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风雨情缘】(第三部)(25)作者:林笑天

2017-04-04人气:

字数:5232


  第二十五章:五道试题

  进过阴煞老魔的阴煞困元阵,闯过云雾山谷的混沌大阵,破过忘年樵老的千丝万缕阵,也曾出入於皇天宫诡异迷阵。可林风雨还是第一次为情闯阵。

  幻灵大阵开启后从外混沌迷濛一片看不分明,这阵法的神奇之处传遍修真界,且集合一家顶级宗门之力打造而成,绝非轻易得过。诸如玄机等名门弟子一时间也有些踌躇,各自端坐运起瞳术期望从外看个究竟,以增加几分入阵后的把握。
  林风雨率先站起轻轻吐了口气,不疾不徐跨过阵门。若单论阵法之道,比起那些名门弟子他绝不佔优,甚至可能是最差一列。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若论道心之坚定,立心之正直,普天之下又有几人能与他比肩?如今神功在身,神州天下又有什么阵法能拦得住他?

  稳坐高台的易天行见状点了点头:自信,坚毅,勇敢,正直,这都是人性中最闪亮的光辉。可是光凭这些还不够,只有在幻灵阵中暴露出人性的阴暗面,才能知道你是否真是落落佳偶。林风雨,希望你莫要让落落失望。

  林风雨跨入阵门,立刻置身於一片虚空世界。面前是一道数十米的悬空走廊,连接着一座圆形平台。四周俱是虚空,璀璨星光与当空的明月构建出一片宇宙虚幻。

  踏过回廊,天魔宗大管家的虚影出现在圆台中央施礼道:「林真人胆识过人,令人敬佩。今次考核另有新规,幻灵大阵共有三关,需分别用炼气,筑基,金丹修为通过。林真人若是有所异议,便请返回。」

  林风雨笑道:「既然来了,岂可入宝山而空回?易圣女便是我心中至宝,志在必得。」

  大管家又拱了拱手让开身形伸手一引道:「林真人一诺千金,请入阵。」
  圆台上现出一道传送法阵,林风雨将修为压制到炼气期,对大管家点了点头,安然踏上传送法阵。

  法阵幻光过去,天旋地转之间林风雨被传送至一处狭窄的山道。林风雨甩了甩发晕的脑门,修为压制之后无力抵抗空间撕扯之力,心中苦笑一声天魔宗还真是能折腾人。

  山道虽窄,景色却清幽。两边的矮树青翠欲滴,鸟语花香,青石铺就的石板路显是有人来往於此。林风雨顺着山路信步而行,一路打量林间山色,轻松悠闲。
  转过一道山弯,始终拾级而上的山路忽然转为下坡。坡顶仅容一人通过的山道上停着一辆马车,将狭窄的山道挤得水泄不通,拉扯的健马雄峻非凡,正不住踢踏着蹄子,焦急地嘶鸣着催促来人上车。

  林风雨想要越过马车看个究竟,身形刚刚飘起便被一股力量压回地面。心中暗忖这便是大管家要求自己以炼气期修为通过的原因吧。既然天魔宗定好了规矩,那么依规矩行事便了。

  林风雨打开车厢后的门扇钻了进去,健马立刻长声嘶鸣,撒欢似的四蹄翻飞狂奔出去。健马奔行虽快却稳,两旁不足一拳之隔的山壁只是偶尔才发出轻微的刮蹭之声。藉着弧度越来越大的下坡路,奔行间直如追风逐月。

  林风雨看着两边的山壁向后退去直如一片幻影,那几乎垂直的山路让马车如在瀑布上行驶,难免挠挠头有些心惊。好在坡道很快到了尽头,前方景色尽收眼底。

  一道本应宽阔的山路被中央一片平行的山壁割裂成了两条小岔路。左侧小路上立着块标牌,大字分明写着:「马车通路,行人勿进。」而右侧小路的标牌则註明:「行人通路,马车勿进。」然而令林风雨剑眉紧锁的是,左侧马车通路上有十来个稚子正在玩耍,右侧行人通路上也有一个稚子正蹦跳着走过。

  骏马并没有安装辔头,林风雨慌忙去扯马尾想让它停下。可骏马如此雄健,林风雨如今压制到炼气期的修为犹如蜻蜓撼石柱,不起分毫作用。那马儿回头露出满嘴牙齿一笑,显得十分滑稽,口吐人言道:「林真人,停不下来了。快些做出选择罢。」

  马车奔行如电,话语之间已来到岔路口,忙乱中林风雨本能地道:「左边。」骏马言听计从,拉着马车风驰电掣搅动尘烟滚滚,将十来个稚子碾压在车轮下穿行而过。

  修道有成以来,林风雨从未如此在矛盾中心惊肉跳。若是阵法玄妙难以破解,林风雨还不至於如此纠结后怕。当年身陷忘年樵老千丝万缕阵,命悬一线之时也未如此纠结难过。不得不承认道德良心上的拷问才是最深入地直达内心,人世才是最难念的经。

  马儿奔过山道便缓缓停下,林风雨下了车暗思刚才本能的选择,只觉问心无愧,遂远远向山道上满地的碎肉屍身道:「并非我心狠漠视生命。我若不这么做,便会害死另一个无辜的孩子,他更不该死。每个人都有规则要遵守,若没有改变规则的力量,就请你们认命罢。至於你们家人若要寻仇我便担下了又如何?」想到这里,他念头通达无怨无悔。

  再回头骏马与马车已消失不见,林风雨复又回到虚空中。凝望面前的传送阵,林风雨将修为提升至筑基期,再度踏入传送阵。

  阵法幻光过去,青山不在,眼前是一片地狱般的景象。阴风愁云席卷天地,几点昏黄的火光指引着前进的道路。这一次林风雨并非孤身独行,依旧是仅容一人通过的小路上人影重重并排而行,只是人人面色麻木如同行屍走肉。小路周围也非山壁而是万丈悬崖,一个不慎便要万劫不复。

  林风雨还在发愣,却被人从背后挤了一下,这一下力量好大让他不由自主地一个扑跌,幸好及时稳住身形否则便要跌落悬崖。

  回身望去,背后挤他的那人也因此身形一顿,可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人影却并未因此停下,依旧保持着固定的节奏前行着,那人又被身后人一挤,无声无息地摔落悬崖。

  林风雨乾嚥了口唾沫,若是一身修为尽复自然予取予求。可如今筑基修为自然不敢造次,耐着性子跟随着人群的步伐,一步一步向前挨去。

  马车在山道上犹如电光石火,如今却是不紧不慢。一眼望不到尽头,昏惨惨的道路足以让人发疯,林风雨也看明白了,前后的人影并不是人,而真的是一群行屍走肉,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着向前行去。

  林风雨苦笑一声,莫不是被天魔宗弄到幽冥黄泉来了?

  既来之则安之,林风雨道心坚定放平了心态走去。心里没有丝毫不耐反倒隐隐有些好奇前方有些什么。事到如今对天魔宗的幻灵大阵的神奇也是万分钦佩。事到如今他都有些分不清楚到底是真的身处其中还是幻境。

  林风雨默默掐算着时间,这一走大约过去了一天一夜才到尽头。以筑基期的修为,保持着固定的节奏不眠不休地行走如此长的时间,实在是一种难以想像的折磨。饶是林风雨也累得头冒虚汗,神志模糊。

  头昏脑花之际,道路忽然到了尽头。林风雨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抬头看去,原来随着人群到了一座城市,城门上的牌匾大写着「幽冥鬼域」。

  随着人群前进,慢慢进入鬼蜮,再慢慢进入一座高大阴森的殿堂。堂上高坐着一位白面判官,正拿着一本长达一米,宽达半米的厚厚书册翻阅着什么。忽而细长的双目眼皮一翻,啪的一声重重合上书册戟指林风雨怒喝道:「你,有罪!」
  林风雨心中波澜不惊道:「我有何罪?」

  白面判官怒不可遏道:「大胆刁民,安敢狡辩?」说着重重一拍惊堂木。
  边上站堂的小鬼扑上来照着膝弯就是一记水火棍,林风雨吃痛不由自主跪在地上,心中也是冒起无名怒火正待发作。那小鬼忽然凑上前来在他耳边道:「你这憨货,还不快把钱财拿出来愣着作甚?」

  林风雨这一下真的愣住。方才险些便要按捺不住恢复修为大闹一番,如今反而冷静下来。既然入阵之时答应了要以筑基修为应对,如今食言算是怎么回事?这么点事情便应付不过去,那是真的没资格迎娶易落落。不过以他的性子要拿什么钱财贿赂,实在是心不甘情不愿。

  略一思索,便决定看看再说。实在过不了这关再拿钱财贿赂不迟。对於这一点林风雨也没什么心里压力,为了易落落付出些又算得了什么?

  白面判官等了一阵不见林风雨有动作,皮笑肉不笑道:「不见棺材不落泪。来呀,给本官押下去处以油锅之刑。」

  林风雨心中哀嚎道:「不会吧?这到底是天魔宗还是整人宗来着?要玩真的?」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只大鬼便一把抓住林风雨向外扔去。

  林风雨飘飘忽忽被准确投入一只油锅中。油锅中的滚油正烧得浓烟直冒,两只小鬼还在边上不停地添柴。林风雨被热油一烫便觉得一股深入骨髓的剧痛,亡魂皆冒。不由得大骂起来,可惜骂也无用,反倒惹得油锅边上的小鬼更加不住地添柴。

  再这么下去除非恢复修为,否则真要被熬成一锅人油,自己也不免变成个人形油渣子。无奈之下屏息凝神,运起可怜的筑基修为拚命抵抗。

  阴阳大法在这一刻又发挥了奇效,即使仅仅是筑基修为,林风雨能够调用的真元也比普通修者要多得多。虽是难免饱受油锅之苦,也能堪堪捱得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鬼才将林风雨从油锅中捞了出来。白面判官冷声道:「现下还嘴硬么?」

  林风雨左右打量看不清破阵的关键,只得哀歎一声:「老子和你们拼了就是。」
  当真是受尽十八层地狱之苦,林风雨咬牙挨了过来。心里自然是将天魔宗设计这鬼阵法的傢伙祖宗十八代操了个遍,想着莫要让我找到,否则非得把你也丢过来爽上三次才得罢休。

  幽冥鬼域忽然消失无踪,林风雨龇牙咧嘴地将修为提升到金丹境界,身上的伤势自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癒合,不消多时便恢复如初。

  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林风雨自怨自艾道:「落落啊落落,林大哥这一番苦心你可看到了么?真是为了你地狱十八层也敢闯一遭来着。」

  再次踏入传送阵。被折腾了一番林风雨原本的蛋定不见踪影,惴惴不安也不知道这见鬼的幻灵大阵最后一关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远在落花听风阁里的易落落面前摆着一面镜子,镜中正显现出林风雨狼狈的模样。能让林真人吃瘪可真是不多见,易落落又是好笑又是心疼,珍珠般的眼泪不住掉落埋怨道:「爹爹也真是的,偏偏给林大哥设下那么难的局。大哥你也是死脑筋,无论你怎么做,落落还能不嫁给你么?」抹乾了眼泪又道:「白莲不改出尘意,红梅岂忧冰雪寒。偏偏就爱你这个死脑筋。」

  林风雨不知道自己狼狈的模样全落在他人眼里,从传送阵里一出来便毛骨悚然。

  最后一关再没有前两关的弯弯绕绕,出现在林风雨面前的是易天行的幻象虚影,「易天行」掌中正凝聚着一团霹雳缭绕的真元,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这股力量比起林风雨见过的毁天灭地差之甚远,却也不是金丹修为能够抵抗的。偏偏在第一关中被林风雨驾着马车碾死的十来个稚子又出现在「易天行」身边。「易天行」见林风雨通过传送阵出现便道:「阻止我,或者看着他们死。」

  幻灵大阵设计精巧,环环相扣简直让人透不过气来。林风雨已是完全入戏,却依然毫不犹豫朝「易天行」扑去。

  易天行和易落落一般面前架着面镜子,看着林风雨的作为长舒了口气道:「小子,没让本座失望。」

  林风雨合身扑向「易天行」手中凝结的光球,一边破口大骂道:「草泥马的天魔宗,乾脆改名整蛊宗得了。老子跟你们没完。」原本天魔宗便是魔修宗门,这些魔修个个放荡不羁随心所欲,想出这些整人的玩意儿不足为奇,可是应到林风雨自己身上,憋了一路的火气终於忍不住爆发出来。这一爆发不要紧,直让刚刚夸奖完的易天行一脸黑线,易落落乾脆摀住了脸庞不忍卒睹。

  「易天行」见林风雨扑来,手中光球一缩躲开这一扑狞笑道:「那就和他们一起去死。」光球急剧膨胀遮蔽了虚空,彷彿要将这里的一切全部吞没。

  林风雨久历生死之局,不慌不忙双手打个法诀铺上玉阳掌火,一手抓向「易天行」掌握光球的右手,一手直击胸口。

  「易天行」大喝一声,光球脱手飞出。林风雨应变奇速,几乎同时放开「易天行」右手,百忙之中抓向光球。另一手却无丝毫停顿将「易天行」胸口击穿。
  光球轰然爆炸,「易天行」的虚影也被击散。剧烈震荡之中林风雨死死稳住身形吃下所有爆炸振波,又是遍体鳞伤哀嚎道:「又他妈是来真的!」

  易天行见林风雨狠厉果决的一掌,彷彿真在胸口吃了一记狠的,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胸口骂道:「小子出手真他妈狠。」

  一身狼狈的林风雨通过幻灵大阵,又见到大管家候在一旁,这一下林风雨看着他面色不善。大管家心中也是不免忐忑,林真人要是发起怒来,揍他一顿也是白揍了。

  幸好林风雨并未出手,只是无奈地歎了口气,也让大管家松了口气,忙道:「恭喜林真人,贺喜林真人。请随老奴来。」

  林真人跟着大管家来到一座殿堂,侍者赶忙奉上茶水招待。四处打量,自己还是第一个通过幻灵大阵的,不免有些自得,本来嘛,理所当然。

  耐心等候着,崑崙派玄机,正天阁玉籍,上官家上官飞宏都陆续来到。大管家笑面迎人道:「恭喜诸位英傑顺利闯阵,接下来圣女亦会再出两题考教,胜出者便为宗主乘龙快婿。」听他的意思,其他人等已经都被淘汰了。也不知是在第二关熬不住恢复了修为,还是第三关里退缩。

  易落落的贴身侍女送来一张信封,大管家当着四人的面打开浏览一番,又命人备上笔墨道:「圣女想请四位对首诗。前两句已经写好,劳烦诸位补满后两句。」
  林风雨会心一笑,易落落最喜这些调调,不能写出合她心意的句子又怎能蒙她青眼。

  大管家展开手中纸张,只见上面写着:「夜穹皓白瓦云蒙,院井梧桐影深重。」正是林风雨与易落落初识之日所吟的句子。作弊,这是赤裸裸的作弊,天魔宗不愧是整蛊宗,把各家年轻俊傑耍了个遍,其实人选早已内定。

  林风雨不假思索提笔写上:「良辰到时花月夜,美景无边玉盘风。」

  不等林风雨交稿,易落落第二张信封又送到了,大管家打开一看,脸上表情顿时僵住。贵客当前又不得不笑脸迎人,简直笑得比哭还难看。

  只见里头没有试题,只有三个字:「林风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