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长途艳遇】(02)作者:不详

2017-04-04人气:

字数:11793


                (二)

  三个月后北方已是初冬季节了,我们这里虽然还不是很冷,但早晚已有些凉意。

  周四下午4点半,一天的工作就要结束了,整理一下手头的资料,准备好明天的工作内容,起身泡了杯咖啡,重坐回电脑前,静静的屡一下思绪,想想今天还有没遗漏的工作。

  早上临出门时老婆说她妈好几天没见到外孙了,有点想,让带着孩子去,晚上一起吃饭,下了班别磨蹭,她带着孩子先去,我5点下班后直接去就行了。
  顺便说一下,我丈母娘家就在香格里拉大饭店附近,本市最繁华的沿海街区地带,小区是老小区,开放式的,虽然房子有点老,但小区绿化很好,环境幽静,几十年的云松郁郁葱葱,小区内的人行道旁植满了草坪,繁华而不闹。

  我家离岳母家大约有20分钟车程,我的公司在神华大厦,和她家同在香港路两侧,10分钟左右车程,我家、公司、岳母家成三角状。

  差十分下班时,我的手机响了,以为老婆催着回家,拿起一看,——-徐爽。
  我的心立马提了起来,从上次分别再没联系,突然接到电话,内心还真有些小激动,我以为这个骚货已经将我忘了,这个时候打电话干吗?莫非……,先不多想,接起来再说。

  「喂!你好!」

  「喂!哥哥你好!还记得我吗?」话筒里传出了久违了甜美的声音。

  「你个骚货,小妖精,你的声音还听不出来,扒了皮认得你的肉,烧成灰也认得你的骨头,你这么骚的声音能听不出来?!上次爽完了,是不是把我忘到爪哇国去了。」

  这次我可没有上次那么谦谦君子了,把她都操成那样了,再和她客气就见外了,哈哈!「坏蛋,张口还没好好说话就这么损,还提上次,害得我腿疼的好几天走路都不得劲,以为骨头都错位了呢!你不光不关心问一下,出口还这么伤人。」
  她娇嗔的说道。

  我一听也是,上次把她操翻了,第二天吃完早饭我就走了,也没主动和她联系,以为就是个过路客,露水情缘,过去就过去了,何必那么认真,虽说会经常想起她发骚的样子,可毕竟是两路人,真要联系,她还未必想起我来,别自讨没趣,惹身骚。

  现在想想,床下她还算淑女,标准的职业女性形象,也算是个大家闺秀,自然气质上佳。

  不过床上的那股骚劲,是我见过的众多女孩中最能撩人的了,一想起她快要高潮时狂叫的声音,我的小弟弟就立马傲首挺立。

  有时候和老婆做爱必须想想徐爽才能使鸡巴更加坚挺,我老婆在这方面很保守,从不主动迎合你,让你总有种还差半步到山顶的感觉。

  「对不起呀妹妹,不,女儿,找我有事吗?哈哈!」我还没忘调侃她。
  「又瞎说了,『爸爸』那是床上叫的,谁让我败了,情不自禁呢,这个时候还没正行,你旁边没人呀?我想你了嘛!」

  「想我了?想我了也不来看我,电话都没有一个,害得我天天想你打飞机,现在想我,是不是小逼又痒了?」我故意刺激她。

  「我想和你联系来,可我主动了,担心你觉得我是个轻浮的女孩,给你造成不好的印象,不愿意和我交往,再说,我回去后,赶上公司内部改革,我被选为集团董事了,这段时间忙着公司事务,白天也没时间和你联系,晚上打电话担心你在家,你老婆听见不高兴,给你带去麻烦。你有心的话和我联系不行吗?」
  听这话我还真有点内疚了,想泡妞还得人家主动,自己算哪根葱哪根蒜呀,哪方面值得一个既不缺钱又姿色绝佳,智商不比自己低的人主动找自己。

  算得上资本的就是那个命根子和满肚子的花花肠子了,加上自己的情商还不算低,社会交往,人情往事处理的还算得体,周围的女人缘有点高,也就是这点本钱了,这样一想突然让自己正经起来了,不再放肆的胡说八道了。

  「妹妹,对不住了,是我不好,我也是想给你打电话的,可也担心你觉得我就是个浪荡酷男,和我玩玩而已呢,怕自讨没趣,自然没和你联系,我以后会主动找你聊天的。」

  边聊我边看了下手表,差两分钟就5点了,今天可不能耽误了去丈母娘家,不然又得挨那娘俩的数落,我赶忙和徐爽说:「不好意思,我就要下班了,今晚还有事,改天再聊好吗?」

  「噢,这样呀」

  我听出了对方的失落感,我心里也酸酸的,人家好不容易来个电话,自己反而中间打断了,正自责着。

  电话里又传出她略带伤感的声音,「我就在滨海了,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才这么晚打电话给你,你却……」

  「啊?」

  我内心咯噔一下,「就在滨海了?!怎么不早说,开始往我这走时就说多好,我也好准备一下」。

  顺便说一下,滨海,就是我所在的这座城市。

  唠了半天,就在身边了。

  我的话有点着急了。

  「我也是想看看我到底还在不在你心里,冒然打电话和你见面怕你不见我伤心。那你忙吧,有时间再聊!」

  这时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了,感觉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看样子真是有点伤心了。

  「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找你,我这就给家里打电话,不回去了。」

  「那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你都来了,我不见你恐怕是不好吧,这会儿怎么又啰嗦起来了。」我反而有点急了。

  她一听这话,电话里的声音立马充满了活力,能感觉到她略带兴奋的气息。
  「那太好了,我开车来的,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稍等,我先打个电话,稍后和你联系。」我也激动起来了。

  找了个理由给老婆说不能回家了,让她自己去吧,今晚也可能不回家了。
  我现在也是个业务经理了,找个理由还是不算难事,老婆把我埋怨了一通,说有事怎么不早说,家里都准备好了,你这个点又说不来了,说归说,人没回去,她也没办法,还嘱咐我要注意身体,我说好,放心,我这身体壮得像头牛,没事的。

  安排好家里,我给徐爽打电话,「你在哪里?如果你能来接我,我就不用开车了,还扎眼,万一碰到家人就穿帮了,我在香港路神华大厦」。

  「我在香格里拉了,刚安排好房间,可我不知道神华大厦该怎么走」。
  「好找,你顺着香格里拉门前这条香港路一直往东走,经过一座立交桥再过过一个红绿灯20M右侧,我在路边等你」

  「好的,我开着宝马M3,车号*****,宝石蓝色」。

  打完电话,我简单收拾下办公桌,来到洗手间,洗把脸,对着镜子整理下装束,好久不见徐爽了,把自己弄得精神点,情人相见,分外激动呀,嘿嘿,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伙子一表人才嘛。

  一切准备就绪,走人。

  来到大街上,华灯初上,车流如织,正是上下班高峰,行色匆匆的人群摩肩擦踵,每个人都急着赶路,没有人会理会别人什么表情,今天的我却感到神清气爽,看看哪里都是那么舒服,就连平时不太注意的路边绿化带都是那么漂亮,那些花草树木彷佛也看出我的好心情,随着微微的细风摆动腰肢,像是跳着曼妙的舞蹈。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随着拥挤的车流,缓缓驶来一辆蓝色宝马,我往前移了移脚步,仔细观察驾驶座上的身影,这个城市开宝马的多了,认错了可不好。
  这时右侧副驾驶车窗也悄然落下来,我定睛一看,一位绝色佳丽正侧头往外探视。

  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徐爽,我冲她连忙摆手,她也认出我来了,微笑着冲我挥手。

  这时的车速非常缓慢,基本处于龟行状态,我也不等她将车停稳,疾步上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最近好吗?」

  我俩几乎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句话,随后又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我们是这么的默契,接下来,我指挥她开车,说先找个吃饭的地方,边吃边聊。

  「还是上次那个地方吧,我觉得那家的味道蛮好的。」

  徐爽先提议了。

  「好」,我随声附和。

  那里虽然不是很豪华,但也算得上雅致,没有那种吵闹嘈杂的声音,每位就餐的人都怕打扰了别人吃饭好心情,低声的交流,显得很温馨。

  在开往酒店的路上,我侧身专注的看着徐爽,比以前更有女人味了,一头乌发束在脑后,一只镶着宝石的凤凰形状的发卡别在头的一侧,上身穿着白色短貂绒外套,脖子上围了条鹅黄色真丝围巾,下身穿了条黑色紧身皮裤,我的眼都看直了,貌美自不必说,这一装扮,简直是天女下凡呀,我呆呆的看着,口水都快顺着嘴角往下淌了。

  徐爽用余光看到我在看她发呆,瞥了我一眼,娇嗔的说道:「讨厌,看什么看,以前又不是没看见,色眯眯的样子,这么吓人。」

  我意识到有点失态了,嘿嘿的坏笑道:「比以前更好看,上次没这么仔细看你穿着衣服的样子,光屁股看的比较仔细,哈哈!」

  「色狼,脸皮真厚,这话也能说出口来,这次光吃饭,不给你看了,吃完饭就送你走,回家看你老婆去吧,嘻嘻!」

  她被我的话挑起了欲望,不像刚才那么矜持了。

  「真要狠心赶我走?本来想今天就操你一次,免得再把你的小骚逼操肿了,竟然不让看,改变主意了,今天不光使劲操你,还要找个刺激的地方操你,让你爽的继续叫爸爸。」

  「什么刺激的地方?」

  她似乎很感兴趣,反问道。

  「等会儿吃完饭你就知道了,先不告诉你,你不是不让我看吗?我不看了,光日逼就行,哈哈!」

  我故意吊她的胃口。

  她白了我一眼,脸色微红,没说话,继续开车。

  这时天色渐渐暗下来,车还在缓慢的前行着,这时我的心就像一头小鹿在里面到处乱撞,情不自禁的把手从她的右侧衣服下摆处往里伸,可是衣服太紧,没法伸进去。

  「坏蛋,你要干吗?这在马路上呢,我还开着车,不怕危险呀!」

  她边说边抬起右胳膊往外挡我的手。

  「妹妹,我真想你了,想摸奶子,就摸一下,好不好?」

  这个不能强来,得哄着来,不然欲速则不达。

  「就不能忍一会儿,我也难受呢,想抱你了。」

  这小骚货开始发浪了,趁热打铁。

  「你解开衣服扣,我就摸一下,要不然我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她没说什么,顺从的解开了前襟扣子,我侧身顺势将手伸了进去,乳罩扣都没解,直接把手伸进了乳罩里,抓住奶子轻轻揉起来。

  久违了的大奶子,左揉三圈,右揉三圈,逗逗奶头,说是一下,怎么舍得拿出手来。

  用唐明皇、安禄山形容杨贵妃的话描述,这对奶子就是「软温好似鸡头肉,滑腻还如塞上酥。」

  用在徐爽身上一点都不夸张呀!她被我这一摆弄,奶头也挺立起来了,嘴里开始哼哼唧唧了,舒服的享受着我给她爱抚。

  我抽出手解开她的裤扣,伸进右手,这次她没抵抗,往后调了下靠背,往前伸了伸腿,配合着我。

  「小骚逼,弄了我满满一手,阴蒂都挺起来了,出了这么多淫水,裤头都湿透了,是不是想要鸡巴了?」

  我小声的对着她的耳朵逗骂她。

  她哪能受得了这个刺激,浑身一个激灵,「啊…啊…啊…,」

  的呻吟起来,腿脚就有点不听使唤了,眼看着脚下用力,车速加快,我立马抽出手,喊道:「慢点!」她的脚轻点刹车。

  好悬,差点撞到前面车上,我俩都吓了一跳,好一会儿缓个神来。

  「坏哥哥,我说现在不行嘛,你一弄,我就兴奋,哪里还能好好开车,太危险了,过会儿好吗?」

  我哪里敢说不好,再弄就得插到前面的车屁股上了,岂不影响今晚的好心情呀!连说:「好!好!好!吃完饭好好收拾你,哈哈!」

  缓过劲来,我就没那么紧张了,又和她开起了玩笑。

  说着话不显时间,20来分钟,我们到了酒店,落座,点餐,开吃,她说开车不喝酒了,我要了两瓶啤酒,自斟自饮,边聊边吃,将这段没见面的日子里发生的事,对对方的思念倾诉了一通。

  说道动情处,她竟然伤心的泪眼婆娑,珍珠般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恨我这么长时间也不联系她,让她思念的好苦。

  她说头几天还好,刚刚幸福的在一起度过了一夜,从头回味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晚上睡觉都会笑醒。

  过了几天就思念的不行了,想来找我,可是因公司内部事务太多不能脱身,未能如愿。

  她说她爸年龄大了,总有一天会老去,打拼这么多年才发展成这么大的产业,不想看着自己辛苦经营的家业旁落他人,她又是独女,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她身上,遂更改章程,增选董事,让她早早接受风雨的历练,以便日后能掌舵这艘中国地产界50强的巨轮。

  这是始料未及的,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原想就是泡个妞,不成想还动了感情,还是个人人垂涎欲滴的白富美,我的脑子立马就乱套了,就是计算机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如何运算这是个什么样的感情。

  我有点手足无措,语无伦次了,平时我那张巧舌如簧的嘴巴这时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了,「我…我…」我竟然结巴了。

  徐爽似乎看出我内心的矛盾之情,擦了一下眼泪,说:「我就是想你,知道你有老婆孩子,所以从没想过勉强你,让你为难,这个道理我懂,我前面经历过一段伤心的感情,现在对婚姻看的很澹,觉得男人都是绝情的动物,本以为不会再动情,可碰到你,让我又重新萌发了对爱的渴求,只要有个真心对我好的人就行,不求日夜厮守,但愿心中有我,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我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性格,只求真爱不要俗情,长相厮守固然想要,但一个有肉无心的人和僵尸没有什么区别。」

  我静静的听着,这时候我说什么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她接着说:「可能你觉得我是个轻浮放荡的女孩,我能感觉出来,我轻易的就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上床,而且还处处主动,让谁也会有这种感觉。」

  她呷了一口茶,继续说:「自从我和前男友分手后,确切的讲,是被抛弃了,他为了能长久留在日本,居然和一个日本女人结婚了,当我得知后,都快要崩溃了,我不相信大学四年同学,又同居一年的男友是个为了所谓绿卡就能带来幸福生活的无情的人,可现实是无法改变的,我不再相信有真爱,就在这时我遇见了你,我自暴自弃,想用这种方式报复他,发泄心中的愤懑,事与愿违,我坠入了另一个情网,我知道你虽然有点心花,可看出来也不是个特别随便的人,情无所依吧!主要是你有一颗善良的心,所以我又来找你了。」

  我默默的注视着徐爽,一下子颠覆了她在我心中的形象,每个强大的外表下都有一颗脆弱的心,内心五味杂陈,我何尝不是如此呢,我要是能幸福,也何至于如此的玩世不恭。

  气氛变得特别凝重,感觉整个餐厅都是那么的宁静,时间放佛停止了,我们各自埋头吃饭。

  短暂的沉寂之后,徐爽首先打破了沉默,说「你看,我们见面本来是很快乐的,让我弄得好没情调,让你不开心了,对不起!说点高兴的事儿吧」

  「别这么说,你能将心理的话向我倾诉,说明你信赖我,我感谢还来不及呢!」
  「说实话,想我了没,不准违心哟!」

  她又恢复了原本俏皮的样子。

  我说:「想死我了,这还用说,我的心是透明的,一看便知,今晚我就是你的了,包括小弟弟,让你吃的饱饱的,舒服死你。嘿嘿!」

  徐爽的脸立马泛起红晕,「哥哥又发坏了,小心这次我让你爬不起来,整晚不让你睡,累死你,咯咯!」

  「吃饱了没有,一会儿我带你找个地方耍。」

  我看她不吃东西了,就问她。

  「吃好了,去哪里?」她好像很期待的样子。

  「走,今晚咱们住汽车上,哈哈!」

  这时已近8点,我指挥着徐爽开车来到香格里拉附近的音乐广场,找了个灯光昏暗的地方停下车。

  「这里坐会儿好吗?就在车里,靠近海边,听着涛声,还有优雅的音乐声,是不是很惬意呀!」我和她说。

  「嗯,真是个好地方,好久没有这么浪漫了」她开心的笑着说。

  我从前排移到后排,示意徐爽也到后面来,她会意的随我到后排。

  我一下子把徐爽搂住了,「宝贝,想死我了,你不知道我这些天是怎么度过的,日思夜想,连和她做爱的时候眼前都是你的影子。」

  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亲吻着她,从嘴到脸颊、眼睛、耳朵,她的每一丝肌肤都是那么的细腻,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让人神魂颠倒,我的脑袋有种要缺氧的感觉了,我朝思暮想的宝贝就在怀里,紧紧的抱着她,害怕一松手就消失了。
  她也热情的回应着我,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微闭着双眼,呼吸变得急促,喃喃的说:「哥哥,我也好想你,你把我的心取走了,整天空落落的,我都不知道这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我是你的,全身都是你的,抱紧我,不要离开我好吗?」

  我感到脸上有点湿润,看到徐爽眼睛里流出了清澈的泪滴,我吻着她的眼睛,「别难过,我爱你,不会和你分开,我永远是你的。」

  「噗嗤,她用小手捶了我一下,傻样,我那是幸福的泪水,我知道你不可能把全部给我,我怎么能那么贪得无厌呢,只要我想你了,你能陪我就知足了。」
  真是个天生的尤物,那么的善解人意,随时调节气氛,不让压抑的心情影响了短暂的相聚。

  这也是我和她一直交往的原因,我爱她,又不能给她全部,可又不能没有她。以至于后来发生更多精彩的故事。

  我有点急不可耐了,解开她的外套上的扣子,给她脱下来,她里面穿了件薄羊绒衫,紧紧套在身上,凹凸有致,一对儿大奶子将身材突显的分外妖娆,我坐正了,让她骑到我的腿上,我的手开始不老实了,直接伸进去,解开胸罩,将绒衫往上一掀,她白晃晃的大奶子正好贴在我嘴边,我一口就叼住了左边那个粉红色的乳头。

  太久没吃到它了,吃到嘴里就像刚出锅的嫩豆腐那么温软滑嫩,我像小猪饿了半天,主人终于送食来了,拼命的连拱带吃,嘴里还发出哼哼的声音,把徐爽挑逗的也兴奋起来,「啊…啊…啊…哥哥,舒服死我了,好久你没给我吃了,涨涨的,好好吃吧,都是你的,用舌尖舔,轻轻的,再吸一下,用嘴唇叼着奶头吸,嗯…嗯。。。嗯…哥哥,好吃不好吃,再吃右边这个,好痒,使劲舔,用力嘬。」
  刺激的她骚劲又上来了,引导着我给她吃奶,轻摆上身,让两个奶子在我脸上甩来甩去,屁股也扭来扭去,磨蹭着我早已鼓起的裆部,怎么样舒服她自己是最清楚的,我卖力的给她两边轮换着吃。

  「小贱逼,又发骚了是吧,想大鸡巴了吧?想让爸爸日了是吧?」

  我知道她已经兴奋的快受不了了,她现在就像头发情的母狼,等着大鸡巴操她。

  我把手往她裤子里伸,这个姿势裤子太紧了,根本伸不进去。

  她往上直了一下身,一欠屁股,我顺势往下脱她的裤子,我的乖乖,淫水都顺着阴毛往下滴了,再一摸她的小内裤,全湿透了,向上一抬手,抹了一下她的阴户,黏煳煳的弄了一手。

  「真是个浪逼,发洪水了吗?!」

  她呻吟着,并不理会我和她说什么,自顾自的发着骚,「哥哥,想让你吃屄,给我喝浪水吧,小逼痒了,给我舔舔,你吃的舒服,我要死在你怀里,让哥哥的大鸡巴操。」

  「脱下裤子来。」我命令她道。

  这时候她似乎清醒了些,担心的说:「不太好吧,这里人来人往的,被发现了可不好。」

  「没事,都各自玩自己的,谁管别人,你车贴了膜,灯光又暗,外面看不到,再说了,上次在酒店你还故意站在窗前让别人看呢。」

  我还没忘记上次的事呢,还告诉我外面看不到,切。

  小骚货,还装正经起来了,我心里道。

  她露出了羞愧的神情。

  连忙解释,「我那时刚和那个负心汉分手,正难受呢,既然他不在乎我,我也什么都不在乎了,我让所有的人都看看,我哪里比别人差了,有时都想从楼上一下跳下去算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就别再刺激她了。

  连忙说:「我还以为你就是淫荡的骚货呢,错怪你了,不过我还真想在窗前操你呢!嘿嘿!那样更刺激,哈哈!」

  她急忙用手捂住我的嘴唇,不让我往下说。

  「看你表现啦,对我好的话,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人都是你的了,还有什么不行呢!」

  她倒是有点扭捏起来了,脸上展现出满满的幸福。

  「那还不快点脱衣服,先在车上打一炮,等会儿回酒店再好好的操你,让你这个小妖精再发骚。」

  「你不喜欢我骚吗?我要是个木头你能开心吗?这不也是你给挑逗的才这样,我平时这样,还不得把我当成神经病送医院去呀!别人让我骚我还骚不起来呢!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我得说几遍你才信呀!」

  她的脸上又有点愠色微露,边说边不太情愿的脱着裤子。

  我连忙赔笑脸:「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喜欢看你发骚的样子,那样在床上才有女人味嘛!嘎嘎!」

  我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子,「我的小骚货,再不脱,我的鸡巴就快饿死了。」
  她噗嗤笑了出来,「看你还乱说,饿死拉倒,省的总欺负我。」

  「鸡巴饿了没关系,你的小骚逼饿了我可也不管呀!淫水都吐出来了,急等着鸡巴进去喂呢。」

  「哼!看把你能的,让你抓着软肋了,我这辈子恐怕都难翻身了。」

  说话间她已经将下身脱个精光。

  「上面也脱了,穿着衣服抱着你感觉不舒服。」

  我一面催着她,自己也都脱光了。

  「脱就脱,又不怕你看。」

  虽说外面有点冷,但是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在车里我俩还微微出汗呢。
  光熘熘的抱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心跳,肌肤的接触立即勾起了体内原始的欲望。

  我们亲吻着,双手在对方的身体上游弋,摸过每一寸肌肤,她的奶子靠在我的胸前,像一团棉花温暖丝滑,她坐在我的腿上,臀部前后左右的摆动,大鸡巴在两个小腹中间,已经被她屄里淌出的骚水浸湿了,笔直的耸立着,像一条眼镜蛇,高昂着头,吐着信子,等待猎物送到嘴边,睾丸贴着她的阴道口,蹭来蹭去的,有种酥麻的感觉。

  她已经兴奋起来了,嘴里不停的哼哼着,像是痛苦的呻吟,更像是欢愉的鸣叫。

  能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已不能自己控制,像是骨头散了架,我一松手就瘫倒的状态,她抬了下屁股,想把鸡巴插进屄里去,我紧紧抱着她的腰,没让她抬起来,我就想看她着急疯狂的样子,那是最刺激的,她的双手勾着我的脖子,屁股却滑动的越来越快了,腰部不停的划着圈,用骚逼揉搓着我的阴茎,阴蒂也一下下亲吻大肉棒。

  我感觉到车身都随我我们的晃动来回摇摆。

  「哥哥,我的屄好痒,我要大鸡巴,骚逼想大肉棒了,放进去吧,哥哥日我吧,啊…啊…啊…好久没操逼了,我好想你,水都出来了,哥哥吃我的屄吧,我喜欢哥哥舔我的阴核,都快涨死了,嗯…嗯…嗯…我不能没有哥哥,不能没有大鸡巴,我要,我要鸡巴,快给我吧,不要折磨我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动作越来越快。

  幸亏外面的人离的都比较远,不然还没开始操逼就被发现了。

  我小声提醒,「别这么大声音,当心警察抓哟。」

  「我不管,我就要大鸡巴,不给我就喊,求求你了,别折磨我了,痒死了。」
  她把头往后一仰,双手从我脖子上拿下来,使劲揉着自己的奶子,下面阴道里咕咕的淌着淫液,我的屁股地下都湿了一大片,粘在真皮座椅上,滑滑的,她一动,我的屁股都跟着滑动。

  「你躺下吧,我给你吃屄,然后用鸡巴操你。」

  我架不住她的哀求,也为了节省时间和体力,毕竟在车上不是非常舒服,好多姿势都施展不开。

  这个如了她的愿,一骨碌就下去了,拿纸巾擦了擦座子,躺在上面摆好了姿势,毕竟车还是小了,她1。65米的个子,座位上根本躺不下,我比她高一头就更不用说了,蜷在里面头都抬不起来,她的头顶着右侧门,左腿弯曲靠在靠背上,右腿搭在前排座椅靠枕上,将整个阴部展现在我的面前,虽然灯光有点昏暗,但是隐隐约约还是能看出小屄是很漂亮的,上次已经看得非常仔细了,借着回忆,想像着粉红色的阴唇,圆润凸起的阴核,我蹲下身子,用嘴含住阴蒂,轻轻啄起来,嘴唇轻吸,舌尖慢舔,不时吱吱吸几下小阴唇,含着她的淫水,在她的阴户上漫游,舌尖突然勐地插入她的阴道。

  这下可好,没把这个骚货爽死,呻吟中啊的一声大叫,放在前靠背上腿唰的放到我的后背上,把我的头夹在她的大腿根部,弄我个毫无防备,鼻子顶上了她的阴蒂,跟着又是一声哀嚎,浑身颤抖起来,双手按住我的头不让动,我哪管这些,挣脱了她的双手和腿,抬起头,伸出右手中指连根插入她的阴道,拇指压在阴蒂上,急速抽插,这下可要了骚逼命。

  「啊…啊…啊…」的又狂叫了起来,我起身趴上去,右腿斜跪在座位上,左腿后蹬伸直,将大鸡巴插了进去,勐烈的操起来,虽然空间有点小,不能大幅度的抽插,但是在这种环境下,心理的刺激就够大了,没用几分钟,这个骚逼就投降了。

  「爸爸,爸爸,好舒服呀,用力,顶着花心了,使劲操我,让我舒服死吧,哎呦。。啊…舒服,快受不了了,射进来吧,我喜欢爸爸的大鸡巴,不要停,快,快,用力,用力日我。」

  她就快要高潮的时候我停止了动作,「妈的,太累了,真不是个好活,不得劲呀!热死了,分不清哪是淫水,哪是汗了,腿都有点抽筋了,改天换个大房车,舒舒服服的在车上干一场。(你别说,还真实现了,这是后续里的事儿了,暂且不表)」

  她本来正兴奋着呢,我这一说,「哈哈」!她到乐了。

  「我坐你腿上吧,那样你还舒服些。」

  「你个小骚货也挺会体谅人呢!来吧!让爸爸也舒服舒服」。

  她翻身上来,屁股一翘,滋熘,大鸡巴连根没入,淫水太多了,小弟弟都没太大感觉到就进去了。

  「哎呦,鸡巴太大了,顶着花心了,嗯…嗯…」

  刚一进去,徐爽就眉头紧锁,屁股往后一抽。

  「哥哥,鸡巴好粗好长,小逼吃不消了,太涨了。」

  虽然嘴上说,可是舒服的她下边不自觉的前后抽送起来,下下顶到花心,龟头碰到宫颈,阵阵酥麻,小弟弟暴涨着,她的阴道紧紧的裹着鸡巴,阴核磨着我的阴毛,酥酥痒痒的,睾丸在她的阴道口下端来回的摩擦,湿乎乎的淫水顺着鸡巴淌出来,流到蛋蛋上,随着她屁股的扭动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鸡巴与阴道的交合加上淫液的摩擦声,刺激着我和徐爽的神经。

  鸡巴每顶一下花心,她就兴奋的大啊一声,她完全沉醉在极度快感之中,全然不顾我们这是在车里,而且周围还有很多休闲漫步的人群,尽情的享受着鸡巴对她潮涌般冲击。

  在这么小的空间里,我们呼出的热气和汗水的蒸发,车窗里面已经蒙上了一层薄雾,看不清车外的景色,除了大海的潮水声,优雅舒缓的音乐声,偶尔几声汽车的鸣笛,我们像置身于世外桃源,除了我们俩,别无其他。

  就在我们疯狂的做爱中,突然听到有车身传来轻轻的拍打声,我俩都一个激灵,骤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心跳升至极限,咚咚的都快要从喉咙里窜出来了,看的出徐爽露出惊恐的神色,不知所然,只是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大奶子贴在我胸上,汗水已经将我俩浸透,我把右手食指放到嘴边,发出嘘的声音,轻声说:「别怕,没事,有我呢。」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我心里也没底,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人。

  可这时候我要是慌了,徐爽会更害怕,美人就得需要英雄保护嘛,大不了我一人承担。

  正在思考如何应对的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呼喊,「皮皮,回来,别乱跑,小心车。」

  这下我反而更紧张了,皮皮是我儿子的小名,喊他的是我的老婆的声音。
  这个时候她们怎么在这里?正想着,我老婆已跑到车旁边,和我儿子说:「皮皮,这里太黑了,咱们到那边去玩。」

  「妈妈!妈妈!」

  两岁多的儿子叫着妈妈,围着车转了一圈后渐渐跑远了。

  我和徐爽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

  「吓死我了。」

  我还没说话,徐爽先说了。

  刚要说刚才是谁,我的电话震动了,一看,是老婆打来的。

  这哪里敢接,立马扣掉。

  我用衣服盖着,发了条短信:「在陪客户,稍后再打。」

  紧接着,收到回复:「没事儿,就是想告诉你,今晚在妈家住下了,儿子非要到大海边玩,我带他在音乐广场玩呢!」

  「好的!天有点凉,早点回家」

  「你也早点休息,注意身体,拜,不用回了。」

  额滴神呀,有这么巧的吗?也不奇怪,我岳母家离广场不远,以前也经常带儿子这里来玩耍。

  不过今天可不是时候呀!徐爽问:「谁呀?」

  我说:「刚才拍车的是我儿子,说话的是老婆,现在打电话发短信的也是老婆。」

  她说:「你老婆还真是关心你呢?!」听口气,浓浓的醋味。

  「关心?就是个母老虎,不光对我吼,对我妈都不太好!想起来就来气。」
  她还想再问,我说,「咱先别说了,换个地方吧,这他妈的忒吓人了。」
  这下她倒是反而从容了,「不行,我还没好呢,接着来。」还来劲了。
  「回酒店不行吗?」

  「不行,就这里,就让她听见。」

  一听说是我老婆,她腰部扭动的更加厉害了,白花花柔软的乳房在我胸前晃动着,鸡巴在屄里打着卷,一圈一圈的转动着,龟头紧贴着花心来回摩擦,惊恐荡然无存,只有极度的快感充斥着神经。

  「爸爸,鸡巴好大,下面的小嘴里都塞满了,好爽,舒服死我了,我要大鸡巴,爸爸,使劲操我,啊…啊…啊…哎呦,舒服,嗯…嗯…嗯…」

  她舒服的时候是全然不顾环境的,非要大喊出来。

  「小点声,外面能听到的。」

  「我不管,喊不出来,憋得难受,我就让你老婆听到。」

  我老婆在外面她似乎更兴奋,半迷离状态下说着不能自己的话。

  我担心她在高潮时大喊大叫,就用手轻轻捂着她的嘴,这也挡不住她急促的叫声:「爸爸,日我吧,使劲操我,我的屄永远是你的,想把你整个身子塞到屄里,不要出来,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吗?快点,快点,我要高潮了,快了,痒死了,再快点。」

  她好像忘了是她一直在动,整个身子都抖动起来了。

  我用手紧紧的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再喊出来。

  「呜…呜…呜…」

  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处于亢奋中的人是没有理智的,她发狂般的扭动屁股,我知道,她就要高潮了,我也有想射的感觉,她突然用手掰开我捂着她嘴的手,轻咬了下我的手指头。

  「来了,啊……」一声长啸。

  我的龟头一紧,一股浓精喷射而出,伴随着她阴道的一阵阵收缩,阴茎也随着节律连喷数下。

  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我们彷佛置身云雾中,飘来飘去。

  她软软的伏在我身上一动不动,除了急促的心跳,什么都感觉不到。

  好一会儿,徐爽恢复了神志,用手理了理湿漉漉的头发,满脸的幸福之情,一下下亲吻着我,头靠在我的肩上,抱着我,总有种我要跑的了感觉,我拥着她,抚摸着她的后背。

  激情过后,渐渐感到一丝凉意。

  「走,回酒店再操你去。」

  我掰起她伏在我肩上的头,吻了下她的唇说。

  「不要了,这次吃的太饱了,再要命都快没了,舒服死了,真刺激,回去洗洗睡觉去。」

  这一晚她睡得真香,到早上醒来还枕着我的胳膊,连身都没翻一个,我的整个手臂都是麻的。

  经过一晚的休整,精神倍增。

  火红的朝阳透过落地窗照在窗帘上,看着身边的美人,我想,那个地方做爱是不是更刺激……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