往躺在怀里的女孩儿的咯吱窝掏去,「刚才你是不是说过?哼哼,看你还狡辩,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咯咯咯……」

  秦雯被他弄的娇笑连连。

  「好啦好啦,臭木头,我错了还不成嘛!」

  秦雯脸蛋儿红扑扑的,乌黑幽亮的眼睛里像是能滴出水来。

  这货看着女孩娇羞的模样,顿时欲念横生,忍不住想起前些日子帮她拧床单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她初具规模的胸器,那团软绵雪白的乳房,现在都还在他的脑子里飘荡不已。这么一想起来,他便再也忍不住,色色的往秦雯上衣的领口瞧了瞧。

  哇塞!

  不过只是几天没见,那里似乎比印象中又大了不少。

  「看什么看!」

  秦雯抬头的时候,正好发现李子木烁热的目光,顿时紧了紧衣领,嗔道,「有什么好看的,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挖下来,哼!大色狼!」

  「哼哼,你舍得下手吗?」

  李子木耸着肩说着,眼看就要对她下手。

  「呀!」

  这时秦雯突然小叫了一下。

  「怎么啦?」

  「我们把车子放在路边,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呃……」

  李子木听到了蛋碎一地的声音。

  都这时候了还能想起自行车来,秦雯果真是个奇葩。

  于是李子木果断堵住她的樱桃小嘴,当然掏出的是他即将碎裂的火热鸡巴。
  呜呜呜……秦雯鼻尖喘着粗气,小手不断在空中挥舞着,像是要抓住些什么。
  不过除了空气,她什么也没抓住。

  最后只好回归到李子木的大鸡巴上,小妮子显然很害羞,双手只是若即若离的捧着。

  小妮子显得很青涩,更多的是娇羞,毕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无论生理和心理上,都还有些放不开。可这一点儿都没影响到李子木,反而将他的性致激发的更为强烈,大鸡巴在秦雯的樱桃小嘴里进进出出,没一会儿就听到了「滋滋」的口水声。

  开始的时候,秦雯显得很是抗拒,可是时间一久,双眼竟然慢慢迷醉起来,后来不用李子木在动作,她已经下意识的开始唆弄,香舌也渐渐变得灵活起来。
  那双小手也渐渐缠在上面。

  那本书起到作用,看起来是相当巨大的!

  「小妮子在这上面的领悟力,居然比老子还要来得高,没吞吐多久就已经超越了王梅,想来只要好好培养,假以时日秦雯的口技,绝对是无人能出其右。」
  这货躺在草地上,美滋滋的想着。

  在秦雯的香舌一阵激烈的挑逗下,没过多久大鸡巴就来了感觉。

  秦雯似乎也感觉到了上面的变化,虽然琼鼻里不断冒着热气,脸上更是憋得通红不已,可还是坚持了下去,不断耸动着琼首,照着书上学到的知识,努力的动作着……这种级别的轰炸根本没法阻挡,李子木的大鸡巴最终选择缴械投降。
  「咳咳咳……」

  吐出大鸡巴遗留下的汁液,秦雯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玉手狠狠在李子木的身上揪了一下。

  这货倒是难得的没有躲避。

  秦雯都能这样为他牺牲,李子木觉得很有必要为她贡献一下。

  秦雯死死的揪着李子木的胳膊,娇羞的样子真像个小媳妇:「呜呜……臭木头,就知道欺负人家!」

  「对不住啦,秦雯,还不是你太诱人啦,我这不是没忍住嘛!」

  大鸡巴现在无力再战,李子木也难得老实下来,搂着秦雯柔声说道,「秦雯,你是除了嫂子外,这些年来对我最好的女人,我一定会好好对你,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秦雯乖巧的点点头,叹了口气道:「臭木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以前上初中的时候,你是不是和董水雅谈过?其实我早就知道啦,不过看你在高中表现的还算老实,否则,哼!我才不会让你这样对我呢。」

  「你……你知道……」

  「是啊!」

  秦雯幽幽叹道:「那时候我好伤心,可是你一点都没发现,整天心思都在董水雅的身上。我当时就在想,她有什么好的,会让你这么喜欢。后来上高中的时候,我见你一直是一个人,董水雅也不见啦,那时候我可真是高兴坏啦……」
  「嘿,你这是幸灾乐祸知道不?」

  「哼M算是幸灾乐祸又怎样!」

  秦雯在他怀里撒着娇,「你知道嘛,后来我听肖铎说你很中意林新月,简直心疼的要命!那天我在她那里,见到你写给她的情书,眼泪当惩流出来啦……说起来好丢人呢,哭的稀里哗啦的,止都止不住……」

  「秦雯,相信我!我和林新月,真的没什么。」

  「好啦,不说这些啦。我知道有本事的男人,总是会吸引很多女人的,我老爸和老哥还有你,都是这样的男人。老爸他在外面拈花惹草,我娘心里明白的很,为这事儿她和我爸闹了不知多少次。李子木,你要答应我,以后千万不要风流成性,枉费我对你的一番心意。倘若有一天,你要真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千万别让我知道……」

  听着秦雯楚楚动人的情话,李子木除了感动,还能剩下什么。

  轻轻亲吻着她的额头,李子木温柔的在她耳边沉声道:「秦雯,在我心中,现在只有你,哪里容得下别人,你别多想啦。」

  他的嘴里说得好听,手却不怎么老实,像条滑腻腻的泥鳅,只想往秦雯的衣衫里溜。

  女孩很是青涩,哪吃得了他如此刺激的挑逗,顿时娇叫起来:「臭木头,不要,不要这样啦,别人看到就不好啦。」

  李子木听着只想发笑。

  刚才两人都已经那样过了,这小妮子怎么还那么害羞。再说现在这个时间,有谁会跑到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来,从刚才直到现在,李子木敏锐的听觉中,根本就没发现一个人来过。

  所以这货没有理会秦雯,继续着手上未完成的事业。

  李子木早成了沙场老兵,手指对丰盈的部位极为敏感,眼看着双手就要攻陷高峰,可指尖刚一触碰到那里,秦雯顿时便清醒了过来。

  女孩脸上红云浮动,就像此刻天边的晚霞,娇媚诱人。

  玉手捂住李子木作乱的手,秦雯娇喘着娇声道:「嗯……臭木头,不要……你别……呀……」

  像这样被男生侵袭那个地方,对秦雯来说还不是太适应,不过意乱情迷下,秦雯不知不觉便坦然承受,闭着眼睛享受起美妙的时光来。

  芳草幽地间,甘泉即将泛滥。

  李子木根本控制不住手,手指下意识的在女孩儿的丰盈乳房,无比狂乱的进行着揉捏。

  大鸡巴经过一轮的休整,再次整装待发。

  这货根本不知道,他的大鸡巴有多厉害!到现在为止算起来,李子木在蒋芳菲身上释放了两次,刚才又在秦雯的嘴里释放一次。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这货就释放了三次,可是大鸡巴却像是没事儿人一样,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它。
  这事儿要是说出来,恐怕每个男人都会嫉妒。

  估计很多男人割了他的心都有。

  「秦雯,我……我要你,真的,真的很需要你!」

  李子木只觉心中欲火难耐,身体里仿佛有一只不知名的怪兽在撩拨。

  这货大手伸出间,近乎疯狂的将秦雯的裙子扒开,顺手将身上的裤子也挎了下来。

  大鸡巴顿时昂首挺胸,雄赳赳的接受着检阅。

  可就在大鸡巴气势汹汹,即将攻占阴道的那一刻,秦雯却陡然哭出声来:「李子木,你……你欺负我……呜呜……」女孩最后的底线,终于暴露出来。
  作为农村的女孩,秦雯依旧保有着传统女人的思维,所以还是在最后迷乱前的那一刻,生生的醒转了过来。

  就在李子木错愕的瞬间,女孩的羞涩使得她一把推开李子木,飞快将裙子整理好,站起来闪向一边。

  无意间她还看到了李子木的大鸡巴,顿时娇羞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真的好大呀!」

  秦雯低着头,脸红红的想着。

  「秦雯,我……」

  李子木满腔欲火骤然冷却,望着那张梨花带雨美到极致的脸庞,这货有点儿不知所措,「你知不知道,秦雯……你真的是太美啦。刚才我实在是忍不住,你……你千万别生气,以后我再不会这样。」

  「我不是在生气。」

  秦雯回过神来,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那为什么……」

  「李子木,要是你真心爱我、怜惜我,我们一起上大学的时候,你就找媒人来我家定亲,等到毕业,我一定会嫁你。我的身子,也只有等到和你进入洞房的那一刻,才能真正交给你。要是你再像今天这样欺负我,我……这辈子我都不会理你啦!」

  秦雯眼睛里水汪汪的,这段话刚说完,在地上跺了跺脚,飞也似的向树林外的小路边跑去。

  跑到半路,秦雯还不忘回过头来提醒他:「臭木头,赶快起来,别忘了拉裤子!」

  哇靠!

  苍天啊,快给个雷劈死老子吧!

  哎呦,差点给忘啦,老子是劈不死的!

  李子木此刻郁闷的想死,刚才都到了脱裤子的份上,煮熟的鸭子却飞走了,小妮子这是成心在祸害老子的大鸡巴么?车刚上路却熄火,实在是难受,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小妮子把这样的话都讲了出来,难道还要用强么!

  那可不是老子的风格!

  这货就算再无耻,可是在对待女人的方式上,从来都觉得用强很是可耻。他不许自己用,更不许别人用。

  泡不泡的上女人,拼得是男人的魅力。

  强扭的瓜不甜,用暴力才得到女人的身体,这也算是本事?

  「唉,二弟,只有先委屈你喽!到了晚上,我再让你吃个饱。」

  李子木抖抖大鸡巴,虽然涨得难受,可还是勉强给塞进了裤裆里。

  提好裤子抓起装书的袋子,这货屁颠屁颠的跟在秦雯后面,冲出了林子……刚冲出去,李子木一眼便看到秦雯站在车子旁边。

  日落西山,红霞漫天。

  如水眉眼,娇俏红唇,衣诀纷飞。

  霞光里的秦雯在天空的映衬下,整个衣服的裙摆上都像是镀上了金边,这让她整个人像是陷进了云彩里,看上去是那么的美丽动人,清纯可爱。

  李子木脑子顿时空白一片,只觉得往日见到美丽女人,必定会有一丝龌蹉念头浮上心头,可现在他的心灵纯净的像矿泉水一般,大鸡巴也渐渐的收敛起来,软趴趴的躲进草丛里。

  像是遥远国度传来的一丝圣光,在这一刻将李子木的灵魂洗涤的一干二净。
  原来在这世界上,会有如此干净的美丽。

  美丽到让人无法亵渎。

  「臭木头,发什么呆呀,快过来推车子,我们赶快回家啦!」

  秦雯见他呆呆站着,忍不住出言提醒着。

  李子木回过神来:「哦哦,就来就来!」

  这货立马飞奔上去,从路边将爆胎的车子扶起,推着开始往前走。

  「装书的袋子给我!」

  秦雯跟在一旁道,「我来帮你拧着,你好好推车。」

  李子木也没多想,腾出手将袋子递了过去。

  「臭木头,为了让你不再坏下去,这些书就由我来替你保管啦!」

  「不要啦,秦雯!你一个女孩子,房间里出现这样的书,要是让人看到喽,别人会怎么想你?还是交给我来处理,我保证,回去就把它塞进灶膛烧掉,绝不会让它留到明天!」

  「鬼才信你!」

  秦雯紧紧抓着袋子,生怕被他夺了去,「没得商量,我来处理!」

  「秦雯,好歹分给我一本嘛。」

  「听你这么说,难道那种书,这里面藏着的不止一本?……」

  「呃,嘿嘿……」

  李子木想死的心都有了,原来秦雯并不知道里面还藏有另一本书。

  现在可好,一本也别想从她手里再夺回来。

  不过这货心里却没丝毫的遗憾,小妮子堂而皇之的说是替他保管,保不准她哪天会监守自盗。倘若真要那样,没准儿她能将那里面的东西给学个齐全,到那时候,老子岂不是要性福死喽。嘿嘿,想想都让人期待啊。

  「干嘛那么贱贱的发笑!」

  秦雯乜了他一眼,小手揪住他的耳朵,「臭木头,你脑子里又在想些什么坏事儿?哼,别以为我不知道!」

  「冤枉啊!秦雯,快放手,我可推着车子呢。」

  「就不放!」

  「喂喂喂!眼睛看不见啦!」

  「别想骗我松手!」

  「晕!这次真没骗你……」……

  扑通!

  没一会儿前面出现一个土坑,连人带车翻了个大跟斗。

  「臭木头,干嘛不推好车,害得人家摔跤!」

  躺在地上的李子木很是无语:「都告诉你了,我眼睛看不见嘛……」……推着车子和秦雯回到村里,李子木隔着老远,都能看见董碧华翘首在家门口等着。
  走到秦家门前,李子木将自行车靠在门口,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碧华婶,不好意思啊,我们回来晚啦。」

  「妈,我和臭木头在街上……」

  「好啦好啦,人回来就好,吃饭的时候再说那些!」

  沈碧华摸摸秦雯的脑袋,转过头冲着李子木笑道,「小木啊,婶子就不留你吃饭啦,你赶快回去吧。刚才你嫂子王梅还来过,说饭已经做好,让你回来赶快回去呢。」

  「嗯,我知道了,碧华婶,那我先走啦。对了,这辆自行车坏啦,先放在你家吧,过些日子我上街,把它推去修一修。」

  李子木想了想,摸了摸鼻子又说道,「嗯,碧华婶,还有就是,你们千万别怪秦雯,今天的事儿……」

  「婶子知道你和秦雯是好孩子,你们都大啦,做事儿不可能没分寸的。」
  沈碧华冲他摆摆手,「只是你秦伯伯有些生气,不过婶子待会会帮她说话的。小木,你放心,快回家去吧,别让你嫂子等急啦,小心回家没好果子吃!」
  李子木点点头,冲着秦雯眨眨眼睛,意思是让她放小心点。

  秦雯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车子我等下推进储物室,你快回去吧!」

  这货见她这样,也没什么话要说的,转身便向村东头走去。

  太阳完全落下山去,尚有一抹红云飘在西方。暮色四合间,一个闷热宁静的夏夜,悄悄来临。

  李子木走在回家的路上,被空中的微风轻轻一吹,一天的疲劳顿时烟消云散。想起王梅今天几次去秦雯家,他的心里泛起片片涟漪,看来王梅也和他一样,都有些离不开对方。一想起王梅,李子木的耳边就回想着她那娇媚入骨的浪叫,整个身子都变得酥酥麻麻,脚下的速度变得更快。

  暮色里李子木行走如飞,走到了村中心的广场。

  「小木哥!」

  就在李子木极力飞奔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一声清脆悦耳的叫声。

  李子木立马停下来,等转过头的时候,在广场中心的大磨盘上,看见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曲着腿坐在上面,娇美的小脸在暮色里看不太清,却也能大致看出,这是个清丽脱俗的女孩。

  有的女孩就是这样,仅仅只是惊鸿一瞥,就能让人惊艳。

  这个女孩儿就是这样。

  女孩儿叫陆小樱,寡妇柳淑芳的女儿。

  王梅和柳淑芳的关系不错,小丫头没事儿常来李家玩,或许是有着同病相怜的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